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54章 惯着

第54章 惯着

        谢执……谢执已经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本来应该是挺感动的一个事儿,阮柠应该有的反应他都预料好了,连哄人的话都想好了,不过现实就是他的宝贝脑洞怎么就这么大呢?

        大得他都来不及反应。

        “我要是得了绝症你还跟着我啊?”谢执哭笑不得:“想什么呢。”

        阮柠看他并不上心,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道:“你别不相信我,我很认真的,虽然一个人生活是挺孤单的,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他说着说着就很伤心:“但是你怎么不早一点跟我说啊,你早一点跟我说的话,我就能早一点对你好了。”

        要是他早知道谢执生了病,那他有时候就不会那么任性了。

        谢执是真没想到阮柠的脑回路这么慢,自己这样儿哪里像得绝症了?

        不过他倒是真能感觉到阮柠的心意,怕自己死了。

        “你这脑袋瓜子一天就没想些正经事,”谢执把他抱在腿上,道:“谁跟你说我生病了?”

        阮柠睫毛上还挂着泪珠,闻言,抬起头盯着谢执看了一会儿,谢执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确实没有因为生病凝重低落伤心的样子。

        他才反应过来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突然间就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你、你没事儿啊?”

        谢执:“你看我像不像有事?”

        阮柠愣了愣,然后摇摇头。

        谢执:“那不就得了,你还哭什么?”说完,帮他把挂着的几滴泪珠给擦干净了。

        阮柠见谢执果真没事儿,知道自己误会了,有些小生气:“那你刚才……说什么要把财产给我啊,搞得我以为你像是在立遗嘱一样。”

        谢执笑道:“不立遗嘱也可以给你啊,你不想要?”

        阮柠摇头:“我可以要点零花钱,我不要这么多。”

        谢执听他有些幼稚的发言,没忍住把头埋在人颈间闷闷地笑出声。

        阮柠被他笑得有点儿痒,便推了推他:“不要笑了。”

        谢执把头抬起来,顺带亲了亲阮柠的已经不太看得见的锁骨,现在被谢执给喂得,只是凸起了一小块儿而已。

        “你知道这些有多少么,你竟然只要零花钱。”

        阮柠不知道那些有多少,但谢执的钱肯定不少,虽然钱多没毛病,不过他挺废物的,既不能缺了钱,因为那样儿没法买好吃的,也不想要太多的钱,因为没用。

        如果钱太多了,那好吃的都不好吃了。

        他是这么想的。

        阮柠:“反正我不要。”

        谢执:“你别担心,我就是想给你,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和决心。这辈子只有你一个了,我的宝贝值得最好的,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万一以后你赶我走了,我可就没地方去了。”谢执笑了笑,又道:“我说话算话的,我的东西都是你的,当然,我也是你的。”

        阮柠被说的脸微微发烫,谢执的表情专注又认真,声音低沉有力,说出来的话也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阮柠现在可感动得不得了。

        他莫名有些紧张:“你怎么突然间……就想起这事了?”

        谢执:“谁让我犯了错误呢,你跟我在一起,我就要给你足够的安全感,不能让你过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以前你像个小可怜,现在你可不是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连我都要抱你大腿了。”

        “柠柠啊,你可千万不能不要我啊,不然我就没人要没地儿去了。”

        谢执故意的装可怜,阮柠被他给逗笑了。

        “让你以后还欺负我。”

        “不敢了。”

        最后阮柠还是说不要,怎么说呢,有太多钱他有压力。

        谢执说暂时帮他保管,其实也只是换了个位置放而已,那些资产,早就已经转移到阮柠的名下了。

        谢执的生日到了。

        其实不是这天,不过为了方便,他们就把时间定在了今天,因为这天是星期六。

        不过宴会的时间是在晚上,上午俩人都还窝在家里懒洋洋的。

        吃晚饭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阮柠的成绩稳步提升,谢执也不逼他做作业了。

        阮柠虽然人在看电视,不过心思可没再那上面,他一心一意都惦记着宴会的事儿。

        “谢执,你今天的生日会,会来多少人啊?”

