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29章 解释

第29章 解释

        “你都知道了?”

        苏望君微微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苏桑迪会知道这件事,她甚至以为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出头之日。

        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苏桑迪就来气,连带着质疑声都迸发出来,“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就这么不让人相信吗?”

        “没有。”苏望君摇摇头。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苏望君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苏桑迪。

        想到苏桑迪刚才犀利的话,苏望君顿了顿,“我会帮谢思妤澄清,也不会把卓念供出来,这点你可以放心。”

        放心...个屁。

        苏桑迪快被苏望君气得七窍生烟,她那是在担心卓念吗?明明在担心她好吗!

        “那你怎么办?”苏桑迪沉声道:“没有任何证据,钟唐梨怎么会相信你,再说,你知道钟唐梨是什么样的为人吗?”

        苏桑迪知道钟唐梨脾气差,可尽管如此,她依旧没能改变她的决心。

        “我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还谢思妤清白。”

        “你怎么就能确定谢思妤就是清白的?就凭你看到卓念拍的照吗?你其实根本就无法这件事会不会喝谢思妤有关。”

        “那你呢?”

        面对苏桑迪连串理性发问,苏望君发挥她惯有的感性,从她对苏桑迪和谢思妤的了解出发。

        “如果你已经认定谢思妤做过这件事,你会让我别管这件事,说这是她咎由自取,但你没有,你其实也知道她是清白的。”

        “是,谢思妤是清白的,那又如何?”

        许是被苏望君气到,苏桑迪说话未免有些难听,说过的话完全不经大脑反应。

        “麻烦收收你的心肠,谢思妤这件事就不是你应该管的了的,你就应该老老实实呆在教室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苏望君显然也没想到苏桑迪会说出这样残忍的话,她曾经还天真的以为苏桑迪会是最懂她的人,现在的她反而有些看不清对方了。

        只见苏望君认真地询问道:“如果我才是被诬陷的那个,你也会这样袖手旁观吗?”

        怎么可能会,你跟她不一样...

        苏桑迪刚想反驳,却在说出之际直接愣在原地。

        是的,苏望君准确说出自己内心的自私的一面,也是最令自己痛恨的一点,那就是衡量。

        衡量与自己有关的一切,趋利避害才是她的本性。

        都说苏望君骨子里是个软弱的人,但在这里,她明显不如苏望君。

        她突然发现,一向没主见的苏望君为何会如此坚定。

        其实回看苏望君和谢思妤,她们是有共同之处的,她们都是比较软弱的性子。

        就是这种同病相怜,让苏望君赋予实感,想去帮助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

        可以说,苏望君坚定的不是凭自身的一腔热血,而是为公平正义发声,也是为弱者发声。

        也正因为有像苏望君这一群人,这个世界才不会沦为冷漠的温床。

        “算了,你就当我是烂好人吧。”

        没等来苏桑迪的回答,苏望君自暴自弃。

        她不求苏桑迪会理解她,只希望这件事不要把苏桑迪掺和进来,这也是她当时没有告诉苏桑迪的原因。

        见苏桑迪没再阻拦,大抵也知道自己让她失望了,苏望君心里不由地失落。

        “抱歉。”

        说完这句话后,她一个转身,又重新向体育馆走去。

        而望着苏望君如此决绝的背影,苏桑迪沉默片刻,身子最终动了动。

        ///

        偌大的体育馆里,没有一丝人影,直到门口闯进俩个少女,才使得原本寂静的体育馆增添一些生气。

        大抵是想要方便,总之在她们在进入体育馆之后,重新把大门关了上来。

        于是,短暂地享受片刻的阳光,随着大门的紧闭,馆里又陷入了死寂。

        “不是说好要保密的吗?”

        钟唐梨就站在谢思妤的面前,她语气轻浮,尤其是她的尾音,很容易让人浮想翩翩。

        只是在眼下这个环境,谢思妤没有感到一丝轻松。

        她默默地站在她的面前,规矩地像个提线木偶,别人问一句,她就答一句。

        “我没有告密。”

        面对钟唐梨的问题,谢思妤回答道。

        她也知道自己的说法很苍白,但还是想为自己多辩解,“照片的事不是我做的。”

        少女把视线放在钟唐梨身上,希望对方能够信任她说的话。

        奈何钟唐梨并不相信她的这套说辞。

        不过看在同学的份上,她倒是给了少女一次机会,“不是你,那会是谁?”

