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31章 马甲

第31章 马甲

        “啊什么?”谢执把阮柠朝自己拉过来了点儿:“我说让你放点儿信息素出来。”

        阮柠一听就不愿意了,哪有alpha让omega释放信息素的,肯定没什么好事儿。他一脸戒备地盯着谢执。

        “干什么啊,我不要。”阮柠想往回退。

        “啧,”谢执皱眉:“那你过来干什么?”

        阮柠觉得有时候谢执的要求也太过分了,忍不住道:“那你也太……”

        “太什么?”谢执决定还是得好好哄一哄:“乖,我不做什么,就想让你放点儿信息素我证明些事情。”

        阮柠问:“证明什么?”

        “你放了我才告诉你。”

        阮柠:“……”总觉得不太放心。

        谢执懒得等了,在阮柠还在挣扎苦想的时候直接过去搂住人脖子然后在阮柠的腺体上轻轻按了按。

        阮柠:“!”

        他想得太入迷也没注意到谢执什么时候过来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来不及了。

        腺体是omega最敏感的地方,谢执又是个alpha,尽管他没有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但在心理上还是给了阮柠不小的压力。

        然后现在又离自己这么近,又按在了他的腺体上,几乎在谢执下手的那一瞬间阮柠就控制不住了,颤抖着放出了大量的信息素。

        谢执周围突然间就全是奶香味儿。

        还源源不断的。

        谢执闻着身心舒畅,发现这人真的是香到不行。

        好在谢执按了之后就把手拿开了,阮柠除了有些腿软外倒没什么难受的。

        他反应过来后,想一把推开谢执,但却被谢执捉住手压在了沙发上:“别动。”

        阮柠呼吸有些不稳,心里却是生气的,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委屈道:“你放开我……”

        谢执没管,道:“你闻到味道了吗?”

        阮柠本来不想回答他,但现在这体位……他怕谢执一直压着他,便赶紧道:“没有。”

        “没有?”谢执疑惑:“你自己的信息素你闻不到?”

        阮柠皱起鼻子嗅了嗅,发现确实是什么味道都没有。

        话说回来,自从他穿过来以后,就没闻到过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其他人的他能闻到,但就是闻不到自己的。

        有时他也想,自己有那么臭吗,他怎么就不觉得呢。

        阮柠不觉得有什么,能闻到蛋糕的味道不就行了,他胡乱地敷衍:“我可能……感冒还没好?”

        谢执可不觉得是这个原因,且不说阮柠的感冒已经好了,就算再没好,这么浓的香味儿,不可能一点点都闻不到。

        他就想试试。

        谢执开始慢慢的放了点儿自己的信息素出来。

        避免吓到阮柠,他真的是只释放了一丁点儿。

        不过阮柠对谢执的信息素就特别的敏感,哪怕只有那么一点,他都受不了。

        心里开始慌了,脸也越来越热。

        谢执压着他不让他动,但他也确实是害怕,说出来的话又带了哭腔:“谢、谢执,你别……”

        谢执立马就收了,起身,把阮柠拉起来,问:“怎么了?”

        阮柠手腕都被攥红了,红着眼睛道:“你说了不会欺负我的。”

        谢执:“我没欺负你啊。”

        “那你还……”

        “我还怎么?我还释放信息素?”

        阮柠有些怨他:“……嗯。”

        谢执:“意思就是,你能闻得到我的,就是闻不到你自己的?”

        阮柠不知道谢执干嘛老纠结这个问题,但总觉得说下去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便道:“也不是,我、我能闻到的,刚才没闻到,现在闻到了。”

        谢执一挑眉:“那是什么味儿?”

        阮柠:“……”他怎么知道是什么味儿啊!!!

        反正肯定不是榴莲味儿,他记得谢执最讨厌榴莲了,要是榴莲味儿的话,肯定早就不在这屋子里待了。

        “是……”他不知道该说个什么香味儿出来,谢执喜欢什么香味儿来着。

        “是不是玫瑰花香的味道?”

        阮柠不疑有他,立马点头:“对,就是玫瑰花香的味道!”阮柠:“其实我对花香不太敏感,所以可能……”

        “阮柠。”谢执开口打断他,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

        阮柠没再说了,看了看谢执的表情,突然有些心虚。

        “我来告诉你,你的信息素以前是臭的不行的榴莲味儿,不过最近却变了,不是我刚才说的什么玫瑰花香,而是一股很浓郁的奶香味,刚才我问你,能不能闻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你告诉我说你能闻到,现在呢?”谢执逼问他:“还能闻到吗?”

        阮柠:“……”好!奸!诈!

        谢执继续道:“按理说,信息素的味道是天生的,怎么就短短几天,从那天打完你到后来再看到你,味道就变了?嗯?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谢执本来想等以后再慢慢问这些事,不过又觉得有些不踏实,阮柠前后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太大,以前不还说喜欢他得很,现在不仅怕他,对他的触碰也比较排斥。

        怎么就早不变晚不变,偏偏信息素一变这人就跟换了一个一样?太多为什么了,还是早些问清楚比较好。

        阮柠目瞪口呆地听着谢执的分析,他还以为自己隐藏得挺好。

        结果没想到信息素就把他给出卖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该说其实原主已经不在了,现在他是魂穿?

        穿过来挨得那些打都是背锅的?

        那能不能说?

