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39章 坦白

第39章 坦白

        目送苏望君离开后,蓝叶兰这才堪堪收回视线。

        她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女儿,正因为相信,所以才要保护她。

        医生说过,苏望君的失忆不是碰巧,却是人为,是苏望君主动不愿想起的痛苦记忆。

        如果被外界刺激,她很有可能会恢复记忆的可能,这是蓝叶兰不想看到的。

        比起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她更希望苏望君能无忧无虑的长大,而不是像现在在这里被别人质疑。

        蓝叶兰低眉,浑身上下都是温柔的气息,“老师们的话我可以理解,不过...”

        她突然话锋一转,却又是从容不迫,“我还是不太相信我女儿会说谎,也不相信她会作弊,我觉得老师们有必要可以查一下。”

        “查什么?”

        范才隽也没想到蓝叶兰同苏望君一样固执,原本的耐心消失殆尽,只剩下不耐烦。

        “监控视频不是已经看了吗?难不成这个纸团自己长脚,跑到苏望君那去了?”

        “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见蓝叶兰若有所思,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还真是母女一个样。

        听蓝叶兰这么一说,范才隽急火攻心,差点喘不上气来。

        见状,叶何乔替补上来,充当中间的说客。

        说是说客,她心中却有纠结,最后全是万般的无奈。

        “我们也相信望君,可是监控都拍到了,我们没办法证明。”

        “我明白。”蓝叶兰对此深表理解,毕竟监控视频不会撒谎,确实把当时的情况都拍了下来,这些她不可否认。

        可如果就此把罪名收下,她觉得这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大家并不知道蓝叶兰所想,见她沉默,还以为她也选择顺从下来,就连苏桑迪都担忧地看向苏望君。

        她们俩就站在办公室外面,即使距离会议室还有段距离,她们还是能依稀听到点什么,包括蓝叶兰的那句我明白。

        等来不是自己想要的,苏桑迪愣了愣,她本意并非是要让苏望君听到这句话。

        从苏望君出来时的表情来看,苏桑迪就知道她肯定是误解了蓝叶兰的意思,所以才有了拦下她的举动。

        说起来,苏桑迪对蓝叶兰的情感有所亏欠,毕竟有了楚姜的先例,她已经对母亲这个身份彻底失望。

        要是放在以前年少的她,指不定和蓝叶兰有多少隔阂,直到随着时间增长,她才感受到蓝叶兰的真心。

        把苏望君拦下,不过是要她明白,纵使所有人不相信她,蓝叶兰也会相信她。

        这也是依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想让苏望君少走些弯路,没想到反而适得其反。

        不过...好像还没有到达这个地步...

        因为没过多久,会议室里又传来蓝叶兰的声响。

        “只是,这么快下定义,会不会太果断了?”

        “你就这么相信她?”范才隽坐起身来,有些不解地问道。

        在这个信任摇摇欲坠的社会里,他很难想象到人与人会有彼此间的信任,不靠利益,而是靠单纯的相信。

        “当然。”蓝叶兰没有丝毫犹豫,“作为父母,互相信任是彼此的尊重,尤其是对于了解孩子脾性的父母而言...”

        到底是个孩子的母亲,说到这时,蓝叶兰露出浅浅的笑容,眼底竟是些温柔。

        “...望君是个很乖的孩子,有点内向且敏感,可能不善于表达,做事情也很佛系,从来不去争取些什么,但她骨子里刻着遵纪,是不会去做违反自己良心的事情,这点我可以保证。”

        蓝叶兰的话犹如天使的空灵,盘旋至苏望君心弦,一紧一缩,深深将她全部身心控制住。

        她无疑是感性的,每件小事于她而言都会将感官无限放大,尤其是父母之言,她只得哭红了双眼。

        可伴随着情绪压抑的拨动,她的脑海突然浮现出一个雨夜。

        在那个雨夜里,是相互拉扯的争吵和女人交错的哭喊。

        是妈妈吗?

        苏望君也看不清,但依稀能辨认出蓝叶兰的身影。

        只可惜雨夜带来的不仅是视线的朦胧,还有寒冷刺骨的伤痛。

        而这些雨水无不例外残忍地打在她的身上,让她不由地产生一个念头。

        好疼...

        苏望君想着,身处黑暗之中的她迫切地想要逃走,逃到越远越好,直到苏桑迪的声音出现。

        “怎么了?”

