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用阵法补天地在线阅读 - 第1882章、入黑雾森林

第1882章、入黑雾森林

        陆风的话语虽然平静,但卞天涯听后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骇浪。

        他作为一名刀客,于用刀一途颇有造诣,但也勉强只是接触到了些许刀意的境地,深知同等层面的剑意想要领会有多么困难。

        而今却见陆风不仅领会剑意,还在此基础上衍化出了更深层度的剑意;

        这怎能让他不为之惊骇。

        尤其是陆风陈述间那平静的语气与姿态,仿若只是件稀松平常的小事一般,这才是让他最为震撼的。

        如此凶戾残忍的剑意……

        到底是在何等情景下,才会予以领会得出?

        很快,卞天涯的思绪便自震撼惊骇中转变,开始狐疑起陆风领会此般剑意的初衷与过程。

        那尸山血海都远不及形容的兽骸场景……

        实难想象到底杀了多少凶兽,或是寻常的兽类才能成就出如此剑意!

        顾及唐元与兽谷的关系。

        卞天涯看向陆风的目光再一次不善起来,心中暗自悱恻,莫不是利用唐元与兽谷的关系,一直在暗中残害魂兽,来蕴养此般凶戾剑意?

        若是如此,那此人骨子里的心性,怕绝非善类!

        曲柒柒此刻看向陆风的目光,同样充满了不善,本就存着不满,此番又害她恶心呕吐下,更是憎恶。

        ‘能使出如此邪祟残忍手段的,定非善类!’

        因为并不熟悉剑意一途的缘故,她下意识将长剑内敛的那份凶戾剑意,视作了邪修的手段。

        ‘十三哥,回头咱们见到九爷,定要先那些人一步护在九爷跟前。’

        基于此,曲柒柒暗自示警着身旁众人。

        ……

        或许是因为吓退喋血银虎的关系,众人后续穿过山谷的路程,可谓是风平浪静,连半只不开眼的兽类都没有。

        很是顺利便抵达了黑雾森林的边界。

        远远看去,森林内黑雾弥漫,比之朦胧夜色还要愈发的深邃幽暗,近乎看不到三米开外的景色,就连魂识感应在传递间也受到着黑雾的影响,很难传出太远。

        窸窸窣窣的声音饶是在黑雾森林边界外,都能清晰得听闻。

        众人心中都清楚这些动静的来源,乃是森林之中数之不尽的蜘蛛所发出。

        据这些年来在黑雾森林之中受伤后活着逃出的猎魂师统计,在这片森林之中大大小小的蜘蛛种类少说上百之多。

        有体型小但却蕴含剧毒的黑魔花蛛;

        有如狼般迅捷擅于以毒丝伤人的幽影蛛;

        以及此番被定作龙渊考核目标,也是森林之中为数最多的一类,暗影魔蛛。

        有着这片黑雾的掩护,蛛类们对于外来入侵的‘猎物’,下手那叫一个无往而不利;

        这些年来,死在里头的猎魂师已是多得数不清了。

        武子龙凑上前开口道:“若是可以,咱们往右侧走吧。”

        陆风狐疑看去。

        武子龙神色黯然道:“我与一位好友曾接过一则任务,去往黑雾森林抓取一只‘菱香蛛’,那是比黑魔花蛛还要毒的可怕存在,但同时也蕴含着以毒攻毒化解不少其他毒的珍奇药效;”

        “我们那时于左侧前方数里的区域寻到了菱香蛛的踪迹,但却不是一只,而是成群;”

        “我们拼命厮杀,几乎燃尽周身灵气抵御,才堪堪逃出生天,但我那好友却是为了掩护我,遭菱香蛛咬伤,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陆风听得缘由,同情的看了武子龙一眼。

        但并未应诺,而是转看向了更后边的曲柒柒等人,问道:“你们既然与锤九爷同队,可有感应或是传信的魂玉?查出他现如今在何处方位?”

