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69章 打雪仗

第69章 打雪仗

        在谢宅的日子并不无聊,谢执的爷爷有时候会在书房处理公事,不怎么管他们,只是在吃饭的时候会一起吃,然后会和阮柠说会儿话。

        阮柠待了两天,觉得谢执的爷爷可能真的接受自己了,心里面倒也好受不少,交流起来更随意也更开心了。

        谢执看他这样儿倒也放了心,能适应就行,就怕不能适应。

        他们没事儿的时候除了玩儿,谢执也会让阮柠刷题做作业,毕竟书还是要读的,大学还是要考的。

        阮柠的成绩现在不上不下,说不上差但也绝对说不上好,谢执想让他加把劲,不说考到市里的顶尖学校,至少要有一个看得过去的。

        学校没什么难的,他要是想让阮柠去算命肯定是能去的,不过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争取来的,就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谢执让他自己学。

        阮柠这段时间玩儿的有点儿忘乎所以了,等谢执把买的题拿出来,脸上苦的都能揪出水来。

        嘟着嘴巴刚想说什么,谢执就板着一张脸:“不准撒娇,快点儿过来。”

        ……好吧,计策失败。

        气鼓鼓的不情不愿走过去,拿起笔开始看题。

        这一看……额……有点儿熟悉,就是不知道怎么做。

        谢执选的这套习题是根据阮柠情况定的,六门课的题都在上面,难度中等。

        阮柠很久没有练过题了,谢执又让他先做数学,他选完最开始的几道选择题,后面就有点卡壳了,总觉得能做,但就是差那么一点儿。

        他和谢执打着商量:“我很久没做了,都没感觉了,要不等看了书再做吧。”

        谢执:“书上除了一些基础理论知识,不会教你解答方法,就算看书也没用。”

        阮柠:“那等我有感觉了再做?”

        谢执看了他一眼,凉凉道:“我可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阮柠:“……”

        谢执叹了口气,道:“你不想考大学了啊?不想和我在一个学校了?”

        阮柠:“我当然想啊。”

        谢执看他还是懒洋洋的,说想也没有什么斗志。

        他又继续道:“我查了一下周围的大学,大多都是好的和好的挨在一起,差的和差的挨在一起,要是到时候你没考上,不管是复读还是去别的学校,那我们都会隔得很远,差不多就是一个星期也见不上面儿那种。我倒是没什么,大学里有那么多有趣的东西和人,万一我要是被别人给吸引去了,那到时候你就……”

        “谢执!”阮柠听得眼眶都红了,咬着嘴唇不说话。

        谢执发现玩笑有些过火了,他就是想吓一下阮柠,不然这小孩儿整天无所事事没个目标可不行。只不过这个度没把握好,他只知道阮柠以前是个不禁吓的,没想到他俩都在一起了还是不禁吓。

        看到阮柠红眼睛谢执立马就心疼了,也不再吓他了,忙哄道:“我就是打个比方,哪儿能真的被别人给勾走啊,谁也没有你乖嘛,好了好了,别哭别哭。”

        阮柠到底没有真正的掉眼泪,只是眼睛还是水水的,瓮声瓮气道:“打比方也不行。”

        谢执被他那点儿小鼻音给弄得受不了,凑上前去亲了亲,道:“不行不行,我不说了。”

        阮柠心里不舒服,问他:“你是不是嫌弃我笨?”

        谢执:“……?”

        “怎么会呢,”谢执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叫你给作的!“你不笨,我永远也不会嫌弃你。”

        阮柠没说话,转了个身默默练题去了。

        谢执只能看得见一个黑乎乎的后脑勺,总觉得阮柠是不开心的。

        “我教你吧。”没办法,自己造的孽还是得自己受。

        阮柠声音很轻:“嗯。”

        所以,一个有着不怎么愉快开始的刷题过程就开始了。

        谢执大概教了阮柠一张卷子,一道题可以讲出很多个解法来,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谢执的刺激,或者别的原因,阮柠很用心,吸收地很快,他接受得快,谢执自然也讲得快。慢慢的,俩人都进入了状态。

        阮柠开始自己独立做下一张卷子,不过还是会有不会的,这时候谢执就会提醒他,但不会全说,只会稍微给他一点提示,剩下的还是要让阮柠自己想。

        阮柠经过谢执的提示花了时间也能想出来,做出来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活像是做了一件什么了不起大事儿一样。

        他也是个七秒钟记忆,很快就忘记了前面的不愉快。

        “你怎么这么聪明啊?”阮柠是真的想知道:“你也有很久没有练题了呀,为什么你都还记得这些方法?”

