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51章 鬼片

第51章 鬼片

        有奖励这种好事,阮柠怎么会错过?

        当下二话不说:“要!”

        他两眼放光,眼眸里像装着小星星一样,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奖励。

        满怀期待地问:“你要送我什么吗?”

        谢执本来是想问阮柠想要什么,想要什么他就给什么,不过话都到嘴边,滚了几圈之后又让他给咽下去了。

        要是就这么简单地送了,好像不太符合自己的人设啊。

        不太行。

        “我还没想好,”谢执帮他把作业收起来:“先休息一下吧,吃过晚饭我再告诉你。”

        阮柠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谢执要给他买很多好吃的,他的奶糖都快吃完了,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说,要是他开口显得就有些刻意了,所以他只好忍耐一下,有些可惜地说道:“好吧。”

        谢执摸了摸他细软的黑发,凑上去亲了一下:“别不开心,晚上一定告诉你。”

        客厅里来着空调很温暖,谢执身上只穿了一件深灰色的半高领毛衣,他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准备随便找一个台看。

        阮柠刚上完厕所,洗了手之后有点儿僵。

        他跑到房间里,想打开窗户吹吹风,结果刚开了一个小缝,冷风就跟不要命似的灌进来,把他冷得直接砰的一声把窗户给合上了。

        合上之后他还觉得冷,干脆出去,目的直奔沙发,谢执在沙发上,谢执身上可暖和了。

        “闹什么?”

        谢执没怎么管他,动作娴熟地把人往怀里搂,这一搂才发现这小孩儿手脚都是冰凉的。

        “我刚才觉得闷,去开窗户,然后又冷得关上了。”阮柠把整个身子都往谢执身上拱,谢执身上热乎乎像暖炉一样。

        “今天只有三度。”谢执把他的手包在自己的手掌中,给他搓手哈气:“你傻不傻?这么冷的天要跑去吹风。”

        “我没看天气预报……明明上午都还好的,哪儿知道这么冷。”

        他穿着一件小绒绒卫衣,里头还穿了好几件毛衣,把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圆了。

        谢执把自己的毛衣下摆掀开,道:“把脚放进来。”

        阮柠听了一时还没敢,愣了一下问:“真的啊?”

        谢执哭笑不得:“这还有假?”

        阮柠的小得意都快飞上天了:“我真的放了哦,你可别说冷。”

        谢执:“嗯。”

        然后阮柠就把脚放在了谢执的肚子上。

        好暖和啊。

        这次真是暖炉了。

        谢执着实被凉了一下,本来是准备凶一眼阮柠的,实在是太大意了,冬天里这么容易感冒,对自己也太不上心了。

        不过等他酝酿好情绪板着脸瞪过去,才发现小孩儿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肚子上,根本就没看他,他这一眼相当于是瞪了空气了。

        唉,算了。

        免得待会儿凶了还要自己哄。

        肚子上的脚丫子不安分,动来动去的,像是觉得多有趣一样。

        谢执握住他的脚踝:“别动。”

        阮柠只觉得舒服,谢执的肚子不像他的那样软趴趴的,有点儿石更,还有腹肌,他都能用脚感觉到轮廓。

        “谢执,你的腹肌怎么练的啊?”

        谢执:“怎么,想学?”

        阮柠点点头:“嗯嗯,我也要练这么石更的腹肌,到时候就没人能欺负我了。”

        谢执:“现在也没人敢欺负你。而且……”谢执勾了勾嘴角,道:“我还有更石更的,你要不要学?”

        阮柠一心一意想变强,没注意那么多,立马问:“学,是什么?”

        “你把手拿来。”

        阮柠听话地伸过手去。

        然后谢.大尾巴狼.执,攥着人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鸟上。

        真的……挺……

        阮柠吓得一下就把手给缩回来了,脸红了一片,脚也拿下来,退后老远,又羞又气:“你……你!”

        谢执笑得有几分恶意:“我怎么?不是你说想学的吗,现在都让你上手摸了,怎么,怕了?”

        阮柠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不是真正生气的时候就有些词穷,所以每次都被谢执给吃得死死的。

        他眉头一皱,眼睛一瞪:“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执:“可我说的就是这个。”

        “你……你就是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一天到晚净想一些不健康的,”阮柠拿谢执的不要脸没办法:“就知道欺负我……”

        谢执上前把人给捞回来:“我哪里又欺负你了,”谢执道:“我这是教你,你要是老这样什么也不知道,等你发情期来了怎么办?”

