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44章 告白进行时

第44章 告白进行时

        谢执的吻很轻,是带着试探性的,阮柠觉得好像有那么一丢丢温柔,像是被什么轻轻扫过一样。

        痒痒的。

        谢执的神情很认真,看着他的眼神也很专注,不再是回来时那种冷冰冰,咄咄逼人凶巴巴那种。

        阮柠有些紧张,心跳莫名的加快了些。

        谢执又亲他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虽然他现在是跟着谢执回来了,不过心里依旧不舒服,每隔一会儿他就会再想起谢执说的那些话,然后整个人就会闷闷的,很伤心。

        他害怕再来一次,要是下一次谢执再生气,又说出那些伤人的话,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怎么办?

        他生的一张好嘴,惯会哄人的。

        而自己每次都会被他欺骗。

        谢执见他没说话,又问了一句:“好不好?”

        阮柠眨巴了一下眼睛,小嘴抿的紧紧的,闷声道:“不好。”

        谢执:“……”完了,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有点头疼:“那……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阮柠想了想,觉得不是他原不原谅谢执,主要是过不了心里面这个坎儿。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谢执说,自己不仅仅是生气,还非常的伤心和难过。

        他觉得任何一个人这么说他他都不会这么难过,但这个人是谢执,他就觉得好伤心。

        谢执不在的这两天,他觉得孤零零的,虽然吴雄和林信说自己可以去找他们玩儿,不过他却不是很想,而是想着天天盼谢执能够回来,他想过了,如果谢执回来了,他会变得听话一点,善解人意一点,让谢执能够开心,然后告诉他,自己其实还蛮想他的,想让他以后不会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就一声不吭地消失。

        他都这么好了,可是谢执呢,一回来就骂他,也不听他解释,还说话伤他的心。

        阮柠的情绪又开始低落,瘪着嘴巴委委屈屈的不说话,谢执这是自食恶果,心里又气又心疼。

        气是气他自己,心疼阮柠。

        这小孩儿经不得吓,今天自己肯定是吓到他了,别看阮柠平时笨憨憨的,脾气真要是倔起来那也能难死个人的。

        “别哭啊,”谢执给他吹吹眼睛:“要哭也是我哭给你看,你哭什么,你一哭我就想亲你了。”

        阮柠听着谢执的调笑,又羞又气,死死憋住想要流出来的眼泪,道:“你、你是不是有病啊……”

        谢执:“就是有病啊,”他笑道:“在外面的这两天,我茶不思饭不想的,每天晚上失眠睡不着,又不想吃药麻痹自己,你说,这不就是有病么?”

        阮柠每次都说不想相信谢执了,不过每次听完又觉得像是真的。

        但他这次忍住了,没问谢执是什么病。

        谢执看他想知道又忍住不问自己,便自己问了:“你猜是什么病?”

        阮柠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我不想知道。”

        谢执没在意,感慨道:“唉,是相思啊,我得了相思病。”

        他说这话时,一脸兴味地盯着阮柠,阮柠被他看得不自在,脸蛋儿发烫,脸皮比不上谢执厚,干脆转向一边不看人了。

        谢执又继续,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语气十分落寞无助:“你说我啊,费尽心思想了这么一个招儿,不但没取得成效,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害我得相思病的那个人呢,我在外边想他想得睡不着,回来以为他有多想我,肯定会在家里乖乖等我,等着我亲亲抱抱举高高,可没想到,大晚上的,竟然还跟别的alpha……”

        “我都说了我就下去吃个饭,我们什么也没做!”阮柠下意识的就转头解释,等解释完对上谢执那双阴谋得逞的眼睛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好像……不太对。

        然后他生气了,觉得又被耍了,准备起身就回去睡觉!

        刚一站起来就被谢执拦住腰抱着坐在了腿上,抱着人香香的。

        谢执:“我当然知道你们没做什么了,我就是想说,就算你大晚上和别的alpha出去吃饭,就算还亲密地在楼下吃着烤红薯,就算走的时候有那么一点依依不舍……”他看了看阮柠的脸色,突然画风一转:“但是……那你也是向着我的,在你心里,那李子杨可比不上我万分之一,我是最好的对吗?”

        阮柠觉得坐得不自在,谢执脸皮厚地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动了动,道:“你放我下来。”

        谢执:“你先说我是不是最好的?”