        被爱人崇拜是一个不错的感觉,谢执有些飘飘然,这个问题阮柠以前也问过。

        “想知道?”

        阮柠点头。

        谢执:“你先亲我一下。”

        看谢执那一脸狡黠的样子,阮柠偏不要让他如愿,把脸转到一边:“不。”

        谢执没什么,笑了笑,自己低下头亲了阮柠一口,然后道:“我跟你说过我以前有很严重的失眠症,没有吃药之前,那也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

        阮柠把头转过来了,他记得谢执说过的,他有失眠症,以前是靠着吃药,后来是因为自己身上信息素味儿能让他睡着,他就没吃了。

        说到这儿,阮柠突然想起,他以前一直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书里说过是榴莲味儿的,他知道榴莲,以前去超市里买东西的时候闻过,味道不好闻,还贵。

        所以即便是在自己身上没闻到,他也知道是什么样儿的。

        但就从在他被谢执标记的那晚上过后,他就闻得到了,不臭,不是榴莲味儿,挺香的还,很像每天晚上谢执都会让他喝的牛奶的味道。

        脸突然被人揪了一下:“又想什么去了?”

        阮柠“啊”了一声,有点儿歉意,道:“哦,没事没事,你说到哪儿了?”

        小孩儿又不老实了,谢执无奈,继续道:“睡不着又没事情做,人一旦闲下来就很容易胡思乱想,虽然那时候我已经在找证明我大伯犯、罪的证据,不过也不想一直就耗在那个上面,不然我迟早要疯。”

        “没办法,只有把题都拿出来做,一张做完就又做一张,然后做一套,再然后两套,最后都做完了就换一科。老师教的做完了就开始自学,然后又练题,就这么下去,时间一长,就练出来了。”

        阮柠听得目瞪口呆,还自学呢,他发自内心佩服:“你做题实在太厉害了。”

        谢执一挑眉:“我只有做题厉害?”

        阮柠:“嗯?”

        谢执一脸不怀好意地附在阮柠耳边:“其实我做i也挺厉害的……”

        然后看着那洁白的耳朵尖儿慢慢变红。

        阮柠推开他,做贼似的朝周围看看,反应过来这里是房间,就他们两个人,脸还是抑制不住的红了:“你怎么满脑子都是yinhui思想?”

        谢执大大方方的:“饱暖思,淫,,欲,我这是正常的想法。”

        阮柠不想再跟谢执谈论思什么的问题,安安心心做自己的题才是真道理。

        过年这天终于是到了。

        早上阮柠睡到自然醒,谢执问了他晚上年夜饭想吃什么。

        阮柠想了一下说了几个菜,谢执就让他起来洗漱了。

        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很多东西,吃的就不用说了,他们还买了烟花。

        不过是买的小的,大的不适合放。

        但是阮柠也已经很开心了,起床的时候连起床气也没有了。

        谢康脸上也多了很多笑容,虽然家里人不多,但大家都是真开心,所以看起来也很热闹。

        阮柠也很忙,纯粹瞎忙,总觉得过年了得做点儿什么事儿才好,帮着搞卫生,结果因为地滑还摔了一跤,疼得半天起不来。

        “祖宗,”谢执过去将他抱起来放在沙发上:“我求你可别再添乱了,摔哪儿没?”

