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36章 提醒

第36章 提醒

        从考场出来,许亦凌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反而多了几分忧郁。

        她是生活和学习分得很细的人,在考场中只会专注在试卷上,所以考试结束,她才有余心去考虑在厕所发生的事。

        只见她回头看了一眼教室里的时钟,趁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打算去找苏望君一趟。

        鉴于自己不确定苏望君的考场,遇到温乐昀后,许亦凌还特地叫住了她。

        “你知道望君在哪个考场吗?”

        “在实验楼的1202。”自从许亦凌帮过她们,温乐昀把她划入到朋友当中,对她更是直言不讳。

        殊不知这一切都落入的江宝粥的眼里。

        “桑迪...”

        从四楼跑上五楼,江宝粥气喘吁吁,迫不及待地和苏桑迪分享她的所见所闻,“苏望君怎么了?我看欧阳亦凌刚刚在找她。”

        “你说欧阳亦凌在找苏望君?”

        “对啊。”江宝粥也是在三楼考试,很容易就看到许亦凌的动态,“她就在我隔壁考试,还问了苏望君那个朋友,说要直接过去找她呢。”

        苏桑迪很快就抓住里面的关键字,脑海里浮现出许亦凌在医务室跟苏望君的约定。

        没错,许亦凌说过,她会再去苏望君,可为什么偏偏要这个时候?明明还有一节考试。

        苏桑迪有些不解,但更多是害怕。

        她不知道许亦凌对她的过去到底掌握了多少,担心许亦凌会一股脑地全盘托出,苏桑迪连忙问道:“你知道苏望君的考场在哪吗?”

        见苏桑迪很着急的样子,江宝粥仔细回想刚才许亦凌和温乐昀的对话,试着去复述出来,“好像是实验楼1202。”

        “我知道了,谢谢。”

        得知苏望君的考场信息,苏桑迪刻不容缓,拿好考试要用的东西,就匆匆离开。

        因为每个考场限制30人,这就导致考场和考试人数不相符合,还需5间的教室,而实验楼就成为学校的首选。

        试验楼设置在体育馆的旁边,也是作为考场的场地之一。

        只是和教学楼的考场不同,实验楼是排名前150名的福地,是所有人挤破头皮都想进入的地方。

        于是当苏桑迪赶到的时候,许亦凌刚把苏望君叫出来。

        “望君,你小心...”

        许亦凌还未说完,就看到苏桑迪率先挡在苏望君的面前,她往前一站,彻底遮住许亦凌的视线。

        “望君你先进去。”以为许亦凌又要跟苏望君说些什么,苏桑迪垂眼偏向后边,对着苏望君说道。

        然后她又看向许亦凌,“你跟我过来。”

        说完,不容许亦凌反应,便拉着她离开。

        苏望君知道苏桑迪对许亦凌的敌意不是一天两天,出于担心她俩,她没有像苏桑迪说的那样先进教室,而是默默观察,一旦发现有什么问题,她好及时去阻止。

        深知苏望君的性子,苏桑迪因此也没有拉许亦凌走很远,在往前走了十几步后,这才放开许亦凌的手。

        “你是不是知道苏望君失忆的事?”

        这还是苏桑迪第一次这么开门见山,以前的她总喜欢拐弯抹角的试探,但面对许亦凌,还是直来直去比较好使。

        见苏桑迪如此坦诚,许亦凌也毫不避讳,“是。”

        果然。

        苏桑迪脸色一僵。

        她总算明白许亦凌当时为什么会掺和谢思妤的事了,根本不是保护弱小,而是为了苏望君。

        想到这里,苏桑迪目光沉沉,“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许亦凌的身高比苏桑迪高了至少有半个头,但苏桑迪的气势丝毫不输于她,准确来说,和她难分伯仲。

        “我没有目的。”

        面对苏桑迪的质疑,许亦凌一字一句地说道。

        她接近苏望君,并非是苏桑迪想象的那样具有功利心,而是因为曾经的遭遇。

        因为自己淋过雨,她想给别人撑把伞。

        就好比曾经的苏望君是她的一道光,她也想尽可能地去发光发热。

        可这些是苏桑迪所不能理解的,她一直活在自我的阴影中,做什么事情都会考虑再三,总拿利己作为判断的标准,怎么可能明白许亦凌真实的想法。

        “没有目的?”