        曲柒柒摇头,带着几分酸涩道:“只有单向的,我们遇险时可以传信给九爷求援;但他若是遇险,往往会规避我们感应,独自去抗。”

        “还是这般倔性子,”陆风会心一笑,暗自叹了一声。

        因为声音并不清晰的缘故,引得曲柒柒又一阵狐疑相望。

        陆风正了正神色,应下武子龙所请,率众朝右边而去。

        在不确定老木头所处的具体方位下,他自是愿意照顾一二武子龙的感受的。

        夏仪韵和林绪绪跟在后头,于闯入黑雾森林前,又各自往着身上洒了一些柑叶粉,闻着那淡淡的薄荷清凉气味,心神才得以平复不少。

        唐元和卞天涯一左一右跟随在陆风身侧,手中各自均燃起了一个火把。

        不管是用于照明还是借着火光驱逐一些蛛类,都是很有必要的。

        于此般环境下,明火也远比寻常照明玉石有用得多。

        入口处的各处树木上,缠裹着的蛛网明显存着破损,痕迹十分混杂,应是往常来此的猎魂师以各种手段开路所致。

        陆风借着祛邪灵眸下的惊人目力,捕捉着每一处痕迹,但却并未瞧见熟悉的存在。

        因为黑雾阻隔和凶险蛰伏的缘故,众人行进的速度明显缓了许多。

        唐元和卞天涯时不时的以手中火把,烧开掉拦路的蛛网,连带着蛛网上的各类奇虫异蝶;

        阵阵焦臭气味,弥漫四野。

        曲柒柒等人手中兀自都握紧着一个布馕,提防走着,见林绪绪和夏仪韵二人慌张胆怯模样,曲柒柒将布馕中的驱虫毒粉允了一部分出去。

        既是出于同为女子的照顾,也是基于同行下能多一份助力。

        此般毒粉外界是买不到的,乃是她们龙渊内部的特有物,虽不是珍稀药材炼就,但却同样有着非凡的效果,倾洒之下,能让得绝大多数毒虫快速死去,勉强能扛下来的大多也都再难有战力。

        料想对于一些小型蛛类,也是能起到效果的。

        正行进间。

        一具腐尸突然掉落,重重砸在了众人面前。

        腐尸下半身缠裹着厚厚的蛛丝,于掉落的那刹,众人依稀瞧见,前方半空的树梢丛影之中,有着一道半米大小的黑影溜走。

        应是正裹着‘猎物’的某类蜘蛛,受到了他们的惊吓所致。

        “小心些,”唐元脸色一凝,看着地上的腐尸,说道:“这人死相有异,不像是中毒后腐烂,更像是被人泼了什么毒液,由外而内毒发侵蚀而亡。”

        曲柒柒出声道:“别大惊小怪的,这人不过是死在‘大肚跳蛛’的毒液下罢了,搁前头那树底下,就是被他拍死的那只大肚跳蛛。”

        众人目光看去,见确实有着一只二三十公分的蜘蛛,死相很是干瘪。

        林绪绪并未接触过此般蛛类,好奇道:“那这人是与那什么大肚跳蛛同归于尽了?”

        曲柒柒心中虽然不喜林绪绪这个‘情敌’,但在大是大非和未知凶险面前,还是大度解释了一句:

        “大肚跳蛛一般只以腐肉为食,这一种类别的蜘蛛攻击手段十分特异,它们会如红眼黒蜥那般潜伏暗处,猛然跳出,但却不会主动咬猎物或者对猎物造成伤害,而是利用猎物在受惊下的本能反应,完成对自己的轰杀,从而将大肚子里头积蓄的毒液迸溅炸开,杀死猎物。”

        林绪绪骇然道:“这样一来,它自己岂不是也死了?”

        曲柒柒点头:“通常情况下是这样的,但若是猎物反击的力道小些,它们也是有机会存活下来的,它们的大肚子似皮囊,若是破开的口子不大,凭它们的自愈力三两天内就可以恢复;”

        讲到这里,曲柒柒神色蓦然凝重几分,“最关键的一点,大肚跳蛛是群居的,就像蚁群效忠蚁后那般,有的是先头军前仆后继的赴死,来为种族创造出源源不断的食物。”

        林绪绪紧张道:“那若是我们遇上,当如何应对?”

        曲柒柒警告道:“以躲为主,躲不开非要反击的话,尽量用柔和的力量,不要破碎它的肚子,这样毒液就不会喷溅出来。”

        林绪绪叹息,“早知道就将老郭的金刚盾给借过来了。”

        卞天涯这时声音传来:“倒也不用这般担心,我以柑叶粉开路,这里的大肚跳蛛通常不会凑上来;大肚跳蛛都有着自己生活的领地区域,等闯过这里就好了。”

        曲柒柒见卞天涯有些不大领情,忿忿不平道:“你反正嫌钱多就尽管用好了,看你撒完后要怎么办。”

