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59章 轻轻的

第59章 轻轻的

        阮柠:“……”

        这个要求有点儿……

        他有些为难,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怕疼。

        本来他就是个非常怕疼的,那要是再被咬一口,不得见血了?

        想想都觉得可怕。

        谢执看他小脸儿都皱到一块儿去了,嘴唇撅得老高,一脸为难的样子,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其实他也只是说说而已,阮柠这下正感动着呢,非得觉得要为自己做点儿什么,不然以这小孩儿的心思,免不了要胡思乱想,所以他才说想咬一口。

        逗他的。

        “我开玩笑的,”谢执笑道:“你别当真。”

        “不是……”阮柠犹豫了一下,然后像下定决心般,凑过去,挨在谢执的耳边:“那你能不能轻一点咬啊?”

        谢执只觉得左边耳朵都麻了,轻轻柔柔的,像触电了一样,从耳蜗传至全身。

        他看了一眼阮柠,这小孩儿撩人的技术到底是跟谁学的?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谢执盯着他,问的很慎重。

        阮柠点了点头,脸红红的:“知道啊。”

        谢执:“我可是要yao你的腺体。”

        阮柠:“所以我……让你yao轻一点啊……”谢执yao他,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暂时标记吗,他觉得没关系,反正他是喜欢谢执的。

        只不过就是怕疼,一疼肯定就要哭,本来就够没用了,他可不想还老是掉眼泪,让谢执觉得烦。

        谢执真的是服了阮柠了,明明表现得跟个情场高手一样,偏偏还用那双清澈懵懂的眼睛看着你,表情也是憨憨的,一副任人宰割的乖巧模样。

        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他没释放信息素,可是奶香味儿一直萦绕在鼻腔,馥郁香甜,真的很想能一口吃下去。

        谢执自认不算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是只会用下半_身思考的动物。

        不过在今天这个时候,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自己就是。

        阮柠见谢执迟迟没说话,就一直盯着他看,莫不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

        “谢……唔……”谢执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翻身而上,wen了上去。

        他并不温柔,强势而霸道,直接攻城略地,最开始阮柠还能吸得了两口气,到后来就只出不进了。

        慢慢的,他只觉得呼吸困难,要是谢执再不放开他的话,可能就要窒息而死了。

        要是亲个嘴都亲晕了,那得有多笑人。

        不过还好,谢执暂时离开了一下,阮柠都来不及说什么,先抢着喘两口气再说。

        谢执看他眼泪汪汪的直喘气,笑道:“都亲了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还不知道换气啊?”

        阮柠心想,那是我不知道换气么,要换气你也要给我个机会啊。

        嘴巴很疼,谢执肯定是咬他了。

        这样……也算吧。

        不过……

        谢执还ya在他身上,阮柠明显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下面有个东西有点儿硌人……

        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现在更是清楚的不得了,不知道为什么,脸蹭的一下就红透了。

        “你、你先起来……”阮柠推了推他,不过没怎么推动。

        谢执明知故问:“怎么了?”

        阮柠:“你ya着我喘不过气了。”

        谢执:“可是我还有一件事儿没干。”

        阮柠:“什么事儿?”

        谢执幽幽地看着他,轻笑了一声:“干你。”

        阮柠:“……”

        什么虎狼之词!

        阮柠脸红地跟泼了鸭血一样,偏偏他词穷,在这种问题上又不太会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好一会儿了,他才支支吾吾道:“这种事不、不能急的……我、我还没……准备好。”他心跳得突突的,眼睛都不敢跟谢执对视,谢执盯着他的样子,让他觉得很危险,就像是被猎食者盯上了一样。

        谢执知道可能把小孩儿给吓到了,他当然是开玩笑的,怎么说第一次也得好好准备,就在这么一个地方怎么行,他可不能委屈了自家小孩儿,更何况这时间也不够啊。

        但是必要的步骤还是应该教一下的。

        “嗯,”谢执开口抓了阮柠的一只手:“我今天可以不急,不过谁让你勾我的,你把我勾起来了,你就要负责任,不然憋着容易憋出病来。”

        阮柠这时候自然是谢执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那怎么帮你啊?”

        谢执一笑:“很简单的,我教你。”

        ……

        阮柠觉得谢执说的话不能信了。

        可能他俩对于“简单”的定义不太一样。

        他手都酸了,也不会做,还是谢执握着他的手进行了全部过程。

        不过最后他自己的眼泪却被逼出来了,看来咬不咬都是要哭的。

        谢执神清气爽,虽然阮柠的技术是差了点,不过谁让他是阮柠呢。

        “柠柠?”谢执给他用湿毛巾擦了擦手,道:“怎么哭了?”

