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55章 家仇

第55章 家仇

        谢宅的安保不错,门外虽然围了很多的记者,不过一个都没能进去,只能留在外边儿吹冷风。

        谢执爷爷这次的举动,有些昭告天下的意思,年纪大了到了退休的年纪,是时候该把接班人给推出来见见世面了。

        而谢家的资产和生意在这个城市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这次的生日会才会这么受到外界的关注。

        为了避免引起骚动,谢执他们走的是另外一个门。

        阮柠感慨:办个生日会而已,都有这么多的记者来,这有什么好报道的?他不懂。

        下了车以后,谢执牵着他绕了路到了房间。

        路上他们经过了大厅,不过隔得有点儿远,阮柠看到大厅里挤满了人,端着酒杯交谈着走来走去的。

        他看了一眼就没再看了,只觉得今晚来的人真的有点儿多。

        到了房间里,谢执把门锁好,道:“你先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出去一下,过会儿来找你。”

        阮柠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格外的依赖谢执。

        “你要去哪里啊?”

        谢执抱了抱他,道:“我去找爷爷说件事情,要不了多长时间,把你留在外面担心你不适应,所以就让你待在这里,这是我的房间,累了的话可以休息一下。”

        阮柠也不是不善解人意,谢执说有事那肯定是真有事了,他也不能老缠着人家。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谢执搂着他亲了亲,最后还是阮柠嫌腻歪了把他推开:“你快去吧。”

        谢执:“乖。”

        等谢执走后,阮柠才好好看了一下这个房间。

        主色调就是很简单的黑白灰,很宽敞,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很干净,像很久都没住过的。

        有独立卫生间。

        房间也没有玩具,除了一个在地上已经落了灰的篮球。

        阮柠拉开旁边的大衣柜,里面塞的满满当当的都是谢执的衣服,很多,摆放地很混乱。

        阮柠呼出一口气,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脱了鞋躺上床,被套好像是新换的,有一种洗衣液的香味儿。虽然他心里还是没有底,不过真的可能是谢执的房间起了作用,阮柠觉得没那么空了。

        别人的眼光其实不重要,谢执怎么看他才是他应该在乎的,他以后是要和谢执在一起的,别人都无关紧要。

        谢执去找了谢康。

        谢康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好,还把头发梳起来了,显得精气神特别足。

        谢执没敲门就进去了,只不过他没想到,他最不想看到的两个人也在里面。

        他大伯那对夫妻。

        谢执的大伯叫谢钟,和谢执的爸同一天出生,相差一岁。

        其实两人长得特别像,都是一个妈生的,不是双胞胎却胜似双胞胎。

        不过谢执每次看见他,都会被他虚伪的嘴脸恶心到想吐。

        谢钟对谢执明目张胆的厌恶恍若未闻,笑道:“有一段时间没见,谢执真是成熟了不少啊,听说今晚的很多omega,差不多都是是为你来的呢。”

        谢康在邀请时,确实也向那些家里面有合适omega的暗示了不少,他就是想把谢执的婚事儿给定下来,这小子脾气爆得很,早一点找个人管着他,让他有点压力和负担,万一他以后一口气不来,谢执还没安排好,那他就是死也死的不安心。

        谢执就当没听见,径直走到谢康面前:“我有话说。”

        谢钟的脸色有些微妙,倒是他老婆有些沉不住气了:“哟,谢执你这脾气还这么大啊,都多大的人了,见着长辈也不知道问好,都是一家人,你干嘛就非得把关系处的跟仇人似的?”

        谢钟看了眼他爸的脸色,在旁边打着圆场:“说什么呢,谢执还是个孩子啊。”

        谢执对夫妻俩的演的戏没兴趣,仍旧面不改色的站在谢康面前。

        “都二十岁了还是个孩子啊。”

        谢康有时候对这种这俩夫妻也不是很看得惯,不过他年纪大了,也不想管这么多,总之谢执的脾气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想来也吃不了亏,而且他也会旁敲侧击的敲打一番。

        “他不管多大,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个孩子,你们两个大人,怎么,就这么点儿心胸?”

