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34章 买衣服

第34章 买衣服

        这天又是星期五,下午放学后谢执带阮柠去买衣服。

        “这周把作业带上,我监督你做,不准抄了。”谢执在一旁吩咐。

        阮柠手一顿:“可那天是你帮我抄的呀。”

        谢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阮柠缩了缩脖子,嘀咕道:“我以为你也挺愿意的呢。”

        谢执听了实在没忍住:“我为什么帮你抄你不知道?”

        阮柠:“嗯?”

        “算了,”谢执有点儿头疼,觉得跟这小孩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不说了,快收拾。”

        阮柠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带了几本书而已。

        反正也就待两天,很快就回来了。

        谢执虽然是无证驾驶却也开得挺好的,经过这么几次,阮柠现在坐在车里都已经不担心了。

        他们去的是一个大型商场。

        阮柠最开始选了好几套给谢执看,谢执要不就嫌太幼稚要么就是太老气,反正哪儿哪儿都不合适。

        选到最后阮柠也生气了:“要不你来吧!”

        谢执觉得自己审美一直在线,再说了,阮柠买衣服不就是穿给他看的?其他人觉得好不好看不重要,关键是他得觉得好看。

        所以他当场就二话不说:“行!”

        他去给阮柠挑了好几套羽绒服和棉衣,然后让他去试。

        阮柠抱着衣服进了换衣间,没一会儿就出来了。

        “怎么样啊?”

        谢执拉着他左右看了看:“不错,挺好看。”

        阮柠也觉得可以,不过刚才谢执老嘲笑他的审美,所以他还堵着气,即便是谢执夸他,他也板着个脸不说话。

        但可惜阮柠的相貌就属于那种乖软型的,脸上有些婴儿肥,眼睛又圆,所以生气也没半点儿威慑力,反倒是让人觉得在闹小脾气,挺可爱的。

        谢执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也知道阮柠在跟他闹别扭。

        这小孩儿,平时看着怂兮兮的,没想到脾气还挺大。

        “一千五百块……”谢执看了眼吊牌,笑道:“这衣服可要一千五百块呢。”

        阮柠一听价格就惊了,怎么这么贵?!

        他一个月生活费也就两千块。

        这还没开始工作呢就欠了一笔巨债了。

        “这么贵啊……”阮柠有些为难,虽然是谢执付钱,不过这都是暂时的,他以后可是要还的。

        “要不还是不在这儿买了吧,我觉得太贵了。”

        谢执:“可是你都试了人家这么多衣服,花了这么长时间,就这么走了?”

        阮柠不由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笑眯眯盯着他的店员小姐。

        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确实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我也不想花这么多钱……这以后都还不清了……”阮柠不知道怎么办。

        谢执:“其实我可以送你。”

        “嗯?”

        “有个条件。”

        阮柠:我就知道!

        “什么条件啊?”他立马补充道:“先说好,你不能趁人之危让我亲你啊。”

        谢执还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下被拆穿了:“我那怎么叫趁人之危了?你难道很吃亏?”

        阮柠不说话了,要是说出来谢执生气就不好了。

        谢执的坏主意没达成,也只能另想一个了。

        “这样吧,你搬回来住,不住学校了。”

        阮柠:“就这样?”

        谢执:“不然呢?让我亲一下?”

        阮柠:“不不不,还是就搬回来住吧。”

        谢执最后不仅把那件衣服给阮柠买了,还顺带买了好多件。

        逛着逛着阮柠就逛累了,肚子也挺饿的。

        “我们去吃饭吧,”阮柠道:“好饿啊。”

        谢执:“想吃什么?”

        阮柠:“吃什么都可以?”

        谢执:“看你表现了。”

        “……”

        他们进了一家中餐馆。

        阮柠点好菜后突然想去上厕所了。

        餐馆里没有,所以只有去外面上。

        “商场里的厕所离这儿都挺远的,你能找的回来么,需不需要我陪你去?”

        要谢执陪他去,阮柠就想起了他们那次在酒吧厕所门口碰到的那次,心里有些微妙。

        阮柠摇头:“不用了,我可以找到的。”

        “确定?”

        “嗯!”

