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40章 礼物

第40章 礼物

        自那天以后,阮柠跟谢执就跟的很紧。

        谢执上课又不怎么睡觉了,还好,下课也不怎么出去玩,就在座位上坐着,阮柠倒少了很多麻烦。

        只不过人有三急,谢执每次站起来,阮柠都会非常紧张地问:“你去哪里?”

        谢执也知道他这是被吓坏了的后遗症,还是挺有耐心的:“上厕所,去吗?”

        然后阮柠就跟着去上厕所了。

        吴雄林信不清楚情况,每次都要笑话他:“小柠柠你每次跟着执哥就跟个小女朋友似的,哈哈……”

        吴雄就是故意说的,虽然阮柠看起来好像什么都听依赖谢执,不过平时连个手都没见他们牵过,更不用说等着亲个嘴儿了,所以吴雄当场就明白了,搞不好他这在万千omega中都被视为完美情人的执哥,还没把人给追到手呢。

        啧啧啧,风水轮流转啊,阮柠平时看起来软绵绵的,没想到这性子还挺倔的。

        谢执脸上没什么变化,吴雄说他和阮柠倒没什么,只要不是说阮柠和其他人就行。

        他再去看阮柠,才发现他压根儿没听,眉头皱得老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子杨还以为那天过后阮柠能对他亲近些,至少戒备肯定会卸下不少,不过他显然想多了。

        不仅没什么改变,他黏谢执倒是黏得更紧了。

        每次他看到谢执可以肆无忌惮地触碰阮柠,而阮柠也是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像是早就习惯了。

        他心里很不好过,谢执有什么比他强的?

        不就是比他有钱一点?自己也并不差到哪里去。

        而且他们以前不是还相看两厌么,要说欺负阮柠,谢执不是比他更过分吗?

        他越想越觉得不甘心。

        阮柠平时不怎么出教室,谢执平时也就在他边上,他俩自然也没什么机会能碰面。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他想不通。

        阮柠又趴在桌子上病恹恹的,上课下课都没什么精神。

        吴雄好几次都想叫阮柠打游戏,后来却又放弃了。

        谢执看了几天忍不住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捏了捏他的脸,道:“怎么这几天都没什么精神?”

        阮柠其实没什么大事儿,关于被吓之后的后遗症,他只要挨着谢执就没什么好怕的,然后他妈也没跟他打电话了,不愁吃不愁穿,生活得顺风顺水。

        唯一一点,那个粉色小盒子还在自己桌子里呢。

        烫手山芋。

        说真的,他不太想给谢执。

        其实谢执有女朋友是迟早的事儿,反正都会有的,就是时间早晚而已。

        以前阮柠都没怎么耿耿于怀,还拼了命地去撮合谢执和向安,不过在他和谢执住一起后反倒觉得,要是多了一个人出来,那三个人住着岂不是很尴尬?

        是他很尴尬,看着他们亲亲我我,自己全身发亮,当个二百五十瓦的电灯泡。

        他觉得不自在。

        对,就是不自在,而且外面上哪儿找那么舒服的住处,他可不想再回那个家里了。

        最重要的,他觉得谢执对他挺好的,要是有了女朋友,说不定就不会对他这么好了。

        阮柠掀了掀眼皮,道:“没有,可能冬天快到了所以犯困?”

        谢执不置可否。

        中午下课的时候谢执出去接了个电话,让阮柠在教室里等他。

        有吴雄林信在前面,阮柠还稍微好一点,正好谢执出去了,他得赶紧把事儿给问清楚了。

        “大熊。”

        吴雄转过头来:“嗯?怎么了?执哥呢?”

        “谢执出去打电话了,”阮柠神秘兮兮的:“我偷偷问你一个事啊,你不要告诉谢执。”

        不能告诉执哥?吴雄觉得有趣,小八卦什么的,最有意思了,他把手机一放:“问吧,什么事儿?”

