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在线阅读 - 第558章 火烧香铺案

第558章 火烧香铺案

        次日杜蘅又去了番坊,交给李碧莲打理的酒坊就在此处,杜蘅进去视察了一下工作。

        在李碧莲的经营下,酒坊被扩建了,现在有百来名的员工。

        杜蘅坐了一会儿,又来到了胡姬杂铺。

        迪丽娜扎打发走了铺里的客人,招呼杜蘅坐下,问道:“听说曹旦被押进大牢了,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按照先行律法,无法给他问罪,故此先来找你讨教。”

        “律法什么的我可不在行,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

        杜蘅笑了笑说:“曹家是广陵三大财神之一,而广陵又是你们菊花使院的大本营,难道你平常不曾关注过他?”

        “倒是有几桩陈年旧案。”

        迪丽娜扎随即关起了门,招呼杜蘅进了里屋。

        里屋之中像是一个仓库,囤积了很多零碎的货物,其中一个货架移开,就看到了一个密室的入口。

        密室昏暗,迪丽娜扎掌起了灯,杜蘅看到两排硕大的立柜。

        柜上一格一格的都放满了卷宗。

        “我手下掌管文书的花令没有回来,这些汉字我看不怎么明白,你自己找吧。”迪丽娜扎说着,坐在一张书桌之上,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瓜子磕着。

        杜蘅掌着油灯,一格一格的翻找,终于找到曹家的卷宗。

        毕竟是三大财神之一,在广陵郡地位很显赫,资料自然也就多了一些。

        首先查的是曹家的家产,光是土地就有十万亩,这也只是菊花使院能够查到的数目,隐田更是不计其数。

        另外广陵之内有数十家生意是曹家直接或者间接管控,而曹家的生意不止广陵,外地还有不少,只是卷宗记录并不详细。

        杜蘅找到桌前坐下,借着灯火,细细的翻看。

        “看出什么了吗?”迪丽娜扎问道。

        “曹家的隐田都没查到吗?”

        “需要测量才会知道,曹家到底隐瞒了多少田。”

        “借你几个人,暗中测量一下,曹家在广陵的实际田亩。”

        迪丽娜扎吃惊的道:“他家那么多田,测到什么时候?”

        “那也得测,那些隐田可能就是曹家偷税漏税的证据。”

        大梁的农业税是丁、田双征,也就是说,人头税和田亩税一起收,隐田这一部分是收不了田亩税的,以曹家的田亩数量,隐藏起来的这一部分田地,每年少交的税那是一笔极其可观的数目。

        杜蘅继续翻着卷宗,发现了二十三年前,广陵发生了一起惨案,与曹家似乎有关,只是卷宗上面语焉不详。

        “火烧香铺这个案子,涉及了曹家吗?”

        “我执掌菊花使院的时候,曾经特意派人查了一下,毕竟被烧的香铺是我们番坊的香铺,是一个安息国人开的。”

        迪丽娜扎开口复述她了解的内容:“当时广陵城里两大香料商户,一个就是曹家,一个就是本案的受害人,安息香料商阿萨尔。”

        “阿萨尔是安息人,因此他有固定而充足的香料来源,安息香料在大梁很受欢迎,他的生意自然也做的比曹家好,在番坊的香铺有四开间那么大。”

        “当时曹家的实力还不像现在这么强大,生意肯定做不过阿萨尔,但在某个夜里,阿萨尔的香料铺子莫名其妙的着火了,一家七口,烧死了六个。”

        “从此曹家的香铺,便在广陵城里一家独大,并且掌握了香料行,来往的香料商都得入行,否则在广陵便没法做香料生意,也就是说,没人能与他竞争了。”

        杜蘅又看了看卷宗,说道:“卷宗上也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表明放火的人就是曹家。”

        “年代太久远了,确实没有证据,当时的东都留守,还不是现在的李二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把案子定为意外失火,估计是被曹家收买了吧。”

        “你刚才说,阿萨尔一家七口人烧死了六个,还有一个呢?”

        “据说是阿萨尔的弟弟,叫阿姆尔,是他告的官,但官府定性为意外之后,他深知斗不过曹家,便逃去了京城,至今下落不明。”

        看完卷宗之后,杜蘅离开了番坊,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转身回到杜家。

        桃笙今天没去酒楼,她让李季兰去打理,李季兰现在已然成为红药酒楼的二号人物,大家都叫她二掌柜。

        “怎么不去酒楼?”

        “你好不容易回来,我自然要在家多待几天,你走了我又看不到你了。”

        杜蘅轻轻一笑:“到时把你和爷爷接去京城。”

        “那这边的生意怎么办?”

        “可以找别人来做,而且你在京城也可以再开一家酒楼。”

        桃笙笑了笑,忽然又想起了要紧事,说道:“对了少爷,刚才曹家来人了,曹家家主曹正亲自来的。”

        “做什么?”

        “留守府现在抓了他的长子,说是你的意思,留守府不敢放人,他特意过来求你,拿了一箱珠宝过来贿赂,正好太爷在家,直接让他把珠宝给带走了。”

        杜蘅点了点头,说道:“你吩咐下去,以后谁来送礼,没我和太爷点头,任何的礼都不能收。”

        现在多少人盯着他,要是收了礼,被人参一本,这个钦差大臣可就没了,什么案子都查不了。

        “我知道的少爷,咱们家现在就靠你了,你当这么大的官不容易,可别让人抓了把柄。”

        杜蘅笑着在她玉琢般的小鼻头刮了刮,笑道:“你倒是懂事。”

        “好歹我也在杜家待了这么多年,不懂事怎么行?”

        “对了,方公子和陈公子呢?”

        “方公子还在客房,这位陈公子是闲不住了,出门去了。”

        杜蘅随即去找方经天。

        方经天起身行礼。

        “咱们现在都是同志,不必这些虚礼。”

        杜蘅坐了下来,看到桌上放着一些账簿,问道:“哪儿来的?”

        “我去找市署要来的商税记录,看看曹家有没有偷税漏税的地方,我不信他们能是铁板一块。”

        “那你查出一些什么了?”

        “暂时没有。”方经天惭愧的说。

        杜蘅笑了笑:“假如市署跟曹家勾结,他会把真正的账簿给你吗?一定是做的天衣无缝的。”

        “说的是。”

        “行了,这账先不查,有件事要你做,马上写一封信,让驿卒铺兵八百里加急,送去京城的香料行,我要找一个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