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30章 和解

第30章 和解

        同样熟悉的场景再次浮现,依旧是那道光影,钟唐梨的话依旧被打断。

        钟唐梨:...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讲。

        乘着光,苏桑迪姗姗来迟,但好在不晚,她所有事都想明白了。

        只见苏桑迪走到苏望君的旁边,和她并肩,然后对上钟唐梨的眼睛,“我当时也看到了,苏望君没有说谎。”

        想到苏望君后面发生的事,苏桑迪顿了顿,又补充道:“有什么事你们冲我来,和她们没关系。”

        钟唐梨:?

        钟唐梨对这个转学生不感兴趣,今天的见面也是她们第一次。

        她原以为苏望君身边不过都是一群软柿子,没想到苏桑迪却是一个例外,这个人浑身都透露着一种敌意,让她心里莫名有些压力。

        “你们都是一伙的,要让我这么相信?”

        “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问墙,既然照片是从墙里发出来的,你们可以顺藤摸瓜把人找出来,没必要在这里胡搅蛮缠。”

        苏桑迪尊重苏望君的意愿,并没有把卓念供出来。

        既然钟唐梨想要找人,那就让她去找正确的人,而不是一直在这里为难她们,也为难自己。

        钟唐梨不会主动去欺负弱小,但她属于遇强则强,你越要要求她,她越会跟你犟,就比如现在。

        她歪了歪头,玩味地说道:“如果我不让呢?”

        “那别怪我们去找老师。”苏桑迪也不服气,她在赌,赌钟唐梨敢不敢。

        “你!”

        这无疑踩住钟唐梨的痛脚,气得她咬咬牙。

        她不怕苏桑迪她们,但如果因为这件事,闹到老师那里去,这样只会得不偿失。

        更何况这几个人接二连三地过来,钟唐梨以为她们是来找茬的,完全没意识到是自己臭脸的缘故。

        就在钟唐梨纠结时,有人说话了。

        “谁在这吵?”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话,一时之间瞬间回荡在整个体育馆里,就连苏桑迪她们三个互相辨认,都发现这句话不是出自她们之口,而是来自另一个方向。

        准确来说,出自她们身后。

        钟唐梨:...艹!是谁又在打断我!

        ///

        空荡的体育馆里凭空出现另一种声音,且还是馆里大门紧闭的情况,这让钟唐梨感到莫名的恐慌,生怕真遇到什么离奇的事。

        可当她看向苏桑迪她们时,见她们一个比一个淡定,钟唐梨渐渐也心安下来,不断为自己壮胆。

        “你是谁?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话音刚落,四周依旧没有任何声响,回应她的也只是缓慢的脚步声。

        “啪嗒、啪嗒。”

        钟唐梨做梦也没想到,区区一个脚步声就能侵蚀她紧绷的神经,让她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

        “你说会是谁呢?”

        看到钟唐梨有如此大的反应,苏望君在苏桑迪身边小声嘀咕着。

        她从来不信鬼神,比起鬼神,她其实更害怕人,因此并没有往那方面想,自然也不知道钟唐梨在害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苏桑迪看着钟唐梨害怕的神情,内心畅快许多,“她大概不是怕人,而是怕鬼。”

        “哦。”苏望君点点头,趁着说话人还没出现,重新把视线放在声源处。

        脚步声就在体育馆的最右侧有个昏暗的小通道,随着微弱的光线,那人终于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欧阳亦凌?”

        起初,钟唐梨对许亦凌的出现并不担心,按以往来说,许亦凌总会漠视她们,她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直到对方迟迟不走,脑子转不过来的钟唐梨这才明白了什么,结合刚才听到的声音,她恍然大悟。

        “你怎么在这里?”

        “睡觉。”

        许亦凌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主要还是因为篮球队的福利。

        身为篮球女队,她来仓库里休息是队内大家都认可的事,有这么好的事,她没理由不来这里,倒是有人打扰到自己休息。

        “可以走了吗?”

        许亦凌这个人懒散惯了,看了一眼钟唐梨,自以为静默片刻,其实还不到一秒钟,就又看向苏望君她们。

        “走吧,她说可以走了。”

        钟唐梨:?我说话了吗?就一秒钟你让我说屁啊!

        “好嘞。”担心许亦凌突然变卦,苏桑迪顺势答应下来。

        有大腿不抱,更待何时。

        眼瞅着许亦凌愿意管她们,苏桑迪巴不得立刻跟她走,拉着苏望君和谢思妤,屁颠屁颠地跟在许亦凌的身后。

        许亦凌当然也不介意自己身后多了三个‘小跟班’,担心钟唐梨以后还会找她们麻烦,在她们出去后,她还特意折回来。

        “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让我知道你们还在找她们麻烦。”

        钟唐梨想刚反驳,又无奈于自己一些行为确实考虑不够周全,迟迟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钟唐梨缓缓开口,“我知道了。”

        钟唐梨本来也没想为难她们,既然事情已经过去,她也没再揪着不放,除非有人一直在背后提醒着她...

