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33章 骚扰

第33章 骚扰

        最近谢执上课又开始睡觉了。(搜索小说)

        上课睡下课睡,只有放学或者上厕所的时候才会醒。

        阮柠挺疑惑的,明明放假的时候白天也没见谢执睡多少,怎么一到上课就要睡了?

        关键学习还那么好。

        他心里又开始不平衡了。

        自己得想办法把成绩提起来。

        “小柠柠,来打游戏吗?”下课的空隙,吴雄又转过来找队友,谢执在睡觉他不敢打扰,只好来找阮柠。

        因为阮柠一般是不会拒绝他的。

        可阮柠这次就是拒绝他了:“不了,我要看书。”

        吴雄:“可这是下课啊。”

        “下课也要好好学习。”阮柠:“只要我学得够快,时间就追不上我。”

        吴雄:是分数追不上你吧。

        他想说就阮柠这成绩其实学不学都没什么大的差别,不过怕打击到他的信心,还是算了。

        阮柠真的拿出书开始学,不过一学就想睡觉。

        这个觉一来可是挡都挡不住,阮柠觉得不行,得出去吹吹风。

        不过谢执在睡觉,叫他让一下的话……

        “谢执……”他凑到谢执耳边,非常小声的喊了一声。

        谢执浅睡眠,也根本就没睡着,他就想把眼睛闭着。

        没喊答应,阮柠又叫了一声:“谢执。”

        吴雄这时候又转过来,拉了一下阮柠,小声的:“执哥在睡觉啊,吵醒了他又要发脾气了。”

        他以前老看到谢执凶阮柠,而阮柠人如其名,软的不行,一吼就怂兮兮的,眼眶一红,嘴巴一瘪,委委屈屈那样他都快看不下去了。

        潜意识想让阮柠少挨些骂,让他别往枪口上撞。

        “可是我想出去啊,”阮柠:“他不让我怎么办?”

        吴雄:“要不……你忍忍?”

        谢执这时候睁眼了,看了两人一眼,吴雄不禁屏住呼吸。

        只不过谢执没骂人,而是直接起身,只不过心情非常不好的:“早点回来。”

        阮柠咻的一下跑出来,点点头:“哦。”

        因为是第二节课,所以下课时间比较长。

        阮柠想到处逛逛,顺便去小卖部买点儿东西吃。

        随便买了点儿零食阮柠就走了,只不过刚出小卖部,阮柠就看到了李子杨。

        他的头发留长了点儿,人瘦了一些,看起来像没什么精神似的。

        阮柠不常看到他,放假回来后就更没关注过他了。

        他想当没看见就这么走开,俩人谁也没看见谁,不过李子杨好像不是这么想的,他拦住了阮柠。

        “我们能谈谈吗?”

        阮柠不是很想:“但是我觉得我们可能没什么好谈的。”

        李子杨看着他,这里人多,他二话不说就拉起阮柠去了别的地方。

        “诶!”

        阮柠没来得及制止,就被李子杨拉到了学校某处小树林。

        阴森森的,没什么人。

        阮柠有点儿虚,手被李子杨攥得很痛,有些生气:“你想干嘛?”

        李子杨把他的手捧在手里,看着被自己捏红的地方轻轻吹着:“对不起,弄疼你了吗?”

        阮柠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道歉给弄懵了,看到他脸上有些痴迷的表情给吓了一跳,猛的收回手:“没、没事。”

        李子杨脸上有些失落,解释道:“我就是……太久没怎么见你了,就很想、看看你。”

        听李子杨这说的,阮柠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间对自己这么……

        以前不是还挺讨厌自己的?怎么变得这么快?

        话说自己也没啥优点啊,有什么可吸引他的?

        他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愣愣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你……想我干什么,我又不想你……”

        李子杨很沮丧:“我知道,”他又道:“我想问你,你和谢执……你们在一起了吗?”

        阮柠:嗯?这又和谢执有什么关系了,他和谢执像是要在一起的?

        “我们没有啊,”阮柠觉得李子杨看起来有点儿可怜,便想劝劝他,可能这位不怎么重要的男n号走到沟里去了:“你也别多想了,好好学习才是真的。”

        李子杨点点头,看着他:“嗯,我知道的。”

        阮柠被他盯得不怎么自在,找了个由头:“快上课了,我先回去,你……你就随意吧。”

        阮柠转头就走,身后李子杨叫了他一声:“柠柠!”

        他还没来得及转头,李子杨就从后面抱了上来。

        阮柠一下就急了,这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你放开我!李子杨你干嘛!”

        李子杨抱的紧紧的,把头埋在阮柠的颈间:“我就抱你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阮柠很不舒服,挣扎道:“我不要,你快点儿放开我!”

