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62章 庆生

第62章 庆生

        阮柠不好进去,听谢执的话在在外边儿等他。

        谢执的爷爷应该是挺生气的,本来开开心心帮他办这个生日会,没想到却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勾起了伤心事,还赔了一个儿子,也坏了名声。

        阮柠怕谢执挨打。

        他把耳朵趴在门上,想仔细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要是有什么摔杯子或者棍子的声音,他就得马上进去,然后把谢执给拉出来,不管怎么说,得先把命给保住。

        不过他聚精会神地趴在门上听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这门隔音效果太好还是怎么的,总之里头安安静静的,他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大概二十分钟后,谢执出来了。

        阮柠没看到里面的情况,不过谢执的脸色看起来还算正常。

        “怎么样?”阮柠怕谢执的爷爷听到,放低了声音问。

        谢执看他像做贼一样的:“什么怎么样?”

        阮柠把谢执拉过来,问道:“爷爷有没有打你啊?我看他应该挺生气的才对。”

        他一脸认真地皱着眉,谢执没忍住揪了一下他的脸,道:“你希望我挨打啊,放心,没事。”

        阮柠:“真没事?”

        谢执:“嗯。虽然他真的很生气,但谁让我是他孙子呢。”

        既然谢执说了没事,看表情也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那阮柠就放心了,只要没挨打,什么都成。

        谢执准备走,还是到自己的小公寓里面住着好一些。

        顺便也给爷爷一些冷静的时间。

        阮柠肯定没二话,他是跟着谢执的。

        最开始他妈妈走得时候还问他要不要一起,那怎么可能呢,他想,要是自己走了,那谢执怎么办?再说了,那个家哪儿有谢执那里带着舒服,即便是没有罗烨,他也不想待。

        管家想劝谢执留下来,说老人家一个人其实挺孤独的,不过谢执坚持要走,他也就没办法了。

        车里。

        出来的时候吹了风,阮柠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

        谢执立马把空调开大了些,然后捏了捏阮柠的手,问:“冷吗?”

        阮柠摇摇头:“还好。”

        他感觉现在谢执要轻松了很多,可能是因为解决了一件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心事吧。

        没有什么能让他再心烦了。

        回家以后,谢执先让他去洗了一个澡再做其他的。

        阮柠洗了后,谢执给他泡了杯牛奶。

        他端着热乎乎的牛奶,刚洗完澡的脸蛋儿被蒸得红扑扑的,眼睛也格外湿润。

        脸上有一处细小的擦伤,其实不明显,但阮柠的皮肤实在是太嫩了,所以哪怕只是一个小伤口,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

        谢执抚摸着那一处,问他:“还疼不疼?”

        阮柠其实没什么感觉,这就是不小心蹭到的,他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太过娇嫩了:“不疼了。”

        谢执笑了笑。

        阮柠突然想起:“罗烨没有事吧?”

        谢执:“你还担心他?”

        阮柠摇头:“我才不担心他。我担心你呀,要是他出了什么事,然后去告你怎么办?”

        谢执:“你放心吧,他告不赢的。”

        阮柠很相信谢执,但他并不提倡谢执这么暴力。

        打人的时候真的很吓人。

        “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打人了。”阮柠道:“我们给他们一个教训就可以了,你别那么的……暴躁。”

        谢执知道他是把阮柠给吓着了,这小孩儿胆子那么小。

        为了让他放心,谢执保证:“好,我答应你。”

        阮柠很开心:“嗯!”

        谢执笑了笑没说话,差点儿忘记让人看一下监控,看看和罗烨一起的还有哪些人了。

        阮柠端起牛奶喝了一口,甜甜的,很好喝。

        好东西就要分享,他递到谢执嘴边:“你喝吗?”

        谢执把他抱在怀里,奶香味扑鼻,感觉一身轻松,幸福也不过如此了,他打趣道:“我可没你这么娇气,动不动就发烧感冒的。”

        阮柠有些不服气:“谁娇气了?我哪里娇气啊?”

        谢执不置可否,答案都在脸上。

        omega么,娇气就算了,关键他怀里这位还口是心非。

        阮柠不是很服气,不过他想了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突然觉得,只要谢执开心就好了。

        娇气就娇气呗。

        “你真的不喝吗?”阮柠看着自己喝了一半的牛奶。

        谢执笑了:“我喝什么?我又不长身体。”

        阮柠:“我也不长身体了呀,我成年了。”

        谢执:“omega身体要差一点,你多喝对你有好处。”

        阮柠还是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喝,感觉谢执每天没事净伺候他了。

        他把牛奶都喝完,然后趁着口腔里还有奶味,亲在了谢执的唇上。

        亲完还特别的神气。

        谢执对于送上门来的美味自然是来者不拒的,他按着阮柠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最后阮柠被吻得全身软绵绵地没力气,信息素一如既往到处乱窜,瘫倒在谢执怀里。