        他这话明显是偏向谢执的,不过谢钟夫妻却不敢说什么,只是心里非常不甘,虽说老爷子偏心这回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他们就是没想明白,谢执这么年轻,对于接管公司肯定不是最佳人选,为什么他爸就是不愿意让他俩接手,还是一意孤行地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谢执。

        别说今晚上这生日会没别的意思。

        谢康看差不多了,对着自己的宝贝孙子笑了笑,道:“今晚你是寿星,你最大,想说什么?爷爷都答应你。”

        谢执还是当他大伯二人是空气,正色道:“有些事拖得久了,有必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造下的孽欠下的债,该还就得还,今晚我会让所有真相,都大白天下。爷爷你不相信我,总得相信事实。”

        谢康知道谢执这话什么意思,他没想到,谢执爸妈出事时谢执不过也才十岁。这十年过去了,他心里所芥蒂的,从来都没放下过。

        谢钟知道谢执不待见他,无非是怀疑他爸妈出事和他有关,但又找不到证据。

        他就不信,十年前这么多警察都没找到证据,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能够查得出来什么。

        谢康的脸色僵了僵,叹了口气,似乎也没找到合适的话说:“谢执……”

        谢执打断他,又道:“还有,别想着给我身边安什么omega,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谢康一听,又来精神了:“什么?你有喜欢的了?啧,干嘛不早说呢,爷爷可是个很开明的人,哪家的,怎么样?带来了吗今天?”

        谢执:“带来了,待会儿你就能看到,他就是个孤儿,没背景没势力,也没什么能力,不过我喜欢。”

        谢执长这么大就从没在他爷爷面前说过喜欢谁,十八岁那年谢康也有意撮合,虽然不着急结婚,早点儿处也好,不过谢执不知道怎么的,当着面儿明明和人家处的还不错,人omega也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转过身就六亲不认了,那omega后来去找他,他就当做不认识,众目睽睽之下把人气的当时就哭着跑回家告状去了。

        然后这事儿就没有下文了。

        关键好几个都是这样。

        其实这真不能怪谢执,当时和人相处完全是因为礼节问题,他对那些omega没什么兴趣,自然也没有上心,第二次见说不认识也很正常。

        没想到这谢执还悄悄地把孙媳妇都给自己找好了。

        虽说没权没势,这……问题倒也不大,也不是非得要给谢执找一个什么样儿的omega,他家也没有沦落到非得联姻才走的下去的地步,他只是想让谢执以后的路变得更顺畅一点儿而已。

        不过现在看来,谢康觉得,只要谢执开心了就行,他喜欢谁就让他喜欢呗,小年轻情情爱爱的正常的很。

        “不错不错,你喜欢就行,那现在人呢?”

        谢执:“在我房间待着呢,他怕生。”说着,他突然就很想回到阮柠身边去了。

        他的柠柠真的很好,虽然笨笨的,不过抱起来可软了,抱着睡觉让他觉得很安心,不会说话却也能笨拙地安慰自己,心地纯良,也有让人一眼就能看破的小心思,真的有趣得很。

        他想着想着,嘴角都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想到阮柠,他的心情都会变好。

        谢康看谢执的表情柔和了下来,心道这小子都这时候了还能走神,轻咳了几声:“你快去吧,待会儿带着人来给我看看。”

        谢执:“嗯。”

        他走了出去,从头到尾,都没给过谢钟任何一点正眼。

        有些人,就是看一眼都嫌脏。

        阮柠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滚了几圈,心想,谢执怎么还不回来啊?我好无聊。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没多久,门口就传来响声了,阮柠立马紧张起来,从床上翻坐起来,有些戒备地盯着门口。

        门被慢慢打开了,谢执的脸出现在门口。

        阮柠一下就放松下来,开心的跑过去,一下就跳起来抱住谢执:“你回来啦!”

        谢执把门关好,然后接住人:“嗯,回来了。”

        阮柠挂在谢执身上不下来,谢执倒也就这么抱着他。

        “你去了好久,是不是遇到什么大事了?”

        “没有,”谢执道:“就有些事情需要说清楚,所以花的时间长了一些,你呢,是不是待着很无聊?”

        阮柠点点头:“嗯,真的无聊。不过也还好。”他从谢执身上下来,跑到床头柜去拿了照片:“这个是你小时候吗?这个人是不是你妈妈呀,长得好漂亮。”

        阮柠拿的是谢执小学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和他妈妈拍的照片,而拍照片的人就是谢执的爸爸。

        “嗯,是我妈妈,她很温柔的。”

        阮柠:“那就太好了。”不用担心谢执妈妈不好相处啦。

        谢执又和阮柠说了一会儿话,看时间差不多了,估摸着该带人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