        可惜他力气小,也没李子杨长得高大,所以没挣开,只能被迫让李子杨抱着。

        好在没一会儿李子杨就松开了他,阮柠立马弹得老远,李子杨一脸歉意道:“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

        阮柠不想跟他说话了,连他的道歉也没听完就赶紧跑了。

        真是的,神经病!哼!

        他气冲冲地回到教室,决定以后再也不出去瞎逛了。

        谢执不在座位上,可能去上厕所了。

        阮柠坐下来,趴在桌子上半天都没气过。

        谢执回来的时候以为阮柠在睡觉,就没打扰他,不过等他坐下来就感觉不对了。

        他把阮柠揪起来,凑过去闻他:“你身上什么味儿?”

        阮柠现在不怎么想和人这么近距离相处,总觉得都有些阴影了。

        他推开谢执的脸,不怎么情愿地道:“有什么味道啊,我怎么没闻到?”

        谢执主要是闻到了一股alpha信息素味儿,又不是自己的,想必刚才阮柠是出去接触了哪个alpha,还不跟他说?

        他的脸色又阴下来了,阮柠看到了变化,嗅到了一丝危险,很奇怪,他都和谢执说了自己不是那个阮柠,他还管那么严干什么?

        阮柠决定现在就得挺起腰杆,他又没做错。

        谢执看他一副倔强的小表情,好像有一种宁死不屈的精神,也不凶他了,捏住他的脸:“我又没惹你生气,你这么倔干什么?”

        阮柠埋怨:“你刚才不就想凶我呢,还说以后都不会凶我了。”

        谢执:“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凶你这种话了,还有,刚才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不说?”

        阮柠还倔:“那我也不是什么都要和你说啊,对吧?我也要有个人**。”

        谢执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多歪理,敢情现在摊牌了以后都不怕他了?

        “你能有什么**?”

        “我有!”

        谢执吓他:“我看你是皮痒了。”

        阮柠说不怕是假的,半天了也只憋出一句:“……你又欺负我。”

        吴雄和林信在前面静静地听着俩人“打情骂俏”,都由衷是觉得,天道好轮回,执哥,你也有今天。

        谢执并没有继续追问他,想着现在不说他以后也会问出来的。

        他以后多看着点儿阮柠,避免有别的alpha接触他就是了。

        李子杨在上课的时候踩着点进来了,阮柠不想看他,干脆把脸转到一边,眼不见为净。

        即便如此,李子杨也觉得没什么,还望着阮柠的方向淡淡笑了笑。

        阮柠一个下午都是气呼呼的,不开心。

        放学的时候谢执要走了,阮柠还在生气。

        “我要走了。”谢执起身提醒他。

        阮柠看了眼时间:“那我也要回寝室了。”

        谢执等了会儿:“没了?”

        阮柠:“嗯?”

        “柠柠啊,”谢执眯着笑道:“你有没有忘了点儿什么?”

        阮柠:“忘了什么?”

        谢执笑着不说话。

        阮柠觉得背后发毛:“我、我先走了啊。”

        谢执抓住他:“你慌什么呐,时间还这么早。”

        班上还有些人没走,转过头来看他们,这谢执和阮柠做同桌以后,感情都变得这么好了?

        阮柠:“可是我想早点回去。”

        谢执不是很想放人,道:“干脆你不住校算了,反正也可以住我那里。”

        阮柠:“可是学校宿舍交了钱,不住岂不是浪费了?而且你那里挺远的,你又不常住,我还要花钱打车。”

        谢执没忍住笑了:“你是掉钱眼儿里去了,我看起来很穷?”

        “你不穷,我穷。”

        谢执摸着阮柠的手都是凉的:“穷也不是你穿得少的理由。”

        十月过后天气早就降下来了,阮柠穿得确实挺薄的,当时他嫌厚棉衣太占地方就没收拾,现在连件稍厚一点的衣服都找不到。

        前两天阮佩给他打电话,说要打钱给他,他想彻底和那家断了关系,就没要。

        但结果就是,他现在也没钱了。

        “那你可以不可以再借我点儿钱啊,先记着,我以后还你。”

        谢执:“你借钱干什么,买衣服?”

        阮柠:“嗯嗯,我妈妈那天想给我打钱来着,我没要。”

        谢执:“没要是对的,等明天过了,我带你去买。”

        阮柠:“真的吗?”谢执怎么这么好?