        ///

        刚从体育馆里出来,许亦凌迎面就看到眼前的三个人,她们就站在门口,似乎是专门等她出来,所以在见到她时,各个扬起笑容。

        她们的笑容不假,都是发自内心,尤其是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炙热。

        这种感觉让许亦凌觉得有些新颖,就算是篮球训练结束,大家成群结队的离开,她也是独自在做自己的事情。

        她从不依靠别人,也从不等待那些毫无现实可言的幻想,说到底,她永远不想步入到她妈妈的后尘里。

        许亦凌默默收回视线,没有再直视她们的眼睛,自顾自地往前走着,“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听到大佬要送她们回去,苏望君和谢思妤多少有些受宠若惊。

        外加上刚才还帮她们说话,她们对许亦凌的好感就这么蹭蹭地往上涨。

        而全程目睹她俩的眼神变化,苏桑迪瘪了瘪嘴。

        她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也不见得她们这么兴趣盎然的。

        苏桑迪想着,又把那两个小没良心的暗自吐槽一顿,随后又紧跟上她们的脚步。

        为了让苏望君早点清醒过来,苏桑迪发出的脚步声不大不小,却尽显刻意,终于成功引起对方的注意。

        意识到自己忽略了某个人,苏望君想去补救时已经晚了。

        只见苏桑迪偏着个头,双手环抱在面前,丝毫不给苏望君正脸。

        “桑迪,对不起,我不该隐瞒你的。”苏望君很有认错的态度,她小跑到苏桑迪的身边,陈恳地说道:“我下次不会了。”

        感受出苏望君的回心转意,苏桑迪这才给她一眼,“确定不会再瞒我了?”

        “当然。”

        “好吧。”苏桑迪果断松开手,语气跟着放软,“我也跟你道歉。”

        苏桑迪不是气苏望君,而是在气自己,明明知道每个人的观念不一样,她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苏望君的身上。

        况且的确是自己错了,因为自己的自私,差点毁了一个无辜的孩子。

        “你是对的,你的正义应该被值得肯定,所以不要去质疑你的选择。”

        说到这,苏桑迪有些自责,“我当时说话有点难听,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回想苏桑迪说的话确实扎心,要是放在当时,敏感的苏望君肯定会暗自神伤,现在她已经能自己调试过来,“放心吧,我没在意。”

        “那就好。”苏桑迪心虚地摸摸鼻子。

        自打她有意识起,在她眼里的苏望君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

        经过这件事后,她才意识到苏望君是个完整的个体,并非需要时时护住,而她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学会放手。

        想到这里,苏桑迪看着苏望君的背影,颇有种吾家儿女初养成的既视感,不由地为她的成长而欣慰,以至于差点撞到前面的人。

        “谢谢你们。”

        快走到班级时,谢思妤特意停下脚步,向其他人深深鞠躬,以表示她的感激之情。

        要不是她们,她说什么都百口莫辩,她很感谢她们愿意去帮她。

        “不用谢。”苏望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

        谢思妤知道苏望君说的是什么事,虽然没能说出幕后的那个人是谁,但她相信她们有她们的难处,她也不怪她们。

        “没事,这样也挺好的。”

        没有过多的社交,谢思妤也不知道该如何和大家交谈。

        除去刚才那声谢谢,她的胆子又变小,说的话也唯唯诺诺,声音小之又小。

        看出谢思妤的窘迫,苏望君很快为她开解,“你要不先回去?我记得你地理作业还没交。”

        知道对方是在照顾她,谢思妤又向苏望君投出感谢的目光,顺势答应下来,“好。”

        可正当谢思妤要回去,突然想到这里还有个惹不起的跆拳道高手,她又定住身子,小声翼翼地问道:“我可以回去了吗?”

        许是畏强惯了,就连离开,她都要向她们询问,准确来说,这个对象指的是许亦凌。

        听到谢思妤的请求,许亦凌皱皱眉头,就连苏桑迪也是面露复杂地看向谢思妤。

        谢思妤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窘态。

        说实话,她自己其实都看不起自己,但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是选择去妥协。

        “当然可以。”许亦凌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补充,“以后不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活,你明白吗?”

        “嗯。”

        谢思妤点点头,强忍着内心的委屈,却又在她转身的时候,眼泪数尽掉了下来。

        wap.

        /111/111468/28932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