        苏桑迪又重复一遍,显然是不相信许亦凌说的话,毕竟光靠许亦凌想告诉苏望君真相的这一点,许亦凌就不值得她信任了。

        “行,既然没有目的,以后都不要来找苏望君。”

        说着,苏桑迪缓缓靠近许亦凌,以一种极为卑微的口吻说道:“望君受不了刺激,你要想她过得好,麻烦你离她远一点。”

        听到苏桑迪如此诀别的话语,许亦凌瞳孔震了震,看着恳求的苏桑迪,然后看向远处的苏望君。

        苏望君就站在那里,扣着紧张的小手,担忧地看向她们。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一个劲往这里凑,时不时进行指指点点。

        此刻,即使苏桑迪不说,许亦凌也心如明镜。

        或许苏桑迪说的对,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她在这,只会给她们造成困扰。

        而这种意识一旦产生,就会把刚才的对话再次刻进dna里。

        许亦凌缄默着,让本就寡言的她更加沉默,过了一会,她才开口,语气透露着无奈。

        “我明白了,就依你说的做。”

        许亦凌向来说到做到,同苏桑迪承诺后,努力撇清苏望君注视自己的眼神,径直走向另一个方向。

        望着许亦凌落寂的背影,苏望君跑到苏桑迪的跟前,看了看许亦凌离开的方向,又看向苏桑迪,“你和欧阳亦凌说了什么?她怎么走了?”

        本来只是一句询问的话,可看到苏桑迪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忧伤,还以为是自己造成的,苏望君连忙为自己辩解,“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看到苏望君慌张的样子,苏桑迪露出一个牵强笑容,“也没说什么。”

        苏桑迪知道苏望君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为了打消她的疑虑,就必须为这次谈话编其他理由。

        可意识到自己刚才对许亦凌说话重了,苏桑迪叹口气,在心里上对不起许亦凌,所以也就没再撒谎,而是一笔带过。

        察觉到苏桑迪的情绪,苏望君斟酌地说道:“是因为亦凌吗?”

        见苏桑迪眉眼一动,苏望君猜到大概,心情有些复杂。

        “虽然不知道你们聊了什么,但我相信都是为了我好,如果有机会,你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或许只是个误会呢。”

        听到苏望君的话,苏桑迪心下一惊,很快又恢复正常。

        她是没想到苏望君会猜出其中的缘故,但如果是苏望君的话,她也不觉得奇怪。

        就像苏望君说的那样,因为许亦凌心地是好的,所以苏桑迪才觉得内疚。

        她其实明白许亦凌只是单纯想帮助苏望君恢复记忆而已,况且之前还帮了她们,她不应该这样对她,还这么苛刻。

        要怪还是得怪自己,被害怕冲昏了头脑,才让自己口无遮拦,伤害其他人。

        “嗯,你说的对。”

        苏桑迪看向苏望君,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紧接着又苦口婆心,简直比自己的成绩还在意,“不过,你先好好去考试,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好吧。”苏望君两眼巴巴,“那我走了。”

        只见苏桑迪点点头,“嗯。”

        ///

        已经答应苏桑迪不去找苏望君,许亦凌没法再把消息传递过去,便打算来个曲线救国,直接从根源上解决。

        于是在考试前,她来到钟唐梨她们的据点——那是一个比体育馆里的杂物间还杂物间的地方,许亦凌很难想象到她们会选择把这里占为己有。

        弯弯绕绕走过不少的障碍物,许亦凌在门口停住,敲响门内的第一响。

        “谁啊!”

        随着门口发出的敲门声,钟唐梨大吼一声,在看到是许亦凌后,她立刻蔫了下来,“你干嘛。”

        许亦凌没有说话,只是环绕四周的人,然后把视线落在钟唐梨身上,“你不是答应不要去招惹苏望君吗?怎么又反悔了?”

        “对啊...”钟唐梨被问得莫名其妙,只顾得上前面,直到听到后面的话,她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什么啊?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怎么就反悔了?”

        突如其来的底气,让她原本略微弯曲的腰板立刻直起身来。

        她最近老实得很,都没有再去为难她们,哪有许亦凌说的那么夸张。

        就算有,也只是想想而已。

        至少上次卓念找她时,她的确是有动过不该动的念头,不过也是对她的小伙伴们过过嘴瘾,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行动。

        如果是说反悔,倒还真的冤枉她了。

        见状,许亦凌有些犹豫,她知道钟唐梨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就算是做错事,也是敢做敢当,不像现在否认。

        难不成真不是她?

        许亦凌也不知道,她没看清厕所里的那两个人是谁,只听到几个人名,而钟唐梨恰恰就在里面,让她很难不怀疑她。

        “管好你身边的人。”

        许亦凌纠结许久,在离开前还是向钟唐梨提醒道。

        并非全是因为苏望君的事,还有一部分是因为钟唐梨这个人没什么心眼,保不齐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全当送她一个忠告。

        只怪钟唐梨不知道许亦凌的用意,直到许亦凌走后,她难得聪明起来,“艹!她是不是怀疑我?”

        “她就是怀疑我!还怀疑我身边的人!”

        钟唐梨咬牙切齿般地自言自语着,恨不得把许亦凌重新叫回来,当面跟她对峙一番。

        没看她的人都在这吗?怎么可能去办坏事!

        想到这里,钟唐梨脚步停了下来,心里也安了不少。

        只一秒,她又把原本放下的心重新提上来。

        不对...

        钟唐梨看了一眼待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呼吸瞬间停滞。

        她这里的确少了两个人...

        wap.

        /111/111468/28932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