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43章 千方百计骗回家

第43章 千方百计骗回家

        他可算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挣脱,一点也不想和谢执接触,外面就算再冷再黑,至少没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就骂他,还说那么难听的话,谢执不尊重人,真的太讨厌了!

        谢执纵使力气大,也比阮柠高,不过这小孩儿的动作幅度也太大了,挣扎得活像是快被绑架了一样,他也快渐渐抱不住了。

        他大吼一声:“不准闹了!”

        阮柠恍若未闻,反而挣扎的更剧烈了。

        阮柠不听话,谢执也没办法,离开两天,只觉得这小孩儿什么都没长,脾气倒是长了不少。

        他还不信治不了人了。

        谢执加了些力气,随后把阮柠给拖到墙边,然后抵住他,用自己的膝盖把阮柠的腿给制地死死的,再攥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动。

        这一系列动作做下来,他自己也出了一身的汗,微微喘着气,下手也没个轻重。

        阮柠挣了一路也没什么效果,反倒是自己流失了太多体力,慢慢力不从心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觉得在气势上也不能输!

        眼泪该流还是得流,有时候阮柠也觉得老是流眼泪不好,不过他就是忍不住。

        谢执抓得他好疼啊,手臂手腕都很疼。

        “你放开我!”他像个炸毛的小兽一样,泪汪汪的眼睛里全是倔强,不过因为长得太乖,面部线条过于的柔和了,吼人也带着哭腔,所以鼓着眼睛瞪人的样子便凶不起来。

        谢执这时候也冷静下来了,他知道自己确实是冲动了,出去办了些事儿他心情不好,给阮柠打了一路电话没人接,回来的时候也没看到人,所以难免有些紧张,担心阮柠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他在那里担惊受怕,没想到这小孩儿玩儿得可好了,大晚上的跟个alpha单独出去,是谁不好还偏偏是李子杨?那李子杨是个好东西么?

        司马昭之心,谁都看得出来就阮柠笨!可能被人卖了都还帮人数钱呢。

        他气,非常生气。

        抽多了烟尼古丁上了头,看阮柠回来的时候这么高兴,隐匿在黑暗中的嫉妒心终于见了天日,他就爆发了。

        现在回想起自己说的那些话他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明知道这小孩儿孤孤零零没安全感,经历过罗烨的事,他还说了那些混账话,自己回来不就是想跟他摊牌的?不管同不同意先把人骗到了再说,然后这下好了,不仅人没骗到,隔阂反倒是更重了。

        其实谢执觉得阮柠心里应该也是有他的,刚进门看到自己时,他能感觉到小孩儿的开心,眼里都像是要冒小星星一样,自己最开始生气骂他两句他也没怎么,还耐心解释。可惜当时被嫉妒冲昏了头,谢执可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自受。

        他叹了口气,语气软了下来,道:“我们先回去再说。”

        阮柠才不想回去,他现在正在气头上,看到谢执的脸就想起谢执说的那些难听的话:“我不回去!我不要和你住在一起!我不想看到你,你……呜呜……”他说着,心里委屈得不得了,他盼着谢执回来盼了两天就得到这么个结果,任谁心里都不好受。

        想着想着,眼泪流的更凶了,顺着光滑的脸蛋儿流到下巴尖儿,再无声地滴落。

        谢执看他哭得,心下也难受:“不回去你住哪儿?这么冷的天,难道你想回你爸妈那儿?”

        阮柠想起谢执说的,自己是个小拖油瓶,那以前不是他说自己能来陪着一起住他很开心吗?怎么现在都怪他了?

        他觉得谢执蛮不讲理,而且脾气巨坏!

        比书里写的还要坏!

        阮柠吸吸鼻子,手被谢执攥住了揩不了眼泪,他还是哭得一抽一抽的:“我去哪里不关你的事,反正,反正我是不会再和你住在一起的,我……我要去住学校住校,要换位置,不和你做同桌,然后再去和张飞借钱还你……呜呜,总之,你、你……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了……”

        他说到最后说不下去了,谢执压住想要发脾气的冲动,笑了一下,看阮柠软趴趴的也没什么力气了,就放开了他的手,道:“不错,你条理还挺清晰的。”

        阮柠抬手蒙住眼睛,听到谢执竟然还在嘲笑他,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的,更是气得想打人,但又打不过:“呜呜……谢执你这个大坏蛋,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阮柠哭着:“你太讨厌了,我、我就这么好欺负吗?你这个混蛋!丑八怪,我再也不要原谅你了呜呜……嗝……”

        谢执静静地等着他骂完,这时候可能都十二点过了。

        不过阮柠骂了之后就没了下文,自己开始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谢执现在知道心疼了,附上前去哄人,把阮柠搂到自己怀里,轻声道:“我坏,我是大笨蛋大坏蛋,都是我的错,你乖,你最聪明,你不是拖油瓶,你最好了,别哭了好不好?”