        他还是一个人去了,兜兜转转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厕所。

        妈呀,阮柠觉得自己都快被憋出内伤来了,再找不到都要尿裤子了。

        这厕所修的,一点儿也不人性化。

        他飞快地冲进去解决,洗了手,然后走出来。

        一身轻松。

        只不过……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人群,他发现,自己好像找不着路了。

        阮柠左右到处走了走,走几步感觉不对又朝另一个方向走,又不对,又换,结果就是他真的迷路了。

        阮佩今天在家和罗绍元吵了一大架,心情不好一个人出来逛街。

        其实她以前是不敢跟罗绍元吵的,毕竟自己得依附他,不过最近罗绍元的生意出现了问题,整晚酗酒,还把气都撒在她身上。罗烨在家里养伤,自己还得低声下气的伺候着,不说功劳也有苦劳,他到好,一个不顺就劈头盖脸地骂下来了。

        她不知怎的也来了火气,就吵了起来。

        阮佩想着现在还挺后悔的,就不该逞一时威风,罗绍元没了她还可以再娶,而自己可不行,所以到最后还是得放下身段去认错道歉。

        她郁闷地随便走,走着走着就感觉前面有个身形挺熟悉的。

        走近一看,那不就是阮柠?

        自从阮柠搬出去以后和她的联系就少了,就好像有意疏远似的,那天自己提出给他打钱这事儿他也没要。

        按理说生活费早该用完了,天气冷了也该添几件儿新衣服,不过他没要自己的钱还能来这儿逛,看来谢执对他是真不错的。

        也对,毕竟她生的儿子,那相貌自然也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最关键阮柠也不知道是喷了香水还是怎的,身上那股臭味也不见了。

        一看到儿子她心情就好了不少,脚步都轻快了,走过去拍了一把阮柠的肩膀:“柠柠。”

        阮柠还以为是谁,结果一转眼看到他这母亲,心情都不是很好了。

        不过他还是得把面子做足,扯出笑容叫了声:“妈妈。”

        阮佩笑了笑:“和谢执出来逛呢?他最近怎么样,对你好吗?”

        阮柠有点儿不想和她说话,从前面一些事后,他就知道阮佩对他是没什么感情的。

        “挺好的。”阮柠:“我出来上厕所的,谢执等久了会生气,我先走了。”

        “诶,等等!”阮佩拉住他,皱眉道:“你这怎么刚见了妈妈就走?我跟你说啊,你一定要和谢执打好关系,他比你那爸和哥管用。”

        “你爸对我是越来越差了,以后咱们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妈妈以后就靠你了。”

        阮柠不知道她到底把这儿子当什么了,一时间连应付都难得做了,直接道:“我先走了。”

        阮佩看阮柠有些不高兴,以为是自己给他太多压力了,便道:“回去吧,以后要多给妈妈打电话。”

        阮柠转头就走,也不管方向对不对,他就是想快点儿离开这儿,太郁闷了,太难受了。

        等走得差不多,阮柠才停下来。

        没有丝毫犹豫的,拿出手机,打了谢执的电话。

        那头很快就接了。

        “喂。”

        “谢执……”阮柠开口莫名的委屈。

        “怎么了?”

        阮柠:“我迷路了。”

        谢执找到阮柠的时候,他正蹲在垃圾桶旁边,真像个没人要的。

        “我都说你要迷路,”谢执:“这不就迷了?笨。”

        阮柠心情可不好了,心里正难受呢谢执还说他,恹恹地答了一句:“哦。”

        他心里有什么全都摆在了脸上,谢执一看就能看出来,只是他不知道,这上个厕所还能怎么?

        难不成是没水冲?

        不过这小孩儿也不像个这么爱干净的人啊。

        谢执没急着问,安安静静地带着阮柠回到了餐馆。

        菜已经上齐了,香味扑鼻,肚子饿已经占据了阮柠的所有脑神经,所以他暂时分不出精力去想其他的事了,一心一意只想着吃。

        甭管再急,那嘴巴也就那么大点儿,还是得小口小口地吃,腮帮子一动一动的。

        等阮柠吃得差不多了,瘫倒在椅子上摸着肚子,谢执才道:“你每次吃饭都让我以为你是逃饥荒逃来的。”

        阮柠:“那是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吃一次少一次,我不能浪费每一次的机会。”

        谢执:“你再这样说我以后可不带你来吃了,我对你就这么差对吧?”

