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70章 新年

第70章 新年

        吃年夜饭的时候,谢康给了谢执和阮柠一人一个红包。

        “过个年还是要有表示,收着吧,算是爷爷对你们的祝福。”

        阮柠接过沉甸甸的大红包,双手颠了颠,下坠的感觉让他知道里面可不是个小数目。

        阮柠笑得眼睛都眯起了:“谢谢爷爷!”

        谢执笑了笑,也说了声谢,然后给阮柠夹了块儿鱼肉:“小心刺。”

        一大桌子的菜对三个人来说是明显多了,阮柠是吃了很多,撑得不行。

        谢康吃了饭没多久就准备去睡了,说了老年人的身体可不能和年轻人比。

        谢执把收到的红包给了阮柠,阮柠:“这可是爷爷给你的,我已经有了。”

        谢执:“我还有什么不是你的?”他笑:“现在你可比我有钱多了。收着吧,咱们家你管钱。”

        听到“咱们家”阮柠的心跳都有些加速了,他现在真的是在和谢执过日子呢。

        阮柠接过:“好。”

        谢执拉着阮柠去消食,顺便放烟花。

        买的是小烟花,谢执让阮柠站远点儿,然后自己去摸出打火机点火。

        烟花应声爆开,五彩斑斓,绚丽夺目。

        谢执跑过去和阮柠站在一起,烟火的光衬得阮柠的脸亮晶晶的,闪着红润的光泽。

        “我们许个愿吧。”阮柠突然道:“新年愿望!”

        谢执:“好,你想许什么?”

        阮柠:“这怎么能说呢?说了就不准了。”

        说着,他双手合十,认认真真的许起愿望来。

        谢执就站在旁边儿看他,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一样。

        没多久阮柠睁眼,对谢执笑道:“好了!”

        谢执把他抱在怀里,道:“这是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

        阮柠也回抱他,笑道:“嗯,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很多个年的。”

        多神奇,来的时候俩人还不对盘,阮柠怕谢执,谢执也讨厌阮柠,那时候谁能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儿的呢,缘分啊,有时候还真的不好说。

        烟花很快就放完了,阮柠被谢执亲得气喘吁吁,倒在谢执怀里直喘气。

        “我们今晚要不要守岁啊?”

        谢执:“你想守我们就守。”虽然他知道阮柠肯定是不能坚持住的,不过话还是要顺着人说。

        “我要!”阮柠来了精神:“我们要尊重过年!”

        “你不困?”

        阮柠觉得自己跟打了鸡血似的:“你看我像是会困的人吗?我现在可精神了!”

        谢执:“……行吧。”

        零食水果饮料一应俱全,全数摆在客厅的茶几上,阮柠和谢执裹着一条毯子坐在一起,看着春节联欢晚会。

        阮柠立下flag,说不睡就不能睡,所以他尽量让自己的情绪高涨,聚精会神地看小品,被逗得哈哈大笑。

        “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

        “魔术都是有托的吧……不过这还是挺真的,我都没看出来破绽呢。”

        “我以前也挺喜欢这个歌星的……”

        谢执看他精气神真的还不错,时不时地应两句,就是不知道这人能坚持多久。

        快十一点的时候,阮柠就没怎么说话了,靠在谢执身上吃着坚果。

        谢执给他拿了:“太晚了,少吃点儿,待会儿肚子疼。”

        阮柠倒也没闹,谢执拿了就拿了吧,淡淡的:“嗯。”

        谢执明白地透透的,这是快熬不住了。

        果然,就过了五分钟不到,谢执把电视的声音调到静音,就听到了阮柠轻轻的鼾声。

        谢执轻笑一声,轻唤:“柠柠?”

        阮柠闭着眼睛,闭合的眼睑形状很乖。

        谢执把他抱起来,然后往房间里去。

        小心翼翼的给阮柠换了睡衣睡裤,拉被子给他盖好,然后他再去洗澡。

        洗澡的时候多冲了会儿,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十二点了。

        上床把阮柠搂在怀里准备睡觉,没想到人却醒了。

        谢执:“怎么醒了?我吵到你了?”

        阮柠很迷糊,困得不行了却还是撑着道:“到没到十二点啊?”

        谢执看了一眼时间,刚好:“到了。”

        阮柠磨磨蹭蹭地移到谢执的怀里,再凑到谢执耳边:“谢执,新年快乐。”然后又嘟嘟囔囔道:“还好赶上了。”

        谢执手一僵,原来阮柠说想守岁,只是为了在十二点跟自己说一声新年快乐?

        他心里软得不像话,忍不住在阮柠额头上亲了一口,道:“新年快乐宝贝。”

        阮柠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儿又道:“这不仅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年,还是第一次有人陪我过年呢。你多幸运啊,我好多第一次都给你了。”

        谢执不知道怎么说,开心的同时又非常心疼,他没法儿早一点遇到阮柠,却很幸运,即便时间上不占优势,他到底还是遇上了。

        他以后一定会对他好的,不会让他再有一个人的时候了。

        阮柠已经彻底睡着,谢执亲了亲他的嘴唇,只是很简单的相碰,并没有深入。

        “晚安。”

        高三是不配拥有假期的,过完年要不了多久就要开学了。

        阮柠也抓紧机会在玩,当然有谢执监督他,他也逃不了天天练题的命运。

        而且“惩罚”什么的都要由谢执定,比如说哪道题错了就在在床上“做”多少次,用什么姿势,穿什么衣服等等的,阮柠义愤填膺说不行,对身体太不好的,年纪轻轻就纵,欲,那等到了三十岁可怎么得了。

