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67章 下雪

第67章 下雪

        早上谢执醒来,往身侧摸了摸,没捞到人。

        迷迷糊糊把眼睛睁开,温暖的被窝就剩他一个人了。

        他拿出手机一看,才七点过十分。

        因为是冬天,天都没有太亮。

        这么早,阮柠就醒了?以前可是睡到谢执逼不得已抱他起来吃早饭,还要发一会儿起床气的,今天去哪儿了?

        谢执也不想睡了,起来披了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客厅里的灯是开着的,厕所的灯也是开着的,不过就是没人。

        “柠柠?”谢执喊了两声,没人应。

        阮柠倒是去哪儿都会跟他说,今天可能是看自己还睡着所以没说。

        谢执准备出去找一下,这小孩儿笨憨憨的,保不准又出什么事儿了。

        进房间快速换了衣服,刚一出房间门,怀里就撞进来一个夹风带雪的冰块儿。

        “谢执!”阮柠穿得就是那件毛茸茸的睡衣,自从那天晚上谢执说过很喜欢以后,他基本上就一直穿着这件,还嚷嚷着让谢执给他再买一件。

        他冷得直发抖,小脸被冻得红彤彤的,头发有些打湿了。

        他笑得很开心,抱着谢执的腰,贴在他身上汲取温暖:“你起来了啊,早上好!”

        谢执被他冻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也不推开他,把阮柠冰冷的手给捂在手里,不是很开心:“去哪儿了,这么冻?大冷的天你不多穿件衣服,要是感冒了可别哭。”

        谢执皱眉的样子有点凶,虽然阮柠已经不怎么怕他了,也知道谢执不会对他怎么样,但他不想让谢执不高兴。

        他想撒娇,垫脚亲了谢执的脸一样:“你不要生气嘛,我只出去了一下,没有待多久,没有那么容易感冒的。”

        谢执不说话,拉着他让他上床躺着。

        “你去哪里?”谢执给他盖好被子就准备出房间了。

        “你不吃饭啊,”谢执还是不高不兴的:“捂热和了就起来吃早饭。”

        谢执简直比外面的风还冷,阮柠想,太可怕了这个男人。

        他把被子拉起来盖住了半张脸,露出了黑秋秋的眼睛:“哦。”

        虽然是被冻得很僵,不过房间里暖和,他给多久就捂热了。

        然后换了身衣服准备出去吃饭。

        谢执正在把粥给端出来:“过来吃了。”

        阮柠乖乖走过去,心里还惦记着要跟谢执说的事儿。

        热粥喝到肚子里暖洋洋的,阮柠全然忘记了谢执还在不高兴,又活跃了起来:“你都不问我早上出去干什么了吗?”

        谢执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唉,这小孩儿忘性挺大,说到底还是惯的。

        他也不想再继续气着,气来气去也是气的自己,阮柠不在乎自己身体,那就换他来在乎吧。

        “嗯,你早上出去干什么了?”

        阮柠一听这个就来劲儿了:“我出去玩雪了!你知道吗,外面下雪了,很大的,地上都铺满了!”

        “下雪了?”

        阮柠:“嗯!”说着,他跑过去把窗帘给拉开,外面果然在飘着雪花,洋洋洒洒的,在漫天飞舞。

        “你看!”阮柠很激动,实际上他以前待的地方,是基本上看不到雪的,冬天冷是挺冷的,不过不会下雪,下雪也是在电视上才能看到,所以他真正看到下雪才会这么激动。

        谢执看他整个人眼睛都亮了,也不忍再说他什么,过去把人搂在怀里,道:“是下了,往常也要下,今年有些迟了。”

        阮柠:“我昨天看到天气预报说要下雪,今早上特意早起,就是为了看雪花。”他看着谢执,眼里隐隐有些期待:“待会儿我们能出去玩雪吗?我看外面有好多人在玩儿。”

        阮柠小孩儿心性,谢执心道,好歹也成年了啊,要不是知道阮柠的年纪,他真是要怀疑阮柠是个未成年了,那这样说来,他可能已经犯了法了。

        “可不可以呀?”谢执不说话,阮柠心里没底,谢执不让他去的话,他可能还真去不了,所以有些担心:“我好想去。”

        谢执捏了捏他的脸,这小脸皱的:“想去就去吧,多穿点儿衣服,别到时候说冷。”

        得到了承诺,阮柠放了心,连饭都吃得快了些。

        下去的时候谢执给他穿得很厚,围巾围得遮住了半张脸,行动都有些不方便了。

        小声抗议一会儿后,他放弃了。

        楼底下的雪果然铺得很厚,踩在上面松松软软的,一踩就下去了。

        阮柠本来想打雪仗的,不过他真的穿得太厚了,弯腰很不方便,也蹲不下去,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心里有些郁闷,就开始怪谢执了:“都怪你给我穿得太厚了,我都玩儿不了。”

        谢执穿得也很厚,不过他本来长得很高,所以看起来并不臃肿,不像阮柠,被包得像个球一样。

        “是玩儿重要还是身体重要,感冒发烧比这个好玩儿?”