        阮柠摇摇头:“我没事,我就是想帮帮忙。”

        谢执:“你什么事都不用做就是帮了大忙了。”

        他可不敢再让阮柠乱来了,大过年的,要是挂点儿彩就不好了。

        阮柠为了喜庆,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棉服和裤子,围巾也是红的,手套和帽子都是红的,他长得白,一衬之下就更白了,白里透红。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吉祥娃娃。

        当然,他这一身这都是谢执有一天带他出去逛街时他自己选的,虽然谢执对阮柠的欣赏水平嗤之以鼻,不过谁让脸好看呢,脸在那儿,穿什么都是好看的。

        比如这一身一穿上,就更像一个小宝贝了,连谢康看了都忍不住笑。

        阮柠自己觉得很好看,不是他好看,是衣服好看。

        这几天夜里连着下雪,现在天上没有飘雪,不过地上依旧有着厚厚的一层。

        谢执知道上次阮柠没玩儿尽兴,想着这次就让他再玩儿一次。

        他在阮柠身上贴了很多暖宝宝,手套口罩耳罩一应俱全,棉鞋棉裤穿最厚的,然后牵着人:“上次不是还想玩儿吗,现在去玩儿吧。”

        阮柠还记得自己上一次因为玩雪感冒让谢执守了一晚上的事,现下竟然有些犹豫:“我要是再感冒了怎么办啊?”

        谢执:“戴着手套玩儿,少玩一会儿,不怕。”

        谢执都这么说了,阮柠抵不住诱惑,只思考了一秒钟,就果断妥协。

        这次可不是我缠着要玩儿的啊。

        “那你玩儿吗?”

        谢执看阮柠那双圆圆的眼睛里明目张胆地写着:陪我玩儿吧,我一个人不好玩,你答应我吧,答应我。

        他笑了笑,呼出了一口白气:“当然。”

        谢执和他一起堆了一个雪人,多数是谢执出力,阮柠指挥。

        虽然谢执也没按着阮柠说的来。

        最后在地上捡两颗石子儿当做眼睛,又给它画了一个嘴巴,算是大功告成。

        “好棒!”阮柠发出由衷赞叹。

        谢执:“过来亲哥哥一口。”

        这回阮柠没有扭捏,他心情好,口罩摘下,跑过去踮起脚在谢执脸上啵了一大口,很响。

        谢执:“乖。”

        阮柠拿出手机动作别扭地拍了几张照片发到朋友圈,他朋友圈里没几个人,除了谢执就是张飞,哦,还有他妈妈。

        他正纠结配什么文字,突然脸上一凉,谢执朝他丢了一点儿雪渣。

        “谢执!”阮柠也不想配什么文字了,直接点了发送,然后团雪球去打谢执。

        “你别跑!”

        阮柠拿着一团雪去追,谢执穿得没他多,跑的也比他快,阮柠根本追不上,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的了。

        谢执故意放慢了脚步,看着正在大喘气的阮柠,笑道:“你的体力怎么还那么差?”

        “我体力差?”阮柠直起身,非常不同意:“我才不差!”

        不怪他情绪这么激动,这话谢执说过很多次了。

        ……在床上。

        他又去追谢执,眼看就要追到了,脚突然间就跘了一下,脸着地扑在了雪地里。

        谢执:“……”

        谢执稳了几秒,然后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太好笑了,这小孩儿怎么就能笨成这样儿呢?

        他笑得捂住了肚子,眼泪都笑出来了,慢慢走过来准备把阮柠给扶起来。

        阮柠也被自己的囧样儿气得不行,关键谢执还笑他:“你还笑!”

        谢执立马收住:“不笑了。”不过颤抖的嘴边肌肉却出卖了他。

        阮柠又羞又气,一把扑在谢执身上把他也扑倒:“不准笑了!”

        谢执仰面躺在雪地里,阮柠趴在他身上。

        伸了一只手把阮柠给搂住:“我真的不笑了。”

        阮柠:“我还没用雪球呢。”

        谢执:“那你用,正好我跑不了了。”

        阮柠真的又团了一个雪球,拳头大小,谢执一动不动地等着雪球砸下来,满足阮柠这个心愿。

        不过阮柠举着举着就把雪球给扔别处去了:“算了,我不扔。”

        谢执:“怎么了?”

        阮柠:“不好玩儿。”

        谢执却笑了:“怕我疼?”

        阮柠还没说话,谢执就朝上撑了点,吻了吻阮柠的额头,道:“就知道你心疼我宝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