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20章 醒了

第20章 醒了

        阮柠睡到差不多十点,而且是被憋醒的。

        头痛得像是快要炸开一样,昏昏沉沉的,嗓子也干,感觉很不舒服。

        他翻了个身,想要舒展一下,顺便醒个觉。

        然而他没想到,一大清早,他就看见这么个恐怖的东西。

        谢执的脸就在他眼前,那张眉目锋利,凶起来特别吓人的脸。只要他稍微再过去一点,就能刚好亲上去。

        阮柠不愿意相信,揉了揉眼睛,以为再睁开时,旁边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还是太天真了,等他再睁眼,就看见谢执也醒了,同样睁着眼睛看着他。

        “醒了?”谢执的声音有些哑,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

        阮柠已经呆了,把眼睛都瞪圆了,脑袋里也是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谢执怎么会和他睡在一起?

        昨晚上他干什么去了?

        没有经过思考,阮柠脱口而出:“你怎么睡在这里?”

        谢执一挑眉:“不然我睡哪儿?”

        他睡了一觉觉得神清气爽,阮柠在他床上,被子枕头上全粘上了奶香味儿,突然间心情都变好了,把手伸进被子里搂过阮柠的腰:“怎么,睡过就不认账了?嗯?”

        阮柠:“……”

        脑子迟钝也知道他们挨得太近了,阮柠这才想起来推开他,不过谢执的手像是铁一样的,他才睡醒也没什么力气,扒拉几下有气无力的,没推开不说,更像是有了起床气在撒娇。

        他自己也发觉了,加上谢执刚才说的话和看他的眼神,脸上就有些发烫。

        “你、你别胡说……快放开我。”阮柠用手撑着,想借此和谢执拉开距离。

        “胡说?”谢执笑道:“你不信看看身上穿的谁的衣服,睡得谁的床?”说着,还恶作剧地捏了一下阮柠的腰。

        “唔……”阮柠怕痒,一下就软了。

        他瞪了谢执一下,又不敢骂,只能低头一看,果不其然,t恤这么大,是谢执的,再看一眼房间,陌生的陈设,也是谢执的。

        “我怎么会……”他真的全给忘了,什么都记不起来。

        记忆就停留在他被变态尾随,然后谢执帮了他,他再和谢执一群人去吃了火锅……哦,那时候还不小心喝了点儿酒。

        那……然后呢?

        心里突然又惊又怕。

        他一个omega竟然和谢执这个alpha睡在一起了?最重要的是他还失去了意识?!

        真实千古奇闻!

        他们昨晚不会做了什么吧?

        他下意识一脸惊恐地伸手去摸自己的后颈。

        谢执捉住他的手,道:“别摸了,谁稀罕你似的,再说了,我在你心里就是一个会趁人之危的人?”

        阮柠心想:谁知道你是不是啊?

        不过他不敢说,自己的处境挺危险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阮柠小声的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谢执追问,非得不依不饶。

        阮柠说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就是眼睛爱到处飘。

        “我脖子痒啊,想挠一挠。”

        这把谢执气的,这小孩儿就少有说实话的时候。

        “痒?”谢执捏住阮柠的脸把他转向右边:“我看看,说不定是长包了。”

        暴露腺体是最让omega没有安全感的,谢执动作又强势,阮柠本来就害怕,现在就更怕了。

        他立马挣扎起来,谢执按住他,低下头真的准备去看。

        阮柠一下就慌了,什么底气都没了,带着哭腔道:“不要……谢、谢执,我错了……”

        谢执就是想吓吓他,不过这人真的被吓哭,他也就收手了。

        谢执松了松手,阮柠立马挣脱开,不过到底没挣开谢执的怀抱。

        他还是松了口气。

        眼睛也是说红就红,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转了。

        要坚强,仰望天空四十五度不让眼泪掉下来。

        他觉得自己也太爱哭了,说不定就是太爱哭,所以谢执才觉得自己好欺负。

        下一次,下一次他一定要硬气一点。

        “下次还敢不说实话吗?”

        阮柠一秒破功,马上摇头:“不敢了。”

        谢执笑了,心里舒坦。

        阮柠想上厕所,却还是忍着尿意,小心问道:“那我昨晚上,是为什么到这里来的啊?”

        谢执:“想知道?”

