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19章 没控制住

第19章 没控制住

        外头有风,火锅店里又热,出来的时候,阮柠被冷风吹得直朝谢执怀里躲。

        谢执让吴雄和林信先送向安回家,自己再带着阮柠回去。

        向安看了看意识不清的阮柠,不知怎的,从内心深处他就不希望谢执和他一起,其他任何人都无所谓,只要不是谢执。

        他尽量找了一个不那么刻意的理由:“他都醉成这样了,你……带他回去不合适吧。他妈妈会不会担心啊,要不打电话让他家里人来接算了。”

        谢执看了向安一眼,笑道:“这个样子你怎么问他家里人电话?”他又道:“怎么,你还担心我会对他做什么?”

        向安连忙解释:“不是……我只是……”

        “好了,”谢执接住从他身上滑下来的阮柠:“你和他们先回去,爷爷问起就说我今天住我自己那套公寓了。”

        谢执做的决定他没办法左右,刚才已经是难得的多管闲事了。

        向安点头:“好,那你小心点。”

        谢执:“嗯,去吧。”

        说着又对吴雄和林信说:“把人安全送到谢宅才算啊。”

        吴雄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执哥!”

        回去的路上,吴雄也没注意到向安心情不太好,自顾自地说起:“不是我说啊,最近这执哥对阮柠也太好了,要不说缘分呢,刚开学那会儿阮柠还挨过打呢。”

        “就是,”林信也深有体会:“执哥这护食的,不准阮柠这不准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啥关系呢。”

        他们都喝了一点儿酒,说话难免不经过大脑,但向安却清楚得很。

        他有点儿难受,看得出来,谢执对阮柠比对他还好。

        他不知道阮柠经历了什么有了这样的改变,却也知道,阮柠是喜欢谢执的,不然那时候也不会找人教训他了。

        这样的变化太快,快到他有点儿无措,他不知道谢执什么时候开始对阮柠有兴趣的,反正,谢执从来没有用那种近乎宠溺的眼神看过自己。

        阮柠上了车就不老实。

        一直乱动不说,嘴里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谢执本来不想管他耍酒疯,但阮柠自己动着动着,又因为开着车,就在车玻璃上撞了好几次。

        应该是撞得疼了,过会儿就没什么动静了。

        谢执这才凑过去一看,发现阮柠头都给撞红了。

        在白皙的额头上特别明显。

        他皱着眉,小鼻子都皱起来了,很不舒服的样子。

        谢执伸过手去把他掰过来点儿,阮柠循着气味爬到了他身上。

        阮柠觉得自己很热,身上也是烫的,突然间就伸过来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他挨着觉得挺舒服的。

        他整个身子都差不多压在谢执身上,谢执怕他掉下去,还用两只手把他给搂住,像抱小孩子一样。

        阮柠把头埋在谢执的颈窝处,哼哼唧唧的,像是在撒娇。

        谢执闻到的全是阮柠身上的奶香味儿,香味在车里到处乱窜,还好司机是个beta闻不到。

        这小孩儿是一没意识就不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了?谢执没忍住笑了笑,伸手碰了一下阮柠的后颈,道:“闹什么呢”

        阮柠一激灵,把谢执抱的更紧了。

        好一会儿才道:“疼……”

        谢执以为是他额头疼,毕竟刚才撞了好几下,于是帮他揉了揉,道:“谁让你闹的。”

        到了地方,谢执把阮柠抱下了车。

        进电梯的时候阮柠就蹲在地上,不管谢执怎么哄,他就是死活不进去。

        谢执不知道这小孩儿耍起酒疯来这么事儿多,看来以后还是得少让他喝酒,不然自己了吃不消。

        “那你要怎么样?”谢执同样蹲着问他。

        阮柠就是不想走,他好累啊,头也痛腿也痛的。

        他对着谢执伸出了双臂,软绵绵的:“抱……”

        谢执:“……”

        他还是抱了。

        这栋公寓是很早以前爷爷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说孩子大了,也得有个私人空间。

        谢执不常来住,主要是觉得没什么人气。

        公寓很大,即便是摆了很多家具也还是很大。

        装修就是普通的黑白灰,没什么其他多的颜色,更显得冷清了。

        谢执进门把阮柠放在沙发上,给他换了鞋。

        阮柠跟没骨头似的,软趴趴的,一躺下就觉得起不来了,谢执还接了一盆水来给他擦脸。

        水有些烫,毛巾沾上了也烫。

        阮柠是个娇气的,当时就不乐意了,皱着眉辗转着坐了起来。

        谢执又准备上来给他擦一遍,结果阮柠一下就把人推开了。

        “哟,”谢执坐过来:“本少爷伺候你,你还不愿意了?”

