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61章 尘埃落定

第61章 尘埃落定

        “车祸很严重,虽然第一时间把人送到医院,但可惜,他们还是没能救回来……”

        说到这里,男人有些更咽。

        不过镜头连抖都没抖一下,谢执挺稳的。

        阮柠脑子不好,没他们转的快,不过此时也反应过来,这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谢执的父母在十年前就出了车祸,去世了。

        他看了眼谢执的侧脸,心里面一下子好难受,闷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原来谢执这么早就没有了父母,亏他还和他住了这么久,却什么也没发现。

        谢执也从未和他提起过,平时根本看不出来,阮柠还觉得他过得挺开心的。

        这样一想,他心里更难受了。

        谢老爷子的脸色不太好,白发人送黑发人经历一次就够了,谁也不想被拿出来再戳一次伤疤。

        谢执脸上倒没什么表情,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真相和他一直以来相信的没什么两样,要说悲伤,早就悲伤过了。

        他现在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那人缓了缓,又继续:“我听到这个消息时觉得不敢相信,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不过还是要接受现实的。再后来我越想越不对劲,那辆车怎么会出现刹车失灵的问题,明明我每天都会检查,根本就不可能出现问题。”

        “后来我无意间翻开相册,看到我拍的照片,因为角度问题,上面刚好把你大伯在车上做手脚的样子照的一清二楚。”

        此言一出,场下立马议论了起来,对于十年前的事很多人都记不清楚了,而在场的又有的是年轻人,就更不知道了。

        不过不管了不了解,就单是这人说的,也足够出一个大新闻了。

        “他胡说!”谢执大伯怒吼突然出声,指着谢执:“谢执,你到底有什么阴谋!我告诉你,你这是污蔑诽谤!当初警察都没说我有问题,十多年过去了,你现在随便找了个什么司机就说我有问题了?你安的什么心?”

        谢执不慌不忙,甚至对他这副模样明目张胆的嘲笑:“你急什么?如果真的污蔑你,我会负责任,不如先听下去再说?”

        谢钟忙着去看谢执的爷爷,但谢执的爷爷只是看着谢执。

        “我当时只是有这个想法,却还是不敢确定,怎么会呢,两个人是亲兄弟,哪儿有哥哥害弟弟的道理。”

        “不过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大伯做贼心虚,调了监控,发现了我。”

        “最开始他想给我钱,让我离开,那时候我就确定了我的猜想,不过当时血气方刚的,心中不平,便质问他,他答不出来,我说我准备去报警。”

        那人呼出一口气,又道:“我当时太年轻也太天真了,这人心往往比我想的要复杂许多。那天我没能去到警察局,在半路就被人跟踪,我很害怕,怕像你父亲一样死了,所以我最终还是妥协了,因为车技好,一个红绿灯路口在甩掉了跟踪我的人后,就离开了榕城。”

        “不过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坏人没被严惩,你父亲也死的不明不白的,正好你来找我,我终于也可以解脱了。”

        画面到这里就算是完了,阮柠在人群外默默地看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哭。

        他去看谢执,谢执的脸上无波无澜,丝毫没有受影响。

        对啊,这视频就是他录的,可能已经麻木了吧。

        阮柠很心疼,心脏一抽一抽的。

        他觉得谢执好可怜。

        比自己还可怜。

        大厅里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始议论纷纷,视线也在谢执一家身上开始流连,豪门的恩怨往往上不得台面,不过一旦被抖落出来,就算是一点细枝末节也能被人津津乐道好久。

        谢执的大伯算是彻底慌了,他在人群中看了又看,最后,向谢老爷子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不过没想到谢老爷子却是转身走了。

        谢执:“我这里有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别想逃。”

        “你以为这就能将我定罪了?你认为凭什么一个外人的说辞警方会相信?”

        “单凭他的说辞肯定是不够的,不过有你的录音啊,大伯,还得谢谢你开的金口呢。”

        谢执说的录音,是十年前郝定录的,压死谢钟的最后一根稻草。

        谢钟愣在原地,他是万万没想郝定那个二愣子竟然还会想到录音?

        要是真有录音的话,那他到时候可能就真的……

        他有一瞬间想要逃跑的冲动,不过他也就动了一下脚,冰冷的镣铐就栲在了手上。

        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守在外边了,一群人走进来:“经人举报,警方怀疑你和十年前的一场车祸谋杀案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下他逃不了了,整整十年,该来的还是会来。

        谢钟这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知道一切都尘埃落定,其实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改变。

        他不想父亲把什么都交给弟弟,所以一时嫉妒,在车上动了手脚。不过他并不后悔,本来,他什么都比谢执的爸强,凭什么他得到的比自己多?

        只不过他没想到,尽管十年前他处理掉了谢执的父亲,十年后,他的儿子,依然会夺走他所有的东西,其实一切都没有变,他得不到的,还是得不到。

        “谢执,”谢钟在被带走前,叫了谢执一声,谢执转过头,谢钟说了一句:“你生日,大伯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不如就祝愿你和你那短命的爸妈一样,不得好死怎么样?”

