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64章 发情期

第64章 发情期

        阮柠只觉得全身都没什么力气,手软腿也软,脑子里空白的,脸上温度越升越高。

        就连身体里面也不安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他难受得紧,也不是哪里疼,就是难受。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谢执:“我……我有点儿难受……”

        谢执注意到,空气中的甜味儿较往常来讲更浓了,源源不断的,甜的他也有一点控制不住。

        平时忍得就够辛苦了。

        就像是泡在信息素里面了一样。

        而阮柠看起来丝毫不知道。

        他心里有一丝猜想,不知道是不是,却也实在是不敢大意。

        “柠柠,”谢执伸开双臂:“你先过来。”

        阮柠拖着步子朝谢执走过去,软绵绵的,穿着粉红色的毛茸茸连体衣,有些撒娇性的扑在谢执怀里,蹭来蹭去:“我真的好难受啊,今天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谢执把他的头抬起来,阮柠的眼睛有些润湿了,红扑扑的脸,异常灼热的呼吸。

        谢执试着释放了一些信息素,然后问道:“感觉怎么样?”

        两股信息素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阮柠觉得很舒服,但是腿更软了,谢执身上的味道很香,很好闻,比平常闻着更加好闻。

        他紧紧的挨着谢执,手环住谢执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谢执身上了:“嗯……站不住了,抱抱……”

        谢执这下能确定阮柠是怎么了,不过这突如其来的,说发,情就发,情了,他也是第一次经历,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他把阮柠抱起来,然后让他躺在床上。

        阮柠哼哼唧唧的,把谢执拉进了要qin,qin。

        谢执都随他,看他能到什么地步。

        阮柠不会亲,大概就是学着谢执平常的样子,胡乱的在嘴唇上ken,着。

        谢执不动,手摸上了他的腺体,阮柠抖了一下,从鼻腔里发出了很小声的shenyin。

        不过没亲多久阮柠就亲不动了,主要是他有些受不了了。

        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快,后面也变得黏黏糊糊的。

        感觉非常陌生,陌生他有些害怕。

        他懒得动,他想要谢执亲他。

        “谢执……我……”

        阮柠急得有些想哭,话也说不清楚,眼泪说下来就下来了。

        谢执赶紧亲了他一下:“别哭宝贝。”

        “说清楚,想要什么?”

        阮柠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不知道……那我是怎么了呀?”

        谢执:“你应该是发情期到了。”他释放了一些信息素安抚,然后挑起阮柠的下巴,轻轻地在唇上撕咬着:“别紧张,有我在。”

        只要谢执一靠近,阮柠就觉得全身的燥热要好很多,以前他是不知道怎么回应的,但今天倒变成他强吻谢执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发情期了怎么整?

        不过他的思绪没一会儿就不知道哪儿去了,他被亲的已经有些迷糊了。

        和谢执接吻他觉得很舒服,谢执身上的味道能够缓解他的难受。

        谢执的手放在阮柠的后颈轻轻摩挲着,时不时的按压。

        阮柠脸上全是动了情的潮红,谢执心想,这下可真的要上真格的了。

        “柠柠。”

        谢执停了下来。

        阮柠眼神不是很清明:“嗯?”

        “你发情期到了,我待会儿要标记你。”

        阮柠不知道什么是标记:“怎么标记啊?”

        他最关心的:“会疼吗?”

        谢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身为一个alpha,身边正好有一个omega正在处于发情期,本身占有,欲,就强,关键这omega还是自己喜欢的,谢执没理由还忍得住。

        他亲了亲阮柠的鼻尖儿,道:“可能有点儿,你忍着。”

        说到疼阮柠就有些不愿意:“可是我怕疼……”

        “怕也没办法,我尽量轻一点,不然你就只能一直这样了。”

        谢执问他:“好不好?我就亲,亲,你。”

        阮柠有些犹豫,但他也是第一次发,情,来势汹汹的,根本招架不住。

        “你要轻轻的……”

        谢执已经开始动手了,阮柠穿得兔子睡衣很好,脱,还是连体的那种,拉、链一la就全下来了。

        阮柠的皮肤是奶白色的,此时全部泛着粉。

        谢执吻着他的脸颊和眼帘,温柔得能够掐出水来。

        “嗯,我会轻轻的。”

        ……

        和谐创造美好生活,快去读两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天蒙蒙亮,房间里的动静终于是停了。

        阮柠已经哭着晕过去了,全身上下就没一块儿好肉。

        谢执一脸餍足,亲了亲他的宝贝,然后再抱着人去清洗。

        阮柠真的是累惨了,即便是洗澡他也没醒过来,只是颇为不适地皱眉。

        谢执不敢耽搁,怕人着凉,几下洗完,用浴巾把阮柠抱起来,放进温暖的被窝。

        谢执披了一件外套在身上,他身上也全是抓痕,不得不说小孩儿在床上也挺燥的,美味也是真的美味。

        简直是食髓知味。

        谢执怕小孩儿的体力跟不上,下楼去买了一点清淡的粥,又让人给他炖了一点汤。

        都是一夜没睡,谢执还精神的很。

        他刚准备去拿粥,门铃就响了。

        门外是一个外卖员。

        “您好,请问您是阮柠先生吗?”

