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45章 道歉

第45章 道歉

        “喂!”

        随着一个声音的出现,百卿只觉得左手被人狠狠一扯,扯得她不断往后退。

        还未等她稳住身形,紧接着,就有一辆汽车从她面前呼啸飞过。

        就在刚才的几秒钟里,年仅十岁的百卿突然意识到。

        如果不是有人拉住了她,她恐怕就葬送于此。

        想到这里,百卿不由地有些后怕,看向身后的人都有些模糊起来。

        “没事吧?”

        “没事。”

        平静下心,百卿的视线很快就恢复过来。

        眼前的女孩脚踩着白灰色的运动鞋,穿着黑色的长裤,上衣是白里泛黄的校服衬衣。

        百卿的视线不断上升,最后直直落在对方衣服的校徽上。

        我们学校的?

        意识到这点,百卿再次看向对方的脸颊,发现眼前的人是班上的同学——许亦凌。

        看着对方的眼神不断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许亦凌愣了愣。

        百卿的家庭还算富裕,和自己对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

        抵不住百卿的视线,许亦凌慌乱地遮住裤腿旁那用针线缝过的痕迹,随即向远处走去。

        “诶,别走。”

        百卿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

        只见她大步向前,彻底拦住许亦凌要走的路,然后说出她发自内心的真诚谢意。

        “谢谢你。”

        而回答她的,是不急不慢,甚至有些冷淡的话。

        “不用谢。”

        说完,许亦凌头也不抬,转身就要离去。

        百卿呢,见到人要离去,她还在屁颠屁颠地跟在人家身后。

        许亦凌也不是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举动,她起初不在意,可随着回家路途的缩短,她彻底不耐烦了。

        转过身来,对着百卿直言不讳。

        “别再跟着我,听到了吗?我不想在说第二次!”

        这下彻底把百卿唬在原地。

        百卿是家里的独生子女,自幼受到父母的宠爱,哪里会遇到这种待遇,当下便不再向前。

        许亦凌也知道百卿是好意,她却无法不去在意。

        于是在那声话后,许亦凌拐进了破旧的巷子里。

        在她心里,这是平凡家人该走的路,而不应该是百卿。

        小巷的结构错综复杂,其中地面上还淌着雨后的脏水,除此之外,角落还有未倒掉的垃圾。

        这些气味许亦凌早已习惯,因为比起父亲的酒味,她更喜欢这种味道。

        视若无睹地绕过一条条巷子,许亦凌来到楼下,望着古旧的房子,她踌躇半天,这才缓缓向四楼走去。

        而她刚走到三楼的楼梯间,就听到从她家屋子里传出的重物落下的声音。

        糟糕...

        许亦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家。

        只见她三步并成两步,任由笨重的书包在她的肩上腾跳,稀稀疏疏地落在她的伤口,她都不以为意。

        直到到达家门口后,她才停了下来。

        家里的大门始终紧闭着,但浓烈的酒味依旧从细小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不出所料,她已经能想象到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形。

        对于许亦凌而言,这些都成为她的家常便饭,可每次发生,她总有种难以忍受的怒火。

        许亦凌没有开门,却是沉着冷静,把一个个巴掌拍打在门上,发出猛烈的敲打声。

        大抵是敲门声起了作用,里面的人没有再打骂的迹象。

        不一会儿,一个醉醺醺的男子骂骂咧咧地开门了。

        看到是许亦凌,许金光咂咂嘴,啐了一口,“还知道回来。”

        说完,他像是忘了自己刚才在干嘛,悠闲地转身回到房间呼呼大睡,剩下躲在角落里的人颤颤巍巍地起身。

        “回来啦,妈给你煮饭去。”

        见自家女儿回家,赵寻春不顾身上的疼痛,开始张罗晚饭的事宜。

        看着手臂淤青,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母亲。

        许亦凌强忍着情绪,一声不吭地走到她的身边,轻唤一声,“妈。”

        “诶。”赵寻春虽是应答着,手里的活却不停歇,利索地切着许亦凌爱吃的西红柿。

        “你别在这忙活了,去做作业。”

        许亦凌没有应答,而是说:“你和爸离婚吧。”

        话音刚落,菜板上的半块西红柿的轱辘地滚落在水池中。

        就这几秒中,整个厨房里,似乎只有高压锅蒸熟的米饭在运转。

        不知过了多久,赵寻春缓缓开口了,“你爸...他不坏,你要理解他。”

        又是这句。

        许亦凌已经听腻了,她想不通许金光到底灌了什么药,让她妈妈这么死心塌地的。

        要是她,早就会离开这个家。

        赵寻春当然知道许亦凌所想,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女儿这么提议了。

        但她内心始终有期待,期待许金光会有所改变。

        “去做作业吧,妈没事。”

