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35章 同校

第35章 同校

        因为苏望君体育课发生的事,一班的班主任叶何乔特意为苏望君请了下午所有的课,让她好好在病床上休息。

        反观苏桑迪就没那么好运,上完体育课,她又匆匆赶往教学楼,连着上了两节课,这才趁放学的时间去看望苏望君。

        还没走几步,任荀知突然叫住了她。

        “苏桑迪,你有苏望君的联系方式吗?”

        “啊?”苏桑迪警惕起来,“你要干什么?”

        只见任荀知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似乎有些紧张。

        “也没什么事,就是担心她的身体,刚好我之前有整理一些运动事项,正好给她发一份。”

        不愧是体育委员啊。

        任荀知待人温尔尔雅,做事也很有自己的考量,苏桑迪没多想,还是把苏望君的联系方式报给了他。

        “谢谢啊。”

        “不用谢。”想到自己还有事情要做,苏桑迪跟任荀知打了声招呼,“我先走了。”

        “好。”

        和任荀知告辞后,苏桑迪又踏上医务室的道路。

        她离开时,苏望君那时候还没醒,如今她再次来到医务室,苏望君已经能生龙活虎,还有心情坐在病床上侃侃而谈。

        “你也是阳光小学的?”

        苏桑迪一进来时,就听到苏望君说了这句话,突然脚步一顿,随即往另一张病床看去,果然在那个位置上看到了许亦凌。

        于是她默不作声地收回视线,把书包放在病房的椅子上,沿着床边坐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啊欧阳?”

        欧阳是大家公认许亦凌的称呼,这个名称简洁且不算那么亲密,也是她本人默许的存在。

        可被苏桑迪这么念出来,许亦凌听出了些警告的意味在。

        看出苏桑迪护短的性子,许亦凌嘴角微微上扬,就连她那略带严肃的眼睛在笑意中灵动几分,整个人显得平易近人。

        “你笑什么?”

        被许亦凌的笑整得猝不及防,苏桑迪不太习惯。

        除此之外,她还有些心虚,但碍于苏望君在这,她不能明说,因此也不知道对方打得是什么主意。

        许亦凌的主意打得确实不明显,她还没开始发功,任谁都无法猜透她的心思。

        收起笑意,她淡淡开口,“就是急性肠胃炎。”

        说完,许亦凌继续补充道:“已经请过假了。”

        苏桑迪:?她看起来像是会打小报告的小人吗?

        但转念一想,苏桑迪没有否认,毕竟这的确是自己的作风,要是对方违了她意,指不定还真的把对方给报告上去。

        “哦。”

        苏桑迪心里怪可惜的,在可惜之余,她还看向苏望君,“好点了吗?乐昀把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我就直接给你拿过来。”

        “麻烦你们了。”知道自己可以离开,苏望君把被子枕头什么都叠好,就差回去,“我已经休息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行。”

        担心许亦凌会捣乱,苏桑迪巴不得现在就走,听到苏望君的提议,她立刻把书包重新被起来。

        不料,许亦凌还是打破苏桑迪现有的节奏。

        “望君。”

        在离开前,许亦凌叫住苏望君,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她一个忠告,“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的失忆是因为...”

        “欧阳!”苏桑迪突然拔高声量,及时打断许亦凌想说的话。

        若是以前,苏桑迪肯定猜不到,但现在,她明白许亦凌的主意了,也意识到许亦凌是知道苏望君的过往。

        担心会吓到苏望君,苏桑迪纵使不甘心,最终还是放轻语速,恳求她,“望君需要休养,这些话还请你以后不要说了。”

        看着两个人交锋,内心敏感的苏望君怎么会察觉不到。

        早在苏桑迪进来阻拦她们讲话,她就已经猜到。

        大概是跟她的失忆有关吧,苏望君想着,心里感到的更多是抱歉和愧疚。

        她自知失忆不仅仅是给自己带来困扰,在某些程度上,也困扰着别人。

        “亦凌,我的脑子的确有点不好,如果我忘记了你,是我的不对。”

        苏望君不喜欢吵架,比起争端,她更喜欢息事宁人,因此,有意缓和当下的局势,“等我好点了,你再和我说,可以吗?”