        阮柠的脸上冒着热气,红扑扑的,眼睛像蒙了一层水雾,嘴唇红润,长睫漆黑,他呆呆地看着谢执,小脸上有些困惑,似乎在想他是谁。

        谢执知道他还没清醒,捏了捏他的脸,问他:“不认识我了?”

        阮柠就这么看着他,这个人好熟悉啊,他应该是认识的,但他又想不起来了。所以他好半天才点头:“嗯……”

        客厅里到处都是阮柠信息素的味道,馥郁甜腻,谢执又是个alpha,说不被影响那都是假的。

        家里只有他和阮柠,谁也没有。

        谢执起了玩儿心。

        他靠近了一点,问:“我是谁?”

        阮柠揉了揉眼睛,有点儿困了。

        谢执把他拉住:“嗯?”

        阮柠迷迷糊糊地胡乱应道:“你是谁啊?”

        他说话时,酒香气和奶香气全部喷洒在谢执脸上,又香又痒。

        谢执用手指刮了刮阮柠的脸蛋儿,压低声音,哄道:“我是谢执,你应该叫我谢执哥哥。”

        阮柠眨巴了两下眼睛,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谢执的手冰冰的,碰着很舒服。

        他想谢执再摸摸他,于是带了点儿讨好的意味,软糯软糯的,叫了声:“谢执哥哥。”

        谢执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他没想到,阮柠真的叫了。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他身上迸发出来。

        谢执的信息素对阮柠的信息素有压制作用,阮柠虽然醉了,但闻着味道害怕还是知道的。

        他立马瑟缩了一下,推开谢执就想赶紧爬的远远的,不过他膝盖痛,谢执的信息素吓得他全身都软了,根本就没力气。

        眼泪一下就出来了,他只能尽可能地朝后缩,生怕谢执过来把他给吃了。

        谢执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控了。

        本来只是想逗逗人而已,没想到听着阮柠软软地叫他,他竟然没控制住。

        这可遭了。

        他赶紧收了收,想朝阮柠走过去,但刚走出一步阮柠就哭了,看谢执的眼神也是害怕得不行:“不要……不要过来……”

        谢执不知道阮柠这么敏感,看来自己真把他吓坏了。

        客厅里他的信息素还没有散,于是他便进房间拿了一瓶男士香水,往自己身上和客厅里喷。

        好一会儿后,香水都去了半瓶了,可算把信息素的味道全部给盖住了。

        只不过这香水味太重,他自己都快被熏得受不了了。

        阮柠好一点了,不那么怕了。

        谢执这才慢慢坐过去,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吓到你了?”

        阮柠可怜兮兮的:“嗯。”

        谢执:“我的错。”

        他不敢乱逗人了,不然得把自己绕进去。

        阮柠的酒还没醒,谢执没让他去洗澡,就接了水给他洗脚。

        谢执没做过这么屈尊的事儿,帮人洗脚?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那是在遇到阮柠之前。

        阮柠的脚不长,挺短的,又白又细,每个脚趾小小的,都很可爱。

        谢执蹲着给他洗,宽厚的手掌握着那双脚,恶趣味的挠了一下阮柠的脚心。

        “唔……”

        阮柠有点儿想笑,似乎是觉得好玩儿,故意将盆里的水弄得到处都是,打湿了谢执的衣服。

        谢执也不生气,小孩儿爱玩儿就玩儿。

        最后洗下来,跟打了一场水仗似的。

        谢执抱了他去卧室,因为不常住,所以衣柜里也没什么衣服。谢执从里面找出一件t恤,对阮柠道:“待会儿我出去洗澡,你把这个换上睡觉知道吗?”

        阮柠点点头。

        谢执问:“我刚才说了什么?”

        阮柠拿了衣服:“换衣服,睡、觉。”

        谢执:“嗯,乖。”

        谢执去冲了一个冷水澡。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燥了。

        明明也不是那样儿的人,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漂亮动人的omega,怎么刚才就是突然冲动了呢。

        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可能是晚上喝了点儿酒的缘故。

        嗯,一定是这样的。

        谢执出来,客厅的香水味儿熏得他想吐,没敢停留,几步就跨进卧室去了。

        卧室里一股奶香味。

        阮柠已经睡着了,还没盖被子,他换上了谢执给他的睡衣,自己的衣服则随意的甩在了地上。

        谢执走过去坐在床边,阮柠睡得很沉,纤长浓密的睫毛翘着,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

        谢执的衣服大,穿在他身上更大,领口大的露出了锁骨。

        谢执看着看着情不自禁的摸了上去,这小孩儿瘦的,连骨头都出来了。

        阮柠毫无防备,明明又抗拒又怕他,却还是敢和他单独待在一起。

        一个alpha一个omega。

        谢执低下头去,像是呓语一样的,在阮柠耳边唤了一声:“柠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