        谢执稍微起了点反应,不过他依旧坐怀不乱,甚至没占一点儿别的便宜,正人君子的作风简直比柳下惠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他也真想知道,这小孩儿的发情期是在什么时候。

        家里从来就没有抑制剂,小孩儿对这方面也没有意识,对他也是过于的放心了,虽然他们现在在一起了。

        阮柠的发情期算是来的比较迟了,但过了十八岁,应该也快了。

        自己平时控制着信息素,不给阮柠造成压力,免得他害怕,也避免了勾出他的发情期。

        等到真正的发情期一来……

        不知道阮柠又要哭多久了。

        阮柠可不知道现在谢执心里正想得美,他轻轻喘着气,脑袋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牛奶的缘故,反正就是很困:“谢执,我想睡觉了。”

        谢执知道今晚上他是累着了,也不说什么,思绪回笼,只道:“嗯,我抱你去睡。”

        阮柠安静的趴在谢执的肩膀上,他是真的累了,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嘴里咕咕哝哝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谢执被他这副娇憨模样弄得心痒,弯下腰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才走出去洗澡。

        第二天是周日。

        他们还能睡一个懒觉。

        不过阮柠醒的很早。

        因为他总觉得好像还有件什么事儿没有办。

        是什么事情呢?

        谢执被他在怀里蹭来蹭去的,也被弄醒了。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本来谢执是有起床气的,人没睡够就容易烦躁,不过遇到阮柠,凶不得骂不得的,他就只好委屈自己了。

        他把阮柠往自己怀里按,闭着眼睛:“乖,多睡会儿,下午才去学校。”

        阮柠睡意全无,只记得心里面有件事儿,就是被他给忘了。

        “我有一件事情没做。”

        过了一会儿,谢执闭着眼睛回答他:“什么事?”

        阮柠:“我忘记了,反正就是很重要的事。”

        谢执没说话,好像又睡着了。

        不过阮柠可睡不着,有事横在心里的感觉总是不上不下的。

        他几下收拾好起床,跑到沙发上,准备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想。

        谢执没一会儿就出来了,没阮柠在身边他睡不着。

        “怎么没开空调,”谢执过去又帮他穿了一件外套,忍不住有些怨言:“大早上的就你能折腾。”

        阮柠知道他吵到谢执睡觉了:“对不起啊,你要不再去睡一会儿吧。”

        谢执:“我睡不着了,想吃什么,我去买。”

        阮柠说了自己想吃的早餐,谢执就下楼去了。

        没一会儿,谢执就回来了。

        阮柠还保持着他出去时候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冥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来吃饭。”

        阮柠这才回过神,过去吃早饭。

        谢执:“你想什么呢?想了一早上了。”

        阮柠咬了一口肉包子:“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但就是有事情,我没做,又没想起来。”

        谢执每天都和阮柠待在一起,阮柠要做什么,他也是知道的。

        “什么事情要做?”

        阮柠:“不知道呀,就是没想起来。”

        俩人安安静静吃完饭,谢执突然想起,道:“柠柠,我的生日礼物呢?”

        “嗯?”阮柠愣了一下,然后猛的跳起来:“我知道了,我就是想的给你生日礼物这件事!”

        谢执:“这么好?”

        “当然了!”阮柠心道:他可是从好久以前就在打算了呢。

        谢执真正的生日就在两天后,阮柠都想好送什么了。

        “那你打算送我什么?”

        阮柠轻哼了一声,故作神秘道:“这是秘密,不能先告诉你,不然就没惊喜了。”

        还是惊喜?

        谢执有了一点兴趣,他倒是要看看小孩儿能给自己准备个什么惊喜。

        “好,那我就等着了。”

        关于谢家的新闻早就出了,阮柠去上学的时候,明显感觉很多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谢执身上。

        起初他还不明白,不过等他自己看到手机上的新闻时,就明白的差不多了。

        他还担心谢执会胡思乱想,想着要不安慰安慰人吧,没想到到头来反被谢执给好一顿打趣。

        气得他自闭,趴在桌子上不肯说话。

        前头吴雄林信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挺想去安慰安慰他执哥,不过谢执好像并不是很需要的样子,至少还有精力打情骂俏,他们觉得自己挺亮的。

        下课时,他们和谢执提议,要不一群人约着聚一聚,算是给谢执庆生。

        谢执以前过生日也是这样的,不过他今年不是很想,主要有阮柠了,他和阮柠两个人过也行的其实。

        但这样好像有些不太地道,谢执没说什么,由着吴雄林信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