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53章 我的一切都给你

第53章 我的一切都给你

        可能今天出门没看日子,所以才会遇到。

        他想装作没看见好像也来不及了。

        “妈妈。”阮柠站在谢执身后,没什么表情地喊了阮佩一声,对于从后面来的罗绍元,阮柠只是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叫人。

        罗绍元不把他当儿子,他也没必要把他当爹。

        至于阮佩,毕竟最开始的那几年,母子俩都是相依为命的,就当是报答她了吧,不把脸撕破。

        谢执没说话,也没必要。

        阮佩看见阮柠特别高兴:“你们也在这儿吃饭吗?我和你爸爸也是,一起吗?”

        罗绍元脸色很不好,阮柠不过才出去了几个月,现在看到他连爸爸都不叫了?莫不是觉得攀上了谢执这根高枝,一时得意忘形,所以就不用管他们了么?

        果然是个养不熟的。

        阮柠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要是跟他们吃,那可能昨天吃的都要吐出来。

        谢执知道阮柠的想法,别说阮柠了,他也不想和这两个人吃,便道:“不用了,我们也就是随便看看。”

        罗绍元再怎么不快也得给谢执面子,不说别的,他这段时间生意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有人从中作梗一样。正好不久之后就是谢执生日,老爷子的目的显而易见,以后谢执的前途可不可估量,或许自己还得让他多帮衬帮衬。

        “既然遇都遇到了,就一起吃个饭吧,正好我们和柠柠也好久没见了。”

        阮柠简直受不了罗绍元做什么事都要把他给拉出来,想和谢执吃饭就直说嘛,还得假惺惺地说什么多久没见他了。

        谢执转头对阮柠道:“你吃吗?”

        阮柠看了一眼阮佩,摇摇头小声道:“我不饿。”

        谢执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对罗绍元两人道:“柠柠说不饿,那我们也就不吃了。”

        罗绍元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自己再怎么说也算是个长辈,谢执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这也就算了,阮柠这算是怎么回事?难道就打算一辈子不回家了不成?像他这样一无是处的omega,根本帮不了谢执什么,现在也就是图一时新鲜而已。以后没了谢执的庇护,还不是得灰溜溜的回来?

        罗绍元就这样一直盯着他俩,在生意场上受了气,现在连自己儿子竟然都管不了了。

        谢执就和他这样僵持着,阮佩在旁边不知道该不该劝,一方面,她确实也希望能一起吃个饭,不过她看谢执这样儿,好像并不是很愿意的样子,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不能贸然开口了。

        阮柠见此状况,心想要不就算了,吃就吃呗,又不会少块儿肉。

        他刚想拉拉谢执和他说这事儿,罗绍元就开口了:“那既然这样,就改天吧。”

        他像个慈父一样笑了笑,道:“不过等你们放假,我还是希望柠柠能回来住,毕竟我们才是一家人,别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别人家,寄人篱下并不好受,你哥哥再怎么过分那也是你亲哥哥,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说对吧?”

        谢执脸色暗了暗,和阮柠吵架那次,他最是后悔,知道是自己的错,也一直也在想办法弥补,知道阮柠心里肯定还在惦记着这个事儿。

        手突然就被一只软趴趴得握住了,谢执回过神,面上又恢复了平静,对阮柠道:“走吧。”

        然后他们没再看罗绍元和阮佩,直接就开车走了。

        罗绍元的神色晦暗不明,这谢执,对阮柠未免也太好了一些。

        阮柠在车里才呼出一口气,妈呀可太难受了,同样都是人,怎么罗绍元说话就这么难听呢?

        果然是丑人多作怪。

        他在心里暗暗骂了好一会儿人,才转头去看谢执。

        阮柠觉得谢执有点不开心,从刚刚就开始了。

        “谢执。”

        谢执开了一会儿,然后把车停下,问:“嗯?怎么了?”

        阮柠:“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啊?”

        谢执有些意外,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好的收敛情绪了,因为他不太想把这种负面情绪再带给阮柠,不过没想到阮柠还是察觉了。

        “没有,我没有不高兴。”

        阮柠有些不满:“你骗我,你就是不高兴了。”

        阮柠把安全带解了,朝谢执靠近了一些:“你因为什么不高兴了啊,因为我妈妈他们吗?还是因为罗绍元说的那些话啊?”他亲了谢执一口,又道:“你别在意啦,有些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其实现在我在你家住的可开心啦!”