        阮柠:“想。”

        谢执:“叫声哥哥,我就告诉你。”

        阮柠:“……”

        士可杀不可辱,不说就算了。

        谢执是真想听阮柠的那声哥哥,听上一声,心都给酥去一半。

        不过照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听不到了。

        谢执“啧”了一声,道:“昨晚上你喝醉了,死活要跟我回来,跟我回来就算了,还非得让我抱,让我抱就算了,那一声声谢执哥哥叫的,啧啧……别说,还真好听。”谢执别有深意地看了阮柠一眼,阮柠不敢看他的眼睛,虽然不知道谢执说的是真是假,但自己喝醉了,耍起酒疯来也不是没可能。

        好丢脸,一世英名全被毁了。

        算了,往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谢执看阮柠的脸色变了又变,觉得有趣得很。

        怀里的身子香香软软的,抱着他又想睡了。

        不过这时候阮柠却推了推他:“我想……上厕所。”说完赶紧补充:“是真的。”

        人有三急,睡了这么久,倒也正常,谢执也怕憋坏了他:“嗯,快去吧。”

        阮柠如释重负,连忙起身。

        下了床他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除了一件到大腿的t恤,就只剩一条小内.内了。

        这衣服是……谁给他换的?

        难不成……

        “别瞎想了,”谢执看他盯着自己的小白腿看:“衣服是你自己换的,我懒得伺候你。”

        阮柠:我谢谢您嘞!

        他放了心,看了一眼,地上没有自己的衣服,暂时不想找了,几步跑进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谢执已经不在床上了,他的衣服也放在了床边。

        阮柠过去穿好,再把谢执的衣服叠得方方正正放在床上。

        打开门,谢执正在门口那儿提早餐进来。

        应该说是早午餐。

        他看了眼客厅,好大啊。

        这么大就一个人住?

        果然主角就是不一样,书里也说过谢执家很有钱的。

        万恶的资本家。

        “过来。”谢执叫他。

        阮柠的脸还有点儿红,也就脸蛋儿红,其他地方白,早上醒来格外的好,白嫩嫩跟快透明了一样。

        头发睡地乱糟糟的,几处呆毛还翘起来了,看着特别可爱。

        谢执没忍住笑,又看他光着脚,去鞋柜里找了双新拖鞋给他穿上。

        阮柠说了声谢谢。

        谢执:“吃饭。”

        吃的是一碗皮蛋瘦肉粥和几样清淡的小菜。

        阮柠吃着饭,突然就问谢执:“你、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啊?”

        谢执掀了掀眼皮:“你想来?”

        阮柠摇头:“不、不是……”

        谢执没说话。

        阮柠睡了这么久,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吃了不少。

        谢执:“你是不是属猪的?”

        阮柠还以为他是真的问自己的属相,便道:“我属兔的。”

        谢执:“兔?兔子也吃这么多?”

        阮柠反应过来被耍了,有点儿闷闷的,想生气。

        当然也就是想想。

        谢执倒是没感觉怎么,大手摸了摸阮柠的头顶:“好了,逗你的。”

        吃完饭后,阮柠就准备回家了。

        昨天都没和他妈妈说什么,一个晚上没回家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担心自己。

        谢执这里离他家还是挺远的,坐车过去的话需要一点儿时间。他想着,要不先发个短信试试水,估计一下回去得面对的是什么等级的狂风暴雨。

        他又去问谢执:“谢执,你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吗?”

        谢执:“你还没有手机?”

        阮柠:“我没有。”

        谢执有些不可思议,阮柠的家庭条件不差吧,平时穿的也算得上名牌,连个手机都没有?

        难道是家里管得严?

        想不清楚他倒是没多想,把自己的摸出来给了阮柠。

        阮柠拿过,边想边编辑好信息,再点击发送。

        他等了一会儿,没有看到回信。

        于是便把手机还给了谢执:“谢谢你。”

        谢执:“走吧,今天送不了你,我给你打车。”

        阮柠:“不用了,我坐公交……”

        “你还敢坐公交?”谢执:“看来昨天并没有吓到你。”

        阮柠:“还是打车吧……”

        谢执问了他地址,给他打了一个出租车。

        “多少钱啊,我回去还给你吧。”

        谢执轻飘飘的看了阮柠一眼,百十来块钱还要还?

        难道自己看起来很穷?

        “先欠着。”谢执突然想了一个好主意:“你回去把欠我的钱和人情记在一个小本本上,以后再还。”

        阮柠觉得没毛病,欠债还钱,人情债也是债。

        “好。不过……”

        谢执:“怎么了?”

        阮柠:“我分期可以吗?”

        谢执笑了笑:“当然可以。”

        车很快就来了,阮柠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

        今天是周六,不知道罗烨有没有回来,那个人渣,好像下场也不是很好。

        对了,他记得,原主家破人亡,父亲病重,母亲最后不知道哪儿去了,罗烨……罗烨的结局是什么?

        都怪书太破,有一页没一页的,他都看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