        阮柠小声地:“谢执他……以前有没有过女朋友啊?”

        吴雄警觉:这是来摸底了?看来我得小心回答。

        “没有过,不过有很多人喜欢我执哥是真的。”

        阮柠听到没有还松了口气:“一个都没有?”

        吴雄:“对啊,”他觉得自己得为执哥甜甜的恋爱做点儿什么:“我执哥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他喜欢谁,可慎重了。”

        阮柠想了想,问道:“那他喜欢什么样儿的?”

        吴雄:“我想想啊……这一般来说肯定要是个omega吧,长得乖,说话温温柔柔,信息素香香甜甜,软软糯糯……看到他脸就红的那种。”

        他想了想补充道:“不是说嘛,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心跳会加速,肾上腺素飙升,脸红……”

        完了,阮柠把陆小羽按照吴雄说的一对,全对上了。

        吴雄看阮柠脸色不太对,赶紧停了下来,心想,自己可就是按照阮柠来说的啊,这么明显他不会听不出来吧。

        难不成是因为信息素?

        这说来也奇怪,那次在酒吧,阮柠上了个厕所出来,路过他旁边的时候他就闻到了,那信息素香的很。

        他还以为是喷了香水来着,不过这执哥都不介意,他还介意什么。

        变了就变了呗。

        阮柠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还真……了解他啊。”

        吴雄:“那是,我们这初中到高中,感情那是没得说。”

        阮柠心情不太好,不过他还是安慰了一下自己,这又不是谢执亲口说的,万一吴雄他就说错了呢,他得再去问问谢执。

        谢执没一会儿就进来了,吴雄给了他一个“胜券在握”的眼神。

        谢执:“?”

        他没想太多,坐了下来,问阮柠:“待会儿想去吃什么?”

        阮柠还在想事情:“啊?啊……都可以,你决定吧。”

        谢执觉得这小孩儿心里又藏事情了,还是一样不和他说。

        唉,心好累。

        随便出去吃了点儿回来,阮柠趴在桌子上冥思,怎么开口问呢,这是个问题。

        下午上了两节数学课,阮柠直接被累自闭了。

        天书听不懂,数学老师说话声音又大,睡觉都睡不好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阮柠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活过来了!

        谢执不知道在和谁发短信,阮柠不好去打扰他,在一边等着,一边还偷偷看他。

        不过谢执没一会儿就发现了他的小动作,问:“怎么了?”

        是个好机会!

        阮柠坐正了点,眨了眨眼睛:“谢执……我能问问你喜欢什么样儿的人吗?”

        谢执手一顿,怕自己理解错了:“什么喜欢什么样儿的人?”

        阮柠:“就是理想型啊。”

        看来没理解错。

        谢执不知道阮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不过既然问了,趁此机会再给他一个暗示也行。

        “想知道?”

        阮柠点头,咽了咽口水:“那你说吗?”

        谢执:“我喜欢……”谢执看着他,笑道:“胆子小的,长得好看的,心灵手巧贤惠的,说话声音软绵绵的,一凶就爱哭,一逗就要脸红的,身上得是香喷喷的,抱着他我能睡好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也喜欢我的。”

        阮柠还在消化中,谢执就突然间凑近了,低声问:“你知道了吗?”

        大脑有些空白,阮柠过了好一会儿才愣愣的点头:“知、知道了。”

        他有点沮丧,这回是真的沮丧,谢执说的和吴雄告诉他的差别不大嘛,不就是陆小羽这样儿的?

        他把手伸进去摸到了那个小盒子,怎么摸怎么不爽,难道真的要给谢执?