        谢执也能感觉到阮柠心不在焉,心想,或许是小孩儿以前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所以心里难免有些紧张。

        “你别怕,到时候跟着我就行了。”

        阮柠:“万一你到时候顾不上我呢?毕竟你可是主角啊。”

        谢执:“那有什么关系,管他呢,什么都没你重要,我肯定也要把你给看好了。”

        阮柠心里甜滋滋的:“这可是你说的啊。”

        晚上。

        谢执换了衣服出来,就在门外等阮柠。

        他穿了一套纯黑高定西装,衬得身材挺拔,俊朗非常,有种刚刚好的成熟感。

        阮柠捣鼓了好一会儿,在镜子前左看右看了半天才走出去。

        他的也是一套黑色西服,不过版型和一些小设计和谢执的不太一样,不过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同一类型的,乍一看有些像情侣装。

        黑色把阮柠衬得更加唇红齿白了,眸色清澈,黑发细软,乖巧的像谁家千娇万贵的omega小少爷。

        穿上新衣服,他有些欢快地朝谢执跑过去,一脸期待地:“好不好看?”

        谢执静静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就按住阮柠的后脑勺低头和他接了一个深吻。

        吻毕,阮柠微喘着气,嘴唇有点儿肿。

        谢执这才摩挲着他的唇瓣,道:“很好看,很漂亮,不过我不想让你去了。”

        阮柠:“为什么?”

        “不想让别人看到你。”谢执的占有欲很明显:“你这么好看,要给我一个人看,我不想让其他人也看见。”

        阮柠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就是这个啊。

        “那你还好看呢,我也不准别人看你。”谢执刚想说什么,阮柠就又开口了:“怎么可能嘛,眼睛长在别人身上,不过我答应你,不管别人多帅,你在我心里肯定是最帅的!”

        谢执:“……”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他的宝贝是不解风情。

        “我当然是最帅的,难道你还看到过其他人比我帅?”

        谢执又开始不要脸了。

        阮柠选择不回答他。

        去的时候是有司机接。

        司机就是刚开始接送谢执的那个,有一次谢执送他回家的时候看到过,只不过后来谢执自己开车后,阮柠就没见过这个司机了。

        老张确实是谢执的专职司机,但后来他发现谢执开始自己开车了,这他是没想到的,因为这么久了,他知道谢执比较排斥开车这回事儿。

        然后他就被谢执吩咐回家了,在谢宅整天无所事事,本来就是老爷子把他分给谢执,谢宅里有专门的司机,谢执一不需要他,回去一时半会儿竟然还没活儿,每天工资照领,耍得比谁都好。

        阮柠上车后他还特地看了一眼,这小少爷有点熟悉啊,怎么感觉在哪儿见过呢?

        最近谢执也不知怎的也没和向家那位怎么待在一起了,难不成这段时间一直就和这位住在外边儿?

        他不知道,他所知道的,就是从镜子里看到,那位小少爷一上车就靠在了谢执身上,动作表情什么的都相当自然和习惯,谢执好像也是习以为常,不仅如此,他低头蹭人也是宠溺得不得了,轻声说着些什么哄人的话,温柔的很,老张待在谢执身边这么些年,可从来没看到他这样儿过。

        就连对向家那位,也没有过这样的神情和语气。

        他突然间就对阮柠刮目相看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虽然说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这些也不归他管,不过向家那位对谢执是什么样的感情连他都看得出来,他就不信当事人还看不出来。

        而且俩人一起长大的,向安难道就这么算了?

        “开车吧。”谢执突然出声。

        “哦,好的。”老张这才收回视线,按下心中的八卦和猜想,安心开车去了。

        阮柠上了车就一直紧张地不得了,收心一直冒汗。

        谢执捏着他的手把玩,软绵绵的,手虽小,不过肉还是挺多的。

        今天这手汗也不少。

        “你别紧张,”谢执:“放松点,这又不是去上断头台。”

        阮柠心想,你都习惯了肯定不紧张了,我怎么能不紧张?

        就他本人而言,以前就是个帮厨,没见过大世面,原主在家庭中地位也是低下,来参加这种晚会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说,就算参加了那也是在角落里见不得光的。

        现在谢执一下就把他带到人前,他没有办法不紧张啊。

        “我、我怕做不好给你丢脸。”阮柠有些担心道:“他们要是笑话你怎么办啊?”

        谢执安抚他:“你做什么我都不丢脸,你就做你自己喜欢的,没有谁敢笑话我。”

        阮柠:“真的吗?”

        谢执点头:“嗯。”他叹了口气,道:“柠柠,你要自信一点,这不是在以前,罗绍元当你是耻辱不让你见人,那是他神经病。我不一样,我喜欢你,就爱惯着你,对我而言你就是无价之宝,你做什么我都给你撑腰,而且你特别好,很讨人喜欢,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有人对你起贼心,所以才要把你给看好,知道了吗?”

        经过谢执这么一说,阮柠也觉得自己担心过头了,算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不对,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