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万家灯火,喜你无忧在线阅读 - 第14章 旧伤

第14章 旧伤

        诸葛渊愣住了,女孩子挡在聂凝汐身前低下头一口咬在诸葛渊的手上,咬出了血印子。

        诸葛渊倒退了几步,长呼吸几口气,慢慢对面前的孩子道:“是父王不好,父王不该吓你。”

        “暗卫听令,将小姐带回湘王府。”诸葛渊说毕,一挥手,便有一个暗卫一把将女孩抱在怀里,顺手点了她的睡穴。

        聂凝汐怕伤到孩子,不敢硬动手把孩子抢回来,看着诸葛渊的眼睛里满是恨。

        “诸葛渊,三年了,自私任性倒是一点儿没变,你是不是觉得你抢走了孩子,就能再拿捏住我!”

        诸葛渊才意识到刚才那样子可能会伤到孩子,心底很是愧疚,却还是硬生生地开口道:“随便你怎么想,既是本王的孩子,便该由本王照顾!”

        聂凝汐眼泪在眼眶里转,咬着牙颤声道:“三年前,你害我父亲,强迫我为叶蔓月试药,而如今又闯入我的生活,抢走我的孩子。绾绾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把女儿还给我!”

        聂凝汐抬头傲视着他,诸葛渊发现,聂凝汐相较于三年前,更有生气了。

        不再是那个被他囚禁的木偶,看着她与自己争执的样子……如果不是眼中再看不到半分爱慕,他都有种恍惚,好像回到了十年前,自己还在聂府学习时的模样,但如今……

        诸葛渊咬一咬牙,最后看了聂凝汐一眼,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他知道,聂凝汐一定会来的。

        ……

        湘王府,梧桐苑。

        诸葛渊看着还在睡的小丫头,眸色温柔。

        小丫头换了一身新衣裳,浅粉色的罗裙绣衫,小手里紧握着拳头。

        她醒来后,目光怯生生的看着他。

        “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

        诸葛渊生涩放软声音,哄着孩子。

        “聂静绾。”小女孩奶声奶气低声道。

        居然是姓聂……

        诸葛渊的眼神深邃,唇边露出一丝笑:“绾绾别怕,我是你的爹爹,绾绾就在这里和父王住一起可好?这里是湘王府,绾绾想要什么,父王就给你买什么,可好?”

        聂静绾扁了扁嘴,“才不要,你好凶,我要娘亲。”

        诸葛渊眼底露出无奈,“你娘亲会来的,父王陪你在这里等她。”

        聂静绾皱了皱眉头,“你真是我爹爹吗?娘亲跟我说,我一出生就没有爹爹。”

        诸葛渊耐着性子哄着她,“是啊,绾绾是我的女儿,娘亲是骗你的。绾绾饿了吗?吃过东西,父王带你去花园逛逛。”

        诸葛渊招了招手,一旁的管事赶忙将膳食端上来。

        ……

        从孩子入府,殿下就像是换了个人,围着孩子转。

        接连三日吩咐从慕食斋买来各式点心,更让人到京都最大的绸缎庄,按孩子的尺寸赶制四季的服饰。

        还单独辟出这梧桐苑给女娃居住,日日陪伴。

        府内上下有传,这是失踪的王妃生下的孩子……

        三岁大的女孩儿到底还是天真,两日下来,她看见那些精致的点心,渐渐放下戒备。

        她伸手拿过一块糕点来吃,抬起头天真的看着诸葛渊,笑道:“好吧,那你暂时做我爹爹吧。”

        诸葛渊心里泛出一丝疑虑,难道聂凝汐一直没告诉,关于他的事?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温声问:“是不是还有个叔伯和你们一起住,你管他叫什么?”

        聂静绾仔细地想了想,一本正经道:“娘亲说,那是救过我性命的恩人,若是没有他相护就没有我,他是绾绾的师父。”

        “那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女孩不太能理解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歪着小脑袋想了想。

        “娘亲每日会教绾绾读书识字,偶尔绾绾会去东厢房跟师傅学习认药,但是娘亲说不能总是去打扰师傅,不能总麻烦他。”

        闻言,诸葛渊高兴了。

        他一把抱住了孩子,看来聂凝汐和叶子归只是同住一个屋檐,并不是他想的那种关系。

        没错了,这是自己的女儿!

        但她居然让他的女儿拜叶子归为师,而且这孩子怎么这么瘦?

        “绾绾乖,好孩子!”

        女孩皱起了眉头,感觉自家爹爹有些奇怪。

        “爹爹你轻点抱,我后背疼。”

        “绾绾后背怎么了?”

        而后,诸葛渊唤来侍女,为聂静绾检查后背。

        他在房门等候了许久,才见侍女打开门走出来,连忙追问:“如何?”

        “小姐背上有许多银针刺伤的痕迹,有些很浅,看起来已经是旧伤。”

        旧伤?!

        诸葛渊顿时心中一震,一下子怒了也慌了。

        他勉强克制着自己,从侍女怀中抱起女儿,轻声问:“告诉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聂静绾蹭了蹭后背,很是认真的说:“绾绾生病了,很难受,师父为绾绾施针。爹爹轻点,绾绾痛。”

        诸葛渊抱着孩子,心里头情绪翻滚不定。

        女儿究竟生了什么病,叶子归是否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