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46章 短信

第46章 短信

        a市的夜市向来很繁华,十点刚刚一过,各路的小摊已经贩卖过一轮。

        如今许亦凌她们经过这,这些小摊小贩却忙得不可开交。

        “你吃了吗?”

        这是她们离开后,许亦凌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只见苏桑迪略带心虚地回答道:“吃了。”

        许亦凌没再说话,只是看了苏桑迪一眼,又继续埋头向前。

        而苏桑迪则是默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因为担心会错过许亦凌,苏桑迪愣是在门口待了一个下午,当然没有机会去填饱肚子。

        要说吃了,那便是今天下午的那顿蛋糕。

        此时经过几个小时的沉淀,她能感觉到,她的肚子在抗议。

        于是,按耐住肚子的饿意,苏桑迪目不斜视地跟在许亦凌的身后。

        许亦凌的家就在这附近,没有琐碎的小巷,只单单穿过一条马路,她们就到达目的地。

        推开家里的门,一览无余的是一间狭小的空间。

        除此之外,房间是出奇的干净。

        正如许亦凌这个人一样,干练而又简单。

        似乎是家里从来没有人来过,许亦凌从鞋架上取出家里唯一一双拖鞋。

        然后摆放在苏桑迪的脚边,而自己则是光着脚进入到里面。

        “不嫌小的话就进来坐一会吧。”

        “当然不会。”苏桑迪连忙回答道。

        说着,她立马换上拖鞋,在许亦凌的示意下,踩着软软的拖鞋,规矩地坐在小型的沙发椅上。

        沙发椅是由细小的沙粒组成,当苏桑迪一触碰到沙发时,细小的沙粒瞬间包裹了她。

        这个感觉让苏桑迪想到一种状态,那就是摆烂。

        可对于自律的许亦凌来说,这些不过浮云。

        就像是现在,她依旧在厨房里忙活。

        “要吃点泡面吗?”对视上苏桑迪的眼神,许亦凌又继续补充,“我饿了。”

        无法确定许亦凌说话的真假,苏桑迪也不辜负对方的好意,顺势答应下来。

        “吃点吧,需要我帮忙吗?”

        苏桑迪都做好随时随起身的准备,却被许亦凌拒绝了。

        “不用,你坐着就可以了。”

        “哦好。”

        于是苏桑迪又老老实实地坐回原位。

        从她的位置来看,她可以看到屋子的原样,连同厨房。

        说是厨房,其实也称不上。

        只不过是几个厨具和该有的灶台,甚至连隔开的墙壁都没有,一连连着整间屋子。

        每次煮菜的时候,房间都是烟雾缭绕,让人有些沉闷。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全是许亦凌的生活。

        从学校离开,便奔走在奶茶店的路上,直到晚上十点,她才回到家中。

        对于许亦凌而言,独立已经成为她的生活方式。

        如今,苏桑迪不难理解百卿所说的缺人陪伴是什么意思。

        “吃吧。”

        许亦凌不知道何时把碗筷端来,正端坐在苏桑迪的面前。

        她不善言辞,只是默默把碗往面前推了推。

        见状,苏桑迪心细地接了过来,对她道了一声谢谢。

        “不用谢。”许亦凌扒拉着碗里的东西,低头吃几口后,又抬起头,“好吃吗?”

        “好吃。”

        苏桑迪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这些并不是她哄人开心的把戏,而是发自内心的。

        可以看得出,制作美食确实是许亦凌的擅长的。

        想到这,苏桑迪突然发现,在今天这一天里,她又重新认识了许亦凌。

        知道她的过往,知道她的生活,知道她的热爱等等。

        苏桑迪顿了顿,从包里拿出一盒糖果,放到了桌上。

        这是百卿告诉她的,许亦凌喜欢吃糖果。

        就好像生活是苦的,但在糖果里可以找到专属于自己的甜意。

        于是她在苏望君她们离开后,独自来到橱窗前,找到了五彩斑斓的那一个。

        如今,糖果平躺在桌上,正如在寡淡的生活中加了些许的糖。

        “这个送给你。”

        “送我?”

        “对,我知道你去找过池恩霈。”

        听到苏桑迪的话,许亦凌把视线从糖果那转移到苏桑迪的身上。

        “对不起,是我错怪了你。”

        苏桑迪一直以为许亦凌是最危险的那一个,殊不知守护在苏望君身边的才是自己处心积虑推远的许亦凌。

        现在明白了这一切,苏桑迪还欠许亦凌一个道歉。

        “我当时说话有点重,可能说了些不好听的话,真的很抱歉,那些并不是我的本意...”

        “我知道。”

        苏桑迪还没说完,许亦凌便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知道。”

        正因为她知道,所以在奶茶店里,苏桑迪邀请她时,她才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你不用感到抱歉,你和我的出发点都是一样的,我能理解你。”

        许亦凌停顿片刻,犹豫地开口,“不过,你确定不打算告诉望君吗?虽然这过程很痛苦,但我觉得这是她的人生,她理应知道。”

        许亦凌作为过来人,她也曾遭受过苏望君遭受过的一切,她希望苏望君能早点从过去走出来。

        但苏桑迪不同,她是另一个苏望君,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走一步算一步吧。”

        苏桑迪看向窗外,窗外灯火通明,在灯光的辉映下,整座城市似乎活了起来。

        “还记得初二年七月的那场雨吗?”

