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28章 出气

第28章 出气

        “嗯?”阮柠觉得身上一轻,然后试探性地睁开眼,发现谢执已经起来了。

        谢执出去倒了杯水,然后把叶书给阮柠来的药拿了进来。

        “把这个吃了。”谢执递给他。

        阮柠赶紧伸手接过,然后道:“这是什么药啊?”

        谢执:“敢情你是烧糊涂了,感冒药都不知道?”

        阮柠:“哦。”

        昨晚上自己好像是挺难受的,头痛发了烧,谢执还给自己请了医生。

        谢执人还挺好。

        不过当他看着手里的感冒药的时候就有些为难了,这东西看上去不是很好吃啊。

        “怎么?”谢执看他不吃:“水不烫,快喝吧。”

        其实阮柠是不想吃,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好了,而且这药也确实不是很好吃的亚子。

        不过谢执在边上站着,他有些心虚,还是硬着头皮把眼睛一闭,乖乖吃了。

        好苦。

        然后紧接着,嘴里就被塞进来一颗甜甜的糖。

        奶香味冲淡了不少药的苦涩。

        谢执看阮柠吃糖和吃药俨然两种不同的表情,一瞬间切换得非常自如,笑道:“娇气。”

        阮柠的衣服没洗,还是只有穿谢执的。

        这衣服什么都好,就是爱往下掉。

        他提着裤子像个企鹅一样的走出来,实在是有些别扭:“谢执,你有没有再小一点的衣服啊?”

        谢执:“你这都不知道是我多久前的了,再小也没有了,”说着还上下打量了阮柠一下:“谁知道你长得这么小。”

        阮柠:谁小了!哪儿小!

        心里好苦,但我不说。

        没办法,他还是只有将就了。

        谢执也尽量让他不怎么动,除了自己去洗漱之外也没别的事儿了。

        谢执下楼买了早饭上来,豆浆稀饭和鸡蛋,阮柠吃什么都不挑,吃个早饭也能吃得像大餐似的。

        感觉吃嘛嘛香。

        “这么好吃?”谢执很疑惑,这东西自己吃着就是索然无味。

        要不是因为阮柠感冒刚好,得吃点儿清淡的东西,否则他是不会买这个的。

        阮柠抬头:“好吃啊。”说着还喝了一口豆浆。

        谢执默默地把自己的豆浆也给阮柠喝了:“你多喝点儿。”

        房子里虽然只有两个人,但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热闹了。

        谢执心想:该早点儿让他来住这儿的。

        “吃完待会儿我送你回家。”

        阮柠手一顿,没说什么,又继续吃,只不过表情非常沮丧,像马上要去刑场似的。

        谢执看他这副表情也不逗他了,道:“回家收拾你的换洗衣服和作业。”

        听到这儿,阮柠感觉一下子又恢复了活力。

        “好!”

        不过等饭吃完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阮柠有些犯懒,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谢执好像也有事,一直在打电话,不知道说些什么。

        阮柠没兴趣,专心致志地看自己的电视,心情格外放松,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一样。

        谢执从房间里打完电话出来,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阮柠:“我们这就要走了吗?”

        “嗯,”谢执穿鞋:“送你回去收拾好我待会儿还有事。”

        阮柠提着裤子跑过去:“那你先去忙你的事,我东西很多的,要收拾很久,待会儿时间都迟了。”

        谢执:“后天就开学了,你作业做完了?”

        阮柠很心虚,但依旧面不改色:“嗯,做完了的。”

        谢执看了看他微微收紧的双手,问:“确定?”

        “嗯嗯,”阮柠:“我回去就做了。”

        谢执知道他不想回去,确实自己现在也有事。

        “那行,你就在这儿待着,我办完事儿就回来。”

        阮柠简直求之不得:“嗯,好的。”

        谢执:“东西在柜子里,饿了自己拿。”

        “好。”

        谢执走了,阮柠开心地在沙发上滚了几圈。

        一个人简直太开心啦!

        谢执开车去了一个废旧的仓库。

        周围都是生锈老旧的机械设备,缝隙间杂草丛生,仓库周围也有些阴冷和恶臭。

        谢执有些难忍地用手捂了捂,然后走了进去。

        “谢少。”大庄走上前,恭敬道:“您来了。”

        谢执:“人呢?”

        大庄带着谢执往里走,转过一个弯,罗烨被捆在椅子上,眼睛被蒙了起来,嘴里塞了一块布,他已经醒了,发出了“呜呜”的挣扎声。

        谢执走过去一把把他嘴里的布给扯掉。

        罗烨chuan了几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道:“你们是谁?想要多少钱?”

