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50章 亲亲

第50章 亲亲

        阮柠一把挥开他的手,不想承认:“我哪里有酸啊?”

        谢执顺势和阮柠挤在了一个椅子上,搂着人避免掉下去,然后又在阮柠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笑道:“你甜,你最甜。”

        阮柠的脸色稍好一点,问他:“今天你回家什么事啊?”

        谢执:“爷爷叫我回去,也是为了生日会的事儿。”

        阮柠叹了口气:“那你过生日还是要回家过吗?就是请很多很多人的那种。”从私心来说,他很不想让谢执办这个,说到底也是自卑,他不像谢执,应对这种晚会游刃有余,即便是不想应付也没关系,他不一样啊,且不说书里他这个身份不受待见,他本人也没参加过这种。

        而且谢执的爷爷年纪大了,可能也是很希望有孙子陪伴的。

        阮柠挺苦恼,要说不去呢,他又想和谢执一起过,一个人在家没什么意思。

        “这次应该是要办了,老爷子坚持,我也没办法,”谢执知道他不喜欢,安慰道:“别担心,趁这个机会我带你去见爷爷。”

        这就要见家长了?

        阮柠莫名觉得有些紧张。

        书里对谢执家人的描述不是很多,也有可能在缺的那几页里,就他所知道的,谢执家的公司非常大,爷爷在商界很有名,也很宠他,对于谢执的爸爸妈妈倒是没怎么介绍。

        “那你爷爷会不会喜欢我啊?你爸爸妈妈呢,他们喜欢什么样儿的?”

        谢执看阮柠有些要见家长时的焦虑,突然觉得,原来不是他这么喜欢,其实这小孩儿也挺喜欢自己的。

        “我爷爷会喜欢你的,至于我爸爸妈妈,”谢执安抚他,眼神有些暗淡:“我想,只要是我喜欢的,他们都会喜欢。”

        虽然不知道谢执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阮柠确实安心不少。

        “对,我觉得我也挺优秀的,”阮柠看了眼谢执:“对吧?”

        谢执:“嗯。”

        这么一句两句说下去,阮柠心里面也没那么难受了,想起要和谢执说一下阮佩让他回家的事儿。

        “她让你下个周末回家?”

        阮柠:“嗯,她说我很久没有回家住了,想让我回去,还说罗绍元这次同意带我去参加晚会了,让我回家给我订礼服。”

        谢执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得亏他让阮柠搬出来了,不然这日子过的,还以为是施舍多大的好处,处处听来都是心酸啊。

        搬出来了就没有搬回去的道理,阮柠他自然会带着,衣服他自然也会订。

        “你就和她说你不回去。”谢执:“到时候我直接带你去就行。”

        阮柠有些犹豫:“那她会不会来找我啊,毕竟我还是她儿子呢。”

        谢执:“你就说是我说的,然后我不喜欢有人来打扰,知趣的话,你妈妈……应该不会来。”

        谢执这么说,阮柠便觉得有底气了很多:“好。”

        把事情说开,谢执看阮柠心情好了,便道:“陶叔去哪儿了?”

        阮柠:“陶叔出去逛了,让我帮他看一下店。”

        谢执:“这样啊……你今天的劳动成果呢,不给你男朋友尝尝?”

        “嗯!”

        阮柠欢欢喜喜地去把今天刚学做的小蛋糕端出来,因为卖相不好,所以就没在外边儿放着。

        阮柠解释道:“你别看它长得不好看,味道还是可以的。”

        谢执:“嗯。”

        阮柠:“你不是要吃吗?”

        谢执环着手臂:“你喂我。”

        阮柠:“……”

        “不、不太好吧,”他们待的地方有隔板挡着,外头看不见,不过只要有人来店里,还是很容易就看到的,阮柠还是不习惯在外面和谢执这么打情骂俏:“你就自己吃吧,又不是没有手。”

        谢执:“我自己吃哪儿有你喂得香。”他看了眼阮柠抿得紧紧的嘴,有些口干舌燥的,道:“而且喂男朋友吃东西,有助于增进感情,让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我。”

        谢执朝他招手:“过来。”

        阮柠走过去,谢执一把把他抱起放在了腿上,威胁道:“快点啊,不然我亲你了。”

        谢执话音刚落,阮柠就在他唇上啵了一口。

        谢执一挑眉:“哟,今天这么乖?”