        不过他的抗议往往是无效的,谢执身体力行,他根本招架不住,也阻挡不了,只能尽量减少错题的概率,不得不说,谢执这方法真的有用。

        所以现在谢执挺后悔,又在想其他的办法了。

        这么久了阮柠一直没再关注罗家的情况,罗烨怎么样,罗绍元怎么样,他一个都没管。

        只是这天他接到了阮佩的电话。

        阮佩想和他见面。

        谢执出去买菜了,阮柠给他发了个消息和地址,然后就去了和阮佩约好的见面地点。

        约的是一家咖啡馆,阮柠打车去的。

        阮佩脸上出现了一些疲惫和焦躁,不过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漂亮的,韵味犹存。

        阮柠不是很想见他这个妈妈,但又狠不下心说类似于断绝关系之类的话。

        就这么着吧,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阮柠:“妈妈。”

        阮佩抬起头,皱着的眉立马松开,笑道:“柠柠来了,想喝什么?”

        阮柠点了一杯果汁。

        他和阮佩没什么话好说的,等果汁喝了一半,阮佩也没开口,阮柠就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阮佩脸上很为难,像是有多大难处一样,阮柠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但话已经问了。

        “是这样的,你最近有没有和你爸爸联系过?”

        阮柠摇头:“没有。”

        “你爸爸破产了,银行把扣留了他的资产,房子也拿去做抵押了。”

        阮柠有些惊讶,这才过了多久,而且不是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吗,没想到罗家还是要破产。

        惊讶完他也没什么大反应,阮佩有些摸不透阮柠的性子了。

        阮柠其实是不知道阮佩找他干什么,破产就破产了呗,他又不能揪。

        阮佩继续道:“那房子多半也会被拍卖掉,我和你爸没办结婚证,他的是他的,我的是我的,我的私房钱不多,也不知道够不够在市里买一套房的……”

        阮柠不觉得阮佩不够,都这么多年了,以前罗绍元还非常喜欢她的时候,送过很多东西,而且出手也非常大方。

        “那你是……”

        “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过你也不想看妈妈流落街头对不对,我还不到四十,还有这么多时间,要是连一个容身之处都没有的话,那我后半辈子,简直都没有指望了。”

        阮柠这下听懂了:“你难道,是想让我帮你买房子吗?”

        阮佩:“你帮帮妈妈。”

        阮柠:“可是我没钱啊。”他说的是实话,虽然谢执老是说他现在是最富的,可是在他心里,那些也还都是谢执的,而且不是现金,他都不知道能怎么花。

        阮佩显然没料到,阮柠都和谢执在一起了,难道谢执就这么扣?

        “不是谢执有吗?你们……都在一起了,你让他送妈妈一套房子,他会答应的,而且这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的。”

        阮柠:“这不太好吧,谢执……”

        “柠柠,”阮佩打断他,流了眼泪:“妈妈就你一个,除了依靠你就没人可以依靠了,你帮帮妈妈吧。”

        阮柠心里不舒服,为什么不舒服他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阮佩在哭,他不是心疼,而是有另一种感觉,更像是想……眼不见为净一样。

        咖啡厅里本来很安静的,阮佩哭得小声那也是哭,声音也格外明显,很快,就有一两个人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阮柠没办法,只得开口:“那我回去和谢执商量一下吧。”

        阮佩点到为止,也不紧逼,道:“好,妈妈就靠你了。”

        阮柠闷闷不乐地走出咖啡厅,没走一会儿,身后就有车喇叭在鸣笛。

        他转过头一看,正准备让行,就发现身后哪儿是什么需要让行的。

        “谢执!”

        谢执坐在车里朝他招手,阮柠小跑着过去。

        看到谢执他心里就好受了很多,车里有空调,很温暖。

        谢执摸了摸他的手:“怎么没戴手套?”

        阮柠:“出门的时候忘了。”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谢执:“你不是给我发了地址,”他刚才一直跟在阮柠后边儿,把这小孩儿的苦瓜脸看的清清楚楚:“怎么了,谈什么了这么不开心?”

        阮柠:“罗家破产了你知不知道?”

        谢执神色如常:“有听说。”

        “真是世事无常,说变就变。”

        他故作老成地感叹,谢执忍不住揪了他一下,道:“因果报应吧。”

        阮柠没再纠结这件事儿,对谢执说了阮佩的话:“我妈妈说,罗家的别墅要被卖掉了,她没地方去,想让我给她买房子。”

        谢执:“嗯,那你怎么说的?”

        阮柠:“我说我没钱。”

        谢执笑了:“你怎么没钱?我不说了我那些资产现在都是你的了吗?”

        阮柠摇头不说话。

        谢执又道:“那你妈妈怎么说的?”

        阮柠:“她让我问你。”

        “你买吗?”

        谢执:“你想让我买不买?”

        阮柠想了一会儿:“不知道。”

        谢执把车开走:“别想了,这件事交给我吧。”

        阮柠才不想管呢,谢执这么厉害,那他就不用操心了。

        “好。”

        谢执心里另有盘算,这下正好一次性解决了。

        两天后阮佩接到一个电话,是阮柠的,她拿起来按了接听:“柠柠……”

        “你好。”不是阮柠软绵绵的声线,是一个有些冷冽的男声,阮佩愣了一下,她知道是谁。

        ——“我是谢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