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24章 酒吧玩游戏

第24章 酒吧玩游戏

        阮柠醒的时候都十一点了。

        睡太久了头有点儿疼,昏昏沉沉的,下床走路都是漂浮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洗澡洗太久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儿堵,可能感冒了。

        唉,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昨晚就被罗烨那个人渣给吓了一跳,结果今天就感冒了,所以他都不知道到底是吓感冒还是洗澡洗感冒的。

        阮柠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乱的跟杂草一样,眼神空虚,面色苍白,颈侧还有昨晚被罗烨掐出来的痕迹,看起来别提多惨了。

        他原本还想待到自己考上大学再脱离这里,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再待下去就得**啊!!!

        这人一旦禽兽起来真不是吹的,他只知道罗烨一直有很多个情人,有钱嘛,只要不做到最后一步,包养四五六个omega是简简单单的事儿,但谁能想到他还有这样异于常人的癖好,想搞骨科?

        哼,人渣!

        阮柠是真挺不舒服的,又觉得口干舌燥,想下楼喝点儿水,却担心碰到罗烨。

        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拖着沉重的身体下了楼。

        还好,又是一如既往的空荡荡,客厅里除了几个阿姨在打扫卫生以外就没其他人了。

        只要不看到罗烨,阮柠觉得他这病就算好了一大半了。

        桌上有烧好的开水,阮柠倒了一杯小口小口的喝了,总算好过一点儿。

        他有点儿饿了,毕竟睡了一大中午,滴米未进,还是有些吃不消。

        没到吃午饭的时候,他就准备去厨房找点儿吃的。

        刚跨出两步就被人叫住了:“阮柠。”

        是妈妈。

        阮柠转过来:“妈妈早上好。”

        阮佩盛装打扮着,她不老,身材也好,收拾起来特别漂亮,带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儿。

        “罗烨昨晚上在你房间?”

        阮柠被问得心里一突,妈妈昨天晚上就知道了?

        “是……”他小声回答,因为真的很不想提起这件事儿,跟噩梦一样。

        阮佩道:“别怕,他今天出去了。”她目光瞥到了阮柠的颈侧,又道:“咱们现在算寄人篱下,你……有时候别跟你哥哥倔,把他哄开心了,说不定哪天他在你爸爸面前帮你说说好话,你爸爸就重视你了。”

        阮柠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似乎是不敢相信这话是从阮佩嘴里说出来的。

        他虽然穿过来不久,和阮佩也没怎么相处,书中介绍原主和他母亲,也是三言两语就带过。只知道阮佩不是很喜欢阮柠,不过到底是自己生的,也没办法。

        但不管怎么说,感情好不好是一回事,这可是他妈妈,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果昨晚上阮佩就知道罗烨在他房间,就凭那么浓烈的信息素味道,她就应该知道罗烨在干什么,但她什么都没做,就这么走了。

        阮佩被阮柠看得不自在,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是为了你好。”

        阮柠:“罗烨是个alpha,我是个omega,你就不怕他对我做什么?”

        阮佩:“他可是你哥哥,你俩是同爸的亲兄弟,他能对你做什么?”

        阮柠觉得这母亲没救了。

        他心里拔凉拔凉的,对阮佩彻底失望了。

        虽然以前也没抱什么希望。

        阮佩看阮柠的脸色不太好,自己也赶着时间,便道:“反正我话是说到这里了,你自己掂量掂量。”

        阮柠没说话。

        阮佩踩着高跟鞋走了。

        等她走后阮柠被气得也不想吃东西了,心情郁闷地上了楼。

        门一关,回到自己的小空间,他心口的那口浊气才呼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的感冒加重了,爬上床躺下来。

        拿出手机玩了会儿消除游戏,他又饿了。

        房间里有零食,是以前存放在谢执那儿他带回来的。

        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阮柠把剩下的几包薯片和饼干搬到床上,又抓了一大把奶糖,然后才又躺下。

        有东西吃心情都会变好,阮柠没那么难受了,还在手机上看了会儿电视,看着看着就又睡着了。

        等再次醒来,发现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阮柠揉揉眼睛,睡了一觉后,他觉得脑袋清明了很多,全身上下都轻了不少了。

        这时候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谢执哥哥。

        阮柠:我待会儿一定要记得改!

        “喂……”

        谢执那头好像很吵:“来了吗?”

        阮柠有些懵:“什么啊?”

        “今晚上班级的国庆聚会,你忘了?”

        阮柠真给忘了,他昨天是记得的,不过他被罗烨吓着了,又感了冒,就给忘了。

        “那我马上过来。”阮柠下床穿鞋。

        “别急,”谢执就知道阮柠会有这样的反应,明明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记得:“慢慢来,现在还早,记得多穿点儿衣服,外边儿冷。”

        阮柠胡乱咿咿呀呀应了一通,然后没等谢执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觉得自己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从最开始看到谢执还不敢说话,到现在都敢挂人电话了。

        他确实急,好不容易找到了理由出去能逃离这里,他能不急嘛。

        谢执说冷,阮柠就穿了一件厚一点的连帽蓝色卫衣,然后出了门。

        他打了个车,不过也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目的地,付车费的时候肉都在疼。

        到的时候天都黑完了。

        阮柠有些不认路,这条街全是酒吧,都是灯红酒绿的,长得都一样,路上没什么人,阮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选这么个地儿,难道是因为平时过得太压迫,所以想疯狂一下?