        苏望君很纯真,无时无刻都在考虑着别人,甚至许亦凌常常怀疑自己,自己到底做得对不对,把所有真相告诉她是否对她太过于残忍。

        “好,我以后再去找你。”许亦凌犹豫地松开口回复道。

        她心里其实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也无法确定这个答案有没有说出口的那天。

        “嗯。”知足于当下,苏望君没考虑那么多,她看向苏桑迪,“走啦。”

        可苏桑迪依旧不动,正虎视眈眈地看向许亦凌,这让苏望君不免觉得好笑,同时又气头上。

        见撒娇都不管用,苏望君干脆一走了之,当然,她也没走多远,而是放慢速度。

        没走几步,苏桑迪还真的跟了上来。

        “懂得走啦。”

        苏望君瞄了眼苏桑迪,又怕被抓包,赶紧溜走视线,像只偷吃东西的猫鼬。

        面对苏望君的调侃,苏桑迪没放在心上,只是轻哼一声,“嗯。”

        这个不冷不热的态度让苏望君更加的郁闷。

        好歹自己把大事化小了呢,她不夸夸自己也就算了,还得自己哄她,实在是憋屈极了。

        “望君。”

        “干嘛。”

        苏望君也是有自己的小脾气,以至于苏桑迪跟她说话,她都没好气地搭理她。

        等到苏望君搭理她后,苏桑迪又没下文了,过了许久,才听到她说:“你脑子很好,只是生病了,需要暂时休息,就像今天的你一样。”

        听见苏桑迪这么说,苏望君内心微微一震,差点停下脚步。

        “当哄小孩呢。”

        苏望君嘟嘟哝哝地撇撇嘴,努力打消感动的情绪。

        就算是再普通简单的话语,只要饱含着情感,往往格外地戳人,尤其是对‘生病’的她来说。

        自她失忆起,所有人都说她变了,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孩,变得沉默寡言。

        是什么造就了她,她也不知道,就好像人的成长本身就是一种矛盾,必须要改变些什么,而对于这种成长,她并不反感。

        “你说是就是吧。”

        望着苏望君,苏桑迪浅浅地笑了笑,然后又在无人看见的地方暗自神伤。

        她不希望苏望君这么善解人意,永远不希望。

        或者说,她更希望她能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始终被周围人爱与善待,可总有事与愿违的时候...

        ///

        期中考一过,时间仿佛按下加速键,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期末的当天。

        “请各位考生有序进入考场。”

        随着远处广播的播报,有人开始肆意而动,抓住临近文综考试,想搞些小动作。

        厕所的人少得可怜的机会,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厕所窗台旁出没。

        “你说这样可行吗?”

        望着四处无人的空间,池恩霈伏在孙姊芸的耳朵旁,小声翼翼地密谋她们的计划。

        说完后,池恩霈还不忘去观察对方的表情,想从这里获得坚定的认同感,没想到听来的是否定声。

        “我也不知道。”孙姊芸顿了顿,脸上充满着纠结,“要不我们还是别干了。”

        这是她头一次做坏事,内心的不安,让她感觉迟早会面临被揭露的风险。

        对比之下,池恩霈就显得大胆许多。

        面对如此胆小的同伴,她有种恨铁不成钢。

        她们都是钟唐梨的朋友,看着钟唐梨吃亏,无异于就是打她们的脸。

        要不是孙姊芸和苏望君同个考场,池恩霈怎么可能会让优柔寡断的孙姊芸来,早就想自己顶替了。

        耐不住考试规定,池恩霈只能怂恿孙姊芸半推半就上了这条贼船。

        “你想阿梨被她害得这么苦,再不抓住英语考试就来不及,我们也没怎么样,就是给她一个提醒,让她以后别再网上发这些。”

        她们看不惯苏望君的做法,所以才想到给她个警告,如果知道最后的结果,她们肯定不会这样做。

        听见池恩霈这番说辞,孙姊芸有些动摇,她思虑许久,最终还是给出一句准话。

        “那好吧...”

        “好。”池恩霈拍拍孙姊芸的肩膀,让她放宽心。

        “你也别担心,万一她没用,对吧。”

        “嗯。”

        “走吧。”

        厕所本来就不是一个干净的环境,她们在这里也憋了许久,一商讨完,两个人很快就满意地离去。

        直到两人消失在厕所中,某个门悄悄被打开,从暗处缓缓走出一位少女。

        如果池恩霈她们还没有离开,一眼就会认出眼前的人,甚至还会为此担惊受怕,因为她们会立马想起当时许亦凌对钟唐梨的警告。

        ——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让我知道你还在找她们麻烦。

        可惜的是,她们没有,甚至忘记她们曾经的承诺。

        从门内出来,许亦凌径直走到洗手处,打开水龙头,用水冲刷着手掌。

        看着沾满水渍的镜面,冰冷的水感让许亦凌瞬间回过神来,重新拧紧开关。

        她原本是在三楼的考场,但因为考完试后,厕所明显供不应求,许亦凌便去初中部就近的厕所,没想到阴差阳错地听到池恩霈她们的对话。

        不过,关于她们前面的计谋,许亦凌听不清,但她可以肯定,她们是要陷害苏望君,时间就在英语考试。

        对此,许亦凌不可能坐视不管。

        只是在英语考试之前,无论是文科班,还是理科班,都有综合科得考,于是许亦凌暂且放下心中的想法,向考场走去。

        wap.

        /111/111468/28932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