        阮柠有些脸红:“不要就算了。”

        谢执:“我怎么不要?我巴不得呢宝贝儿。”

        阮柠最后还是妥协地喂了谢执吃东西。

        “好吃吗?”一如第一次做饭,阮柠像个考了第一想要夸奖的小孩儿一样,眼巴巴的瞅着,生怕错过了谢执的任何一个表情。

        “好吃。”

        谢执这次没逗他,虽然这蛋糕卖相是真的差强人意,软趴趴的一坨,上面撒的巧克力粉也糊在一起,看起来让人不怎么有食欲,但是真的吃起来,味道是真的不错的。

        “真的啊?”虽然是问句,但阮柠脸上的消息都快控制不住了,他咧开嘴,露出一排小白牙,黑白分明的眼睛弯了弯,浓密的睫毛垂了下来。

        看起来乖巧无害。

        谢执勾了勾嘴角,突然伸手按住了怀里人的后脑勺,再带向自己。

        阮柠就这么没有防备的,再和谢执接了一个吻。

        巧克力的味道还很浓郁,配上他自己的味道,整个就是一牛奶巧克力了。

        谢执亲他可和他亲不一样,不但没有占主导地位,还被压迫的喘不过气来,最后呼吸急促,全身发软,瘫倒在谢执怀里就算完事儿。

        “你这功力不怎么行啊。”谢执轻轻摩挲着阮柠尖小精致的下巴,道:“以后还要多给你锻炼锻炼。”

        阮柠一听就不乐意了:“我以前又没和别人亲过,你这么会,肯定亲过不少人。”

        谢执:“对啊,那肯定的。”

        阮柠眼眶立马就红了:“谢执!”

        谢执笑了一会儿,一看这玩笑开大了,一边怪自己嘴贱,一边又觉得阮柠实在是好骗,忙哄人:“我错了,都骗你的,我以前也没亲过人,就亲过你一个。”

        阮柠还瞪着他。

        谢执:“我发誓,真的只亲过你一个,你嘴巴这么软,亲谁都没亲你舒服。”

        他脸皮厚,一耍流氓阮柠就挨不住,脸蛋儿蹭的一下又红了。

        不过谢执说的话他又没办法反驳,该怎么说?我的嘴巴才不软!

        好像也不太好。

        最后他凶巴巴地来了一句:“我以后不要让你亲了!”

        谢执:“不让我亲?也行,”他凑到是安宁耳边:“得让我上。”

        这一说,阮柠的脸直接红了个彻底,在谢执怀里再也待不住了。

        “去哪儿你?”谢执紧紧地箍着他不让他下去。

        “你、你满脑子黄、色、废料,我才不要被你给带坏呢,你放我下去,陶叔快回来了。”

        谢执笑了:“这可不是黄、色、废料,我们迟早会经过这样一个过程的,我记得你成年了,就应该做点儿成年人该做的事儿。”

        阮柠不想跟他争辩,反正结果都是谢执赢。

        陶叔回来说准备带阮柠去吃饭,不过谢执在那儿就算了,阮柠吃饭这事儿就不该他操心了。

        阮柠把自己做的那几块儿蛋糕给带走,准备回去慢慢吃,第一次的成果么,总是最珍贵的。

        谢执带他去饭店里吃了饭,俩人又去菜市场买了晚上要做的菜。

        谢执看着阮柠娴熟地采购着食材,不由想,这小孩儿平时看起来啥也不会,没想到在居家做饭这方面这么有天赋,可不就是贤惠吗?

        他由衷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回去把东西放进冰箱,谢执就开始让他做作业了。

        “休息一会儿不行嘛,我好累啊。”阮柠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谢执面前。

        谢执这时候就油盐不进了:“不行。我不能纵容你颓废的行为,快点儿,去拿作业。”

        阮柠:“谢执……”

        “撒娇没用。”

        “……”

        阮柠最后还是认命地把作业拿出来了。

        谢执就在旁边监督他做,还帮着给他捏肩膀捏腿什么的,软硬兼施哄着人把作业给做了。

        “你这小脑瓜就要多运转,”谢执:“不然要生锈。”

        “我就在旁边,你做我也跟着做,不会的再问我。”

        看阮柠做了一会儿题,谢执有些惊奇,这小孩儿的进步突飞猛进啊。

        虽然还是有错的,不过错的很少,错也是错的一些难度挺高的题,班上人多半都做不对。

        其实阮柠最近在几次小考中成绩都有提升,早就已经不是倒数了。

        班主任还夸了他来着。

        张飞挨着学委坐,成绩没上来不说,学委的成绩倒下去了。

        然后俩人的同桌关系岌岌可危,面临着随时都会换位置的风险。

        谢执在一边没说话,等阮柠自己做。

        阮柠也憋着一口气,谁让谢执说他脑子生锈。等最后把题都写完了,塞到谢执手里:“检查吧。”

        谢执刚才都检查得差不多了,没一会儿就全部看完。

        “嗯,还不错,错得很少。”谢执摸了摸他的头,表示嘉奖。

        谢执都这么说了,阮柠不免有些神气:“那当然了,都说了我很聪明,你非要觉得我笨。”

        他每次抄作业其实都会在脑子里想解题过程的。

        谢执:“我没觉得你笨,我们柠柠肯定是最聪明的。”

        阮柠:“你这算是拍我的马屁吗?”

        谢执:“算。所以,要不要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