        谢执看阮柠不说话,又问了一次:“我问你,你到底是谁?”

        阮柠想了想,想了一个自认为很正确的回答:“我、我就是阮柠啊。”

        反正自己也确实叫这个名字。

        谢执:“不说实话?”

        阮柠:“我真的是!”

        谢执吓唬他:“不说实话待会儿别说我欺负你。”

        阮柠:感觉我的人身受到了威胁。

        他要是和谢执说了实话,那谢执会信吗?

        穿书什么的,确实也比较离奇,他不会把自己当成神经病吧。

        阮柠很纠结。

        谢执催他:“快点,别想再用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糊弄我。”

        算了,阮柠想,说就说呗,信不信是他的事儿。

        阮柠:“那我说了,你不会把我交给警察吧。”

        谢执:“我还要把你上交国家呢。”

        阮柠:“我可是认真的。”

        谢执道:“考虑一下。”

        阮柠:“好吧。”

        他斟酌了一下,在想怎么开头。

        “我真的是叫阮柠,不过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后面这几个字阮柠说不出来了。

        “我不是……”他又试了一遍,还是说不出来。

        阮柠有点儿急:“谢执,我刚才……我……”

        “说不出来?”谢执也发现了。

        阮柠点头。

        谢执没想到还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虽然整天吵着要相信科学,但这件事儿好像也没法用科学来解释。

        “没关系,”谢执道:“我问,不能回答的你就点头或摇头好了。”

        阮柠:“好。”

        “你真名也叫阮柠?”

        “嗯。”

        “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

        “嗯。”

        “来了多久了?”

        阮柠:“大概就个把月吧,就你打我那次。”

        谢执:“我那次没打你。”

        阮柠:“那就是吴雄和林信打我那次。”

        谢执又继续道:“那这个世界真正的阮柠呢?”

        阮柠摇头:“我不知道。”

        谢执:“你怎么来的?”

        阮柠想说我穿来的,不过发现说不出来,就道:“我在看小说呢,一觉醒来就在这儿了。”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谢执也惊了。

        他又问:“那你是不是也知道我们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

        阮柠:“知道的。”

        “将来会发生什么也知道?”

        阮柠:“嗯。”

        谢执沉默了,阮柠要是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的话……

        “不过有些事还是会有误差的,”阮柠道:“有些我不知道的也发生了。”

        他心里有些惶恐,更有说不出的释然。

        一个人来到这里,知道很多事,也背了很多锅,没人听他说,也没人帮他分担。

        他怕别人知道以后当他是个怪物,不仅不相信他,还会带来很多麻烦。

        不过现在真的说出来了,谢执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惊讶,还挺平静的,让阮柠也慢慢地平静下来。

        “谢执……”阮柠:“你相不相信啊?”

        谢执:“我信。”

        虽然故事像天方夜谭,不过谢执就是相信,也觉得就阮柠这样儿的性格,编不出这种东西来。

        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阮柠放心了:“太好了,还以为你不相信我,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谢执现在看着他,竟然觉得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了。

        阮柠一旦开了口,就像是找到了倾吐的出口,刚才被吓到的委屈又不见了,又喋喋不休道:“其实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没在你的课桌里安过窃听器,也没找人打过向安,我怎么会找人打他呢,我知道他和你是什么关系,干嘛还不自量力啊,但就是好倒霉,只能全把锅给背下来。”

        谢执想想,那确实挺倒霉的。

        刚来就被打,还什么都不敢说。

        阮柠:“你知道就好了,我真的是个好人,我和以前那个阮柠一点儿都不像的。”

        “我不喜欢你,也不会纠缠你,更不会对你们搞破坏。”

        谢执:“……”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儿伤神。

        “那你大概都知道些什么?”

        阮柠:“也只是知道一些,并不是很完整,而且我发现,现在发生的一些事,和我知道的,好像有些不一样,所以我也不确定,我知道的它是不是一定就会发生。”

        谢执没再问了,知道这些就已经差不多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从不知名的地方来,还知道这么多。”

        谢执看他一脸担心的样子,笑了笑:“不会的,放心吧。”

        阮柠也开心了。

        他现在终于不用背黑锅了。

        无锅一身轻,既然谢执知道此阮柠非彼阮柠,那肯定不会把仇恨加在他身上。

        他要昂首阔步向前走!

        晚上睡觉,阮柠就把这昂首阔步贯彻到底。

        “我睡客房。”阮柠抱着自己的小枕头。

        谢执:“别闹了,快进来睡。”

        阮柠:“我认真的,我们一起睡不太合适。”

        “那前两天你咋没说不合适?”

        阮柠:“前两天是不敢说啊,现在你都知道我不是那个阮柠了,我们现在就得保持ao距离。”

        谢执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反驳的话,而且现在再吓阮柠的话好像也有点儿说不过去。

        “你是不是怕黑啊?”阮柠:“怕黑的话可以开着灯睡。”

        “而且我睡眠质量和睡相都不好,可能会影响到你。”

        谢执心想,睡眠质量不好?不知道谁每天晚上在他怀里睡得流口水。

        阮柠巴巴地看着,等着谢执开口放他一个人睡。

        谢执最近调查的事情有了进展,晚上打电话什么的也怕影响到阮柠,想了想,他最后还是点头了。

        让阮柠睡隔壁的客房。

        阮柠:耶,奴隶翻身做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