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60章 往事

第60章 往事

        叶书不知道带向安去哪儿了,不过谢执没怎么管他们,叶书最近应该得了空闲,要是再不加把劲,以后可有得他受的。

        他大伯正在跟厅里的一些人交谈着,不仅仅是生意场上的一些大客户,就连以往他根本看不上眼的一些小公司,现在也极力在拉拢。

        谢执知道,他是慌了。

        爷爷举办的这次晚会,目的不言而喻,他没法阻止,便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利益。

        很多人说他和父亲长得像,但谢执觉得不像。

        一个人内心多么黑暗和扭曲,他的外表就会多么丑陋,至少他父亲不是这样的。

        而他今天,就要撕碎这个人丑陋的面具。

        谢执紧紧握了握口袋里的u盘,这十几年的梦魇,快结束了。

        谢老爷子出来了,准备带着谢执去结识一些生意人。

        不过带着阮柠显然是不怎么方便了。

        谢老爷子:“先让这位小朋友在边上玩会儿吧,我带你去就行。”

        阮柠其实知道他不适合跟着去,也不习惯,谢执爷爷不喜欢,他不想让谢执为难。

        “那你去吧,我在沙发上坐一会儿。”阮柠笑了笑,露出两个小白牙。

        谢执怎么看,这小孩儿都有些强颜欢笑的感觉……算了,反正很快就会结束了,到时候他就带着他的宝贝回家。

        谢执摸了摸他的头:“那你在那边坐着等我,想吃什么就拿。”

        阮柠:“嗯嗯。”

        等阮柠过去后,谢老爷子才问:“你们认识多久了?”

        谢执的视线一直跟着阮柠走:“很久了。”

        谢老爷子看了谢执一眼,道:“他不适合你。我有几个很好的人选,你们可以试一试。”

        谢执对此嗤之以鼻:“你有几个好人选就让他们跟你过就行了,不用为我考虑,我有这一个就知足了。”

        谢老爷子:“……”

        阮柠知道谢执还在看他,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正常点,他拿了几个蛋糕在手里,装作吃的很香的样子,实际上根本就是食之无味。

        谢执的爷爷真的不喜欢他。

        虽然谢执平时对他爷爷说话感觉不怎么有礼貌的样子,但阮柠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更不用说对方是从小把他带到大的爷爷了。

        阮柠心里有些难受,他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喜欢谢执,谢执很好,对他特别好。

        唉,果然他的爱情之路不怎么顺利啊。

        喝了一口果汁,然后鼻腔里就冲进来一股很浓的香水味。

        阮柠抬头一看,是阮佩。

        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送罗烨去医院了吗?

        “妈妈,有什么事吗?”

        阮柠的音色很软,即便如此,虽然他还叫着妈妈,不过阮佩觉得,她这儿子已经和她越来越疏远了。

        而她现在也不能再用以前的态度和方法对待了,就凭着阮柠几个月没回过家,没问她要过一分钱还依旧过得好好的,甚至比在家还过得好。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谢执。

        他们应该是在一起了的。

        阮佩笑了笑:“看你一个人在这边坐着,怕你无聊,来找你聊聊天,柠柠,你不想妈妈吗?”

        阮柠对阮佩没什么感情,但不管怎么说,对方生了他,这层关系就没法儿彻底断。

        “我最近学习很忙,所以可能没多余的时间去想事情。”

        阮佩脸上有些尴尬:“没关系,高三了嘛,是挺忙的。”她看了一眼阮柠身上价值不菲的小西装,把整个人衬托地,高贵的像个小王子一样。

        “谢执对你好吗?”她发觉她和阮柠说话竟然也开始有些拘谨了:“你和他一起住的话,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阮柠不知道阮佩想说什么,难道就是单纯的关心自己一下?

        “挺好的,没有不方便。”

        “哦,那就好,”阮佩犹豫了一下,又道:“刚才你哥……罗烨,谢执为什么打他?”

        阮柠没急着回答她,问道:“罗烨怎么样?”

        阮佩把人送到医院就赶回来了,并不是很清楚罗烨的情况,她可不想待在那种地方,不管她多任劳任怨,也没见罗烨和罗绍元对他有多好的脸色。

        “听医生说伤的挺重的,不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可能又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之类的,”阮佩:“所以谢执为什么打他?因为你吗?”

