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77章 番外

第77章 番外

        阮柠本来以为大学生活大概就是每天玩玩闹闹然后吃饭加睡觉就毕业了,不过等到自己来了,才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重点大学优秀的人很多,他们每天忙忙碌碌,参加各种社团活动、部门招新、开会、参与组织和各种比赛等,简直比高中的时候还要忙,高中大概就是每天学习学习学习,什么都不用多想,而大学不一样,忙的事情多种多样,忙起来足够你晕头转向的。

        阮柠和谢执不在一个专业,自然也不在一个班。

        学校对omega和alpha是分了寝室的,而且并没有夫夫寝室,所以他俩还是得分开住。

        至于为什么不在外租房子,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谢执太忙了。

        谢执一进学校就被安排了学生会职位,很多事情即便是不属于他的都要让他负责,尽管他只是一个刚入大学的大一新生。

        这是谢执爷爷的意思,不去公司,在大学了也正好锻炼。

        谢执对此并没有二话,阮柠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他很想和谢执待在一起,但也不能让谢执因为一点儿小恋爱就荒废了事业不是?

        所以他只好委屈自己,有时候谢执忙起来,他们可能两三天或者是一个星期都见不了一面。

        “阮柠,今天下午没课了,你有什么安排吗?”说话的是和阮柠一个班的

        alpha,叫方奇。

        阮柠有些懵,他和方奇不怎么熟,但还是想了想,点头道:“有的。”

        “啊,什么事儿啊?”方奇显然没想到,因为阮柠平时不怎么爱出去玩儿,听和他同寝室的人说,阮柠回了寝室也是玩手机,躲在床上,床帘一拉就把自己给隔开了,他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所以方奇想,阮柠多半性格比较内向,没什么朋友,一般也是一个人待的,能有什么事儿?他正好趁这个机会约一下,从开学他就注意到了,阮柠长得白白嫩嫩乖乖巧巧的,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这个人,家里面有点儿小钱,所以眼光颇高,虽然平时也有其他的omega向他暗示,但他一个也看不上。

        阮柠这次还真就有事,好不容易谢执下午要抽出时间陪他,他高兴得不得了。

        平常的时候也只有晚上回了寝室才能在手机上打会儿视频,还不能让人瞧见,阮柠怕别人笑话。

        而且他和寝室里的一些omega不太和得来,阮柠觉得寝室里的攀比心很重。不管是穿得吃的用的,乃至零花钱也在比。

        来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谢执老给他买一些很贵的衣服,给他一张卡让他尽量花,能花多少花多少,千万不能亏待了自己,阮柠现在可算是明白了。

        和寝室不怎么和得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总是在讨论学校里别的alpha,谁又很帅,谁又很有钱之类的,阮柠对这些不感兴趣,他觉得谁也没有谢执好。

        没有共同的话题自然就疏远了,更何况有一次,寝室里的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谢执身上。

        阮柠寝室里的omega颜值都很高,家室也不错,随时随地的自信心爆棚,其中有一个是他们那几个中最好的,他说他看上谢执了,要去追他,还说只有他这样的人才和谢执配的上等等。

        阮柠当时就不乐意了,人谢执可是有夫之夫了,怎么会喜欢你呢。

        他一边在心里劝自己不要生气,说说而已,但一边又实在是放不下,也不知道是在气什么,就在整理书桌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你和谢执不可能的,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他们已经结婚了。”

        那omega一听,愣了一下,当时就不乐意了,冷冷道:“就你知道得多,你知道谢执是谁吗就在那儿瞎说,他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就结婚啊,我看——”他的眼神在阮柠身上不怀好意地打量了一会儿,道:“是你自己喜欢他吧。”

        阮柠:“我当然喜欢他啊。”

        “……”

        如此算来,梁子算是结下了。

        阮柠并没有说过和谢执的关系,他也怕给自己和谢执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人家还不一定会信。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他提醒过的。

        阮柠收回思绪,回道:“是我自己的私事,你有什么事吗?”

        人家都说了有事,方奇也不好再邀请,便道:“也没啥大事儿,就问问你。”

        阮柠没在意,他有些急切。怕谢执等他等久了,便道:“嗯,那我先走了。”

        方奇:“好,再见。”

        阮柠脸上的笑容再也压不住,走路都是带着小跑的。

        方奇虽然不喜欢打探别人的私事,却也有些好奇,什么事儿能高兴成这样儿,一看就是要去见什么人的。

        奇怪的是,他脑子里并没有划过什么父母亲人,方奇转念一想,跟了上去。

        阮柠一路小跑,没多久就看到了谢执。

        他停在离谢执并不是很远的地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谢执穿了件白色的衬衫,头发梳理过,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挺拔英俊,周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诱惑,阮柠心想,难怪有人要惦记呢。

        谢执也像是有感应似的,转过头来看他,看着阮柠跑的微红的脸蛋儿,露出了笑意,朝他伸了伸手:“快过来。”

        阮柠哒哒哒跑过去,也不管有没有人,一把跳到谢执身上抱住他,搂着谢执的脖子亲昵地蹭了好几下,然后才带着浓重的思念小声抱怨道:“我好想你呀。”