        谢执疑惑,道:“我是,怎么了?”

        外卖员:“这是您需要送的蛋糕。”

        谢执接过,道了谢,把蛋糕拿了过来。

        蛋糕盒子是蓝色的,谢执把它打开,里面装的是一个小蛋糕,上面画了两个人头像,估计画的是阮柠和他,旁边还有一串儿字:祝谢执哥哥生日快乐!

        谢执没忍住勾起嘴角,这就是小孩儿的亲手做的礼物了。

        平时让他叫他不叫,这下竟然还能写出来。

        谢执把蛋糕放好,心道,虽然这个礼物不错,但他显然已经收到更好的了。

        他又飞速地去拿了粥和汤,然后回来再迫不及待地进房间。

        房间里还停留着昨晚上的温情,空气中香甜的信息素萦绕着,谢执走过去,阮柠的嘴唇红肿,长长的睫毛还湿着,全是因为昨天晚上哭得太狠了的缘故。

        谢执心里软成一片,用鼻子蹭了蹭阮柠的娇嫩的脸蛋儿,轻声唤道:“宝贝。”

        阮柠没醒。

        谢执又叫了他一声:“柠柠。”

        阮柠还是没醒,谢执干脆就不叫了。

        他坐上床,把阮柠给抱在怀里,再端了汤,准备给人喂进去。

        “喝点东西,”谢执拿着勺子,喂了一小口。

        阮柠闭着眼睛还是喝进去了,谢执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喂着。

        可能是吃到了人,现在他的耐心也没了底线,一碗汤喂了好久才慢慢喂完,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只嫌时间太短了。

        把碗给放下,谢执又抱着人亲了一会儿,亲到快要擦枪走火了,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人。

        也太容易石更了,谢执心想,自己也不是个zongyu的人,就算是在以前,他是看过片儿,也自己动手过,但也绝对不是时时刻刻都想着的,但现在不一样,自从吃到了阮柠,小孩儿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了,要不是现在不行,他肯定会再来一次。

        谢执默默地叹了口气,准备看看阮柠有没有撕裂的伤口。

        房间里很温暖,应该不会着凉,谢执掀开被子,抬起阮柠的腿看了一眼,还好,就是有些肿。

        阮柠瑟缩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还是在说梦话:“唔……不要了……”

        谢执忍不住想笑,这是做的美梦还是噩梦?

        看来第一次的体验不是很好啊,谢执想,以后要还想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好在老天爷都眷顾他,omega

        的发情期有好几天呢。

        阮柠这一觉睡到了下午才醒。

        谢执抱着他睡的,几乎是他一动谢执就马上知道了。

        “醒了宝贝?”

        阮柠迷迷糊糊醒来,觉得头有些痛,稍微一动,全身都跟散了架一样的,痛得他想哭。

        他也真的哭了。

        发情期的omega确实要格外敏感和柔弱些,心理会对自己的alpha极具依赖性。

        谢执以为他不舒服:“怎么了柠柠,别哭别哭,告诉我哪儿疼?”

        他一摸阮柠的额头,好像有些烫,不知道怎么弄发烧了。

        他猜想是不是昨天晚上的缘故。

        阮柠是很委屈的,本来发情期就不好过,现在他身上又疼的很。

        他人就是一个怕疼的,昨晚上谢执都根本不听他的,他哭着求啊求,但谢执都不停下来。

        所谓冰火两重天,他不愿意承认有那么一小会儿自己确实是被爽到了,但疼也是真的疼啊,更何况谢执的体力惊人,到后面他都已经受不了了,都不知道最后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

        “我好讨厌你……”阮柠一开口,连嗓子都是哑的:“你说话不算话,你这个骗子。”

        谢执知道这小孩儿还在怪他呢,他吃饱了肯给你是要哄人的:“是我错了,昨晚上你发情,不那样做的话就帮不了你了。”

        阮柠才不想听,谢执说的话哪里知道真假。

        说轻轻的还不是没有。

        说了只是亲亲而已,到最后还什么都做了。

        阮柠肿着嘴巴,眼尾还泛着红,眼睛里更是噙瞒眼泪,痛心疾首有些虚弱道:“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好了。”

        谢执:“……”

        “为什么,你可不能这么想。”

        阮柠:“我就要这样想。”

        谢执:“不行,宝贝,这种话当气话可以,不能当真。”

        阮柠:“怎么不能当真了,我是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

        谢执:“哪儿不合适了?”

        阮柠:“尺寸不合适。你知道我好疼的,我昨晚上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谢执:“……”他真不知道这小孩儿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说话撩他呢。

        “昨晚上是我没想周到,以后我都听你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