        谢执觉得自己这暗示就跟明示差不多了,这小孩儿再迟钝也该知道了自己说的是谁吧。

        不过他显然高估了阮柠的理解能力,阮柠一心只想着谢执会不会喜欢陆小羽这种类型的,就没想过把那些要求都往他试一试,不管合不合适,他都朝陆小羽身上安了。

        突如其来的低落也影响到了谢执,他有点懵了。

        喜不喜欢得给个话啊。

        “你……”

        “你……”

        俩人同时开口。

        谢执示意阮柠先说。

        阮柠:“那你以后有了喜欢的人,是不是会对她特别好,不管家里有谁都旁若无人的那种好?”

        谢执还以为他不放心,又道:“那肯定得是最好的,要是喜欢他,家里肯定不会有其它闲杂人了。不仅如此,我还会使劲宠,宠上天,不管是星星还是月亮都不在话下的。”

        阮柠:“……”太特么难受了!!!!

        那以后自己不是还得搬出去?!

        他心里闷闷的,偏偏谢执还问了一句:“你觉得怎么样?还有哪儿不好?”

        阮柠不怎么想说话,不过还是应了一句:“挺好的。”

        谢执:不是挺好的么,怎么还是这种表情?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阮柠心里一惊,难道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谢执本来只是想诈一诈,这一看反应,哟,还诈对了。

        “什么事?”

        阮柠:“……”

        谢执:“坦白从宽。”

        没办法,阮柠也不是不会说谎,就是一说就会被拆穿。

        “我说了的话,你不能打我。”

        谢执不知道这小孩儿干嘛老怕自己打他,他什么时候打过他了?

        “我不会打你,说吧。”

        阮柠不放心,还是又问了一句:“要是有人平白无故送你礼物,你……收吗?”

        谢执:“平白无故干嘛送我礼物?”

        “……行吧,那也要看是谁送的。”

        问了跟没问一样,阮柠非常不情愿地从课桌里拿出了那个小粉盒子。

        谢执看着这包装十分少女心的盒子,有点没反应过来。

        阮柠:“这是……一班那个陆小羽给你的礼物。”

        谢执没拿,也不知道什么陆小羽,只问:“什么时候的事?”

        阮柠怕谢执怪他才拿出来,没什么底气道:“就……前两天吧。”

        前两天就给了?

        谢执:“那怎么现在才拿出来?”

        阮柠低着头:“我、我忘了……”

        谢执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不过他依旧没拿,阮柠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你、你要不要啊……”

        谢执:“你想让我拿?”

        谢执竟然在问他的意见,阮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想吧,其实也不太想,说不想?又好像管不了这么多。

        阮柠没说话,谢执就准备伸手拿了,不过刚一碰到,阮柠就把手拿开了。

        谢执微一挑眉:“怎么?”

        阮柠:“还是不要了吧,她肯定送了你巧克力,放了两天都不好吃了。”

        谢执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把阮柠看得全身燥热,刚想移开视线的时候就听谢执道:“好,那听你的。”

        下午放学,谢执不知道哪儿去了,李子杨瞄准时机,抓紧机会走了过来。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事,阮柠心里对他还是有点感激的。

        李子杨问他:“放学了,你回寝室吗?一起吧。”

        阮柠:“我不回寝室。”

        “不回?”李子杨还以为他要去哪儿玩:“那你去哪儿玩,介不介意捎上我一个?”

        阮柠心想,捎上你去谢执家里?可能不太好。

        “我回家的。”阮柠:“我不去玩,就回家,我没住寝室了。”

        李子杨倒还想说什么,因为alpha和omega不住同一栋楼,所以他都不知道阮柠原来已经没住校了。

        “那你……”

        “柠柠。”

        李子杨话没说完,谢执就从外面进来了。

        他淡淡的瞥了眼李子杨,颇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

        不爽。

        “收拾好了吗?回家了。”

        阮柠看谢执回来了,便道:“嗯,好了。”

        李子杨对他们的对话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俩人住一起了?

        “你们……”他动了动嘴唇,却没说什么。

        “你打算进娱乐圈吗?”李子杨听到谢执这么问他。

        “什么?”

