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25章 两下(一更)

第25章 两下(一更)

        阮柠:“……”

        抗拒得非常明显:“不、不要。”

        谢执今天心情异常的好,即便是阮柠拒绝他他也不生气,这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阮柠:“我、我都说了不是故意亲你的……”

        “那可由不得你了。”谢执打断他,然后捏住阮柠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上去。

        唇齿交缠,甜腻的奶香味萦绕在口腔,小小软软的,格外香甜。

        阮柠完全愣了,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不会了,被谢执长驱直.入攻略了城池都没反应过来。

        谢执眼里泛出笑意,乐在其中。

        最后阮柠实在是呼吸不了,才想起推开谢执。

        谢执这次倒没怎么,一推就开了,接住全身都软了的阮柠,笑道:“换气都不会了,怎么这么笨,嗯?”

        阮柠靠在谢执怀里喘气,好一会儿了才缓过来。

        香甜的信息素又开始发散出来,甜得谢执心都软了。

        阮柠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烫得都快冒烟了,刚才怎么了,谢执亲了他?

        他和谢执……接吻了?

        还是嘴对嘴的那种。

        完了,搞什么啊……

        谢执给了小孩儿反应的机会,过了一会儿才把阮柠给撑起来,还颇为不要脸道:“再试一次?”

        “你……”阮柠闻声立马用手捂住嘴。

        阮柠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他心里也说不出个什么滋味,硬要说的话就是有点儿……委屈?

        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呢,谢执问都不问就亲他了,剧情里不是该亲主角受?亲他干嘛?

        谢执看阮柠你了半天就没动静了,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低下头一看,果不其然,这小孩儿又要哭了。

        他伸手在阮柠眼下轻轻戳了戳,阮柠被弄得不舒服,于是抬起头,包着满眼的泪水,一把挥掉谢执的手,很不开心地问他:“你干什么啊?”

        谢执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道:“想看你什么时候掉眼泪,试试戳一戳能不能早点儿掉下来。”

        阮柠:“……”这厮未免太不要脸了!!!

        他不想跟谢执说话了,气冲冲地就要走。

        不过前面横着谢执的手臂。

        谢执把他拉回来,问:“生气了?”

        阮柠不说话。

        谢执:“说话。”

        阮柠本来还想硬气一下,不过他天生胆子比较小,谢执语气一变他就怂了。

        不情不愿地:“……嗯。”

        很生气,非常生气!

        谢执哄他:“那怎么办?再让你亲回来?”

        阮柠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真是想不到谢执不要脸到了这种地步。

        “你怎么这么……”

        “不要脸。”谢执帮他补充:“你才知道呢宝贝儿,看来还是太嫩了。”

        阮柠:“……”怎么办,无话可说。

        谢执还想逗逗他,门外就有声音传了进来。

        阮柠一急:“怎么办?”

        谢执:“什么怎么办?”

        来人就来人了呗,他还不能见人了?

        阮柠自己心虚,没时间跟谢执解释,拉着人就进了厕所隔间。

        “待会儿一定要狠狠灌那小子……”

        “看他那样酒量也不高……净吹牛呢……”

        “嗯?哦,晕了晕了,原来有人。不好意思啊里面的哥们儿!”

        那人有点儿醉了,拉了阮柠他们的厕所门一下,谢执感觉阮柠身体都僵了。

        这么紧张?

        怕被发现?

        谢执起了坏心思,问他:“你在怕什么?”

        阮柠看了他一眼,小声道:“我才没有。”

        谢执:“没有?那刚才谁拉着我躲进来的,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没事儿你躲什么,难不成你做什么亏心事了?”

        阮柠不想回答他。

        谢执又道:“你说我们这样……感觉是不是有点儿像在偷.情?”

        阮柠是真想拿个胶带把谢执的嘴给封起来,自己在怕什么他不知道?还偷……咳咳!不过拿封嘴这事儿显然不现实,也就只能想想了。

        他弱弱的解释:“我只是……我怕别人误会……”

        万一进来的人是班上同学呢,一传十十传百,指不定别人怎么说呢。

        他更怕向安突然进来了,那样的话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隔间很窄,谢执又故意朝着阮柠靠,热热痒痒的呼吸全都打在他脸上。

        谢执不管别人误不误会,他知道阮柠有点儿怕他,还有点儿排斥他,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慢慢来就是了,他会让阮柠喜欢上他的。

        刚才的滋味很不错,他回味无穷,真的想再来一次。

        这样想,也便这样做。

        他找准位置,低了低头,低声唤道:“柠柠。”

        阮柠反射性地转过头,刚好和谢执相碰。

        他立马想要转开,谢执伸了只手出来将他的脸掰回来,然后慢慢加深。

        进来的人就在隔壁上厕所,水的声音在寂静的狭窄的空间里格外清晰,阮柠不敢动,无声的和谢执持续这个动作。

        谢执可是将便宜占了个实实在在,嘴里心里都是甜的。

        隔壁的人解决好了,洗手出了厕所。

        谢执这才直起身,笑了笑:“很甜。”

        阮柠:“……”老天爷,让我原地去世算了!

        谢执回答他前面的话:“有我在你怕什么?”

        阮柠气呼呼地:“那你也不能乱亲啊?”

        “谁乱亲了?”谢执:“我还没瞎,知道你的嘴长在哪里。”

        阮柠被气得:“流氓!”