        卞天涯冷哼一声,于前开路,毫不收敛的倾洒起柑叶粉来。

        他纳具之中别的没有,柑叶粉这类驱虫避害能让身上时刻保持整洁的药粉,可多得是,撑过这段路程当不是问题。

        在卞天涯的资源攻势下,众人还真鲜少见到有不开眼的大肚跳蛛出来闹腾。

        大多都在临跳出的那刹,便被卞天涯一把药粉给生生砸了回去。

        众人平安闯过大肚跳蛛区域,又前行一两里地后。

        唐元突然停下脚步,以着火把照亮了身侧的一棵大树,瞧着其上一个碗口大小的破口痕迹,不由惊疑:“此般痕迹之中并未弥留兽类气息,反而有着一股火行气,且就痕迹来看,像是才留下没几个时辰。”

        曲柒柒急忙凑上前,一眼之下顿时惊喜叫道:“是判官大哥的穿心矛留下的痕迹!”

        “太好了,看来我们没选错地方,判官大哥也是走的这个方向,九爷可能就在这附近。”

        陆风打断道:“附近并未有兽类打斗痕迹出现,这般洞穿痕迹,会不会是那人刻意留下的传信符号?”

        曲柒柒皱着眉上前仔细查验了一番,满是狐疑:“不该啊,我们龙渊有着特定的联络传信暗号,判官大哥没必要弄出这般动静,就算为了引起注意所为,也该在这破洞处标记好具体去向才对啊……”

        “小心!”

        曲柒柒正思忖间,突听得卞天涯一声惊喝。

        待回神的那刹,一只肥嘟嘟的蜘蛛已是从跟前树梢跃下,直冲她脸门跳来。

        ‘此地已不是大肚跳蛛的生活区域……怎还会有……’

        曲柒柒脑海中闪过此般念头,慌乱间本能的抬手挡去。

        掌出的那刹她便即后悔了,这一掌若是劈中,大肚跳蛛非当场炸开,其肚内的剧毒定要迸溅洒她满脸……

        就算不死,以后怕也再无颜见人了。

        绝望间。

        曲柒柒突然感觉一股柔软的风吹过,很舒服,甚至刮在脸上都没有多少不适之感,绵绵柔柔的,若棉花一般。

        在这股奇异的风势下,扑面而来的大肚跳蛛,近乎是擦着自己的掌势被卷向了远处。

        砰!

        掌势袭空,劈断了树梢。

        曲柒柒为之吓出了一身冷汗,跌跌后退,惊恐的目光慌乱的看向陆风。

        捕捉到陆风那缓缓放下的手,不由确定下来,先前是陆风救下了她。

        只是那般奇异柔软的风,是个什么手段?

        她没能理解。

        此刻的她,满是余惊下,也容不得去多想。

        刚想下意识开口询问一句赵十三他们,却是发现所有人都愣神看着不远处的方向。

        那是……大肚跳蛛被风卷走的方向……

        曲柒柒莫名意识到什么,目光缓缓挪移看去;

        得见那边情景后,瞳孔猛然一缩,满是震撼。

        先前那只跳向自己的大肚跳蛛,竟被轰得四分五裂,溅洒在了泥地之上,死相惨不忍睹。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风势,像云朵绵绵般人畜无害的……

        落在那蜘蛛身上,怎会出现如此凌厉态势?

        若非众目睽睽之下,曲柒柒都要以为是有人第二次出手了。

        曲柒柒询问的目光看向赵十三等人。

        但却只迎来了众人的摇头不语。

        此前他们相隔都有些距离,凶险来得也太过突然,以至于他们都没捕捉到陆风是怎么出的手,恍惚间好像只是瞧见了他抬手那么一扬。

        依旧没有多少实力的展露,赵十三可以明确肯定这点;

        自那抬手之间,他感应到的依旧只是地魂境层面的气息,只是隐约好似比寻常地魂境浑厚不少。

        这也让得他更为看不透陆风。

        卞天涯此刻的震惊浑然不比曲柒柒少,他离得近,看得也最清,虽然仓促之间,同样没有捕捉到陆风是怎么出的手,但却感受到了一股玄之又玄的剑意。

        同此前的凶戾态势截然不同,那股剑意给他的感觉只有宁静悠远,柔和绵延。

        仿若天上流动的滚滚白云一般,将那大肚跳蛛包裹着卷向了远处。

        正因感受真切,带给他的震撼才更为浓厚。

        他实难想象,陆风此前施展出的剑意分明那般凶戾,怎么仓促间却又变作了如此态势……

        这前后的转变,未免太匪夷所思,乃至骇人听闻了一些。

        这真是常人所能办到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