        阮柠能说自己是因为太不好意思了才哭的吗?

        “没事,”他吸了吸鼻子,把脸埋进被子里:“我眼睛酸。”

        这蹩脚的谎话也就只有他说得出来了。

        谢执把毛巾放到一边,然后上床搂着阮柠。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还有更不好意思的呢。”

        阮柠:“……”

        阮柠自闭了,阮柠不想说话。

        谢执一边笑他的单纯,一边又暗自庆幸自己捡了一个大宝贝。

        他循着阮柠的脖子轻轻qin着,结果怀里的人抖得跟个筛糠一样。

        谢执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抖什么宝贝儿?”

        谢执离开后,阮柠觉得好了很多。

        他转过头:“你、你要咬我了吗?我有点儿怕……”

        谢执亲了亲他的额头:“不咬。”

        然后便在阮柠的腺体上wen了一下。

        “还舍不得。”

        俩人在房间里耽搁了好一会儿,直到外边儿有人敲门了才出去。

        谢执觉得,有必要把所有的事都解决了。

        晚会上的人该玩的玩,谁都没有把刚才那点儿小插曲放在心里。

        对他们而言,只要不关乎自身利益,所有的事都可以当成一个笑话或者小品,看看就完事儿。

        谢老爷子在书房等着谢执,谢执牵着阮柠一起进去。

        书房里只有谢老爷子一人,阮柠知道谢执的爷爷是个很厉害的,一时有些紧张,掌心都出了汗。

        谢执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让他安心。

        谢老爷子看了阮柠一眼,再看了看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没什么表情,淡淡道:“说说吧,你和罗家那位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执:“我刚才不就说的很清楚了么,他该打,欠揍,这需要什么理由。”

        “你这招对我没用,”谢老爷子:“那你再说说,他为什么就欠揍了?”

        阮柠还想帮谢执解释些什么,谢执就抢在他前面开口了,说的一脸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因为他骚扰你的孙媳妇。”

        阮柠:“……”

        谢老爷子:“……”

        “咳咳……”谢老爷子对谢执这诚实地还有些不大适应,孙媳妇,我什么时候有了孙媳妇了?!

        “我孙媳妇,不会就是你牵着的这位?”

        “没错,”谢执把阮柠朝前面拉了拉:“柠柠,叫人。”

        阮柠虽然挺怕谢老爷子的,不过这时候也大着胆子:“爷爷好。”

        谢老爷子:“……”怎么谢执喜欢这种类型的?这孩子哪家的,以前怎么都没见过?

        虽然长得还算可以。

        “你是……”

        阮柠:“我叫阮柠。”

        谢康不知道谢执和这小孩儿在一起多久了,不过他也没当回事,小孩子之间玩玩而已,不会长久的,他已经把适合谢执的omega都给调查完了,一般他没查到的,对谢执也没什么帮助。

        “随你们吧,不过要把玩和正事分清楚。”谢老爷子被谢执搞地有些疲惫:“待会儿你跟我下去认识认识人,也做点正事。”

        谢执:“大厅中央的那个显示屏是不是好的?”

        谢康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问起这个事儿来了:“当然是好的。”

        谢执:“那就好。”

        阮柠站在旁边也插不上话,而且他总觉得谢执的爷爷,好像不是很喜欢他的样子。

        谢老爷子让谢执先出去,自己收拾一下马上出来。

        阮柠在出了书房以后才觉得轻松点,谢执捏了捏他的脸,打趣道:“怎么紧张成这样?”

        阮柠把谢执的手拿下来:“爷爷是不是不太喜欢我啊?”

        谢执其实知道他爷爷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不想让阮柠胡思乱想:“别瞎想,爷爷就这样,喜欢谁不会太表现的,再说了,他喜欢有什么用,我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阮柠被谢执忽悠的,竟然觉得还有那么一点道理。

        不过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来了这么久,谢执还过生日呢,怎么没看到他爸爸妈妈?

        “对了,谢执,你爸爸妈妈呢?”

        谢执手一顿,连着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

        他一直都想避开这个话题来着。

        不过迟早也要面对的。

        柠柠迟早也会知道。

        “谢执?”

        谢执回过神来,笑了笑,道:“他们……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阮柠还以为谢执的父母有什么事耽搁了,也没多想,就没问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