        身边人的话语是苏望君得以熬过来的勇气,等到苏望君回过神来,她自己早已布满泪痕。

        “我想出去透口气。”苏望君向苏桑迪投去求救的眼神。

        经历刚才记忆片段的洗礼,她快被压得喘不上气。

        她知道那些实感并非是她凭空想象的,却是来自于她失去的记忆,而且似乎还与自己的亲人有关。

        苏望君不愿意去深想,更不愿在这里继续深待。

        就在她想缓步离开的时候,苏桑迪搀扶住她。

        “好,我们出去。”

        收到苏望君求救的神情,苏桑迪把苏望君带到操场,随后又转身消失在远处,她回来时,手上还拿着矿泉水瓶。

        “呐,拿去敷敷眼睛。”

        说着,苏桑迪把冰镇的矿泉水瓶拿到苏望君的面前,随后跟着她一起坐在操场的观众席上,“怎么样?好点了吗?”

        “嗯。”

        来到这个地方,苏望君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唯独还剩略微浮肿的眼袋以及迟迟不散的鼻音。

        从苏桑迪那里接过矿泉水瓶,苏望君没有着急去敷,而是放在手里,感受手中的气温由冰凉转温。

        直到水滴沿着瓶壁缓缓滴落在地板上,她才缓缓开口。

        “你是谁?”

        就这么短短的话语,彻底让苏桑迪一下愣在原地。

        只见苏桑迪扯扯嘴角,脸色不太自然,“我当然是苏桑迪啦。”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苏望君若有所思地看了苏桑迪一眼,然后抬头仰望天空。

        今天的天空很蓝,蓝到一眼望去都是湛蓝的一片,丝毫没有任何杂质,如同她心中的明镜一般。

        “你是未来的我吧?”

        因为苏桑迪来自未来,所以才明白自己的喜好。

        这一刻,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唯有空中划过的飞机在提醒苏桑迪那句话的存在。

        “是。”苏桑迪直接默许这个回答。

        她知道自己瞒不过苏望君,甚至早在之前,苏望君已经猜到,却从未开口问她,如今能瞒到现在,对苏桑迪来说,已然是个来之不易的结果。

        大概知道苏望君会问些什么,苏桑迪颇为无奈地答道:“我是来自2022年的你,因为参加时光机的试验,所以回到这里。”

        来自2022年?

        苏望君有些惊奇,她是地理的爱好者没错,同时也始终秉持着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态度,以至于对苏桑迪的话,她深信不疑。

        “我可以问三个问题吗?”

        见苏望君一脸期待,苏桑迪不忍让她失望,干脆点点头,“可以。”

        听到可以,苏望君的眼睛亮了亮,发誓要好好把握机会,于是再三考虑下,她提出第一个问题。

        “未来是什么样的?”

        “未来啊...”

        谈及未来,苏桑迪的心思略微沉重,因为生活有太多不如意的地方。

        就比如疾病,比如自然灾害,再比如网络乱象。

        即便是如此,苏桑迪并不打算全盘托出,而是往美好的方向说,“未来有很多高科技的发明,交通也便利了不少,我们还圆满举办了冬奥会,宇航员们安全往返太空。”

        没有亲身经历,如今的苏望君只能光凭想象,她能感觉到,未来是个充满善意的世界,谁知道,未来后的她却被这个善意的世界一伤再伤。

        “听起来不错。”

        耳边传出苏望君的声响,要是放在以往,苏桑迪肯定会赞同她说的话,但眼下,她没有。

        以过来人的角度回看苏望君灿烂的笑容,苏桑迪只觉得心酸,她无法想象,苏望君未来将面临着什么。

        可真要让苏望君对未来报以失望,整日提心吊胆,苏桑迪也做不到。

        只希望通过时光机,重返于16岁的人生,她能凭一己之力改变,改变最后的结局。

        “第二个问题呢?”趁着苏望君发愣的时间,苏桑迪擦了擦逐渐湿润的眼角,企图用另一个话题转移自己的视线。

        “我...”

        苏望君犹豫着,毕竟没有人不想窥见未来,只是在窥见之后,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保全初心。

        到底是理性战胜于情感,苏望君还是向现实臣服了,她小心翼翼地看向苏桑迪,“我想知道我未来是做什么工作?”

        苏桑迪沉默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缓缓开口,“你以后是个了不起的旅行社业务员。”

        “挺好的。”

        听到这个回答,苏望君舒心地点点头,反倒是见苏望君如此评价,苏桑迪叹口气,回应道:“一点都不好,真的。”

        因为了不起,所以遭人设计。

        苏桑迪张了张口,甚至想把未来发生的事情通通告诉她,迫使她放弃。

        可就像李青煜所说的那样,面对热爱,他不会放弃,而何况苏望君确实没有她想象的脆弱。

        无论是在运动会上,还是在保护谢思妤,苏望君都能够很好的消化,已经不再是她想象中需要保护的小孩。

        想到这,苏桑迪咽下原本要说的话。

        而看到苏桑迪欲言又止的模样,苏望君了然于心,虽然对方没说,但奈何她活得通透。

        “所以...”苏望君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桑迪不想我学文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工作吗?”

        wap.

        /111/111468/28932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