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九章 阴谋

第九章 阴谋

        对官府来说,这明眼看上去是一出水匪劫船越货的事件,可谁见过劫船的贼匪跟大船同归于尽的。尤其事涉两位勋贵子弟外加一个通判家的公子。

        扬州知州得知这一切时当即马不停蹄的赶到现场,又着人去了盛家报信。

        眼下袁文纯下聘的队伍还没离开,得知此事后更是记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原本盛家内院里这会儿也出了事,可比起两位公侯家的公子,什么事都得先放一放了。

        无数的官差衙役将盛府上下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帮人聚在前厅里焦急的等着消息。

        江都码头,扬州府知州陆行远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见到裴衍等人,当即过来请罪道:“下官陆行远,见过两位公子,让两位公子在治下遭遇此等危机,实是下官治州不严所致。”

        按理说,这陆行远是当朝五品官,裴衍和顾廷烨虽说是勋贵子弟,可到底还没有袭爵,说起来不过是一介白身,陆行远没有必要自称下官才是。

        但看着这位一州长官此刻颤颤巍巍的模样,裴衍不得不感叹国公府的招牌真是好用。

        “陆大人客气了,我等不过白身,当不得大人此礼,不过此间倒是有件事需要麻烦大人。”

        “小公爷尽情吩咐。”

        “此番顾家二公子获救之事你且莫声张出去,继续叫人沿江两岸搜寻,声势要大,要让人以为顾家二公子已经遭了难。”

        陆行远何等精明,岂能不知裴衍意欲何为,但想通这其中关节的他反而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大人是怀疑...”

        陆行远不敢说下去。

        若只是水匪作乱,陆行远最多落个治州不严的过失,但匪患哪里都有,到时候派人周遭剿一剿匪,抓些山贼草寇的也就是了。

        但若是如裴衍话中的意思。

        便是有人蓄意谋害当朝侯爵之子。

        这事儿捅到上京城去,自己免不了吃多少挂落。

        陆行远细思之下,已经是冷汗直流,忙躬身说道:“小公爷吩咐,下官无有不从,这件事下官定会给三位公子一个交代。”

        所谓给个交代,也是想让裴衍将此事放在扬州解决。

        裴衍心里也有这个意思,这件事捅到京城去也只会让祖父和母亲白白忧心一场。反正现在自己也没什么事,再一个他也想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陆大人无需多虑,此事我自有盘算,你且放心去做便是。”

        江都码头出了这么大动静,想要彻底瞒住是不可能了,沿江两岸那么多人看见了,不多久整个扬州城都会传遍。

        好在此时夜色昏暗,古代没有白炽灯这种玩意儿,仅靠着火把灯笼的谁也看不清谁的脸。

        裴衍三人还活着的消息也只有官府里极少的一部分人知道。

        裴衍让官府继续搜寻,一是为了掩人耳目,帮顾廷烨多拖延些时间,二是让幕后之人放松警惕,漏出马脚。

        白家人这一局其实很蠢,看似破釜沉舟,可要知道若是顾廷烨真的死了,以京城顾侯的秉性,岂能有不追查到底的。

        眼下不仅顾廷烨没死不说,还牵扯到了成国公府。

        成国公那是什么人啊,年初刚死了儿子,现在这个嫡孙对他来说就是心尖上的肉。

        伤害裴衍,那真的是厕所里打灯,找屎啊。

        陆行远将知情的衙役一一告诫清楚之后,这才让人遣了车驾送三人回盛府。

        裴衍三人乘坐马车一路缓慢护送回盛府。

        “表哥方才让陆大人所做之事,是为了帮顾兄掩人耳目?”

        “这次他们未能得手,想必不会就此罢休。我不过是想先拖些时间罢了。这几日仲怀先不要露面,袁家那边我自会掩盖过去。”马车上,裴衍裹着棉被,身子有些微微发颤道。

        顾廷烨点了点头,他本也有这个想法:“文若留下那个活口,可是为了查出幕后之人?”

        裴衍摇了摇头,这件事的前因不难猜,更何况裴衍心里是笃定的,三人之中唯有长柏有些不明就里。毕竟他不清楚白家与顾廷烨的关系,更不知道白家有哪些别有用心的人。

        “主使是谁哪还用查,我不过是留个证据罢了。”

        顾廷烨皱了皱眉,想到了些什么。

        “怎么,仲怀莫不是顾念着亲情。”

        “还是要有切实证据的好。”顾廷烨思虑了片刻说道,他倒不是真如裴衍所说顾念亲情,只是眼下白老太爷只在朝夕了,顾廷烨不想老人临死前还要被不肖子孙气这么一遭。

        再一个,若是如裴衍这般安排,自己只怕见不到外祖父这最后一面了。

        裴衍大致能猜出顾廷烨在想些什么。但有些事他不得不去做,既有人为这件事付出了生命,那就得拿凶手的命来还。

        “我昨日见过外祖父,他同我说自己只在这几日了,眼下若我出事的消息传到他耳朵里,只怕...”

