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踏破四海八荒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你也来玩啊!

第二十一章 你也来玩啊!

        感受到李万隆的情绪,玉堂春安慰道:李叔信义高于天地·,大哥更是忠良之后,况且此事时隔多年,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李万隆轻轻点头。

        包厢房门被打开,侍女将菜品一一上齐。

        醉轩楼

        李无双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李公子醒了没有?南宫雪道。

        小梅掩嘴轻笑:没有。

        昨夜李无双醉酒后,侍女便将李无双安排在南宫雪隔壁的房间,几位侍女看着烂醉如泥的李无双,玩意大起,将李无双脱得精光,放在床上。

        时间不早了,叫醒他!南宫雪望向天空。

        小梅进入房中,捏住李无双的鼻子,李无双哼哼两声后,被憋醒来。

        看着小梅的开心笑容,李无双呆呆看着小梅。

        小梅轻笑一声,转身离去:呆子!

        小梅离去,李无双反应过来,闭上眼睛,身体本能的感受一下后,猪叫一般的声音从房间传出,站在外面的小梅仿佛早就料到,早早便捂住了耳朵。

        李无双穿好后,几位丫鬟服侍洗漱,出来房门的时候,幽怨的看着小梅,仿佛受了气的小媳妇。

        南宫姑娘呢?李无双打破沉默。

        小梅眼带笑意,小姐出去了。

        哦!那我走了!李无双离去。

        出来醉轩楼,李无双看到佝偻的管家正守在门口,旁边李小志低头站在一旁,使劲儿挤着眼睛。

        可惜管家已经朝李无双走来,李无双想溜已经不可能了,只好硬着头皮道:李老你也来玩啊,哈哈哈。

        后面的李小志听到李无双的话,没憋住,笑得五官扭曲。

        老爷让你去找他!管家看着不着调的李无双有些无语。

        我爹?李无双的神情明显有一丝慌张。

        李无双贱兮兮的拉着管家:李叔,你知不知道我爹找我什么事?

        管家哼了一下没吭声。

        李无双偷偷对着李小志挤眼睛,随即大吼一声:跑!

        管家仿佛早就知道李无双会这么做,一巴掌拍向李无双,顺手一抓,李无双便被管家提在手里,犹如死狗。已经跑远的李小志看到里无双被抓,默默走回来。

        醉轩楼门口的婆姨指指点点。

        一会儿后。

        老爷,管家来了,李酒悄悄道。

        李万隆叽叽巴巴拌拌嘴,让他进来。

        管家走在前面,李无双走在耷拉着耳朵走在后面,看到柳七的瞬间,眼睛闪过一丝亮光。

        玉叔!大哥!霞儿!你们也在啊,李无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后,显得很兴奋。

        大侄子过来坐吧,玉堂春微笑道。

        李万隆跟着道:先过来坐吧!

        李无双乖巧的坐在李万隆旁边。

        五人从中午喝到晚上,从家里长家里短聊到国家大事,最后到修炼心得,各有侧重各有所得。

        紫家书房

        老爷,这是从百晓楼得到的黄寿资料,山鸡带过来了,就在门外。

        紫宗义接过,仔细看起来。

        黄寿,大宋雍州人,年三十,武师中阶,散修,外号骨怪,曾与毒怪、火怪并列雍州三怪之一,行为怪癖,出手狠辣,后因得罪京城官宦陈家,被追杀,火怪被杀,毒怪下落不明,黄寿流落小武城。

        紫宗义微微点头,让山鸡进来,另外去请老二过来,紫宗义摆手道。

        山鸡跪在紫宗义面前,身体微微颤抖。

        紫宗义看着山鸡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嫌恶。

        怎么回事?紫宗义语气平淡,淡漠中有一丝威严。

        早晨二狗告诉我他看到红楼玉小姐牵着一个小白脸,我就赶紧给过来向少爷汇报,之前少爷嘱咐过我,让我时刻注意玉小姐的动向。

        婺儿还说什么了?紫宗义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

        少爷还让我查一下他们去了哪里,还让我查一下那个男的是谁。山鸡再次停顿。

        紫宗义一脚踢出,山鸡向后倒去,撞在墙上,抱着肚子狰狞。

        蠢货,一次性说完,紫宗义讨厌的看着山鸡。

        山鸡爬到紫宗义身旁,递给紫宗义一张画像。

        这男的叫柳七,是李无双的大哥,早晨和玉小姐去了丹会,中午两人和玉会长一起去了李庄酒楼,就查到这些。山鸡委屈道。

        好了,你下去吧。紫宗义面无表情。

        紫家客房

        紫家主怎么来了,请进。黄寿很惊讶的样子。

        有件事情我不方便出手,你去办一下!………,紫宗义声音压的很低。

        紫宗义从客房出来后,向紫婺房间走去。

        少爷,你好厉害呀!额,哈哈哈~,房内传来女人魅惑的笑声。

        门外站立的紫宗义暗自摇头,随即离去。紫宗义本来想告诫他一番,没想到他已经入了道,上了路。

        紫府院中,月黑夜正永。

        大哥!你找我?紫宗义面前是一位魁梧的中年男子,眉似剑峰,鼻梁挺立,瘦销脸型,极为刚毅。

        紫宗义眼神锃亮一下,突破了?

        嗯,锻造一把铁剑的时候。紫醇冷漠的脸渐渐消融。

        太好了!当初爹就说过你是我们兄弟里天赋最好的,看来爹的识人之术确实厉害。紫宗义的眼神稍有些落寞。

        大哥何出此言,你要不是这些年被俗世缠身,武丹的修为早就够到了。也是因为你接管了这一大家的事,我才有了时间去钻研,武道一途,确实容不得丝毫懈怠。

        紫宗义深有感触,是啊,武道一途,不容懈怠。

        两人并立仰望星空,良久。

        我要去趟京城,来去大概一个月,家里的一应事务你全权处理。紫宗义幽幽道。

        紫醇沉默一会儿后,是婺儿的病?

        是啊,如果不是他的病,我这辈子也不会再踏进京城一步。紫宗义的语气有些强烈,眉间似有情绪流露。

        当年那人做的确实过了,但你又何尝不是!紫醇欲言又止。

        别说了,要不是他,青儿不会死!紫宗义胸口起伏,眉目刚烈。

        听到青儿,紫醇嘴唇蠕动半晌后沉默。对那个女人紫醇想不出用不好的词来形容。高贵、典雅、漂亮、妩媚、紫醇不认为当处自己处于那种情景会不作为,说到底,世情悲苦,阶级鲜明,动了不该动的东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清晨,紫宗义看一眼府前门匾,一人一马向京城驶去。

        wap.

        /111/111467/28932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