        阮柠毕竟是穿过来的,对于omega发情期的知之甚少,原主的残存记忆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关于发情期的,应该是没人教过,所以不知道。

        他有点儿好奇,问谢执:“那我发情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谢执:“……”

        感觉不太好回答。

        “可能……”谢执斟酌了一下语气,说实话他在心里面幻想过无数次阮柠发情期来时的样子。

        又软又黏,全身很热,还是个小哭包,一开口就是软糯的哭腔,浓郁的奶香味到处逸散,从里到外,源源不断。

        第一次经历肯定会手足无措,腿软得走不动路,非得让他抱,可能什么都还没开始做,吓都被吓哭了。

        “就是有点热吧。”谢执说的他自己。

        “唔……”阮柠思量了一下:“那还好,正好天气冷了,热一点也没关系,到时候你把空调调低一点就行了。”

        “……好。”

        晚饭还是阮柠下厨,鉴于上一次血的教训,他再也不敢让谢执来厨房了,免得又给割伤了。

        “又不要我帮忙?”

        阮柠很认真地道:“家里的绷带不太够了。”

        “其实……”,谢执顿了顿:“……行吧。”

        谢执又一次坐着吃现成的,他看着自己手指上细长浅淡的疤痕,放在嘴边亲了一下,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句“有老婆可真好”,不过他另外又想,可不能每次都让老婆下厨,虽然心灵手巧贤惠一点好,不过他家小孩儿的那双小手这么白嫩,可不是用来给他做饭的。

        谢执很有自觉,决定抽时间锻炼一下厨艺。

        阮柠这次做得简单,没一会儿就做好了。

        吃完饭后,俩人在沙发上窝着看了会儿电视就准备去睡了。

        阮柠:“那我的奖励呢?”

        谢执本来都忘了这一茬了,没想到这小孩儿还给记得清清楚楚的。

        “你先过来亲我一下。”

        阮柠嘟了嘟嘴,磨磨蹭蹭地小声道:“不是我的奖励嘛。”

        谢执心道小孩儿算的精,一边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你的是大奖励,先给我个小的。”

        阮柠又相信了,走过去踮起脚在谢执脸上亲了一下。

        “好了。”

        谢执:“嗯,现在把手伸出来。”

        于是阮柠就双手摊平,合拢拿起来,像是在要红包似的。

        谢执:“闭上眼睛。”

        听话地闭上了。

        睫毛真长。

        谢执弯了一下腰,然后把下巴搁在了阮柠的手上,道:“可以睁眼了。”

        阮柠满怀期待地慢慢睁开眼睛。

        然后……

        “惊喜吗?”

        阮柠:我惊你个大头鬼啊!!!!!!

        “这就是你……说的奖励?”

        谢执不要脸皮:“对啊,你不觉得,我就是上天给你最大的奖励吗?”

        这脸大的。

        阮柠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装下谢执的脸了。

        虽然但是,不过这种时候他还是想要一点实质性的东西。

        他赌气一样地放下手:“谢执!你怎么这么不讲信用啊?”

        “你别又要哭了,”谢执笑道:“我跟你开一个小玩笑,你想要什么,我给你。”

        阮柠的脸色这才好点儿,把脸转到一边,很傲娇地哼了一声:“我的奶糖快没有了。”

        谢执:“好,给你买,想吃多少吃多少。”他又问:“消气了?”

        阮柠:“……嗯,勉强吧。”

        谢执笑了笑,过去搂着人,亲了好几下,道:“那陪我看会儿电影?”

        阮柠得了糖,也能暂时满足一下谢执的心愿:“你想看什么电影啊?”

        谢执:“你不是不喜欢我说你胆子小么,今天就帮你试试胆儿,给你看点儿刺激的。”

        阮柠万万没想到,谢执说的练胆,就是带着他看鬼片。

        看鬼片就算了,他还把客厅里的灯全给关了,美其名曰有氛围,也不挨着自己坐,两人隔得老远,都是为了制造氛围。

        谢执可不是单纯的为了看鬼片,他想的是,自己偷偷摸摸当小人当了这么久,怎么说都该正大光明了。

        所以他今天拉着人看鬼片。

        他选的这部是很早以前拍的了,阮柠的胆子有多大他是知道的,为了怕把人给吓坏,他特意选了一个不那么吓人的,基本只算得上是入门级别的鬼片。

        阮柠心里可没普,打着突突,不过话都说了,他也不想在谢执面前承认自己胆子小,肯定又要被笑话。

        电影开场了,还在播放字幕,阮柠还是有点儿怕,问了谢执一声:“你真的不坐过来吗?怕的话,可以坐过来的。”

