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34章 隐瞒

第34章 隐瞒

        苏桑迪已经顾不得身后的疼痛,她呼唤着苏望君,希望她能清醒过来。

        “这样不行。”作为体育生的班干部,任荀知遇到过很多在训练场中晕倒的人,他一把把苏望君抱了起来,“我们先去医务室。”

        “行。”

        担心苏望君的身体,苏桑迪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把人递过去后,这才在温乐昀的搀扶下稳住脚跟。

        “没事吧?”

        温乐昀本来也是要跟上去的,但又看到在地上的苏桑迪,她突然有些犹豫。

        介于跟过去的人很多,其中不乏有排球班的老师,温乐昀最终还是停下跟上去的脚步,来到苏桑迪身边。

        “我没事。”苏桑迪摇摇头,“我们也去吧。”

        “嗯。”

        不知道是不是苏桑迪的错觉,她总觉得这条通往医务室的路格外漫长。

        等到苏桑迪和温乐昀抵达目的地时,一股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立刻扑面而来,紧接着是遍布白色的色系和屋内的整体布局。

        医务室并不大,只有三小块地,除了看诊区,剩下的便是取药口和病床房。

        来医务室的人有很多,大多数活动在看诊区。

        苏桑迪粗略扫了几眼,在没看到想见的人后,她果断放弃,向病床房走去。

        与外面不同,病床房是单独独立的房间,考虑到资源配置,每个床位用蓝帘子隔开,给病人提供极大的隐私。

        而为了让病人能够得到很好的修养,病房内限制人数,如此一来,护送苏望君过来的大部分人都无法进去,待在门口望而却步。

        “怎么了?”苏桑迪并不知道医务室的规则,看到大家都站在这里,她出声询问道。

        “医生说我们人多,让我们别进去。”

        知道苏桑迪和苏望君的关系,高时裴安慰她,“荀知和老师都在里面,你要是还不放心的话,你想进去看看就进去吧。”

        得知还有一个名额,苏桑迪看向温乐昀,只见对方随性地摆摆手,苏桑迪这才走到门前。

        门是由厚重的木质所制作而成,可以隔绝部分声音。

        透过透明的玻璃,苏桑迪能很清楚地看到任荀知的方位,然后轻轻扭动门把所,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开门的声音虽小,但任荀知还是注意到了。

        他目光沉沉,脸上有少许的担心,见苏桑迪进来,他看了一眼,又匆匆看向帘子内。

        苏望君就躺在病房里的中央,还有一道蓝色帘子与外界隔着,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苏桑迪不敢多问,进来后便同任荀知站在一起,耐心等待医生的报告。

        俗话说来得巧不如来得好。

        苏桑迪没等多久,蓝色的帘子就被里面的人拉动,咯吱一声露出半个床位,还尚未看清楚人脸,下一秒又封闭起来。

        走出来的是医务人员赵恬,她穿着医生工作服,带着口罩,面前还拿着刚调试好的点滴药物。

        见到众人,她稍微愣了愣,但很快又调整好状态,直接走到冯江沅的面前。

        “不用担心,就是疲劳所致,现在正在打生理盐水,估计要休息几天就会好。”

        赵恬已经为苏望君做过精细的检查了,各项指标都没问题,唯独血糖偏低,其余并无大碍。

        “那就好。”

        听到没事,冯江沅瞬间松了一口气。

        一方面她不想有学生在她课堂发生什么意外,另一方面也是为苏望君担心。

        她看得出,苏望君运动细胞很强,在排球上也有天赋,她不希望这个孩子未来有什么闪失。

        好在,一切都并无大碍。

        “不过...”赵恬突然话锋一转。

        在大家的注视下,她思索片刻,还是决定隐瞒苏望君部分情况,依目前的形式来谈。

        “你们刚才也说过她的头部有受到排球的冲击,可能会有轻微的脑震荡,这还得等她醒来看看,最好是先进行观察。”

        赵恬说话式的大喘气,把大家吓得不轻,如同过山车一般,惊险又刺激。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冯江沅收起原地辞职的心思,“好的好的,麻烦医生了。”

        “不用客气。”这些都是赵恬的本分,换作其他学生,她也会照例行事,“行,那你们先看着,有什么情况再跟我说,我先出去了。”

        “好。”

        赵恬的声音不大,却也尽量让每个人都能听清楚。

        和大家放心的心态不同,这里唯独只有苏桑迪一个人忧心忡忡。

        见赵恬走出病房,苏桑迪瞅了一眼其他人,后脚趁机跟了上去。

        “桑迪。”

