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41章 大白

第41章 大白

        苏望君她们回去办公室时,除了小会议室里传出范才隽稀稀落落的声音,大家已经从小会议室辗转到办公室内。

        见到她们,所有人悬着的心通通放下。

        “你们回来了。”

        叶何乔走到苏望君的身边,带有些歉意,“事情已经解决好,你的确没有作弊,是我们老师错怪你。”

        苏望君也没想到自己离开一会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有些惶恐,看向蓝叶兰的眼神都飘忽不定。

        直到蓝叶兰对着她点点头,她才能确定叶何乔话语的真实。

        “没事的老师,能弄清就可以了。”

        苏望君没什么想法,对她而言,洗脱自己,就是最好的结局,所以得到这个消息后,她已是心满意足。

        可越是如此,叶何乔心中的歉意越发浓烈。

        她叹口气,又庆幸地说道:“这次幸好有李青煜帮忙。”

        李青煜?

        要不是叶何乔提醒,苏望君和苏桑迪她们绝对没有意识到这里还多了个人。

        于是向后望去,果真在身后的角落里看到李青煜。

        李青煜就坐在左侧某个科任老师的座位上,悠闲地享受着好学生的待遇,对上她们的视线,他还特意眨了眨眼睛。

        原来,陷害苏望君的关键证据就是那支2b铅笔。

        在考试之前,孙姊芸提前将作弊的纸条塞入到她准备的2b铅笔当中。

        趁着故意撞倒苏望君的笔盒,她来了个偷梁换柱,把苏望君的2b铅笔同自己对换,最后又将桌上的橡皮擦带走,完成陷害的闭环。

        理清这些,李青煜离开保安亭后,便来到办公室,将自己所掌握的现有资料都全盘脱出。

        范才隽原本并不相信李青煜所说,直说胡闹,直到池恩霈和孙姊芸主动前来承认错误,他才明白事情的真伪。

        到底还是有李青煜的一份功劳在,站在办公室的苏桑迪,默默地向身后的李青煜比了个大拇指。

        而身后之人在看到那不起眼的举动后,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弯,脸色有少许的愉悦。

        不过李青煜也没高兴多久,因为下一秒,苏桑迪将拇指收回去,紧接着,会议室里传出消息。

        “行了,等会跟苏望君道歉,听到没有。”

        随着会议室里的声音逐渐逼近,里面的门缓缓打开,走出来的是范才隽,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看到来人,苏望君和苏桑迪相互对视,互相从对方的眼神中得到答案。

        她们认识这两个人。

        如今得知事情的真相,她们也丝毫不意外。

        “望君啊,这件事是老师错怪你了,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范才隽做事雷厉风行,为人也很刻板,众人想不出他道歉时的情形,如今见到,大家面面相觑。

        或许他很少有道歉的时刻,范才隽很是窘迫,说完自己该说的,连忙招呼池恩霈她们。

        有范才隽的开头,池恩霈和孙姊芸齐齐来到苏望君的跟前,向着她深深鞠躬,表达自己的歉意。

        “苏望君,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

        她们老老实实地站着,低头面临苏望君的审判,就连周围人都沉默着屏住呼吸。

        他们不是不愿意帮池恩霈她们说情,只是他们不是当事人,没资格去替别人说原谅。

        出乎意料的是,苏望君回答得很快。

        “我原谅你们。”

        说着,她还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笨蛋。

        猜到苏望君会这么说,苏桑迪无奈地苦笑一声。

        要是她,她绝对不会轻易说原谅,但这是苏望君的决定,她尊重她。

        “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惩罚还是有的。”

        范才隽看了一眼池恩霈她们,又看向蓝叶兰,似乎是征求她的意见,“留校察看处分如何?望君妈妈这边怎么说?”

        毕竟陷害作弊的事算是造谣的种类,一旦走官司,便会以法律的方式处理。

        范才隽是这帮学生的段长,严厉归严厉,但遇到这种事,他还是会为他们考虑,万不得已,他不想把这件事上升到法律层面。

        “望君都这么说了,就按您的办吧,我暂且不追究她们的责任,如果还敢犯的话,那就新旧一起算。”

        换作哪个母亲,都会心疼自己的孩子,即便是如此,在心疼之余,蓝叶兰也不丧失理智。

        留校察看处分已经是学校最高层次的处分,要是真往法律上那边靠,对这些孩子的确不好,哪怕她们犯了错。

        “行,我知道。”范才隽松口气,随即对着池恩霈她们加重语气,“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我们再也不会了。”

        在那个会议室里,范才隽除了对陷害作弊这件事给予池恩霈她们严厉批评外,还不忘告诉她们这其中的弊。

        原本她们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听到她们有可能会负法律责任,各个慌了神,所以如今面临学校的处分,她们没有再讨价还价的余地。