        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赵寻春又重新拾起西红柿,按部就班地准备着。

        许亦凌当然不会放任赵寻春在这,只见她从冰箱里拿出鸡蛋,熟悉地当着帮工。

        可看到冰箱里的啤酒瓶,她还是觉得格外地刺眼。

        是的,她爸许金光是个酒鬼,一个喝醉就会家暴的酒鬼。

        从小到大,她已经看了很多遍妈妈被打骂的场景。

        如果自己要劝阻,许金光不高兴也会连她一起打。

        虽然过后,许金光会对她们很好很好,以此乞求她们的原谅。

        但她早已暗自发誓,要带妈妈离开这个鬼地方,仅此而已。

        就在救了百卿的第二天,许亦凌按照以往,平常无事地回到学校。

        刚路过前面的位置时,就有人拉住她的衣服。

        “你好啊。”

        许亦凌顺着视线看过去时,就看到咧开标准牙齿的百卿和眉眼弯弯的苏望君。

        那时候苏望君家里还没遭到变故,依旧是那活泼开朗的女孩。

        “亦凌,昨天的事情谢谢你。”

        经过昨天的事,百卿下定决心要好好报答这位恩人,但却被对方回绝。

        “不用谢。”

        许亦凌还是那幅冷淡的性格,百卿也不气馁,依旧坚持不懈着。

        大抵是被她们的真诚所打动,许亦凌慢慢接受她们,即便是如此,她不愿再向她们靠近。

        只是偶尔闲暇时,会偷偷多看她们几眼。

        再后来,无意中看到苏望君的伤疤,许亦凌才明白苏望君也跟她遭受一样待遇。

        不同的是,一个是父亲,而一个是母亲。

        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总想去为别人撑伞。

        就是这么奇妙的联系,她们的命运的齿轮就此有了交集。

        正如赵寻春所期望得那样,随着年龄的增长,许金光变得更加稳重,工作有了起色,也不会再随意动粗。

        甚至在a市里买了套房,举家搬离这里。

        至于许亦凌会改姓为欧阳,那是她自己的决定。

        离别的那天,许亦凌头一次主动和百卿说话,此后她们的联系都没有断过,一直到了现在。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说到这里,百卿停下话来,看向苏望君和苏桑迪,“你们要往哪走?我让我爸载你们。”

        “不用啦。”苏望君并不想麻烦其他人,她解释道:“我走路回去就可以了。”

        “好吧。”

        百卿没有强求她,而是看向苏桑迪,“你呢?”

        听到百卿问她,苏桑迪这才回过神来。

        “你们先走,我有事情要办。”

        说完,她转身离开,彻底消失在大家的视线...

        ///

        庆祝完苏望君的生日,许亦凌很快又投入到工作当中。

        自从她们搬到a市,她们家的生活环境改善了不少。

        有着专属于自己的房间,有着数不清的干净整洁的衣服,有着再也不会酗酒的爸爸。

        可她却高兴不起来。

        哄骗妈妈自己在住宿,实际上蜗居在外面小小的屋子,每天靠打零工而过活,只有在周末才会回去。

        就连她妈妈都无法理解,几番要去帮助,却全都被许亦凌拒绝。

        因为她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她要依靠的永远只有自己。

        想到这里,她收拾掉桌子上最后的餐盘。

        “我先走了。”

        “好。”

        窸窸窣窣地交代好要交接的工作,许亦凌换下身上的工作服,整齐地披上大衣。

        南方的冬天没有北方来得冰冷,却也有着冬天该有的凉意。

        刚拉开奶茶店的大门,除了有冷空气的袭击,还有站在门口的苏桑迪。

        现在已经到晚上的十点,苏桑迪的脸上冻得通红。

        见到许亦凌来,苏桑迪想笑一笑,但却笑不出来。

        她的脸上已经被凌厉的冬风冻得僵硬,只能用手打着招呼,嘴里呲着一口大白牙。

        “hi~”

        “你怎么在这?”

        许亦凌有些不解,丝毫没有想过对方会为自己而来。

        “我来找你。”

        苏桑迪来找自己无非只有一个原因。

        不知为何,许亦凌下意识觉得是因为下午为苏望君过生日的事,脸色不由有些苍白。

        “抱歉,我还以为...”许亦凌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保证道:“放心,我下次不会再出现在苏望君面前...”

        “不是因为这个。”苏桑迪连忙否决,直接表明自己的来意,“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

        望着苏桑迪通红的脸颊,许亦凌神色有些复杂,“怎么不到里面来找我?”

        “我怕打扰你工作。”

        苏桑迪也不是没有想过,但又担心会打扰到许亦凌工作,索性直接在外面等着。

        好在,终于把她等到。

        听到这句话,许亦凌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她叹了口气,拉拢身上的大衣,“跟我来吧。”

        wap.

        /111/111468/28932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