        “我不知道。”谢思妤说的是实话。

        上次在食堂和钟唐梨相遇完,她担心钟唐梨会再回来找她,害怕得连饭都顾不上,哪还记得拍照。

        可钟唐梨又不是谢思妤,并不清楚谢思妤眼中的视角,凭借着当天以及接下来的照片,她有理由怀疑。

        因为除了谢思妤,钟唐梨实在想不出来会有谁跟自己过不去。

        “不知道?”被谢思妤这么一说,钟唐梨突然凌乱了,“不知道的话,怎么会有人知道我和你的事。”

        说着,钟唐梨再次看向谢思妤,就瞥见她身后的举动,“你拿了手机?”

        “我、我没带手机。”谢思妤突然开口,这还是她头一次反驳她的话,底气略显不足。

        她对钟唐梨并不了解,拿手机出来是以防万一,没想到被发现了。

        “没带手机?我出门的时候不是看到你拿了吗?还是说...”

        钟唐梨话锋一转,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你拿手机是令有所图?”

        听到自己的谎言被拆穿,谢思妤的瞳孔震了震,原本冷静的脸庞在某个时刻慌张起来,而她这一系列的反应都被钟唐梨看在眼里。

        钟唐梨对谢思妤已经很客气了,但眼下如此被对待,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看出谢思妤的异样,钟唐梨眯眯眼睛,最后轻开她的双唇,毫不客气地说道:“拿给我。”

        完了。

        谢思妤想着。

        正当她以为自己难逃一劫,奇迹发生了。

        馆里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束午后的阳光就这样从缝隙中照射进来,直直落在阴凉昏黑的地板上。

        一眼望去,人影在阳光的反射下,朦朦胧胧地浮现着,等到光影不断焦距,原本的人脸恢复她原本的模样。

        与此同时,谢思妤的期望也低到了谷底。

        她不是不希望有人来救她,可看到的人是同为班里不起眼的苏望君,她有些担忧,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苏望君。

        “苏望君?”

        看到来人,钟唐梨有些意外,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她的姿势因为门突然打开而本能地担心,尽显她刚才紧张的心路历程。

        “你来这干嘛?”意识到自己的威严形象被减弱,她语气不快,势要从这里略胜几分。

        苏望君的目光巡视体育馆半圈,最后落在她们,在那里,她看到茕茕孑立的谢思妤。

        “我来找谢思妤,她地理卷子还没交,老师让我催一催她。”

        “哦。”

        钟唐梨等人成绩都不是很好,自然不知道好学生为何会把学习看得这么重,但如果为此要让她放谢思妤离开,她显然不会答应。

        为了避免苏望君察觉到什么,钟唐梨委婉地告诉她,“谢思妤在这里还有些事,我晚点再让她回去交。”

        “是因为照片的事吗?”苏望君问道。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光线的缘故,苏望君站在那里,给人看起来十分高大,实际上她的手心冒了不少汗,还有她那如鸣般的心跳。

        苏望君刚说完,钟唐梨神色一凛,“进来。”

        想到什么,钟唐梨又继续补充,“记得把门带上。”

        “哦好。”

        苏望君没什么经验,对钟唐梨的话很是听从,关上门后,径直走到谢思妤的身边,同她站到了一块。

        见状,钟唐梨表情平淡,让人猜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照片的是你发的?”钟唐梨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摆,她虽用的疑问句,但句句为肯定。

        “不是我,我没带手机,不过亲眼目睹了。”

        苏望君不会出卖任何人,所以对卓念这件事闭口不言,极力撇清自己和谢思妤的清白,“当时谢思妤很快就离开了,也不是她。”

        越发觉得事情变得有趣,钟唐梨饶有兴趣地试探道:“你的意思是说另有其人?”

        “大概吧。”

        “你看到了吗?”

        “没有。”

        几番对话下来,钟唐梨没再问了,似乎是在思索苏望君的话。

        还以为澄清有效,苏望君正打算趁热打铁,钟唐梨突然表情严肃起来。

        她上次因为照片的事,就被反省了,要是再被她们用手机录音,她好几张嘴都说不清,所以绝不能让她们录音。

        “你们把手机交出来。”

        眼见钟唐梨斩钉截铁的样子,苏望君后悔了。

        如果说苏望君先前对钟唐梨还带有愧疚之情,但现如今这种情感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只有愤懑。

        苏望君身正不怕影子歪,当然不怕搜,倒是谢思妤,畏畏缩缩地往苏望君的身后靠了靠,以很小声的声音说道:“我手机录音了。”

        因为手机录音,她们不方便让钟唐梨搜。

        “这是一种不好的行为。”

        苏望君先一步站在谢思妤的面前,她并非是需要人护在手里的瓷娃娃,也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脆弱,她早已学会独当一面。

        看着苏望君大义禀然的气势,钟唐梨就觉得头疼。

        果然和好学生交谈就是这么的难。

        钟唐梨想着,刚想说话,就在此刻,馆里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

        wap.

        /111/111468/28932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