        谢执心里软成一片,他真不知道自己上一辈子是积了什么德,才能捡到这么一个宝贝。

        阮柠虽然有时候反应迟钝,而且对人情世故这方面不太上心,却总能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

        “我的宝贝柠柠怎么这么好呢?”谢执按住他的头,亲了亲他的嘴巴,道:“好到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阮柠心想:你才知道我好啊。

        谢执:“我知道你心里还是介意的,要是能回到过去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也不会说出那样儿的话。我再一次为我以前的行为道歉,罗绍元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算是提点我了,不过你要记得,那不是我家,是我们家。我不想让你感觉你是住在别人家,是寄人篱下,那就是你的家,以后,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知道么?”

        阮柠:“真的吗?”

        谢执:“那当然了。”

        阮柠:“可有时候我晚上要吃东西你也不让我吃啊。”

        “那是晚上了,而且你还吃了饭,吃太多零食不好消化,这事儿没商量。”

        阮柠嘟囔道:“刚刚还说什么都是我的呢……”

        谢执笑了笑,有些无可奈何。经过和阮柠这么一顿插科打诨,他的心情确实好了不少。

        最后他们重新找了一家烤肉店吃饭,阮柠基本上不动手只动口,直到真的吃不下了才放下筷子。

        他白嫩的小肚皮都鼓了起来,圆圆的,阮柠别撑得肚子疼。

        谢执无奈,次次说也没见阮柠有听。

        “都说了让你少吃一点,撑多了难受,你每次都不听,出来吃东西就像是闹饥荒一样,又不是吃了一次就不吃了。”

        阮柠现在酒足饭饱心情好,谢执也不是骂他,就是纯粹的碎碎念。

        “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当你饿过一段时间呢,你就会对食物有一种别样的情怀,就是宁愿把自己撑死,也不愿浪费一点儿粮食。”

        谢执知道阮柠以前受的苦,只怪自己没能早一点遇到了,最开始遇到他了也是欺负居多。

        “不知道你从哪儿学来的歪理。”谢执站了起来:“走吧,回去了。”

        阮柠撑得不行了,可怜巴巴道:“站不起来了……”

        谢执在他面前蹲了下来,道:“那怎么办?干脆你就留在这儿算了。”

        阮柠知道谢执在开玩笑,一把搂住了人的脖子像条小狗一样蹭来蹭去的,撒娇:“不行,你抱我。”

        所以谢执最后肯定还是抱了。

        阮柠在陶叔那儿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谢执过生日,他还没想好要送什么礼物给他。

        送贵的吧,自己也没钱,谢执好像也不缺。

        送便宜的吧,他又怕谢执看不起,也没找到那么合适的送。

        想来想去想破脑袋都没想出来,后来干脆就想亲手给谢执做个生日蛋糕算了,亲手做的,多有意义啊。

        阮柠觉得可以,这个主意非常棒。

        所以他现在都在学在蛋糕上画画这一门手艺了。

        陶叔是个聪明人,而且他也知道谢执快过生日了。

        “谢执生日啊,你打算送什么礼物给他?”

        阮柠边打着奶油边道:“啊?师父你也知道谢执快过生日了啊?”他有些苦恼:“我也不知道,谢执还有什么没有的吗?”

        陶叔笑了笑,道:“一个人不管怎么样,总有还没得到的东西,心里最想要的,一般也不会轻易说出来,但他肯定在为那个想要的东西而努力。你好好想想,谢执现在最想要什么,最想干什么,或者说最喜欢什么,等你想到答案,大概也就能给他一个惊喜了。”

        师父说话怎么跟谢执一样了?云里雾里的。阮柠心道:我也不知道谢执喜欢什么啊,他喜欢的东西,应该没有得不到的吧。

        晚上谢执接他回家,阮柠也没问,礼物这种事,问了的话谢执就知道了,这样也就没有惊喜了。

        阮柠洗了澡出来,只见茶几上摆了一大堆文件。

        谢执朝他招手:“柠柠,过来。”

        阮柠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这是什么啊?”

        他随便一看,只看到一个房产转让的协议。

        谢执:“这些是我名下的房产和个人财产,差不多是所有的资产了,全部的身家,现在全部都是你的了。”

        他说的一脸平静,也是轻飘飘的,像是在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一样。

        面前这一堆文件好像就是几张废纸。

        不过阮柠可就不一样了,这些是……全部的财产?

        都给他?!

        好端端的,谢执为什么这么突然?行为这么反常?

        他有些紧张和害怕,抓住谢执的手,话都还没说呢,眼泪就先下来了:“谢执你老实说,你、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病……还是治不好的那种……”

        谢执:“……”这什么跟什么?

        阮柠已经脑补了一出虐恋情深的戏码:“你是不是担心你得病之后我就会抛弃你,然后想用钱留住我?”

        谢执:“……”宝贝儿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不是……柠柠……我……”

        “我可不是那样的人,”阮柠越想越确定自己的想法,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坚定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始乱终弃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