        虽然谢执说的有道理,但阮柠是真的很想玩儿啊,到处都是白皑皑的雪,只能看不能摸。

        他在原地蹦哒哒地蹬着,也不说话,低着头很失落。

        谢执叹了口气,觉得不能跟小孩儿一般见识。

        他弯腰团了一个雪球给阮柠:“给,就只能玩儿这一个。”

        阮柠欢喜地接过来,他很好满足,这样也就够了。

        “谢谢谢执!”

        谢执笑了笑:“你是结巴了还是在谢我啊?”

        阮柠又重新说了一次:“谢谢哥哥!”

        “咳咳……”谢执故作镇定的咳了咳,阮柠这声哥哥,不管什么时候叫,都是那么有感觉。

        因为是在手里,所以月球还是很容易化掉的,阮柠拿了一会儿就觉得手僵得受不了了,还要让谢执帮他拿着。

        谢执不知道就这么个东西有什么好玩儿的,却还是接了过来。

        最后雪球是怎么没得俩人也忘了,可能是化掉了,也有可能是被谢执给扔了。不过阮柠后来新鲜劲儿一过,就不在意了。

        回去的时候,谢执接到家里管家的电话,说过年的时候准备了年夜饭,想让谢执和阮柠回家去。

        ,

        谢执本来就是打算回去的,大过年的肯定不能留爷爷一个人在家里,只不过他一直忘记说了,正好管家打电话来,也省了。

        “过年那天要一起回去吃饭,”谢执:“要记住啊。”

        阮柠:“我当然记得啦。”

        谢执摸了摸他的额头,试试有没有发热发烧什么的,还好,温度暂时正常。

        中午饭也是谢执做,难得出去吃,谢执从洗个碗都能把手给划伤,到现在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实在是进步巨大。

        阮柠很欣慰,盘腿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电视。

        本来吃饭前是不能吃薯片的,不过谁让谢执欺负他呢。

        但阮柠也发现了,虽然谢执愿意答应他很多要求,但在床上还是一样的恶劣,他怎么生气都没有用。

        综艺看到一半,阮柠收到了阮佩给他发的信息。

        大体是问他今年在哪儿过年。

        这不是什么大事儿,阮柠就自己回了,说在谢执这里过年。

        阮佩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发消息来,问他是不是和谢执在一起了。

        阮柠以为阮佩应该早就知道了,毕竟他们也没有藏着掖着,表现得应该挺明显的。

        阮柠回了一个“是的”,然后就没了。

        阮佩的消息又发了过来:那你好好努力,以后咱们的好日子就靠你了,妈妈只有你一个。

        阮柠:“?”难不成是因为快过年,所以难免有些伤感的情绪?

        他不想去探究这个,早就想撇清关系,却也因为血缘的羁绊一直没能成功。

        阮柠没回了,又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

        晚上阮柠果然是感冒发烧了。

        一直流鼻涕不说,鼻子也堵了,脑袋很疼,疼得像是快要炸开来一样,整个人也是忽冷忽热的,一直冒冷汗。

        他可难受了,窝在谢执怀里哼哼唧唧小声的哭着。

        “好难受呀……我的头好疼……”

        头是真的疼,全身都不舒服。

        谢执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憋着一股气把体温计拿出来,39度,这就是发烧没错了。

        谢执:“让你不去玩儿雪你不听,我说了要感冒,难不成还骗你?”

        “omega身体弱一些,你整天也娇气得很,早上还这么早穿这么少出去吹风,不感冒才怪了,这下好,疼吧,疼疼能给你教训。”

        本来感冒就很折磨人了,谢执非但不安慰,还要骂他,阮柠心里委屈地不行:“你、你还骂我……我都快难受死了……”

        他在谢执的胸口上胡乱的擦着眼泪:“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都不关心我疼不疼,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虽然说着谢执讨厌,但他一个劲儿地朝谢执怀里蹭。

        谢执也是,虽然嘴上不饶人,但还是把阮柠抱的紧紧的。

        他只是有点生气,阮柠那么难受他怎么可能会好过。

        “好了好了,”谢执亲了亲他的眼睛:“不哭了,小哭包。”

        叶书带着向安旅游去了,追人追到关键时刻谢执也不好去打扰人家,阮柠不去医院,他只好自己出去给阮柠买点儿退烧感冒药来。

        阮柠现在粘他得很:“你要出去啊,那家里不就剩我一个人了吗?”

        “我出去给你买点药回来,你乖,睡一觉我就回来了。”

        阮柠不是很想:“能不出去吗?”

        谢执:“那你可能会烧成一个傻瓜。”他又亲了亲人:“乖一点,我很快回来。”

        等谢执买完药回来,阮柠已经睡着了。

        把人叫起来喂了点儿药,然后让他继续睡。

        为了防止阮柠晚上有什么需求他不知道,谢执就在床边上守着他,顺便给他盖因为出了汗太热而踢开的被子。

        阮柠大半夜起来想喝水,刚一起身就发现床边睡了一个人。

        他已经好了很多了,出了汗,鼻子不堵头也不晕了。

        谢执就这么准备守他到天亮。

        阮柠有些想哭,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有点任性,让谢执这也辛苦。

        他偷偷亲了谢执一下,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可不能再这么玩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