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30章 被骂

第30章 被骂

        阮柠就这么搬到了谢执家里。

        谢执那房子以前没怎么住人,虽然基本的设施还算齐全,不过要两个人生活的话,还是缺少了不少东西。

        他挺高兴有人来和他一起住的,准确来说,他挺高兴阮柠和他一起住。

        也不知道怎么,就是对这小孩儿挺喜欢。

        而且最重要的,想知道阮柠这信息素是怎么变的,以前那股臭味他也是闻到过,按理说,信息素的味道天生就定了,应该没可能改变,再说了,改变也不能这么快,就几天时间?

        他总觉得阮柠有事儿没告诉他,等以后得找个合适的时机问问。

        “我们先去买点儿东西,你饿不饿?”谢执问。

        阮柠的心情很快就恢复好了,这时候正高兴:“嗯,有点儿。”

        谢执:“那先吃饭?”

        “可以……”阮柠试探性地道:“吃蛋糕吗?”

        谢执:“你想吃什么蛋糕?”

        “就那个呀,你抢我面包的那个店里的面包,我觉得很好吃。”

        说到抢面包,谢执又想起来了。

        当时怎么就没认出来呢,还被骗了这么久,傻乎乎的。

        这么一看倒还是挺像的嘛。

        谢执:“谁抢你面包了,那不是你自愿让给我的?”

        阮柠心想,要不是当时怕你打我,谁会让给你啊,我自己还想吃呢。

        “是你要……我才让给你的。”阮柠有些不满地反驳。

        “我要你就让?”

        “那我要什么你都让?”谢执看了他一眼:“是这意思吗?”

        阮柠没怎么懂这句潜台词,不过说真的,他以前刚来的时候怕谢执,为了保命,自然是什么都能让的。

        现在和谢执相处了这么久,他也帮了自己很多,有底线的让一让也无可厚非。

        “也不是……”阮柠:“我可以考虑一下。”

        谢执看他没懂,笑了笑,没再说话了。

        他带阮柠去了陶叔的蛋糕店。

        这会子店里没什么人,陶叔坐在店里头看电视。

        “陶叔。”

        老陶抬起头,看到了谢执进来,后头还跟了一个,不是以前看到的熟面孔,有些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了。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谢执:“有人想吃你这儿的蛋糕,带他来圆个心愿。”

        阮柠一进来就闻到了浓郁的奶油蛋糕的香味儿,他的口水都被勾出来了。

        好香啊。

        他朝老陶笑了笑,道:“老板好。”

        老陶有些意外,心想这莫不是谢执在哪儿认的弟弟?

        “你和谢执一样就叫我陶叔吧,”老陶:“叫老板太见外了。”

        他今年也就五十多岁,看起来并不显老。

        阮柠看了看谢执,谢执点了一下头,阮柠立马就道:“陶叔好,我叫阮柠。”

        “好。”

        谢执看阮柠有些蠢蠢欲动地模样,道:“你就在这儿待着,我去买些东西,等会儿来接你,想吃什么自己拿,记我账上。”

        阮柠简直觉得被馅饼砸中了,幸福感一波接一波的:“好。”

        谢执:“不准瞎跑,要是我回来的时候你不在这儿,那你吃了多少,钱就自己付。”

        阮柠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不会的。”

        老陶静静看着,总觉得有哪儿不一样。

        谢执交代完了就走了,阮柠陪着陶叔留在店里。

        老陶觉得这小孩儿长得挺乖的,性子看起来也挺软的,该是个安静的孩子,声音表情都慈祥了一些,道:“柠柠吧,想吃什么,都可以拿。”

        阮柠对陶叔的印象不错,人又好又会做蛋糕。

        “好的,谢谢陶叔。”

        陶叔说完又回去看电视了。

        虽然这个店面不是很大,但蛋糕的种类非常多。

        阮柠以前因为没钱,都不敢太大手笔的买,现在可不一样了,他要敞开肚子大吃大喝!

        他挨着过去看,只要看到满意的就拿出来,准备待会儿一起拿过去边看电视边吃。

        没一会儿,他的盘子里就装满了。

        阮柠端着盘子过去,静悄悄地坐在陶叔旁边,陪着他看。

        因为不能打扰了陶叔看电视,所以他吃的特别小口,像小狗一样的,就为了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把盘子里吃了一小半就吃不下了。

        还有点儿撑。

        陶叔让他自己在这儿看,自己进烘焙房看看做的糕点好了没有。

        谢执回来的时候,蛋糕店外面都没人。

        他正想开口喊人,陶叔和阮柠就从烘焙房里面出来了。

        “你来啦。”阮柠看到谢执站门口,笑道:“我没乱跑。”

        谢执:“嗯,你们在干什么呢?”