        没办法,他只好又给谢执打了电话。

        因为除了谢执,他手机里也没有别人的号了。

        那边响了很久都没人接,阮柠挂了之后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阮柠嘟了嘟嘴,以为谢执是因为他挂电话生气了才不接的,抱怨道:“怎么这么小气啊?”

        话音刚落,耳后就有声音响起了:“谁小气?”

        阮柠被吓了一跳,转头就看到了谢执那张无限放大的脸。

        他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双腿修长,看起来冷峻的帅气。

        阮柠觉得他眼神幽幽的,像要吃人的老虎。

        谢执环着手,偏着头又问了一次:“谁小气,嗯?”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与周围的喧嚣格格不入。

        阮柠哪敢说他,立马改口:“我小气。”

        谢执一笑,走过去大手揉了揉阮柠的头顶,道:“不老实,走吧。”

        班上的人也没有来齐全,有些不合群的不愿意来也没勉强,其他人也可以带自己想带的朋友来。

        阮柠进去的时候里面很热闹,喝酒的、打牌的、唱歌的……

        张飞也来了,他坐在学委边儿上,不知道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学委虽然没怎么说,倒也还是时不时地回应两句,然后张飞就能开心得不得了,说得更起劲了。

        阮柠从精神上看不起张飞这种重色轻友的,哼!

        谢执带着他去了吴雄和林信在的那边,向安也来了,他坐在沙发上,朝阮柠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将目光移开了。

        阮柠:“……”被误会了,看来我待会儿一定要给主角两人创造机会!

        “小柠柠,快来快来!”吴雄玩的正开心,看到阮柠来了,立马朝他招手。

        阮柠走过去,准备坐在吴雄旁边,不过刚有这么个动作,他就被拉起来了。

        “坐这儿。”谢执把他移了一个位置,然后自己坐在了吴雄旁边。

        吴雄:“……”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左边坐着向安,右边儿坐着谢执。

        阮柠:好像有哪儿不对。

        他感觉向安的心情不太好,倒还觉得是自己错,便道:“要不……咱俩换个位置吧。”

        向安看了他一眼,低下头:“不用了。”

        阮柠心里也挺急的,他早就知道而且也看得出来,这向安喜欢谢执啊!!

        谢执咋就没个表示?

        唉。

        看情况撮合吧,算是为自己积德了。

        “要喝什么自己去拿,不准拿酒。”谢执突然道。

        阮柠心不在焉:“嗯嗯。”

        阮柠起身去拿了瓶果汁,张飞这时候走过来,拍了一下阮柠的肩:“看不出来啊,你和谢执做了同桌以后,他对你这么好,还亲自出去接你,看来老张的决定没错。”

        阮柠:“是没错,不然你咋能和学委有这么突飞猛进的发展。”

        张飞倒也不否认,就是有点儿不好意思:“发展……还好吧,他太木了。”

        阮柠:“……”敢情这是秀恩爱来了?

        看我这嘴!

        阮柠突然觉得太悲伤了,怎么就他一个人过得这么惨呢。

        到中途的时候,也不知谁起哄的,说要玩游戏。

        吴雄主持:“那就最简单的,转酒瓶,转到谁谁就要接受惩罚!”

        虽然说是烂大街的游戏,不过想玩的人还不少。

        没一会儿就自发地围成一桌了。

        向安坐在了谢执旁边。

        谢执问阮柠:“敢不敢?”

        阮柠:“这有什么不敢的?”

        一桌的除了他们这几个,还有几个女生和男生。

        那几个女生不用看了,天,这么冷的天气她们还露着大腿,眼睛都恨不得长在谢执身上。

        至于那几个男生,有几个以前是和李子杨一块的,不过自从那次以后,阮柠都没怎么看到过李子杨了,虽然是一个班,但都忙着,李子杨也总逃课,就更看不到了。

        他好像今天也没来。

        还有几个,是班上以前老欺负嘲笑他的,背后说他坏话,不过他都没什么印象。

        都没和他关系好一点的。

        “准备好了吗?”吴雄喝了一口酒,活跃了一下气氛:“要开始了!”

        “开始吧!”

        “对对对!快!”

        “……”

        随着一大群人的附和,现场的气氛好像真的被调动起来了。

        阮柠也跟着隐隐兴奋,他还没和这么多人玩儿过呢。

        他偷偷看了看谢执,发现谢执却很淡定,只是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吴雄吹了一声口哨,然后转动桌上的空瓶子:“走你!”

        酒瓶快速转动,随后慢慢停下,然后对准了一个女生。

        “哟!”

        吴雄道:“江小然同学很幸运啊,中了头彩!”

