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56章 叶书

第56章 叶书

        阮柠说实话有些饿了,不过出房间后他看到大厅里这么多人,突然就有些紧张,一时间竟然忘记和谢执说了。

        不过谢执心里有数,往常他们什么时候吃的饭,阮柠什么时候饿,他都记得清楚。

        “饿不饿?”谢执问他。

        被谢执一提,阮柠立马就感觉到了,点点头:“嗯,好饿。”

        “那边儿有蛋糕和一些小点心,我带你去吃。”谢执牵着他下楼,嘱咐道:“慢点。”

        大厅里面人多,一个二个的不是瞎子,谢执这么大摇大摆的下楼来,很快很多人都看到了。

        不过众人也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脾气大,油盐不进,吹嘘拍马什么的通通没用,他不想跟人搭讪的时候,你也就别凑上前找骂了。

        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没人上前来。

        阮柠总觉得怪怪的,虽然没人来跟他们说话,不过那些人的视线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如影随形的,他都觉得好像要被人□□地给剥地干干净净一样。

        谢执:“管他们的,你别看。”

        阮柠收回想要乱瞟的视线:“哦。”

        好在他是个心大的,虽然不怎么习惯,但只要有吃的就行了。

        谢执给他倒了一杯水,坐在边上的沙发上:“慢点儿吃,谁跟你抢似的。”

        阮柠被噎着了,端起水咕噜咕噜喝了很多口,好不容易把东西咽下去,谢执帮他拍着背,也不知道是该说他呢还是该说他。

        这要是真说了,可能这小孩儿又要气好久了。

        “好点没?”谢执继续帮阮柠顺气。

        “咳咳……”阮柠咳了好几声,缓了一会儿:“嗯,好点了。”

        他看了眼谢执的脸色,小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谢执笑道:“我又没说你。”

        谢执都笑了那肯定是没生气了,阮柠放心:“我怕你生气。”

        谢执将阮柠嘴边的碎屑给擦干净,道:“我哪儿有那么凶。”

        阮柠:“你也不是很凶,但你要生气,我怕你今晚上一生气,就不带我回去了。”

        谢执没想到这小孩儿原来是这么想的,一时有些无可奈何:“你别多想,我可舍不得留你在这儿。再说了,我的身家可都在你那里呢,没了你我就要去喝西北风了。”

        阮柠知道谢执这是在安慰他,喝西北风什么的,确实不太可能,但这一番话真的让他安心很多。

        他笑了笑:“嗯!”

        就在他这次准备慢条斯理地吃东西时,突然就被一个响亮的声音给打断了。

        “哟!谢少!”

        阮柠闻声看过去,发现叫谢执的是一个他没见过的人。

        那人身后还跟着向安。

        很久没见过向安了,自从他和谢执在一起后,他就没看到过向安。

        他们不在一个教室上课,所以不常见到,这后来向安也没来找过谢执,他就更见不到了。

        说起来,本来他的初衷是撮合他和谢执的,因为书里面的剧情也是这么写的,不过谁能想到发展成了这样子。

        唉,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计划赶不上变化。

        阮柠默默地放下东西,坐在一边没说话。

        向安看见了他,实际上早在他们下来的时候他就看见了,后来他看叶书实在是没发现,才提出要过来吃点儿东西。

        他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感情还这么好啊。

        叶书正愁着百无聊赖呢,这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多愁善感的毛病,绕是他今晚上怎么逗人都没效果。

        “怎么这么晚才来,你可是寿星啊,怎么。对你这二十大寿这么不上心?”

        谢执拍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能不能规矩点儿。”

        “规矩规矩。”叶书也就是想闹一闹,他在另一边坐下来,看了一眼旁边乖乖坐着的阮柠,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我记得,上次半夜你让我看病的,不是这个小美人啊?这么快就换了?”

        这话一出,果然,谢执的脸色立马就不好了,叶书这货就喜欢唯恐天下不乱。

        阮柠后知后觉的,他不认识叶书,只觉得应该是谢执的朋友了,这个alpha虽然一直笑着,不过看起来不像一个好人。

        谢执:“我觉得应该给你挂一个脑科,看是不是记忆出现了偏差,或者检查一下是不是脑残。”

        叶书没生气,还是那副样子,道:“我是医生,我知道我有没有问题。”

        他对阮柠道:“怎么称呼啊,小同学?”

        阮柠看了看谢执,谢执朝他点了点头,道:“他是叶书,和我、小安,我们三一起长大的。”

        原来是发小。

        阮柠想起来了,谢执是有一个学医的发小的。

        这个人占的篇幅不多,不过就出场的次数看,除了嘴上没把关这一点,人还是挺好的。

        只要是好人就行。

        阮柠笑了笑,道:“阮、阮柠。”

        叶书上一次见他,除了被阮柠身上奶得不行的信息素给香到了以外,就没什么其他交流了。

        更没听人说过话。

        不过当时他就想,长成那样,信息素又奶得不行,又是个omega,大约也就是软绵绵娇气胆子小一戳就哭的那种。

        今天一听声音,果然,说话也是这样。

        没想到谢执还真就喜欢这种,嗯……不难得哄?

        他脑筋一转,想看谢执的反应,道:“软软?有多软?”

        阮柠:“……”这人委实放浪得很啊。

        他不回答,谢执早就坐不住了,将背后的枕头一下就朝叶书扔过去:“找死啊你!”

        叶书接住,心里啧啧两声,问问都不行了?这可怕的占有欲。

        “我就问问,又没说干什么。”

        谢执:“问问也不行。”

        向安坐在叶书身边,心里闷闷的难受,谢执有了阮柠以后,果然都不像以前那么在乎他了。

        叶书是真不相信谢执真就这么喜欢人了,还是这样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哭包omega?