        他脸上露出恐惧,突如其来被绑架,都一天一夜了,对方既不说要钱也不说要什么,他想了想自己最近好像并没有得罪什么人。

        生意上除了远辉那个合约被莫名其妙的毁约之外,并没有其它给人留下把柄的。

        就算是玩儿的omega,他为了避免麻烦,也是找那种没有任何背景心思单纯的,或者就是明明白白金钱关系的,一次完事儿,算的清清楚楚,谁也不欠谁的。

        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没想到是谁还能绑架他。

        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

        没听到回答,罗烨又问了一遍:“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我们有话好好说,如果说钱的话,那不成问题的。”

        “或者工作?干这种不长久,想要一份工作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谢执静静地盯着他,虽说不是一个妈,怎么说也是一个爸吧,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罗烨他以前在酒会上应该也见到过,不过他对那种应酬一向不怎么有兴趣,所以别人给他介绍,他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了就听了,过后也就忘了。

        他记忆不深,只是见过面儿而已,连话都没说过的。

        罗家?

        谢执心想:要不是调查了阮柠,从来都只听说罗家的儿子是罗烨,阮柠根本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这小孩儿,有点儿可怜啊。

        “罗烨?”

        光听声音,罗烨听不出来人是谁,但能感觉年纪不大:“你是谁?”

        谢执笑道:“你这脑子不好使啊,我要是会告诉你我是谁,哪还会蒙着你的眼睛?”

        谢执语气不好,罗烨也不敢计较,虽说他平时眼高于顶谁也看不上,不过现在毕竟是处于劣势。

        “你想怎么样?”罗烨问。

        谢执:“你是个alpha吧。”

        罗烨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会突然问他这个,难不成这绑架还看是alpha还是omega?

        “是又怎么了?”

        谢执:“很好。”

        话音刚落,罗烨还摸不清头脑,突然迎面就压来了一股强迫力十足的信息素。

        alpha信息素对omega起作用,同样的,在alpha也是有作用的。

        越强大的alpha,信息素的压迫也越强,罗烨自认比不过谢执,坚持了一会儿,没多久就甘拜下风。

        他满头大汗,汗水滴落到眼睛里浸湿了蒙着眼睛的布,大口大口地chuan着气。

        “你……”罗烨艰难地开口:“到底想干什么?”

        谢执看差不多了,便收了自己的信息素,他可不想为了这种人浪费,道:“想让你尝一尝被信息素压制的感觉而已。”

        然后他掐上罗烨的脖子,道:“顺道我也听说,你掐人的本事也可以,不如再试试我的,看我们——谁厉害!”

        说着,他手上猛的用力,双手掐着罗烨的脖子,骨节泛白,慢慢加大力度。

        罗烨身材和谢执差不多高大,不过他现在被绑着,也用不到什么力气。

        大庄离他俩很远,他能感觉谢执的怒气,有些惊奇,因为不常见谢执这么较真儿。

        除了五年前的那场事故以外,谢执还真没这么麻烦过。

        不过他的义务仅仅是听谢执安排就好了,其余的就不是归他管了。

        罗烨感觉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呼吸得越来越费力,脖子额头上的青筋冒起,脸涨成了猪肝色。

        “放……放手……”

        他胡乱地挣扎,想抓住最后一点儿生机。

        不过谢执没放,他觉得时机还不够。

        慢慢的,罗烨的挣扎小了,也翻起了白眼。

        大庄也害怕谢执闹出人命,正打算上前说两句,谢执就放手了,然后给足时间让罗烨缓过来。

        罗烨咳了很久,才又慢慢好转。

        谢执过了一会儿才又,好整以暇地问他:“感觉怎么样?”

        罗烨也不敢乱说话了,刚才他是真觉得快si了,一时间想得很清楚,什么都没有命重要。

        他只想活下来。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他有些颤抖地问道。

        “我什么都不要,”谢执:“我不缺钱,也不缺工作。”

        罗烨:“那你要干什么?”

        谢执:“很简单,就是想教训教训你。”

        罗烨差点儿被气得一口气缓不过来,道:“难道我们有仇?”

        谢执:“我们没仇,不过你和一个小孩儿有仇。”

        小孩儿?罗烨想: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什么小孩儿了?

        “好生想吧,罗大少爷。”

        谢执看差不多了,也不想在这里和罗烨浪费时间,交代大庄把人打一顿送回去就完了。

        他还记着给阮柠买衣服,穿着自己的确实没法儿走路也不太方便。

        谢执又去了商场,给阮柠选了几套装上,还特别贴心的给他买了内、裤。

        走的时候路过一家睡衣店,不知怎么瞟的就瞟到了一件兔子连体睡衣。

        粉红色的,还有尾巴。

        看起来有点儿……

        不太好说的感觉。

        鬼使神差的,他走进去掏钱买了。

        不带丝毫犹豫的那种。

        买了之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买,就觉得这衣服挺好看。

        谢执到了门口,按了门铃。

        没一会儿,门开了,阮柠的脸出现在门背后。

        他穿得还是上午那件衣服,大的不行。

        “你回来啦。”阮柠看谢执脸上没什么表情,摸不准这出去了一趟,他的心情是好还是不好。

        “嗯。”谢执过了会儿才应了一声,其实他带了钥匙的。

        “给你买的衣服,先穿着吧。”

        阮柠接过来:“好。”

        谢执估摸着阮柠的尺寸买的,穿起来还挺合适。

        一天很快也到了晚上,谢执最终还是决定明天再送阮柠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阮柠倒是起得很早。

        手脚麻利地收拾好自己然后咚咚咚地下楼买早餐。

        等谢执起来的时候,早饭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上,而阮柠规规矩矩地坐在桌边等他。

        “早上好。”阮柠笑着打了声招呼。

        谢执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因为今天要回去,怕自己丢了不管他,所以才这么乖?