        “不然还能是假的?”谢执:“都是你骗我,我可没骗过你。”

        阮柠不高兴:“我也没怎么骗过你啊。”

        谢执不想跟他争这些,笑道:“我真的要走了。”

        阮柠:“我知道啊,我也要走了。”

        谢执真不想让阮柠走,心里暗暗做了决定,一定要让他搬出来。

        可是再怎么不想也没办法,谢执只能狠狠地揉了几下阮柠的脸和头,然后恶狠狠地:“今晚回去给我打电话!”

        被揉成了一个鸡窝头的阮柠:“……”打就打呗,就不能好好说话了?

        谢执今天和向安坐司机的车一起回去。

        向安想起最近听到的一些风言风语就有些不安,又加上那天在厕所里拍到的照片,谢执也没和他说过。

        阮柠和谢执走得越来越近,他也看得出来,谢执对阮柠,不是普通感情。

        “谢执……”

        谢执抬起头来:“嗯,怎么了?”

        “我听叶书说,那天,他是在你家里给阮柠看的病。”

        谢执表情没变,道:“哦,对,那晚他发烧了。”

        “你们现在住一起了?”

        谢执很坦然地:“嗯。”

        向安有些吃惊,更觉得难以接受,他俩为什么会住一起?一个alpha一个omega就这么单独住一起了?

        “你们……为什么……”

        “小安,”谢执看着他,向安突然就不是很想听接下来谢执说的话。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没错,但很多时候你要学会往前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想过成什么样,想和谁过,我自己会想清楚。”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太依赖我了,小时候我和叶书惯着你,因为你比我们都小,又是个omega所以难免对你照顾些,当然长大了也一样,不过这种感情就和哥哥对弟弟的感情一样你知道吗?我不是个好人,你的目光也不该一直停留在我身上,该多向别处看看。”

        谢执越说,向安的心越凉,如果谢执没有这么明确地说出来,那他还可以自欺欺人的骗自己,但现在什么都不能了。

        他有点儿想哭:“但是……我对你一直都很喜欢的,你知道的。”

        谢执:“你是依赖我,小时候你最黏叶书,因为他鬼主意很多,会哄你开心,不过后来他去学医了,我们三个就剩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玩,你才开始和我亲近的。”

        谢执笑道:“你看,你只是缺乏安全感,但却不是真正的喜欢我。”

        向安的心里还是难以接受,他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谢执,被逼地眼泪都掉了下来:“那、那你喜欢阮柠,对吗?”

        司机充耳不闻,偷瞥被谢执发现后就不敢偷看了。

        谢执笑道:“确实挺奇怪的,我以前那么讨厌他,居然也能喜欢他。虽然他挺笨,但我和他在一起还挺安心的,你知道么,就那种找到了归属的感觉。”其实当他发现阮柠的信息素能让他睡着觉时,就感觉十分安心了。

        以前多少个不眠的夜只能用药物来维持,他现在都不怎么需要了。

        阮柠刚洗漱完成谢执的电话就来了。

        还是打的视频电话,不过阮柠给挂了,打了个普通的电话过去。

        “干嘛挂我电话?”谢执有些不高兴。

        阮柠:“被别人看到,不好。”

        谢执:“打个电话能怎么了?”

        阮柠不跟他扯,直接步入主题:“你有什么事啊?”

        谢执已经洗漱完了,正在电脑上看资料,道:“有没有收拾完?”

        阮柠剥了一颗糖含在嘴里:“嗯,收拾好了的。”

        谢执从电话里也能听得出他的悠闲,心情跟着也好了很多。

        没聊多久阮柠就困了,信谢执还是又逼着他好说歹说跟他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看时间不早了,也差不多该挂了。

        “我真的好困啊,”阮柠眼睛都快闭上了:“我可不可以睡觉了啊。”

        谢执:“再做一件事我就让你睡。”

        阮柠:“是什么?”

        谢执:“你隔着屏幕亲我一口,我要听到声音,然后就可以睡了。”

        阮柠:“……”我的妈,谢执这都是些什

        么恶趣味?要睡觉还得听到啵声?

        “不太好吧,我的室友都睡了,这样会吵醒他们的。”

        谢执不管,就想隔着电话逗逗他:“快点。”

        阮柠真想一把挂掉电话,但又想到明天还要去学校,还是算了。

        不过隔着电话亲什么的,也太羞耻了吧。

        不管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我亲你什么。

        “那我亲了啊。”

        “嗯。”

        阮柠撅起嘴,把手机拿近了些,然后在自己手臂上狠狠地嘬了一口。

        “啵。”

        阮柠:“听到声音了吗?可大声了。”

        谢执知道他没那么老实,指不定亲的是自己的手臂呢。

        不过时间确实不早了,谢执本来也没认真,就道:“嗯,听到了,早点睡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