        老陶:“教柠柠做了会儿蛋糕,别说啊,还挺有天赋的。”

        谢执:“学得怎么样?”

        阮柠:“可好了!”说着还看了看老陶,像是想得到赞许。

        “嗯,是真不错,我都考虑收你为徒了。”

        这谢执倒没想到,老陶平时也不是一个爱夸人的,连他也这么说的话,那么阮柠还真就不错。

        看不出来啊,平时这小孩儿笨得软趴趴的,还有做这个方面的才能。

        “那你还挺厉害。”谢执笑道。

        阮柠心想,那肯定了,为了自己能够多吃,肯定要努力学啊。

        走的时候谢执把阮柠没吃完的东西全给打包了,一边付钱还一边数落人:“吃不完干嘛拿这么多,很逃荒似的,搞得我多亏待你。”

        俗话说吃人嘴软,谢执数落他阮柠也不敢反驳,那不以前没得吃,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一下没控制住吗,这么凶干嘛!

        不过当然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可不敢这么很谢执说。

        车上他一直挺安静,谢执不找他说话的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后座上堆满了东西,谢执买了很多。

        车还没开多久,阮柠就觉得肚子有点儿不舒服。

        但他不敢说,怕谢执觉得自己事多,本来住他家就已经很麻烦人了,又让他花了这么多钱。

        没说的后果就是,到家的时候,他已经痛得想哭了。

        “下车吧,我把东西搬上去。”

        谢执打开车门,却久久不见阮柠下车。

        他又过去把副驾驶的门打开,看看这小孩儿到底在磨蹭什么。

        一打开,阮柠蜷缩在座椅上,疼得眉头都皱紧了。

        “怎么了?”谢执有些紧张,把阮柠给搂起来:“哪疼?”

        阮柠疼得都没什么力气了:“肚、肚子疼……”

        谢执:“怎么会肚子疼的?你都吃什么了?”

        阮柠:“我也没吃什么啊,就吃了蛋糕……可能吃多了点……”

        谢执一听,立马就不高兴了,火气也压不住:“你这么大个人了不知道适量适当?那有什么好稀奇的你非得吃得跟闹饥荒一样!”

        阮柠肚子正疼呢,又被谢执一顿骂,顿时也顾不上害怕净委屈了,眼眶一红:“你、你干嘛这么凶啊?我也不想啊,又不是故意的……”

        谢执看他委屈得想哭那样儿,又觉得有点儿可怜,不过他更是生气,平时人憨憨的就算了,怎么这吃东西吃多吃少都没个数?

        他脾气和耐心也不好,那晚上照顾人都已经是极限了。

        阮柠痛得难受,信息素又跑出来了。

        香香甜甜的,比蛋糕的味道还好闻。

        谢执闻着,心里的不耐和怒火倒是神奇地的消了不少。

        他叹了口气,居然有点儿无奈:“不准哭,我不吼你了,带你去医院看看。”

        阮柠:“能不能不去医院啊?”

        谢执:“那就让你这么痛着?”

        “也不是……”阮柠:“就我觉得,我、我可能上个厕所就能好了。”

        谢执:“……”

        都到了自家楼下,阮柠说什么也要回去上厕所。

        谢执把他抱起来进电梯,一言不发,脸色跟别人欠他几百万一样。

        阮柠现在也挺怂的,怕谢执生气了把他赶走,所以一时半会儿不敢说话。

        果不其然,他是拉肚子,上了个厕所后就好了。

        阮柠出来时谢执已经把很多东西都拿上来了,看到他出来,冷冰冰地问了一句:“好点儿没?”

        阮柠:“……嗯。”

        谢执没说话了,打电话叫人来帮他收拾东西。

        阮柠自告奋勇上前:“其实、我也可以的,我会。”

        谢执:“你会?”

        买的东西包括了吃穿用行,各个方面都买得有,做好分类摆放,谢执可没做过这些。

        阮柠:“我会的。”说着,他赶紧动手做起来。

        谢执看着他像个小陀螺一样的,手脚麻利动作迅速,一点儿也不像刚拉了肚子的,还挺有活力。

        心情稍微有那么一点儿好转。

        谢执还是打了电话,阮柠就再无用武之地了。

        等把打扫卫生的阿姨们送走后,阮柠才慢吞吞的来到谢执身边,谢执一直低头看手机也没看他,阮柠心里头没底,斗争了一会儿,珉了珉唇,道:“谢、谢执,你别生气了。”

        谢执的气倒是没有了,他刚才只是在手机上看待会儿晚上该吃啥。

        不过既然阮柠认为他还气着……

        “你过来。”谢执朝他招手。

        阮柠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了。

        谢执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坐下来。”

        阮柠战战兢兢地,总觉得坐的不是沙发,而是刺。

        “你试着放点儿信息素出来。”

        阮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