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20章 遇袭

第20章 遇袭

        苏望君没注意到这一点,等到她走回小区门口,一条未看的信息就这样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苏焕杨:妈回来了。

        好的,我现在已经在楼下,蛋糕昨天订好了,得晚上十点才能好。

        苏望君想了想,把信息成功发送过去。

        过了许久,见对方没有再回复过来,她才沉默地把手机放回口袋,然后缓缓向电梯走去。

        今天是她妈妈的生日,她和苏焕杨在此之前就已经商定好计划。

        本想着等她晚自习放学,去取蛋糕的时候给妈妈准备惊喜,没想到变化还是赶不上计划,只能先回家一趟。

        说起回家,她的心底泛起点点波澜,似乎是在这平淡的世界里有了些慰藉,整个人都暖和许多。

        而另一边。

        跟随在苏望君身后,看着她进入到小区,苏桑迪总算松了口气。

        她知道那个偷盗发生的时间是在今晚的十点半左右,据当时的偷盗贼说是因为看中她的手机,所以才会实施抢劫。

        如今苏望君早早回去,定然不会在那个时间遇到盗贼,她相信这次会平安度过去。

        但不知为何,苏桑迪内心总觉得不安,就好像忘记什么事情一样。

        此时的苏桑迪没有多想,只怪自己最近太过紧张。

        当然,她也没有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在回去的路上也顺带买了个蛋糕。

        苏桑迪挑选的蛋糕还算普通,即便不太起眼,一回家,还是立马被哈两声惦记上了。

        哈两声已经过了重点照顾的时期,它算是那群小猫的幸运儿,是猫妈妈生下所存活的独苗苗。

        回想当时那段时间,苏桑迪愁得头都快秃了,每天中午下午都按时回来,就为了给哈两声补充营养。

        虽然现在依旧是雷打不动,但相比之前已经好很多了。

        它现在处于好奇阶段,看到蛋糕,自然扒拉苏桑迪的裤管,想要借机够着蛋糕。

        看着它扑腾的小动作,外加上几句小奶喵音,简直融化苏桑迪的心。

        要知道,哈两声平时高冷的很,以往无论苏桑迪怎么献殷勤,都入不了它的眼,哪有像现在投怀送抱的。

        于是苏桑迪被哄得心花怒放,连忙把蛋糕放到高处,然后腾出手把哈两声抱在怀里。

        哈两声:......

        就这样,在猫色的诱惑之下,苏桑迪逐渐忘记自己的目的。

        等到她回过神来时,时间已经到了十点,苏桑迪这才匆匆把蛋糕拿了出来。

        这一次,她也没有阻扰哈两声近距离观看,只是当它伸爪子的时候,又把它拉回来。

        “no。”

        在苏桑迪义正言辞的拒绝下,哈两声这才无辜地收回去,转眼间开始舔舐自己的爪爪,以此来望梅止渴。

        本着哈两声也是自己的心头肉,苏桑迪也不想它失望,尝试向它征求意见。

        “这是你外婆的蛋糕,等下次我再给你补一个,好吗?”

        似乎是听懂苏桑迪的话,哈两声也不挣扎了,乖乖地待在她的怀里。

        “喵~”

        “那我们唱生日歌?”

        “喵~”

        “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

        苏桑迪就这样唱着,她的歌声环绕在点燃的蜡烛上。

        直到一首歌完毕,苏桑迪轻轻一吹,随着几缕青烟,微弱的光芒消失殆尽,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

        也不知道苏望君那边吃蛋糕了没有?

        苏桑迪下意识地去考虑苏望君,没成想好像捕捉到了什么。

        等等...蛋糕?!

        苏桑迪皱皱眉,她记得她当时是去拿蛋糕的路上才会遇到小偷的,难不成?

        想到这里,苏桑迪突然明白自己心慌的理由,顾不上其他,立马给苏望君打了个电话。

        被苏桑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哈两声很快从苏桑迪的怀里挣脱开,独自跑到客厅。

        要是是以前的苏桑迪,她肯定会出去看看。

        现在的她已经没心思管了,只把注意力全集中在电话上,生怕有意外发生。

        ///

        此时的苏望君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见蓝叶兰回到房间休息,她缓步行动着。

        “焕杨。”苏望君来到苏焕杨的门前,还未敲门,门已经打开了。

        “我出去拿蛋糕。”

        出门在前,苏望君特意向苏焕杨报备一下。

        他们原本就商量好了,苏焕杨在家里随时查看情况,而苏望君晚自习回来拿蛋糕。

        可现在苏望君还得专门出去一趟,苏焕杨多少有些不放心。

        “要不然我去吧,你出去不安全。”