        阮柠哭得今晚自己是真的被伤透了,不仅仅关于自尊方面,还有一个原因他没怎么搞懂,反正都是谢执说的。

        谢执惯会用这些花言巧语骗人,等时间一长,以后还是会这样说他的,动不动就赶他走,动不动就凶他。

        他用力推了一把谢执,谢执又重新把他拉到怀里。

        阮柠挣扎,一边挣扎一边还用手捶打着,道:“我不要相信你,你就会骗人,说不凶我还是要凶!回来就要对我发脾气,我也没怪你离家出走不和我说,你还要赶我走……”

        谢执听着阮柠的控诉,心里却一点也不生气,看来他还是在意自己离开家,或者说是离开他,不先说清楚的。

        这不就是在乎么,嗯,一定是。

        他现在倒也脸皮厚了,笑着道:“好了好了,你说什么都行,想怎么惩罚我也要回去再说,外边太冷了。”说着,他也不准备废话了,把阮柠抱起来就打算带回家。

        阮柠一急:“不要!我不要回去,你放开我!放……啪!”

        突然,谢执觉得脸上有点火辣辣的,风一吹,还有点儿烫。

        阮柠也愣了,刚才他竟然打了……谢执?!

        他绝对不是存心的。

        怕的都忘记哭了。

        谢执看阮柠一副吓破了胆的样子就想笑,难不成还担心自己打他?

        不过……谢执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嘶……”他捂着脸,像是很疼的样子,道:“你这下手还真不轻啊,这下消气了没?”

        阮柠摸不准他是不是又要发脾气了,就没说话。

        谢执给他擦擦眼泪,煞有其事道:“我觉得我的脸可能会破相。”

        “而且我现在头很晕,不知道你那一巴掌是不是打到神经了。”

        “你说你不回去,那就只剩我一个人回去,一个人回去万一晕在半路,深更半夜的也没个人,可能我明早就成冰块了。”

        “就算是回去了,家里也只有我一个,万一我晕在家里了呢,没人叫救护车,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还是得玩完。”

        阮柠大脑一片空白,都被他给忽悠懵了。

        谢执趁热打铁,拿起阮柠的一只手贴在自己滚烫的右脸上,阮柠缩了一下,不过又被谢执给按回去了。

        “你觉得怎么样?很烫对吧,要不,你今晚上先回去,明天想走我再送你。”

        阮柠只觉得自己的手掌就像是快被烫伤了一样,再看谢执期待满满的眼神……竟然真的开始为难了。

        谢执觉得有希望,正准备再近一步,阮柠就开口了:“你肯定是骗我的……”

        谢执:“哪儿能啊,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肿了,”为了更加逼真一点,他还皱着眉低下头靠在阮柠肩膀上:“我的头真的好晕啊,感觉可能活不过今晚了……要是这样的话,你扶我回去写份遗嘱,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你,算是补偿你的,你要是能原谅我,我也能安心闭眼了。”

        月黑风高,不知从哪儿还传开了一声猫叫,阮柠有点儿怕,不过他不想在谢执面前示弱,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抖得:“你别想吓我……”

        谢执又把身体直起来:“我没吓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回去立遗嘱,然后你明天打电话叫警察和律师来,给我收尸顺便拿钱。”

        他说的太认真了,一脸严肃地阮柠真的信以为真,他哭闹了这么久,又没睡觉,脑子成了一团浆糊,什么思绪都理不清了。

        他还真的怕了,怕谢执死了,怕谢执因为自己那一个耳光就呜呼了。

        “你……”他被吓得又想哭:“我不要你的遗嘱……要不我让你再打回来……”

        谢执心想,老天爷,这我可下不了手:“我不打你,就想让你跟我回去。”

        阮柠还是在犹豫。

        谢执:“就待一晚上,我明天好了你就可以走了,算是可怜可怜我行不?”

        阮柠又想了一下,谢执的脸这时候又肿了些,阮柠挣扎中的那一下,还真不是盖的。

        出于愧疚,好一半天了阮柠才迟疑着小幅度地点了点头,谢执心里的大石头可算是落了地。总算了却了一个心愿。

        他现在很想亲阮柠一口,不过在没回家之前,为了防止出意外,他还是忍了。

        “那走吧,咱们回去。”

        谢执最后是把阮柠背回去的,因为阮柠腿软地走不动路了。

        阮柠趴在谢执背上,其实心里还是有个小疙瘩的。

        他小声的,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你今天可让我太伤心了。”

        谢执:“……”

        一回家,谢执就赶紧让阮柠去泡了个热水澡。

        他自己在外面想着到底应该怎么摊牌。

        小孩儿现在对自己肯定没那么信任了,说到底都是他造的孽。

        不过这话可不能再拖了,再拖他怕老婆都没了。

        等阮柠洗完澡出来,谢执也想好了。

        他拿出了个吹风机:“过来,我帮你吹吹头发。”

        阮柠一时间不想和他这么亲近,伸手过去:“我自己来。”

        谢执一躲:“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嘛,”他笑道:“我得用行动来向你忏悔。”

        阮柠珉了珉唇,不起很想搭理谢执的插科打诨,不过还是乖乖坐过去了。

        谢执在心里叹了口气,唉,看你自己给作的!

        吹风机开的最小风,谢执慢慢地吹,阮柠也不急,俩人就这么没说话。

        “怎么了?”

        谢执看阮柠一直在揉眼睛。

        阮柠:“眼睛疼。”

        头发差不多了,谢执关了吹风机放在一边,然后捧起阮柠的脸看了看他的眼睛。

        又红又肿,一看就是哭得太多了。

        他们挨得很近,几乎脸贴着脸,彼此的呼吸交缠着。

        阮柠准备把谢执推开。

        “柠柠,”谢执突然就叫了他一声,然后凑过去亲了亲阮柠的眼睛,道:“今天是我错了,原谅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