        有意思。

        早上的嗓子还有点儿哑,谢执:“嗯,早上好。”

        然后他去洗漱,阮柠呼了一口气。

        有点儿紧张。

        吃个饭也是安安静静的,阮柠喝粥都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谢执看他憋的难受,索性进了房间,给他时间让他慢慢吃。

        果不其然,谢执一走,阮柠也喝的自在多了。

        要走的时候,阮柠还特地说了一句:“我衣服在这里的。”

        谢执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还是应了一句:“嗯。”

        阮柠:还好还好。

        谢执那儿离罗家也不算太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谢执:“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阮柠:“你不陪我一起去吗?”

        谢执没说话。

        阮柠:好吧我自己去。

        他下了车,走了几步想了想还是转回来:“我很快就会出来了。”

        谢执:“去吧,我等你。”

        谢执不跟他去,阮柠也没办法。

        反正就是回去收拾东西而已,随便拿点儿换洗衣服再把作业拿了就走,也没什么的。

        他自己给自己打气。

        到了家里,才发现罗绍元和阮佩都在客厅,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而罗烨,被包得像个木乃伊似的坐在轮椅上,全身上下,就剩个头能动。

        他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也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就想赶紧上楼收拾了东西走。

        他也没打算叫人,叫了也没有人答应。

        于是正准备旁若无人的上楼呢,就听到一声呵斥:“站住!”

        阮柠吓得抖了一下,然后站着,转过身,问:“怎么了?”

        罗绍元看到他这个儿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加上罗烨又不知道被谁打了,他更是窝火,正愁没处发气,阮柠就回来了:“你没见你哥哥伤成什么样儿了?”

        阮柠看了看,他正讨厌罗烨呢,心想这老天爷多开眼啊,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我知道,怎么了?”

        “怎么了?”罗绍元:“你不知道问?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别以为我会养你一辈子!”

        阮柠心里愈发厌烦这个父亲了,不仅偏心,心眼儿也是黑的。

        比起儿子,他应该更注重谁能为他带来利益吧。

        罗烨受了伤,想必很多事都有影响。

        但这关他什么事儿啊,又不是他干的,这肯定是遭报应了。

        “你放心吧,我没那么想过。”阮柠:“我要上楼收拾东西了。”

        阮柠这突如其来地,说出来的话让罗绍元一时无法反驳。

        他更是火大,抓住阮柠:“给我站住!”

        “柠柠,你跟爸爸说句软话。”阮佩看情况不对,就赶快出声:“道个歉,认个错。”

        自从阮佩放任罗烨骚,扰自己后,阮柠也对这妈妈没什么感觉了。

        真不是他不帮原主尽孝心,而是这孝心是真没办的尽啊。

        “我道歉,”阮柠脸上没什么表情,因为长得乖,所以并没有什么杀伤力:“我又没有说错什么,我道什么歉啊?”

        阮佩没想到阮柠这么不听话,一时也圆不回来:“你!”

        罗绍元道:“你是不是以为你哥哥出了事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了?不防告诉你,想都别想,我就没打算跟你留一分钱!”

        阮柠:无语了,谁要你的钱。

        “哦,谢谢你啊,我也没打算要。”

        罗绍元:“你!”

        “够了!”罗烨终于是被吵的忍无可忍了:“闹够了没有?还嫌我不够烦?”

        他现在一说话就扯着伤口全身都痛,偏偏这几人还吵的他脑壳都要zha了。

        罗绍元看了他一眼,顾忌着罗烨受伤,不想跟他闹起来,不然,这家里谁还能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拿罗烨没办法,便想把气都撒在阮柠身上,刚想抬手给阮柠一耳光,门口就传来了一个声音:“柠柠,你收拾好没?”

        谢执倚在门上,挡住了一部分的光。

        罗烨听到这个声音,瞬间就睁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

        有人刚刚才绑架了他,转身却又出现在了他家里。

        而这个人,竟然是谢执。

        虽然他没和谢执打过交道,但因为是谢家,他不得不去做了解,那时候只记得不喜欢参加应酬,自己想和他交谈也被拒绝了,他还记恨了好长一段时间。

        为什么会是谢执?

        这个声音他永远都不会听错,印象深刻到以至于回来的昨晚上都在做噩梦。

        他死死的盯着谢执没说话,而谢执走过来时,也别有深意地朝他看了一眼。

        像是在挑衅,光明正大的挑衅。

        罗绍元的手还伸了一半,这时也放了下来。

        谢执:“你好,我是谢执,来接阮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