        那个叫江小然的阮柠没有印象,但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众人都在起哄。

        江小然欲言又止地看了看谢执,不过谢执在看手机,并没有看向她那边。

        她有点儿失望,不过并不怎么影响她的心情,只听她小声道:“我选大冒险。”

        这时候谢执突然站了起来:“你们玩儿,我去接个电话。”

        江小然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阮柠:我怀疑谢执是故意的。

        向安倒是挺开心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女孩儿就是冲着谢执来的。

        吴雄知道谢执的意思,打着圆场:“执哥出去打电话,我们继续,大冒险大冒险!”

        等谢执再进来的时候,游戏都玩了几轮了。

        大家情绪高涨,笑得面红耳赤。

        谢执坐了下来,新一轮开始了。

        阮柠突然记起来,这一轮,瓶口对着的,是向安。

        然后他会亲谢执。

        谢执认清了自己的内心,俩人开始慢慢在一起。

        有点儿……刺激!

        酒瓶越转越慢,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但阮柠的心还是提了起来。

        差不多快停下来了,结果显而易见,和阮柠知道的一样。

        意外也是在那一瞬间,灯光晃得太快,不知道是谁突然抖了一下桌子,然后阮柠就眼睁睁地看着瓶口慢慢转着,转到了他那里。

        阮柠:“……”

        wtf?!这发展怎么和书里写得不太一样?

        全场好像都安静了一下,然后吴雄突然道:“小柠柠,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阮柠没想到会轮到自己,一时间所有人都盯着他,他一紧张,半天没说话。

        “他选大冒险。”

        谢执替他回答了。

        “我……”阮柠还想挣扎一下。

        “好!大冒险好!”吴雄道:“那就玩个大的!”

        阮柠没办法,认命了。

        “让我想想啊……”

        旁边的林信眼珠子一转:“这样啊,选你旁边那个人,亲他!”

        “……”

        “哟呵!这个好!”

        “可以可以,够刺激!”

        “……”

        “……”

        阮柠有种想当场去世的想法,这是主角受该经历的都转到他身上了?!

        他边除了谢执就是沙发了。

        这些人肯定是故意的。

        林信他不知道,但看其他人的神情,都是一群想看他笑话的。

        向安垂下的手紧紧地攥住衣角,指节都泛了白。

        阮柠非常不情愿。

        “能、能不能换一个啊?”

        有个男生立马道:“别怂啊,这不给你机会呢,上就完了!”

        谢执轻飘飘地瞟了那人一眼,那人悻悻的笑了笑,没再说了。

        这下阮柠也没办法了,只能求助于谢执。

        谢执说不的话,应该没人会反驳吧。

        不过谢执显然也是俨然不动,眼神玩味,他就在那儿等着。

        阮柠:“……”天要亡我。

        没办法,他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他慢慢靠近谢执,黑色的软发贴在白玉般的脸蛋儿上,眸子泛着水润的光泽,可能因为太过紧张,阮柠的脸还有些发红,珉了珉唇,眼神都不敢看人。

        谢执心里第一次这么期待,今晚看起来格外乖顺的小孩儿。

        轻轻软软的吻伴随着温热的奶香气印在了脸上,一触即逝。

        阮柠快得跟逃命似的,亲完以后正襟危坐,跟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好、好了。”

        好一会儿,众人发现谢执是真没有生气的意思,一时有些意外。

        “嗯,好了。”谢执缓缓开口,吴雄立马收到:“啊……来来来,下一场继续!”

        后面不管怎么玩儿,瓶口都没转到他这里,阮柠都没心思了,满脑子都在想,刚才他干了什么,亲了谢执?!

        谢执干嘛不推开他?!

        他现在脸烫得跟快要烧起来,温度直线上升。

        “口感怎么样?”谢执突然凑过来。

        “啊?”阮柠还在不好意思,谢执一问他就反应过来了,想移开,不过已经没有空间了:“我、我不是……我不想亲你的,因为游戏……”

        谢执觉得这小孩儿太迟钝了,说出来的话他也不想听。

        “打住。”谢执:“再说一个字,我饶不了你。”

        阮柠立马住口,不敢说了。

        又坐了一会儿,阮柠就去了洗手间。

        草草地上个厕所,洗手的时候顺道抬头看了一眼。

        脸颊发红,眼含春水。

        啊!!怎么就想到了这些词儿!

        阮柠捧了一把冷水浇在脸上,被冻的一激灵,但好在还是有用。

        他想等会儿再出去,总觉得这事情发展的不受他控制。

        谢执左等右等没等到阮柠出来,心想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结果一进洗手间,看到的就是阮柠嘟着嘴在抠墙,脸上的表情很苦恼。

        这是不敢出去了?

        “干什么呢你?”谢执:“不出去玩儿?”

        阮柠正专心着呢,一时又被吓了:“啊?”他看到谢执就觉得紧张:“我、我马上就出去……”

        说着,看到谢执走过来,他立马朝外走。

        谢执拉住他,把他困在墙边:“急什么呢?我一进来就走。”

        阮柠:“我、我上好了。”

        谢执:“可是我没好。”

        阮柠:“……”

        谢执又道:“刚才你亲了我一下,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吃亏?”

        阮柠:“那你想怎么样啊?”

        谢执眼中越来越兴奋,不过阮柠低着头并没有看到,谢执沉沉道:“让我也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