        谢执紧紧地把人搂着,总觉得抱着轻了不少,认定阮柠在自己没看着的时候肯定没有好好吃饭。

        不过他现在也舍不得说什么,大半个学期都过去了,他们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

        抱着个大奶瓶谢执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在阮柠脸上亲了几口,笑道:“我也想你宝贝。”

        阮柠是真的很想很想,他平时没什么事儿干,不像谢执这么忙,闲下来的时候爱胡思乱想,这下终于见到了,感觉怎么来也不能够表达内心的这种感觉。

        他捏着谢执的脸,在谢执的嘴唇上啵啵地亲着,亲的一嘴的口水。

        谢执由着他,知道他这是心里有气呢。

        过了好一会儿,阮柠总算是发泄完了,怕谢执抱着他手酸,道:“你把我放下来吧。”

        谢执放他下来,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问道:“待会儿想吃什么?”

        阮柠:“学校后门开了一家特别好吃的烤鱼店,我们待会儿去试试吧。”

        谢执:“行。”

        方奇躲在后面看着都惊呆了,抱着阮柠的人不是谢执吗?

        他还看了好几眼,没有错,那就是谢执。

        难不成阮柠有男朋友了?而且竟然还是

        谢执?

        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即便他不愿意相信,不过就刚才看到的情况来看,阮柠和谢执除了是在一起了,方奇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关系可以说明。

        又是亲吻又是拥抱。

        谢执处事他是知道的,他和学生会那边也有交情,他知道谢执背后是谢氏,所以谢执根本没什么好顾忌的,行事比较雷厉风行,为人又很散漫,对谁都冷冷淡淡,和谁的交情都算不上好。

        准确说来,是谢执油盐不进,人家要什么没有,所以没谁能真正敢说和谢执处得好的。

        不过就刚才这情况看来,他没想到谢执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这阮柠……

        正在他走神之际,谢执要死不死的竟然发现了他。

        操!

        虽然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他也不知道谢执是不是真的瞧见了他,但也总感觉有些骑虎难下,躲也不是,走也不是,就这么僵着身体站着。

        谢执轻微皱眉。

        “怎么了?”

        谢执:“没什么,”他笑道:“柠柠这么乖,我怕有狼来把你给叼走了。”

        阮柠一听,心想:还把我给叼走,我倒是担心你被叼走。

        他没来得及把这话说出来,谢执的吻就下来了。

        谢执按住他的后脑勺,弯腰,一步步加深,直到阮柠感觉透不过气才放开他。

        但却在阮柠的后颈咬了一口。

        咬破腺体还是有些痛的,尽管谢执肯定是放轻了力气,阮柠的嘴唇都肿了,不知道谢执这突如其来的在干嘛:“你干嘛呀,好痛。”

        谢执替他吹吹,却是一点悔过的心都没有:“对不起啊,太想你了。”

        阮柠不满:“想我你还这么忙。”

        谢执摸摸他的头,朝后看了一眼,道:“我的错,走吧,去吃饭。”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方奇,拍拍自己的小心脏。他已经下定决心以后离阮柠远一点了,这谢执的占有欲,还真不是一般般的强。

        他怕自己要是再对阮柠有什么想法,以后恐怕都不能顺利毕业了。

        吃饭的时候阮柠问:“你明天有没有什么事啊,我明天的课调了,有一天的时间。”

        谢执:“我明天应该没空,最近都挺忙的。”

        阮柠的心一下跌入谷底,他还高兴自己明天没课呢,谁知道谢执还是不能陪他。

        “你怎么就这么忙呢,感觉什么事儿都让你一个人做了一样,那交给别人做不行吗?”

        谢执看阮柠不太高兴,便给他解释:“有的还是要自己过手才放心,免得出差错,让人揪着小辫子。”

        阮柠不说话了,不开心。

        不开心他胃口都不太好了,一条烤鱼也没吃多少就不吃了。

        谢执:“再吃一点吧,还剩很多。”

        阮柠:“不吃了,不好吃,不想吃。”

        也罢,谢执也没再坚持,去付了钱。

        回去的路上阮柠一句话也没说,谢执想哄他开心,在旁边一直跟他说话他也不想搭理。

        他是真的很郁闷,怎么开解也没用,就是生气!

        谢执说了很久也不见有起色,也知道阮柠是真的失望又低落,没再多说,牵着阮柠送他回寝室了。

        到了门口,谢执进不去了。

        “就到这里了,我看着你进去,对不起宝贝,这次不行,我们可以下次好吗?”