        “没什么事的话,我和望君先走了。”

        一接到电话,蓝叶兰就和学校请假,然后马不停蹄地赶来,现在事情都搞清楚,回学校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便打算和苏望君一起回家。

        “好好好,慢走。”

        范才隽对苏望君一事也略感亏欠,也就同意蓝叶兰的话,刚要动身送行,就被蓝叶兰拒绝了。

        “范老师请止步,我们不用送。”

        “哦好。”

        被碰一鼻子灰,范才隽也不恼,而是把视线转移到苏桑迪和李青煜的身上,“你们俩也可以走了。”

        无辜躺枪的苏桑迪和李青煜:......

        好在,他们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默契地对视一眼后,又默契地离开。

        ///

        从办公室出来,外面早就没有苏望君和蓝叶兰的踪迹,这是苏桑迪想要的结果。

        其实苏望君也有询问她过要不要和她们一起走,当时苏桑迪摇摇头回绝了她,所以才有了这次得以脱身的机会。

        “走吧。”李青煜眼神示意道,未等苏桑迪反应,转身就要走。

        “什么?”

        苏桑迪还在隐藏,假装自己没有听懂他说的话,反倒是李青煜早已看穿她,“想到一起了,走吧。”

        “谁跟你想到一起。”

        苏桑迪心虚地摸摸鼻子,眼珠子一转,谎话张口一来。

        “我这是要去厕所,女、厕、所。”苏桑迪着重念了后面那三个字,“你可别跟过来。”

        说完,苏桑迪像甩狗屁膏药般地离去,飞快走几步后,干脆又快速向厕所跑去。

        见状,李青煜只是笑而不语,没有说穿苏桑迪的心思。

        既然她不想让他知道,他便作势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于是乎,在拐角处等了几分钟的苏桑迪,见李青煜已经消失,她才缓慢出现,后几步走出校门。

        没想到,李青煜在门口守株待她。

        看到身着白蓝色校服外套的李青煜倚靠在校外的墙壁上,苏桑迪皱皱眉。

        “你不是走了吗?在这干嘛?”

        “这不是怕你掉坑里。”李青煜换了个姿势,上下打量对方,“看来没掉,可惜了。”

        “嗤。”苏桑迪懒得和他搭话,走到他旁边,双手环抱在胸前,“怎么?担心我去揍她们?”

        “是担心你被她们揍。”

        池恩霈她们既然跟钟唐梨是一伙的,难保不会些手段。

        李青煜很清楚这点,留下来也的确是为苏桑迪撑腰。

        只不过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李青煜有点别扭起来。

        谁知苏桑迪根本没往这方面想,还以为李青煜在瞧不起她,“怎么可能,我好歹也学过几招。”

        但有且仅限于五步拳,要是其他的,她也只有逃跑的份。

        当然,这些她并不打算告知李青煜,这是她好不容易竖立自己威风,总之不能灭。

        被苏桑迪这么一说,李青煜也就没继续别扭的心思,他看向校门口,目光沉沉,先行将苏桑迪护在身后,还不忘向她提醒道:“她们来了。”

        已经被范才隽教育过,如今在校门看到苏桑迪和李青煜,池恩霈和孙姊芸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

        可是她们又能逃到哪去呢?

        还不是硬着头皮向他们旁边走去,企图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最低。

        “站住。”

        刚路过苏桑迪身边,听到这么句话,池恩霈她们不由地停下脚步,任由苏桑迪走到她面前。

        面对眼前人,池恩霈怒目而视,在见到她旁边还跟着个李青煜,她稍微收了些眼神。

        “我们已经道过歉,不必把人逼得这么紧吧?”

        许是被这件事折腾够了,池恩霈有些不耐烦,还是谢思妤及时拉住她的衣袖,让她不要再说下去。

        “我们就问个问题,别紧张。”

        苏桑迪也不是要故意找她们的茬,之所以来找她们,是因为心中有件事困扰已久,让她不得不在这里堵人。

        池恩霈没有料到会这么简单,只见她警惕地看向她,“什么问题?”

        “我想问你们为什么会主动去承认错误,是钟唐梨指示的?还是说别的?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吧?”

        苏桑迪不太相信她们是良心发现,既然她们都敢陷害作弊,怎么可能会帮苏望君洗脱,更别说是暴露自己,这该多得不偿失。

        如此一来,她总觉得是有人在背后推着她们。

        至于是否是钟唐梨的替罪羊,她也不知道,但她可以肯定,答案就藏在池恩霈她们身上。

        wap.

        /111/111468/28932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