        “现在担心这个已经晚了,既然敢做出这种事,又怎会让你有再见白老太爷的机会。”裴衍也是叹了口气,他是最看重亲情的,又怎么会不理解顾廷烨的感受,但有些事便是他也无能为力,不管顾廷烨是死是活,白老太爷都不可能活着见到了。

        只怕眼下白家已经有好些个不孝子帮着老太爷咽下最后一口气了。

        “白老太爷可留有后手?”

        白家这会儿算是成了龙潭虎穴了,顾廷烨是个明白人,说道:“外祖早前便留下了书信,却不知还有没有机会用上了。”

        裴衍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轻笑着说道:“放心吧,用不了多久,这些东西就都能排上用场了。”

        君子报仇,十天都嫌晚。

        ---------

        盛家,就在今日下午,盛紘从卫小娘的屋里出来,因明兰诉苦家里给到院里碳的分例不足,盛紘一怒之下找到王大娘子好一通埋怨。

        卫恕意本是王若弗为了牵制林噙霜才给盛紘纳进来的,她倒也是争气,先是给盛紘生下了明兰,眼下又有孕在身。虽不及林噙霜得宠,却也创造了不小的威胁。

        可无论是林噙霜还是卫恕意,盛紘的心始终是落不到她王大娘子身上,宠妾灭妻这事儿算是给盛紘玩明白了。

        眼下管家权不在王大娘子身上,卫小娘院里的事情自然便牵扯到林噙霜身上,林噙霜惯是会装乖卖可怜的。盛紘一时间便又心软了几分。

        也不顾家里还住着袁文纯一行人,便大肆的搜查起来,动静闹得不小。

        那林噙霜身边有周娘子这种长于算计的人帮衬,又买通了家里看门的小厮,一股脑的将这事儿栽赃给了卫小娘院里的女使小蝶。

        那小蝶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卫小娘又向来处处忍让,这院子里的人哪里是林噙霜的对手。

        任由卫小娘如何替小蝶辩白也是无济于事。反倒是因为这是落得盛紘好大的不悦。

        明兰心知是因自己强出头才惹来这许多祸事,一味的哭求着,成了个泪人儿。

        眼看着小蝶便要被重惩,这边的下人便来通报了柏哥儿和裴衍遭遇刺客的事情。

        那人也未说清楚,只说是柏哥儿被人打了。

        这诸多事挤在一块,整个盛家一时之间乱作了一锅粥。

        此刻盛家前厅聚了好几波人,官府的,袁家的,再加上盛家自己人。乌泱泱一片嘈杂不堪。

        众人之中,唯有袁文纯最是心急。

        只因盛长柏和裴衍进门时并未看见顾廷烨的影子。

        追问之下,只听裴衍说了句:“仲怀为了保护我和柏哥儿,不幸落了水。”

        袁文纯登时三魂没了两魂。

        袁家本就是靠在宁远侯府手下,宁远侯顾偃开可谓是袁家实打实的顶头上司,这跟自己出来一趟,要是把他家二公子给整没了,那宁远侯不得恨死自己。

        在场的众人中除了裴衍和长柏,以及一路跟来的知州陆行远,余下的人都以为顾廷烨此时已经遭难。

        盛紘本来还为这家里那点事头疼,这下倒好,更大的祸事出来了。

        裴衍和盛长柏没有在前厅多做停留,俩人都在江水里泡了一阵,这会儿忙命令下人准备好热水姜汤,以防止伤寒。

        前厅里的事情裴衍事先都和陆行远交代清楚了,顾廷烨这边也已经安排妥当,眼下他还需要众人配合着演一出好戏。

        泡过热水,再换上自己的衣服,裴衍也感觉身上不在那么难受了,盛家请了郎中过来为两人把脉,只说是有些着凉,并无大碍。

        那郎中从自己屋里出去之后,便被林噙霜身边的周娘子请去了林栖阁。

        裴衍一下子便意识到了什么。

        这林噙霜是准备要作妖了。

        立马叫来人询问家里发生了什么。

        果然,那人将下午内院里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说出来之后,裴衍开始在脑海里回忆前世看剧时的一些剧情。

        只可惜,很多细节他早已记不得了,此刻想想,那叫小蝶的女使只怕是要背定这个锅了。

        林噙霜请郎中过去的目的很简单,无非是探清楚卫小娘身体的状况,好从中使些手段。

        至于会用什么手段,裴衍就再清楚不过了,一日三餐补品汤水没完没了的供着,一应事务由她重新派过去的女使做着,便是要让卫小娘多吃少动,届时卫小娘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太大了难产死了,任谁也挑不出她的毛病来。

        裴衍心道最毒妇人心,那卫小娘也算是处处不与人争的性子了,偏还是不能被她所容。

        往后的日子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不过往后吃不吃苦裴衍不知道,但这摆在自己眼前的性命却不能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