        阮柠见情况不对,立马解释:“我不是这意思……”

        谢执不说话。

        阮柠一咬牙:“你对我最好了……”

        谢执:“真的?”

        阮柠:“嗯,所有人中你对我最好。”

        谢执笑:“那你不叫声哥哥?”

        阮柠:“……”

        “哈哈,”谢执摸了摸阮柠的头:“好了我不逗你,我问你,刚才是因为什么事不开心?”

        谢执是第一个知道他身份的人,阮柠倒还是挺愿意跟他说的:“刚才我遇到我妈妈了。”

        谢执知道阮柠的母亲是个什么样子,当初他调查得一清二楚。

        “嗯,怎么了?”

        阮柠:“按理说吧,她也算不得是我母亲,但我毕竟来这儿了呀,她也是我母亲,不过我不是很喜欢她,总觉得她对我是没什么感情的。”

        “她以前可都是不待见我的,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对我关心起来了,还老是问你的事儿,我也知道是为了什么,唉,我心里就是好难受啊,她怎么就一点儿也不爱我呢?”

        谢执自然也清楚阮佩打得如意算盘,他虽然不怎么喜欢阮佩,不过这算盘还是不错的。

        “不喜欢就不喜欢,你要是觉得难受,我们以后就都不回去了。”

        至于爱你的事,有我一个就够了。

        “其实她这样想也不错,你多和我亲近亲近不就好了?”

        阮柠心想,我这都和你住一起了,还不够亲近?

        可不能再近了。

        晚上的时候谢执非逼着阮柠做会儿作业再回去睡。

        “今天也太晚了,明天吧,我明天一定好好学习。”阮柠扒着门,死活不出来。

        “不行,”谢执:“谁让你成绩这么差,现在时间还早,你过来,我教你。”

        阮柠是真不想做,困得要死。

        “你、你每次都要强迫我,”阮柠非常不满:“说了不欺负我的。”

        谢执一看他在装可怜就忍不住笑了,朝着阮柠走过来。

        “我这就强迫你了?”谢执有些故意压低声音:“真到欺负你的时候,有的你哭的。”

        他说的云里雾里,阮柠也没怎么听懂,还在做最后的倔强:“我明天一定早起好不好,我说真的。”

        谢执也不废话了:“既然你这么想睡觉,那我们就去床上做吧。”

        去床上做吧……

        做吧……

        谢执一直盯着他,阮柠听着居然有些耳朵烫。

        “怎么脸红了?”

        “你想到哪儿去了?”

        阮柠:“……”你就是故意的!

        谢执还就是故意的,看来这小孩儿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嘛。

        “怎么样?做不做?”谢执问他。

        阮柠被逼的没办法,气冲冲地:“我、我要在客厅写!”

        谢执倒也收得快:“行吧。”

        辅导作业谢执也是第一次做。

        不过阮柠也实在是太笨了,一道题教了好几遍还是不会。

        “再不会我可要动手了。”谢执出言威胁。

        阮柠:“你、你能不能有点耐心啊。”

        谢执:“这道题我教你三遍了宝贝儿,你是不是故意不想做?”

        “不是……”阮柠:“我真的,晚上脑子不好,容易卡壳,你相信我,明天,明天我一定会!”

        谢执也不知道他说话是真是假,正当这时他手机又响了:“你先想会儿,我去接个电话。”

        “嗯嗯。”求之不得啊。

        谢执进房间了。

        等过几分钟他再出来,发现阮柠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口水都流在作业上,那道题也写出来了。

        谢执叹了口气,把人抱起来送回房间。

        阮柠缩在一边,谢执从另一边上床,再把他搂在怀里,奶香味的抱枕挺舒服。

        阮柠的信息素对他而言真的有安神的作用,抱着阮柠他就容易睡着。

        因为谢执身上挺暖和的,阮柠也拱过来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哼哼唧唧地睡了。

        谢执被他蹭得下巴痒,自认为非常卑微地在阮柠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小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