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星愿在线阅读 - 第9章 卓念的心思

第9章 卓念的心思

        “望君!等等我!”

        听见后面有人叫自己,苏望君一回头,发现卓念正往她的方向跑来。

        卓念和苏望君吃过几次饭,所以到了饭点,她自然而然就想起苏望君来,没想到却在这里看到另一个人。

        眼前的人不就是自己偷拍的那个人吗?!

        想到这里,卓念的瞳孔震了震,担心自己偷拍的事情会被发现,她停止脚步,没有向前,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苏桑迪当然不知道她已经被偷拍的消息,此时的她看到卓念一个人,很快就猜出卓念叫住苏望君的意图。

        结合当年卓念曾经做过的事,苏桑迪对她的好感一跌再跌,最后表情变得不太友善,“有事吗?”

        大抵是苏桑迪的气场太强,或者是直觉给她危险的信号,导致卓念的声音明显弱了几分,“...没事”

        对此,苏桑迪并不满意,看着卓念表面人畜无害的模样,她挑了下眉,故意施压,又继续说道。

        “我和苏望君要去食堂吃饭,你要去吗?”

        看似是邀请,但实际上则是以退为进,为的就是防止卓念和苏望君接触,很明显,这个方法很奏效。

        “不了不了,你们去吧。”见主动邀约的是苏桑迪,卓念哪敢去啊,连忙找了借口推脱掉。

        这下正合苏桑迪所意,她嘴角微微上扬,“那我们走了。”

        “嗯好。”卓念硬着头皮说道,勉强地露出一个笑容,又在她们离开的时候立刻消失不见。

        想到刚才苏桑迪的态度,卓念不由自主地咬住下唇。

        她原本还想趁吃饭的时候向苏望君套点话,再弥补一下暑假没联系的疏远,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苏桑迪来。

        不过,苏桑迪的态度好像...

        卓念正想着,就被身后的人打断思路。

        “卓念你怎么还在这?”身后的同学看到只有卓念一个人,便问道:“苏望君呢,你不是说要和她一起吃饭。”

        “她和苏桑迪去吃饭了。”卓念也没想到会碰见她们,生怕被看出自己约饭被拒,索性由自己来掌握主导权。

        她突然叹息起来,“唉,我看她都是独来独往的,怪可怜的,才打算照顾她一下,没想到她倒是多了个伙伴。”

        “这样啊。”同学深信不疑,她看了一眼同伴,在对方的同意下,她缓缓开口,“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吃?”

        卓念故作犹豫片刻,然后答应下来。

        就这样,继苏望君之后,卓念又找到了吃饭的伙伴。

        为了和她们有相同的话题聊,她还不惜向她们透露一些八卦。

        该说些什么呢?卓念灵光一现,这不是刚好有现成的嘛,便把方向放在苏望君和苏桑迪身上。

        她对苏桑迪并不了解,只知道苏桑迪的名字,其他的,她别无所知。

        卓念不傻,她能看出苏桑迪对自己的敌意。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她猜想肯定是和照片有关,而苏望君无疑成为她眼中的告密者,殊不知对方并没有这么做。

        苏望君并不知道她已经被出卖了,她向来都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性子,与其风光一世,倒不如希望平淡安稳地过完一生。

        只要不要触犯到她的底线,她都不会去抗争,这一点倒是和苏桑迪不谋而合。

        不过对于苏桑迪来说,苏望君也是她底线之一,无论以后的结果会因为她的举动改变多少,她都不会放任不好的事情发生。

        于是在去食堂的路上,她们两个各怀心思,互相沉默着没有说话。

        中午放学在食堂吃饭的人很多,一眼望去,乌泱泱地一大群人。

        其中不少人的视线都停留在苏望君和苏桑迪身上,似乎是想在她们那找点不同。

        大家都是来食堂吃饭,因此座位间隔并不大,虽然食堂声音吵杂,但还是会传出不少声音。

        听到耳边隐隐约约的声音,苏望君很容易被影响,开始说些不着边的话,“我们该不会真的是一对失散多年的姐妹吧?”

        就是这么一句不经心的话,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苏桑迪想着。

        担心苏望君会查出什么东西来,她连忙辩解。

        “怎么可能,我们不可能有血缘关系的,再说这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总不可能每个人都有关系吧?”

        “嗯。”苏望君懵懂地点点头。

        她原本没多放在心上,可看苏桑迪的态度,她又觉得自己和苏桑迪之间有一个存在着秘密,而这个秘密,她不确定会不会跟自己的失忆有关...