        听到不安全,苏望君很快就想起苏桑迪说的话,但她又不想为此劳烦苏焕杨。

        往不好的地方说,他们看似是亲姐弟,却没有外人看起来的亲。

        关系上的生疏,让他们俩都保持原有的客气。

        “还是我去吧。”苏望君想了想,继续说道:“毕竟是我预订的,拿回来比较方便。”

        苏焕杨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吞吞吐吐半天,最后只落下一句“那你小心。”

        “放心吧。”苏望君浅浅一笑,然后在苏焕杨的注视下,随即走出家门。

        今天的夜晚还算平静,至少是在苏望君看来。

        所以每当这个时刻,她总会沉浸在自己的脑海里,去幻想一些属于她的世界。

        就在她拿着蛋糕,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她手里发出,还不停发出震动的提示。

        在手机铃声的催促下,苏望君停下脚步,低头查看来电,这才发现是苏桑迪那边打来的电话。

        看到来电,苏望君觉得有些奇怪。

        她和苏桑迪之间的交流都是通过文字来表达,很少会使用电话。

        能在这个时候打来,苏望君很快就联想到什么要紧的事。

        “喂?”

        “你在哪?”

        “我在...”听出对面着急的话语,苏望君观察起附近的环境来。

        “我刚出蛋糕店不久,快走到公园了。”

        听到苏望君回答,苏桑迪心想完了。

        心思缜密的性格让她按住心下的慌张,镇定地说道:“小心附近的人,能放弃就放弃,性命最重要,还有...”

        苏桑迪还想说个我马上过来的话,担心苏望君会因此等她,索性话到嘴边转了个弯。

        “...小心。”

        “你说什么?”苏望君还想说些什么,电话就已经被对方挂断,就好像是某种神秘的预言,来如影去无踪。

        直到现在,她还是一头雾水,总觉得苏桑迪话里有话,似乎是想让自己注意些什么。

        可放眼望去,苏望君哪里会看到危险的影子,甚至连零零散散的人都没有,只剩下她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之前上晚自习的时候,这片区域她走了有不下百次。

        因为是近几年才开发的土地,这里住的大多数是拆迁户。

        主要还是以老人小孩为主,所以一般过了十点之后,很少会有人在这里出没。

        原本的苏望君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却在结束完苏桑迪那通电话后,她开始不由地紧张起来。

        既然苏桑迪会这么说,自然有她的道理,苏望君也就下意识地去相信她说的话。

        她把自己置身到小道的旁边,想就此寻求一个安全感。

        除此之外,她手机不离手,紧紧地用左手握住,把蛋糕放在自己的右手处,就这么向前走着。

        大概走了有几分钟,苏望君身后的摩托车声率先打破城市里的平静,一步步往同一个方向驶去。

        出于本能反应,察觉动静后,苏望君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她身后有两个青年正坐在摩托车上。

        有了苏桑迪先前的提醒,苏望君警惕多了,尤其是在摩托车开向人行道时,苏望君向小道最旁边靠。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她的话,她到时候灵活转变方向,或许还真的可以把摩托车逼到角落。

        可惜的是,这两个人的目标并不是致苏望君于死地,而是其它东西。

        因为在下一秒,他们顺走了她的手机。

        本来苏望君都出好对策,对方却不按常理出牌。

        在抢到她的手机后,又加大马力地向前开去,同时把苏望君整个人带了几米远。

        苏望君也不想如此,可是手机线环绕在她的手腕上,她就这样被拖了过去。

        等到她反应这些人是小偷之后,她非但没有挣脱,而是选择和他们抗争到底,坚决要把手机拿回来。

        “快放手!”

        “我不放!”

        骑着摩托车的俩个青年也没想到苏望君会这么难缠。

        他们出来兜风,看中苏望君也无非是见她瘦小,没想到是个狠人,对自己这么下得去狠手。

        如果是之前他们遇到的其他人,各个都会选择明哲保身,不像苏望君,拼死也要拿回手机。

        从这个侧面,他们有理由怀疑,手机里注定有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两个人的眼里都不由地发出绿光。

        只是眼下,他们得先离开这里。

        由于后面有苏望君的拖拽,导致摩托车的行驶并不快。

        即使领先几步,又会被苏望君的跑步速度追赶上,这种压迫性是所有事情无法给予的。

        见在这里耽搁太久,俩青年的耐心已经磨没。

        更何况贪念的心思已经打败理智,让他们萌生出坏念头,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我看你是想找死。”

        前座的人啐了一口,面目狰狞起来,随后手拉了拉摩托车把柄。

        常年配合的默契,后座的人很快就明白对方的意图,同时打起配合,把手机用力一扯。

        眼看着他们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意外却先他们一步来临。

        wap.

        /111/111468/28932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