        谢执转过去看他,阮柠迫切地想要他坐过去,不过谢执忍住了,忍住笑意道:“没关系,我不怕。”

        没办法,阮柠只有硬着头皮看了。

        开场就是黑色的基调,只有黑白两色的宿舍,配上无声的背景,有些萧条的校园,不仅给人阴沉沉的感觉,阮柠甚至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屏幕里冒出一只鬼来。

        他攥紧了自己的衣角。

        呼吸都提起来了。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电影进行了好一段,都没什么吓人的场面,只是在闹恐慌,说宿舍里死了人,没找到尸、体,也没出现血、腥的场面。

        调查一段时间没有结果,校园又恢复了平静,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似的。

        阮柠有些飘飘然了,以为这电影也就这样了,还很轻松的对谢执说了一句:“这也不是很吓人嘛。”

        谢执笑了笑没说话。

        阮柠也很快就发现自己这话说早了。

        学校里又开始闹gui了。

        画面也变得有些渗人。

        莫名奇妙就有人在教室和宿舍上diao,找不到来源的断指等等。

        他有些害怕了,却也不想认输,还是硬着头皮看下去。

        直到——

        一个女生去上厕所,然后头上开始滴血,她慢慢抬起头,往上一看——

        一个长发女鬼在天花板上挂着,血是从头上流下来的,她的头发长的遮住了脸,然后只见她转了转脑袋,就露出了一张惨败可怖,满脸都是脓包和血的脸来!

        阮柠看愣了,连呼吸都屏住了。

        恰巧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阵热气。

        “柠柠。”

        “啊——”

        电影里的女生在尖叫,阮柠也被吓得直叫,他转身一巴掌打过去,然后再死死的抱住谢执,抖得不成样子。

        谢执顾不得脸疼,赶紧把阮柠给抱住,拍着背哄他:“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不怕不怕。”

        阮柠真的是怕惨了,身体还在抖,还传出了轻微的哭声。

        谢执没想到竟然把人给吓哭了,虽然效果更好,不过他可不想阮柠哭。

        他把灯给打开,又把电影直接跳到末尾,然后道:“柠柠你看。”

        阮柠这次说什么都不看了,把脸埋在谢执肩膀上,闷着声音带着哭腔道:“我不看。”

        谢执:“不用怕,这次我真的不骗你,这些鬼都是假的,你看,他们还在卸妆呢。”

        过了好一会儿,阮柠才用力蹭了一下擦干眼泪,顶着个红红的眼睛,慢吞吞地转了过去。

        刚才那个吓人的女鬼正在和那个被吓的女生打闹嬉笑,周围全是摄像机和工作人员,女鬼卸了妆,挺清秀的一个姑娘。

        干嘛去扮鬼啊。

        阮柠看了花絮,心里还是不舒服,不过已经好了许多了。

        谢执有那么一点点愧疚,过去亲亲他的眼皮:“我们下次不看了。”

        阮柠:“还有下次啊!”

        谢执:“好好,没有了没有了……”

        都被吓哭了,谢执想,这下睡觉的时候该提出让我陪他睡了吧。

        不过他显然也是想多了,阮柠收拾了一下就准备自己去睡了,快关门的时候谢执终于是沉不住气了:“不让我陪你吗?”

        阮柠:“我要自己睡。”

        谢执:“你不怕?”

        阮柠:“不怕!”说着,砰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谢执叹了口气,行吧。

        他也随便收拾了一下,然后进了自己房间,不过他既没脱衣服,也没有急着上床,就在床边上坐着。

        在心里默数:

        十、九、八、……三、二——

        “一。”

        “叩叩。”

        敲门声到点响起。

        谢执等了一会儿才去开门。

        阮柠在外面等得有些急,终于看谢执终于开门了。

        谢执:“干什么呢大半夜不睡觉?”

        阮柠支支吾吾有些不好开口。

        谢执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一点也不像要睡觉的样子道:“再不说我可睡了啊。”

        阮柠怕谢执关门,一把上前抱住了他,小声道:“谢、谢执……你还是陪我一起睡吧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