        其实也不是苏望君多想,只是苏桑迪太能拿捏她的喜好了,每个部分都恰到好处,不偏不倚地踩在她每个想法上。

        如果不是真的有血缘关系,苏望君很难想象到会是什么原因。

        “望君,你要是真在意别人的眼光的话...”苏桑迪脑子转了转,突然灵光一现,“要不来理科,以后我来罩着你,看谁还敢在背后议论你。”

        苏桑迪的话半真半假,让苏望君一时之间不确定她的真实想法,“算了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文科班。”

        “为什么?”苏桑迪有些不解,“明明你数学不错,为什么不来理科?理科不是有更大的空间吗?”

        “因为我喜欢地理。”

        因为喜欢,所以想学下去。

        “好吧。”

        苏桑迪咂咂嘴,虽然她很想劝说苏望君,但她们的关系好不容易有所进展,她不想为了这件事而分道扬镳。

        反正未来还有很长的时间,也不急于一时。

        本以为话题就此结束,没想到苏桑迪不由地多问了几句。

        “你知道李青煜吗?”

        “李青煜?”苏望君喃喃自语,一时之间还未回想起什么人,直到想起来后,她的语气变得坚定了许多。

        “你是说班长啊,我知道,怎么了吗?”

        “你感觉他怎么样?”说到这里,苏桑迪干脆放下碗筷,端坐着看向苏望君,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似乎是被苏桑迪这转变的态度所感染,苏望君也跟着正经起来,仔细回想之前的事,却发现丝毫没有什么用处。

        虽然苏望君高一和李青煜同班过,但他们俩的接触并不深,对他的印象也只停留在表面上,因此对他的评价也相当客观。

        “热于助人,待人很好,很负责任...”不知说了多少个词,说到最后实在憋不出什么词了,苏望君才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样可以吗?”

        只见苏桑迪摇摇头,“他对你呢?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态度?”

        “没有吧,就是很普通很普通的同学而已。”

        苏望君还记得有一次自己忘记写作业了,李青煜也没等她,到时间就准时直接把作业交上去,这跟他对待其他同学都一样,没什么不同。

        所以在高一的时候,大家都很忌惮这位铁面无私的班长。

        普通同学?

        苏桑迪有些想不通,明明都是同学,为什么李青煜给自己的感觉有些不同,就好像自己有什么秘密被揭穿一样?

        想到这里,苏桑迪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李青煜还真知道些什么吧?

        苏桑迪不敢确定,她不可能把把柄留在对方手里,只好将怀疑暂时搁浅,继续夹着尾巴做人。

        ///

        旭日高中市排名比不上其他学校,但和a市众多高中一样,都是寄宿制,要求每位高中学生都要寄宿。

        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走读也就成了大家口中不用搬上台面都知道的事。

        可以走读,大家自然都不会选择住宿,几个环节下来,成功将学校的走读申请名额冲破最高纪录。

        几家欢喜,就有几家愁,眼看压力都要落在学校头上,老师连忙经过几次的商议后,最后敲定下来,限制名额就此被迫提上日程。

        为此,学校出了许多政策,走读的流程变得非常麻烦,除了家要住得近以外,还要有家长签名的安全责任书和一大堆的申请书。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让大家望而却步的主要还是一个要求,那就是如果一旦走读,以后要想住宿就很艰难,而唯一的条件是成绩足够优秀。

        所以走读的一般都是比较懒散的学生,他们自由惯了,学校的住宿反而会约束他们,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办理走读程序。

        也不是所有走读生都这样,他们一般都很极端,要么成绩很差,要么成绩很好,就比如苏望君、李青煜他们几个。

        至于苏桑迪,她很早就知道苏望君走读,因此在开学前,她咬咬牙,办理好走读的所有程序,走读卡也就按时分发下来。

        “好羡慕你们啊!”看着明晃晃的走读卡,江宝粥虔诚地放在手上,顿时留下羡慕的目光,“呜呜呜,搞得我也想去办了。”

        一般来说,他们这种住宿生,不仅要比走读生多上三节晚自习,而且不能随意出校门,只有熬到周末,他们才有机会回家。

        江宝粥说的是实话,在旭日高中里,大部分的学生都想走读,就连励志要为科学献身的何光桦也是如此。

        但一想起那些繁琐的要求,他的眼神黯淡下来,还不忘给江宝粥浇冷水,“你那成绩就别想了,到时候想回来都回不来。”

        “唉,也是。”江宝粥叹口气,这么想,她倒是想开了,把走读卡还给苏桑迪,“我还是老老实实待着比较好。”

        要不然以她那三心二意的尿性,恐怕连好的大专都上不了。

        说走读卡还好,一说起成绩,杨邺也跟着沉默,在没人的角落里,握着笔杆的手微微发白。

        他的手指骨节分明,显得手有种说不清的脆弱感。

        苏桑迪并没有注意到后边的异常,她的视线始终都放在江宝粥和何光桦的身上,等到他们吵完了,她才收拾准备离开。

        wap.

        /111/111468/28932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