        望着对面的绿萝,苏桑迪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许亦凌却知道,这是在问她。

        “不记得了。”

        雨下得太过频繁,她已经忘得差不多。

        “我其实也不记得。”苏桑迪自嘲道。

        “都说苏望君是因为那场雨而彻底失忆,其实不然,她是不愿接受,要是能接受,她就不会失忆了。”

        说白了,雨只是外因,而自身才是内因。

        见苏桑迪这么说,许亦凌又回想起在考试前苏桑迪对她说的那些话。

        说不伤心,那都是假的,但苏桑迪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她的确有动过想要告诉苏望君真相的念头,如果没有苏桑迪阻止,她很有可能会全盘说出。

        而自己一旦说出,会对苏望君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许亦凌不敢深想。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以后不会再躲着你们。”

        听到许亦凌这句话,苏桑迪缓缓回过神。

        许是悲伤的回忆缠绕着她,她没有先前的活力,却也努力让周围的人变得开心起来。

        “那就这么说好喽,下次遇到你再敢跑的话,别怪朋友手下不留情。”

        许亦凌当然没有察觉到苏桑迪的情绪。

        在听到她的话,许亦凌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好。”

        ///

        “哎呦,这个点望君怎么还没回来。”

        蓝叶兰时不时瞅瞅客厅上的闹钟,时不时又看会手机。

        自从上次遇袭事情发生后,蓝叶兰总感觉不安,直到现在她都不太放心让苏望君晚上出去。

        眼看快到八点,她有些许的担心。

        倒是苏励平没想那么多,出言安慰她。

        “不用担心,这附近已经加强管理了,何况今天还是望君的生日,就让她过得开心点吧。”

        蓝叶兰思索一番,随即点点头,“也是,难得生日,确实要好好过过。”

        想到这里,蓝叶兰便把视线放在电视上,以此来转移注意力。

        此时电视里播放的是本地的晚间新闻,连线的是当地记者。

        面对镜头,记者不慌不忙,努力解说场面的情况。

        据报道说是某个明星来到这里,所以场地人山人海。

        饶是如此,只是镜头轻轻一扫场地,他们看到他们熟悉的老面孔。

        “那个是...你刚才看到了吗?”

        还以为是自己看错,蓝叶兰向旁边的人询问道,而对方的沉默昭示着一切。

        那确实是楚姜。

        突然间空气好像被瞬间凝固,只一秒,蓝叶兰缓缓开口。

        “小宁...今天也生日。”

        看见楚姜,蓝叶兰自然会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苏康宁。

        苏康宁实际上说是假女儿,但他们对她的感情并不亚于任何父母。

        即便得知她不是他们的女儿后,他们也想去努力的医治她。

        直到现在,每每想到她,都会有数不尽的叹息。

        除此之外,让人操心的还有苏焕杨。

        “唉,焕杨这孩子一直在房间里待着。”

        蓝叶兰默默叹口气,望着那紧闭的小门,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像自苏康宁去世后,他们之间就与苏焕杨有了隔阂。

        而这种隔阂却是一时半会难以消除的,需要彼此的沟通,可眼下,他们并不适用。

        不知过去多久,等到外边的门铃声响起,这才打破他们无言的对话。

        “我去开吧。”

        出门开门的是苏励平,只见他站起来,还不忘招呼着蓝叶兰换台。

        担心新闻会再次出现楚姜,从而刺激到苏望君,蓝叶兰着急忙慌地找着遥控器。

        于是当苏望君回到家时,看到的是开门的爸爸,和沙发上背对着她的妈妈。

        “回来啦。”见苏望君回家,蓝叶兰转过头,笑眼盈盈。

        “嗯。”

        苏望君没有发现家里气氛的不同,她脱下鞋,把东西放回房间后,又匆匆返回到客厅。

        “怎么样?好玩吗?”

        说话间,蓝叶兰递给苏望君一块切好的苹果。

        像往常一样,她都会随意问问,了解一些女儿的近况,而苏望君也很乐意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

        “还不错。”苏望君回答道:“百卿说我们附近有明星来,我们去看了,并没有看到,不过,我今天交了个新朋友。”

        听到新朋友。

        蓝叶兰心下一惊,不由地看向苏励平。

        是的,他们不约而同都想起了新闻上的楚姜。

        “是什么新朋友呀?”

        蓝叶兰极力稳住心神,却在开口时,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苍白无力。

        “她叫许亦凌,是我小学同学。”回想自己曾失忆的过往,似乎是意识到什么,苏望君变得局促起来,“怎么了吗?”

        “没事。”

        蓝叶兰悬着的心,此时此刻终于可以放下,可又并没有完全放下。

        “你去洗漱一下吧,我们晚点就吃饭。”

        “好。”

        苏望君虽然没多说,但她还是起了疑心。

        她能感觉到,所有人都在隐瞒她的失忆,包括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好像从她十五岁生日起,每年生日,她都会收到一条短信,而其中的内容无不都是:宝贝,生日快乐!

        她自认为没有什么可以称她为宝贝的人,更不明白这条短信究竟是何用意。

        甚至在收到后,她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到底是谁呢?

        wap.

        /111/111468/28932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