        阮柠不想顺着他了:“才不是。”

        谢执不生气,一般这样说那肯定就是了。

        “没关系,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就行了。”

        他说这话时也没个正形,一边脸还肿着,看起来有些滑稽。说的话不知真假,阮柠再不想听再生气也还是没骨气的脸红了。

        说他好什么的,谢执还算是第一个呢。

        谢执看阮柠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散发着诱人的色泽,真的很想咬上一口,看是不是甜的。

        不过他忍住了,这么嫩,还是熟点好。

        他又问了:“我都说想你,又说你最好了,那你呢,你想不想我?”

        想不想?肯定是想的。

        睁眼在想,做梦都在想。

        不过自己真的要说想,谢执肯给会很得意。

        谢执一得意,阮柠又觉得自己吃亏了。

        于是就想口是心非:“不……唔。”

        谢执没等他说话,按着人的后脑勺就吻了上来。

        这是他们第二次嘴对嘴地亲吻。

        唇齿交缠,谢执占有欲十足地攻略城池,一点也不给阮柠反应的机会。

        阮柠双手紧紧抓住谢执的衣襟,想推开又怕自己掉下去,只能用眼神示意。

        谢执也睁眼看他,眼睛里满满的笑意,等吻得差不多,是时候该放人喘喘气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那处美好香甜的所在。

        阮柠全身都软了,信息素又开始乱蹦哒,他瘫倒在谢执怀里喘着气,只觉得要是谢执再不放开他,可能下一秒自己就会窒息而死了。

        谢执等了一会儿,拍了拍阮柠的背,亲了亲人的发顶,才道:“好点儿没?”

        阮柠平复地差不多了,奇怪的是,比起第一次的亲吻,他这一次显然没有这么讨厌了。

        就只是紧张。

        难道亲一次就习惯了?

        谢执怕他又哭了,便把人从怀里捞起来,看了眼,除了嘴唇有些红肿外,再三确认,没流眼泪。

        “柠柠?”

        阮柠红着脸,有点慌张,想掩饰什么,眼睛一瞪:“谢执!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谢执:“讨厌么?我亲你,肯定是因为喜欢你啊。”

        话一说出口,就不可能收回了。

        他笑了笑,想,算了吧,自己说就自己说呗,谁还不能告个白了?

        阮柠愣了,谢执刚才说……喜欢他?

        是自己想的那个喜欢么?

        谢执用指腹摩挲着阮柠的唇瓣,告白这玩意儿,他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还真特么有点紧张。

        他开口:“我喜欢你,爱你,想和你在一起,过一辈子那种。”

        “最开始我觉得你不懂,想跟你说又担心你先入为主,不能以你自己的想法来回应我,后来我暗示你几次你也没反应过来,正好那时候我有点事要办,才想出了这么个蠢办法。”

        “我本来想,我不在你身边,想让你想我,让你意识到我有多重要,可是我没怎么收到过你的电话和短信,坦白说,我很不开心。”

        谢执顿了顿,看阮柠神色如常,又继续道:“后来再给你打电话就打不通了,留你一个人在家,我确实不放心,担心你出什么事儿,回来的路上也一直跟你打,都没打通。后来到家,发现你竟然不在?不在就算了,竟然还和李子杨出去,你知道李子杨他……”

        谢执打住,他暂时还不想让阮柠知道。

        “算了,总之当时我太生气了,怎么说,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你回家的时候表现得那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更想发脾气了,我不允许你和李子杨待着比和我待着还开心,知道吗?”

        “所以说了那些混账话,”他用自己的额头去碰阮柠的:“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发脾气,不该说难听的话伤害你让你难过,都是我的错,不过那些都是气头上的,做不得数的,你好,你最乖了,你不是拖油瓶,是我的宝贝,我混蛋,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那样说了。”

        “所以原谅我,好不好?”

        阮柠听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他觉得自己很笨,不过谢执说了这么多,他还是反应过来了。

        谢执这是在……跟他告白。

        跟他……告白?

        是真的告白,谢执说喜欢他。

        谢执等了一会儿也没见阮柠有反应,心中不禁沉了沉。

        其实他觉得阮柠对自己肯定是有点感觉的,他知道那种感觉很像是依赖,自己把他带离了那个家,给了他住的地方,又知道了他的秘密,所以他下意识的依赖自己。

        不过谢执觉得没关系,依赖就依赖,他依赖的是自己又不是别人,依赖就代表信任,那不正好省去了很多麻烦?

        “你觉得呢?柠柠。”

        阮柠有想躲避的冲动,他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事情怎么就这么发展了?

        但其实他也清楚,当谢执说喜欢他的时候,他心里是有一点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