        听名字也好像不是谢老爷子内定的那些omega里的。

        可以啊,还是自由恋爱。

        这太符合谢执的人设了。

        他能感觉到谢执心里面有事情,按照往常来说,谢执是怎么也不会同意办这个生日会的,嫌麻烦不说,也不在乎,不过今年却一反常态,他不得不怀疑,谢执难道是准备做什么?

        他们从小玩儿到大,谢执父母去世的那一年他们早就记事了,虽然算不上很懂事。

        那一年谢执的性格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狂躁、易怒、暴力……

        本来谢执是挺胆小的一个人,那时候他最大,谢执和安安都听他的,不过就从那一年开始,谢执在学校开始频繁的打架、挑衅,直到学校里的那些人看到他就绕道走。

        后来长大了些,谢执的性格虽然有所收敛,但和十岁以前也是大相径庭,不仅如此,即便平时该玩玩该浪浪,就是一副纨绔子弟的作风,但叶书能感觉到,谢执心里是藏着事的。

        只不过不说而已。

        谢执准备带阮柠去周围走走。

        里面人多,闷,既然来都来了,房子也是要逛完的。

        谢宅的花园挺大的,有小亭子。

        花园里也有一些人,不过不多,阮柠踩在松软的草地上,不由感叹:“谢执,你家好大啊。”

        “那你想住在这里吗?”谢执问。

        阮柠毫不犹豫地摇头:“我不想。”

        谢执摸了摸他的头没说话。

        俩人就在草地上走了一会儿,风挺大。

        谢执用手给阮柠暖了暖脸:“冷不冷?”

        阮柠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

        谢执顺道捧着人的脸就亲了下去,笑道:“怎么就憨憨的呢?”

        阮柠有些嗔怒:“谁憨啦?”

        谢执:“我。”

        阮柠绷了一会儿脸,不过没过多久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谢执由着他笑,也就他觉得好笑。

        等笑得差不多了,阮柠忽然道:“我们什么时候去见你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啊?”

        谢执:“怎么,你这么快就等不及了啊?”

        阮柠被戳破了小心思红了脸,却还是死不承认:“我没有,就……问问。”

        谢执也不说他,道:“等会儿吧,我爷爷快下来了。”

        阮柠:“嗯。”

        向安一直在后窗那儿看着花园里的情况,看来谢执真的很喜欢阮柠啊。

        只有在看阮柠的时候他才会有那样温柔的神情。

        他有些失落,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不想再看了,看一次伤心一次。

        他转过身,准备回去了。

        只不过刚一转身就撞上了一堵人墙。

        鼻子都被撞红了。

        向安看着叶书,有些怪他:“干嘛一声不响地在我后面?”

        叶书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道:“你不开心?”

        向安:“没有。”

        叶书显然是没信,继续道:“看到阮柠你不开心,还是看到谢执对阮柠这么好你不开心?”

        叶书真不愧了解他,他们一起长大,果然不是想瞒就瞒得过去的。

        他推了一下人,没推开,有些急了:“我都说了没有了。”

        叶书:“那就是有了……”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不对……安安你不会是喜欢谢执吧?”

        什么叫“他不会是喜欢谢执吧”,他喜欢谢执怎么了?

        向安也不推开叶书了:“我怎么不能喜欢谢执了?”

        叶书皱了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躲了躲又问:“所以谢执知道这事儿吗?”

        向安低下头:“知道。”

        “他怎么说的?”

        向安:“他能怎么说,说我对他不是喜欢,只是依赖。”

        叶书心道,还算谢执识时务。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向安小声的:“我就是喜欢谢执啊。”

        叶书觉得有些头疼,这怎么一切都变味儿了?

        “那我问你,谢执和阮柠在一起,你有多伤心,有没有伤心到想要去死,觉得活不下去的那种?”

        向安想了想,犹豫地摇了摇头:“没有……伤心是很伤心的,但也没有那么伤心,谢执喜欢阮柠,眼神和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了……”

        叶书有了计较,感情他的安安这个窦都还没开呢。

        他叹了口气,道:“谢执说的没错,你对他可不是喜欢。”

        向安正想反驳,叶书又道:“我到大学学医以后,就谢执一直都和你在一起,不过他当你是弟弟,他身边又一直只有你一个omega,你便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不过没想到阮柠有一天出现了,你怕谢执和阮柠在一起,对你的关注和关心就少了,然而看到他俩在一起,你又没有太伤心,这就证明,其实你也不是很喜欢谢执,只不过是想让他继续关心你而已。”

        叶书怕向安不明白,又道:“你想,只要他像之前那么关心你,是不是他和谁在一起你觉得也不是不可以?”

        向安被叶书说的一愣一愣的,仔细一想,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儿。

        叶书觉得他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本来当初走的时候他就怕安安没人照顾,谢执脾气虽然不好,但好歹一起长大的,所以他才拜托谢执,不管怎么说得帮他把人给看住了,照顾好了,只能胖不能瘦,只能高不能矮。

        那些不知趣的alpha通通给他赶走,没曾想这倒好,平白无故的给自己造出了一个情敌来。

        叶书上前搂了搂人,他还说呢,怎么越长越大,这人都不粘自己了。

        “所以你要想开点儿,也不是只有谢执对你好啊。”他咳了几声:“我这段时间不是很忙,等你考完试带你去玩好不好?”

        向安还得用些时间来消化一下他原来不是那么喜欢谢执的事实,做什么都没心情,而且叶书那么忙,他不想打扰了人家。于是推开了人:“你忙吧,我不想玩。”

        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