        下次下次,这话谢执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阮柠心里有气不回答他,甩开谢执的手就往里走。

        谢执又把他拉回来,嘱咐:“待会儿不准回去哭,还有每天每顿饭要吃,不能少吃了,零食什么的晚上可以吃但不能多吃,还有……”

        “好了,”阮柠打断他,眼眶红红的:“你回去吧,我知道了,又不是小孩子。”

        谢执心里也不好受,抱着人亲了亲:“嗯,乖。”

        说好的不哭阮柠还是没忍住,刚一进楼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但他也不回头看谢执,就这么哭着回了寝室。

        寝室里的人都回来齐了,不知道正在讨论些什么,气氛很欢快,等阮柠把门打开,顶着一张哭脸进来,欢快的气氛荡然无存。

        和阮柠有过节的那位,自然是看他不顺眼的,如此一见,以为阮柠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儿,正高兴着呢,道:“唉。马上就要去和谢执表白了好紧张啊。”

        阮柠心情不好也没理他们,也没怎么听清楚,去洗完澡,闷闷的上床了。

        打开手机,谢执打了电话过来,他没接到,谢执又发了短信问他到了没。

        就这么点儿距离我能没到吗?阮柠如此想,还是回了一条信息:嗯。

        谢执:那早点睡,我走了。

        阮柠没回了,带着满腔的烦闷入了睡。

        第二天没课,阮柠也不想去图书馆学习,因为他起的晚了,现在去图书馆,可能早就没有座位了。

        就这么在寝室里待了一个上午,早饭也没吃,中午熬不住,才准备去吃午饭。

        起床洗了个脸刷了牙,阮柠的电话响了,是谢执。

        阮柠不明所以,谢执忙的话,平时是不会在白天给他打电话的。

        不过他还是接了。

        “喂,谢执吗?”

        谢执好像笑了:“不是我是谁?出来吧,我在门口,下来我带你去玩儿。”

        阮柠愣了一下,又看了眼手机,这人没错啊,就是谢执,昨天不还说今天没时间吗?

        在他愣神的时候,谢执又道:“别想了,事情都做完了,快下来,我等你。”

        这下阮柠不敢耽误时间,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收拾。

        谢执在楼下等着,没等多久,有一个omega上来。

        omega香香甜甜的,信息素的味道很香,说话的声音也是清脆的。

        谢执站着不动,脸上带了点儿笑意,想看这个omega要干什么。

        这个omega有些脸红,问道:“你、你是谢执吗?”

        谢执道:“嗯,怎么了?”

        omega:“我知道你,你好。”

        谢执也回了一个:“你好。”

        许是谢执的性格算不上冷淡,omega的胆子大了些:“这是我们的宿舍楼,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谢执不避讳,道:“等我的宝贝。”

        “宝贝?”

        “嗯。”谢执还想说什么,阮柠正好下楼来:“他来了。”

        “柠柠!在这里!”

        阮柠跑了过来,眼神却转移到了童逸身上。

        通逸,和他有过节又说想和谢执告白的那个omega。

        他怎么在这儿?还和谢执聊上了?

        阮柠看谢执,谢执也不能算是莫名其妙,张开双手:“抱抱。”

        童逸脸色苍白,哆嗦着嘴唇看着阮柠又看了看谢执不知道该说什么。

        阮柠过去抱了抱谢执,他现在不想计较这么多,把视线从童逸身上移开,谢执能出来陪他就很好了。

        “你不是说今天没时间吗?”

        谢执:“那你不是不开心吗?我得哄你啊,不然你该很多天不理我了。”

        阮柠开心,在谢执脸上吧唧了一大口。

        不耽搁时间,阮柠道:“那我们走吧。”

        谢执:“好。”

        阮柠不动,朝谢执招手:“你背我。”

        谢执宠溺地笑了笑,听话地蹲了下去把阮柠背起来。

        童逸站在原地,突然有些面热,他觉得自己闹了很大一个笑话,本来想嘲笑别人,却成了被嘲笑的对象。

        谢执:“你和那个omega有仇啊?”

        阮柠:“我和他没仇,不过他喜欢你。”

        谢执笑了笑,道:“怕什么,反正又抢不走。”

        阮柠:“那肯定啊,他肯定是没我好的。”

        谢执:“柠柠是最好的。”

        阮柠趴在谢执的背上笑,有些不好意思。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你的事情办完了吗?”

        谢执:“昨晚回去通宵做了一些,今天上午安排了一下,应该没什么事了。”

        “通宵?”阮柠:“你没睡觉?”

        他让谢执把他放下来,然后一看,果然,谢执的眼睛都是红的。

        阮柠突然觉得很心疼,带着哭腔道:“你怎么这么笨啊,不能出去就不出去了。”

        谢执笑道:“别哭啊,我乐意的。”

        阮柠:“你对我太好了。”

        谢执:“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好了好了,抓紧时间,我们走吧。”

        他们一直玩到很晚,阮柠觉得该回去了。

        谢执:“明天是周六,我在外面订了酒店。”

        阮柠:“为什么要住酒店?”

        谢执:“你不是觉得我辛苦么,这下给你机会补偿补偿我,可别哭。”

        阮柠反应了一下,猛的明白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过好在天黑看不见。

        谢执辛苦是真的辛苦,出去住的那两天,阮柠几乎就没下过床。

        他突然觉得,学校分开住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不过这个好处也在大二学期就没了,谢执让他爷爷给学校捐了一栋楼,专门的alphaomega混合夫夫寝室,着实是深入人心。

        阮柠再也没有嫌谢执忙过,他还巴不得谢执再忙一点。

        不然的话他这副小身板是真的受不了了,现在已经准备去考虑一下分床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