        “我说,”谢执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你有没有打算进娱乐圈?”

        李子杨不清楚谢执这么问他的原因,他只知道谢执说话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没打算。”

        谢执笑:“那可惜了。”

        阮柠听得云里雾里,去停车场的路上,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你刚才为什么那样问他啊?”

        谢执:“没什么,就是觉得他演技还挺好的,不去当演员有点可惜。”

        阮柠心想,谢执是从哪里看出来李子杨演技好的?

        回家的时候谢执没怎么说话。

        阮柠因为下午的事还心虚着,也不敢说话。

        等谢执拿出钥匙开了门,他跟在后面进去,就在学校的时候说了几句话,来的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阮柠心不在焉地去洗了澡,出来的时候谢执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脑。

        他能感觉谢执有些生气,想了想,应该是怪自己没有及时把东西拿出来,也对,被人喜欢然后收礼物,确实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不过却被自己给搅黄了。

        他有错,谢执生他的气也是应该的。

        心里挺不好受的。

        阮柠没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非常在意谢执对他的态度了。

        谢执生他的气他会难过。

        斗争了一会儿,他走了过去,坐在了谢执旁边。

        沐浴露混着信息素的香味传进鼻腔,谢执转头:“怎么还不去睡?”

        阮柠想跟谢执找个话题聊一聊:“你、你在看什么啊?”

        谢执:“在看你看不懂的。”

        阮柠:“……”

        谢执还真是有点事要处理,不过他看阮柠像是有话跟他说似的。

        “有事?”他问。

        阮柠咬了咬嘴唇,心一横,道:“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谢执没说话。

        没得到回应,阮柠又自顾自地说:“我不是故意不把那个礼物给你的,就是……就是……忘了……我保证,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一定立刻就告诉你!”

        他信誓旦旦的,就怕谢执不相信他。

        因为阮柠还在,所以谢执不好抽烟,只能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一支烟,这小孩儿还是没有意识到他错在哪里。

        他别开眼,冷冷道:“你觉得我是因为这个?”

        阮柠:“嗯?”

        谢执不跟他说明白,他想了想,有些事不能全让他告诉,全是他说的话,以阮柠的思维方式,就会下意识的以自己说的为主,他不想这样,他觉得感情这方面,还是得阮柠得自己去想清楚才行。

        “你去睡吧。”

        谢执冷冷淡淡的,阮柠心里更没底了。

        “谢执……”

        “去睡。”谢执面无表情,道:“等你想清楚了再说吧。”

        阮柠躺在床上,其实心里特别不安心。

        左想右想,除了没及时把东西拿出来给谢执之外,哪儿还有其他的事惹到他了?

        他不明白,不过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谢执等到十二点才又进来。

        阮柠睡得很熟,有轻轻的鼾声。

        谢执无奈的摇头,鼻尖与阮柠相碰。

        温热香甜的呼吸与之交缠,谢执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有些落寞。

        “真没良心啊,叫你想想你就睡着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呢?”

        他在阮柠的唇上咬了一下,没用力,非常轻。

        “我再最后给你点时间。”

        然后像是认命似的,上床抱着人睡了。

        等第二天阮柠起来,洗漱好了都没看到谢执,他跑去敲了敲谢执的卧室门,没人应。

        他觉得奇怪,试着拧了一下门把手,一拧就开了。

        不过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阮柠懵了。

        谢执人呢?

        他心里突然有点慌,昨天和谢执还没说清楚,今天人就不见了?

        他叫了两声谢执的名字,还是没人应。

        是不是谢执先去上学了?

        阮柠又跑到门口,谢执的鞋太多了,他也不知道谢执带了几双走。

        肯定是谢执先去上学了,阮柠自我安慰,因为生了气,所以不叫他,一个人先走了。

        不过等他慌慌忙忙赶到学校,踩着点进教室,才发现谢执还是不在。

        谢执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