        没什么大问题那就是还能治好了,阮柠放了心,对阮佩的问题也心不在焉:“罗烨说话难听,谢执就打他了,其余的我也不知道。”

        虽然阮柠这么说,但阮佩总觉得他在说谎。

        她在边上看的清清楚楚,谢执看他时候的眼神,真的变了很多。

        她可以确定,阮柠在谢执心里,肯定有很重要的地位,正好罗绍元的公司已经夕阳西下了,罗烨这次惹了谢执可能也没好果子吃,以后的发展可想而知了。

        她正好,她是阮柠的母亲,尽管以前对阮柠不怎么好,但在这世上,他可以说就自己一个稍微好的亲人,以后阮柠不会不管她的。

        阮佩放了心,又和阮柠说了几句话就加入到那边一个太太团里面去了。

        晚会因为谢执的加入变得热闹了很多,因为谢老爷子有意帮谢执介绍对象,各家有条件的,自然巴不得蹭上来。

        没过多久,谢执身边就围满了omega,不过他还是注意着距离,怕阮柠看见了会伤心。

        外人在虚伪地吹捧他,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么厉害。

        捧得神乎其神的,简直了。

        谢执不想听了,面上有些不耐烦,还是和他的柠柠待着舒服些。

        谢老爷子可知道谢执是个什么尿性,看他皱了没,觉得也差不多了,便自己上台,感谢致辞。

        “非常开心各位能赏脸来参加这个晚会,老爷子我呢,年龄大了,俗话说得好,长江后浪推前浪,谢执是我孙子,我对他寄予厚望,年轻人不懂事,还希望在他以后的路上,各位能多担待些……”

        谢老爷子在台上说着,台下人已经完全明白了,谢执也不意外,只是他大伯的脸色非常的不好。

        谢执在心里冷笑一声,这就脸色不好了?

        “现在,我们还是先享受当下吧,希望大家能玩的开心……”

        谢老爷子示意人放首舒缓的音乐缓和一下,不过没想到放出来的,却是一段视频。

        视频上的人约摸五十来岁,男,头发全白,看起来有点显老。

        谢老爷子看了一眼谢执,谢执没动静,他又继续看。

        谢执大伯的脸色完全变了,在那人出来的时候,面色惨败。

        他忙着想让人去关掉投影仪,不过却被谢执给拦住了:“你要去哪儿呢大伯,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大礼。”

        “你特么什么意思?!”谢执大伯破口大骂:“你以为我会怕?我行的正坐的直,没做过的你找谁都没用?!”

        谢执面不改色:“那这样的话,你又在怕什么?”

        画面上的人开始说话了。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阮柠在那边百无聊赖地昏昏欲睡,一时也察觉到不对,跟着走过来看。

        “我叫郝定,今年三十五岁。”

        男人对着镜头有些紧张,双手不安攥着两侧的衣料。

        录视频的人是谢执,谢执让他不要紧张,慢慢来。

        好一会儿,郝定又道:“我十年前在谢家做过司机,那时候二十多岁,刚出来,还是个毛头小子。”

        “谢征……也就是你父亲,我就是给他当司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对人挺和气的。”

        谢老爷子对这个司机没什么印象了,不过又好像有那么一点模糊的印象。

        阮柠不知道这个人要说什么,不过从他的直觉来说,总觉得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我那时交了一个女朋友,因为人年轻,总想在女朋友面前炫耀,当时就跑在谢家的地下停车场去拍了一些照片给我的女朋友。”

        “停车场一般没有人去,我那天更是挑了一个能避开所有人的时间去拍……但我没想到……”

        “我……十多年了,一直被这件事困扰,因为害怕,所以一直没有勇气说出这件事。”

        视频里面的谢执问:“那天你拍到了什么?”

        郝定道:“当时我拍的是我开的那辆车,也是平常接送你父亲的那辆,因为是偷偷的,所以不太敢发出声音来。我看到谢家的大儿子,也是你大伯,蹲在车的轮胎那儿,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当时是真不知道,照片也是连拍的,所以我不知道已经拍了,因为害怕自己被发现,当然,他当时并没有发现我,后来我只好远远的拍了一些照片就赶紧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这么巧,我那天吃坏了肚子,没法开车了,然后你父亲急着去一个地方,没办法,跟你父亲请了假,他就就和你母亲自己开着去了,然后也是那天,我看到新闻,高速上几辆豪车追尾相撞,其中有一辆,就是你父亲开的那辆。”

        “当时我也只是着急,因为车祸有时候不可避免,也不一定是自己的问题,不过后来听到警方的结果,说的就是他开得那俩车刹车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