        注意到赵恬和苏桑迪一前一后地出来,温乐昀刚要问苏桑迪情况,就看她头也没回,径直向赵恬。

        应该是有事找医生吧。

        温乐昀想着,然后收回视线。

        另一边。

        “赵医生,我有点事情想问您。”

        苏桑迪当然没听见温乐昀在叫她,她马不停蹄地来找赵恬,就是想问点事情。

        而这件事,关乎她自己,同时也关乎到苏望君,因此,她格外的小心。

        听到有人喊住自己,赵恬停下脚步,回头看就看见刚才在病房里的人,以及她那酷似苏望君的脸。

        “你是苏望君的亲人?”赵恬下意识地问道。

        这种下意识很容易让人看出说话者与被说话者的关系,也正因为如此,苏桑迪很快就嗅到不一样的点。

        赵恬恐怕认识苏望君。

        “算吧,祖上多少沾有点血脉。”苏桑迪知道苏望君会帮她瞒着谎,她干脆恃宠而骄,放开来说。

        说完,她小心翼翼地看向赵恬,“请问赵医生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借一步说话是医院常有的事,赵恬已经习惯这种流程,但她还是犹豫着,过了许久,才答应下来,“好。”

        这次主动的不再是苏桑迪,而是赵恬。

        深知医务室有哪些僻静的地方,她专门把人带过去,“你有什么想问的吗?就在这里说吧。”

        明确赵恬和苏望君的关系不是普通的一面之缘,苏桑迪不担心对方会害她们,直接开门见山。

        “赵医生,我想请教一下,就是这种头部受伤会不会造成失忆或者找到记忆?”

        早在苏桑迪找她的时候,赵恬便猜到苏桑迪找她的原因。

        她已经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可在苏桑迪询问她有关失忆的事时,她还是心下一惊。

        生怕苏桑迪看出破绽,赵恬没考虑很久,只往浅层说。

        “一般来说,人的大脑后部有一个海马回部,撞到了海马回部就有可能失忆,如果是要恢复记忆,还是得依靠药物、饮食、环境刺激这些辅助。”

        赵恬在医学院的时候是主修临床学的,基础扎实还算深厚,对失忆这块也略有涉及,但还算不上精。

        原以为她说到这,苏桑迪就不会再问下去,没想到苏桑迪颇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节奏。

        “那您觉得苏望君会不会有以上这些情况?”

        赵恬也不确定苏桑迪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但为了保护苏望君的隐私,她只能装作不知情。

        “失忆倒是有可能,毕竟是头部中球,恢复记忆这块就不考虑了,没有失忆,怎么可能会出现恢复呢?你说是吧?”

        看出自己的试探,又把这个试探踢回来,这是苏桑迪没有想到的。

        做事如此滴水不漏的人,苏桑迪对赵恬心生佩服之情,也更期待未来和她的较量。

        收起自己的小心思,苏桑迪笑了笑,露出释怀的模样,“医生说的是,是我紧张了。”

        对此,赵恬同样回个笑容,像是在开导她一样,“紧张是人之常情,不必太过焦虑。”

        谁都能看出,她们两个在互相暗自较劲着,你来我往,双方都不让谁。

        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氛持续沉默,最后还是苏桑迪缓缓开口,“感谢医生为我解答,我没有问题了。”

        “不过是件小事,何足挂齿。”赵恬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以后还有其他问题,欢迎过来咨询我,我随时都在。”

        “好。”

        苏桑迪乖巧地应答下来,可就在赵恬离开之后,她又立马垮下脸来。

        苏望君到底怎么了?苏桑迪也不知道。

        不知为何,她有种莫名的心慌,仿佛有些事情在朝着未知的方向发展,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或者是说有人在隐瞒着什么。

        整理好这些不安的情绪,苏桑迪抬腿向病房走去。

        此时苏望君还没醒来,待在里面的除了冯江沅,还有任荀知,而温乐昀也依旧站在门外。

        “桑迪,你刚刚找医生有什么事啊?望君她没事吧?”

        她不是不想进去,而是恪守医务室少人看望的规则,这一点,和遵守规则的苏望君很是相像。

        想到这里,愁郁的苏桑迪终于有了些慰藉,“望君没事,就是疲劳过度,多休息就好。”

        温乐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极为赞成,“是该好好休息了。”

        最近发生的事的确多,又是期中考,又是外卖的事,要换作是她,她也很难吃得消,心里不由地有些心疼苏望君。

        谁知,她的心理活动落在苏桑迪的眼里变成另一个模样。

        还以为温乐昀是知道苏望君最近的举动,苏桑迪的心思一动,想借此趁机打探些消息,很快又打消这些念头。

        算了,越来越少人知道比较好,这才是对苏望君的保护,至于赵恬那边,她有机会再去试探。

        wap.

        /111/111468/28932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