        谢执哈哈一笑,摸了一把阮柠的头:“好好好,流氓流氓,走吧,流氓带你出去了。”

        去的途中,谢执都紧紧牵着阮柠的手,阮柠心思不在那个上面,所以一直也没怎么注意。

        他想了想还不放心,对谢执道:“谢执……刚才的事你不要说出去啊。”

        谢执:“什么事?”

        阮柠:“就……厕所的……”

        谢执装不懂:“厕所怎么了?”

        阮柠的脸又悄悄红了,知道谢执是在整他:“就……厕所你、你亲我……的事。”

        谢执听明白了,看了阮柠一眼:“嗯,好,我不说。”

        反正明眼人一看都看得出来。

        他俩回去的时候很多人还在玩儿,向安独自坐在一边,手里捏着手机,情绪有些低落。

        “怎么没和他们一起玩儿?”谢执带着阮柠坐过来,问他。

        向安有些牵强地笑了一下:“有点儿累了,你们……去哪儿了?”

        谢执:“上厕所去了。”他看向安脸色不太好,又道:“累了的话要不要回去了?”

        阮柠也不知道谢执是怎么做到能这么一脸淡定地和向安说话的。

        难道就是因为脸皮厚?

        反正他不行,现在都不怎么敢看向安了。

        向安握了握了握手里的手机,道:“不了,等他们再玩会儿。”

        “嗯,行吧。”

        向安默默垂下头,谢执没对他说实话,他和阮柠去干了什么,他一清二楚。

        照片就在手机里存着,为什么会拍,他也不知道。

        阮柠早就没什么心思了,昏昏欲睡。

        谢执他们倒没玩儿多久,十点过的时候就准备回去了。

        “真不用我送你?”谢执问阮柠。

        阮柠:“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谢执皱眉,还想说什么,阮柠赶紧道:“我、我真的可以的,你们快回去吧。”

        “谢执,我们就先回去吧,很晚了。”向安在一旁开口。

        阮柠还是有点儿不太敢看向安,却也跟着附和:“嗯嗯!”

        谢执最后倒没说什么,只道:“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

        阮柠:“好。”

        等谢执和向安走后,阮柠的脸算是彻底垮下来了。

        他才不想回去呢,今晚罗烨那个人渣还会回来,他可不想羊入虎口。

        阮柠在路边漫无目的地走着,打算就这么在大街上游荡一晚上。

        一说起来,他就觉得十分凄凉。

        身上没钱,除了那个家,天大地大,他居然没有可以去的地方。

        十月份有些冷了,虽然有时候白天还是闷热,不过到了晚上,风一吹,还是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谢执今天让他多穿衣服他也忘了,现在还真是挺冷的,阮柠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他一个人孤零零的,酒吧周围也不安全,什么人都有呢,阮柠就朝着和回家相反的路上走。

        慢慢走吧,走得差不多了再走回来,一直熬到天亮就行了。

        他走了一会儿,刚想歇一歇,突然,一滴冰冷的水滴打在了他脸上,阮柠伸手揩了,紧接着,无数的雨滴跟着落下来,哗啦哗啦,就这么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大雨。

        阮柠的衣服没一会儿就被淋湿了。

        他想找个地方避雨,可他也不知道怎么走的,这条岔路上连个小店也没有。

        于是他又想往回走,不过天一黑,又下雨模糊了视线,阮柠一急,竟然找不到来的那条路了。

        他绝望了,感觉非常无助。

        一个人淋着雨,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也没有人能帮他。

        手机……对,手机。

        他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不过刚一拿出来按了一个按键,就低电量自动关机了。

        阮柠:“……”他觉得老天爷都在跟他开玩笑。

        漆黑的屏幕怎么也点不开,他唯一的希望也没有了。

        阮柠终于还是忍不住,眼泪啪啪的落下来,因为有雨声,他也肆无忌惮,嚎啕大哭,像是要和雨比一下看谁哭得更大声。

        没有人来帮他,他也好怕啊。

        无边的夜像是要吃人,他全身都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特别难受。

        没一会儿,引擎声从远至近慢慢传来,一束灯光打在了阮柠的脸上。

        谢执下了车跑过来,撑出伞,把外套搭在阮柠身上:“柠柠。”

        阮柠看到救星了,现在的谢执在他的心里就像神祗一样的高大。

        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像是漂浮了许久总算找到了一点儿依靠,一把扑进谢执的怀里:“呜呜……谢执……”

        谢执把他抱起来,放进了车里。

        车里开了空调,但湿衣服穿着也是不行的。

        谢执将车里的毛毯找出来递给阮柠:“把衣服脱了,盖着这个,怕着凉。”

        现在是谢执说什么就是什么,阮柠没有丝毫犹豫,接过毯子盖着就开始脱.衣服。

        谢执又把温度调高了些。

        阮柠盖着毯子觉得很温暖,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这一刻他觉得,谢执可真好。

        他都不计较谢执在厕所亲他的事儿了。

        谢执可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在小孩儿心目中的形象高大了这么多,他面色铁青,冷不丁的开口:“为什么不说实话?”

        阮柠没发现谢执很生气:“啊?什么啊?”

        “我说。”谢执坐到了后座,冷着脸:“为什么不回家?”

        阮柠被谢执给吓到了,谢执现在非常生气,眉头皱着,脸色阴冷,说出来的话也是带着很重的怒气。

        阮柠很怕,一怕,信息素就又控制不住了。

        甜甜的奶香味又在车里弥漫开来。

        阮柠迫于谢执的压迫,眼神躲闪着慢吞吞小声道:“不、不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