        阮柠刚从人群中挤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句恶毒的话。

        阮柠脸色微变,不过谢执还好,并没有很受影响。

        他道:“我相信爸妈应该不会同意你这个祝福,还是送给你自己比较好。”

        谢钟被带走了。

        宾客们也没了再继续下去的欲、望。

        谢执让管家把他们都送走。

        阮柠静静地等谢执安排完,一句话也没多说。

        等谢执把所有的事处理好,人都走完了,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了。

        谢执站在门口,向不远处的阮柠招了招手:“柠柠,过来。”

        阮柠小跑着过去,被谢执一把就给拉进怀里紧紧抱着。

        “我好累,”谢执低头埋在他的颈间:“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阮柠能感觉到谢执的疲惫,他知道谢执很累很累。

        因为书里并没有说到过谢执的父母,所以阮柠并不知道,隐藏在谢执纨绔的作风下,有这么一个难以言说的秘密。

        可能也算不上是秘密,其他人都是知道的,就他不知道而已。

        阮柠回抱了谢执,像很多次谢执哄他的一样,轻轻的拍着他的背,道:“没事了,谢执。”

        面上的平静都是假象,谢执心里非常烦躁。

        事情明明这么简单,却还是拖了十年真相才浮出水面。

        谢执没说话,阮柠想哄他开心,便道:“你不要不开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们要长长久久。”

        谢执在他脖子上亲亲挨了一下,对小孩儿这略显刻意的承诺有些心痒,低声笑道:“我们会有多久?”

        阮柠:“很久!久到你老啦,我也老啦,到时候我不会嫌你长得丑的。”

        谢执直起身,捏了一下他的脸,道:“我们柠柠真是太好了。”

        谢执的心情因为阮柠好了不少,阮柠的心情却是不好了。

        现在谢执越是笑,他就越是难受。

        谢执把所有的事情都埋在心里,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他藏着这么多事儿,阮柠觉得愧疚,谢执对他这么好,他都没认认真真地去了解过他。

        他就按照自己表面看到的,谢执天之骄子,顺风顺水,要什么有什么。

        阮柠踮起脚,在谢执脸上亲了一口。

        谢执:“怎么了?”

        阮柠抱住他,带着很重的歉意,道:“我真是对不起你,这么久了都不知道你家里的事。”

        “不过谢执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阮柠扒着谢执,闷着声音说话。

        “我不会跟你闹脾气了,也不会说你凶了……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

        谢执把人给捞下来,一看,果然眼睛红了。

        小孩儿这同情心泛滥的,可谢执不想让他同情。

        “这有什么好哭的,”谢执不怎么在意:“都过去了,人要往前看啊宝贝。”

        谢执抱着他去沙发上坐下,道:“以后你不说我凶,那我就天天凶你。”

        阮柠知道谢执肯定是开玩笑的,吸了吸鼻子,道:“你才不会呢。”

        他缓了缓,发现其实他根本就不了解谢执。

        “你能不能和我说说你的事啊,我想多了解你一点。”

        谢执:“你想知道什么?”

        阮柠:“什么都想知道。”

        时间还早,偌大的客厅里就剩他们两个人,谢执待会儿还要去找爷爷,不过现在他可不敢上去。

        阮柠想知道,那也没什么。

        “从哪儿说起呢,就从我十岁那年开始吧。”

        阮柠窝在谢执怀里,安安静静的,跟只猫一样。

        “刚才你也知道了,我爸妈在那年去世了。他们很爱我,在我得知他们去世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空白的,觉得这不是真的。”

        “不过人还是要学会接受现实,一直活在想象里不是什么好事儿。”

        谢执抱着一个奶香的人形抱枕,香味窜进鼻腔里,有一种让他放松的神奇效果。

        谢执继续:“但我觉得他们的死不简单,没有为什么,可能因为不愿意相信他们已经死了,就想查一查。”

        “不过我那时候还小,查不出来什么,所有的事,都是长大了一点后,才慢慢查出来的,时间用的稍微长了些。”

        那可不是一般的长啊,阮柠其实也佩服谢执的毅力。

        “包括我消失两天的那次,就是因为我去录这个视频了。”

        阮柠现在才知道真相,觉得自己可太无理取闹了。

        谢执又道:“我从高一那年开始失眠,然后就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后来靠着吃药,每晚上能够睡几个小时。”

        “不过后来我发现,和你一起睡的话我就能睡着,还睡得特别好。”

        阮柠:“为什么啊?”

        谢执:“不知道,可能你太甜了吧。”

        阮柠:“……”

        凑上前亲了谢执的嘴巴一口:“甜吗?”

        谢执:“甜。”

        明明是自己先撩的,阮柠倒是先有些不好意思了。

        谢执突然问:“对了,你不是知道一些事吗,那你知不知道,我之后会怎么样?”

        阮柠愣了一下,道:“我也不是全部都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他看着谢执,笑了笑,道:“你以后一定会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