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16章 英雄救美

第16章 英雄救美

        自从阮柠和谢执坐一起后,可谓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人生的黑暗。

        谢执上厕所要叫他一起,吃饭要叫他一起,下课有时不睡觉也非要拉着他说话,不回答还要被揪脸,可疼了。

        阮柠干脆想,下课出去玩儿算了,不过谢执每次都不让,他也出不去。

        唉,实在是太惨了。

        反观张飞,阮柠还以为换了位置张飞还至少得伤心两天了,结果就换位置当天给了他几个同情的眼神,后来他除了看旁边的学委,就还是看学委。

        阮柠看他简直恨不得黏在学委身上了!

        哼,见色忘义!

        学委可也是一个beta啊,那他们谁上谁下?

        阮柠打开水杯,准备喝一口,结果发现没水了。

        他起身,准备去接水。

        他轻轻戳了一下的手臂:“谢执,我想出去一下。”

        谢执:“去哪儿?”

        “去接水。”

        谢执:“两分钟。”

        阮柠:“……哦。”

        有什么了不起的?!

        等阮柠出去后,吴雄才转过来,道:“执哥,你这管的也太严了吧。”从阮柠搬来和他们一起坐,吴雄才发现其实这人性格是变了很多的,不但长得好看乖巧,说话声音软软糯糯,随时还给东西吃。

        当然他们也不是看中那点儿零食,主要是这阮柠真的乖的找不出毛病,也不记仇,吴雄还给了他一个手机教他打游戏,虽然考了倒数第一,但打游戏阮柠还是挺有天赋的,一教就会。

        好多时候近距离看着,吴雄都没闻到他身上那股味儿了,又看着他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儿,多次上手想捏上一捏,可每次都会夭折在谢执手里。

        话说他执哥真的管的太凶了,有时候阮柠可怜兮兮那样儿,他都有点儿看不过去了。

        “严?”谢执道:“我管他什么了?”

        林信这时也转过来了:“你还没管呢,就差限制人人身自由了。不,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已经限制了。”

        谢执并不觉得,他只是想让阮柠做任何事儿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哦,小孩儿不老实,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哪儿不老实了?”吴雄无意识的就开始帮阮柠说话了:“其实我觉得吧,人要往前看,虽说他以前是挺欠揍的,不过人现在多乖啊,咱也不能太苛刻了是吧。”

        “就是就是,”林信道:“这也不是啥大事儿,况且你们也说开了,有时候你强迫人家……”

        林信慢慢噤了声,因为谢执的眼神开始变得危险起来。

        “我强迫什么?嗯?”

        “强迫……”

        “强迫人学习!我的意思是,强迫的好,强迫的妙,下一次他考试,肯定能排进班级前二十!”

        谢执没说话,吴雄和林信还比较心虚,正巧这时候阮柠接完水进来了。

        他一进来就感觉到谢执的心情不太好。

        又怎么了?

        “我、我没超时……”阮柠小声道,他还特地拜托一个同学让他插了队。

        “嗯。”谢执应了一声,起身让他坐进去。

        “把水给我。”

        “嗯?”

        谢执伸手:“水。”

        阮柠递了出去,谢执打开,就这么喝了一大口。

        “我喝……”

        阮柠:不是说有洁癖?

        有个屁的洁癖!

        果然主角就喜欢凹一点装×的人设。

        吴雄:“……”

        林信:“……”

        默默看了眼谢执桌上摆着的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

        执哥,咱说好的不喝二十块以下的矿泉水呢?!!!

        脸呢!

        谢执其实什么也没想,他就是被吴雄和林信说的有点儿口干舌燥的,恰好阮柠又接了水,他就正好拿过来喝了。

        怎么觉得水里都有股甜味儿。

        “你放糖了?”

        阮柠还处于懵逼状态:“没、没啊?”

        他也默默看了眼谢执桌上的矿泉水。

        谢执倒是极为淡定:“哦,昨天买的。”

        阮柠:那明明就是今天买的!!

        谢执非要睁眼说瞎话,他也没办法,谁让他是主角呢。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张静通知了要放国庆的事儿。

        全班欢呼。

        但因为是高三,所以假期没那么长,只有三天。

        不过这对于长期压抑在课堂里的高三学子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天大的恩赐了。

        班上的人商量着去哪儿玩,阮柠心里已经有数了。

        按书里的介绍,应该是全班会去酒吧里玩一晚上,而那一晚上,又会发生很多事情,听说主角俩人的感情戏也会增加很多,然后他这个炮灰就是去搞破坏的,最后下场也是很惨。

        还好还好,阮柠已经打算好了。

        闲事儿可管不得。

        “在想什么?”

        “啊?”阮柠正出神:“没、没什么。”

        谢执看着他。

        阮柠没抗住,又赶紧解释道:“就、就是有点儿饿了。”

        然后他就看见谢执像变魔术一样的从桌子里掏出一个小蛋糕来。

        还是水果蛋糕。

        阮柠流口水了。

        “我可以吃吗?”眼睛亮亮的,像个要糖的小孩儿。

        也不能怪他,最近谢执限制他吃东西限制的可厉害了,比如每天只能吃多少颗奶糖,多少块蛋糕,计算的清清楚楚。

        所以即便是很馋,他也不能按照自己以前的想法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想吃?”

        “嗯嗯。”

        谢执给他:“吃吧。”

        阮柠:这么简单?

        他试探性地接过,然后小心翼翼地朝自己嘴里舀了一口。

        啊啊啊,实在是太好吃了。

        阮柠一吃到喜欢的东西就会非常开心,所有的烦恼好像都不见了,周身都散发着金色的小光圈一样,连带着看他吃的人心情都变好了。

        谢执也是一样,最近他的睡眠越来越好了。

        阮柠感觉谢执一直在看着他,以为他也想吃,便问:“你要不要吃一口啊?”

        谢执:“好吃吗?”

        阮柠:“很好吃的。”

        谢执伸手过去,不过却不是接勺子,而是直接在阮柠嘴角用指腹抹了一把,然后放在嘴边舔了一下,笑道:“嗯,确实不错。”

        阮柠:“……”

        骚的我无话可说。

        吴雄从余光里瞥到了这一幕,总觉得谢执被妖怪附身了,骚也不是这么骚的,人阮柠还小呢。

        又要回家了,心情低落。

        阮柠只希望罗烨不要在家,那个人渣!

        搞不好身上还有病呢。

        学校放学早了一点,阮柠慢吞吞走到校门口等车。

        倒是刚好,公交车没多久就来了。

        应该是到了放学和下班的高峰期,所以车上人很多,不过阮柠仗着身材娇小灵活,照常挤了进去。

        座位肯定是没有了,他被挤的站到了边上。

        车里充斥着各种难闻的味道,烟味、汗臭、狐臭……

        熏得他都快吐了。

        他尽量屏着呼吸,把脸都给憋红了。

        随后又有些人上了车,车里就更加拥挤了。

        阮柠感觉有一人紧紧地挨着他。

        他心大,也没多想。

        不过后来就发现不对了。

        那人的手开始不老实。

        阮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忍着想吐的感觉,转过身低吼道:“你有病啊?”

        那人也不生气,仗着自己比阮柠高壮,还把阮柠圈在怀里,有些不怀好意道:“你好香啊,小宝贝,想勾引谁呢。还在上学吧,我就你这样漂亮的,乖,叔叔会疼你的。”

        这可把阮柠恶心的,当即恨不得吐他一脸口水,艹!忍不住爆粗口了,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阮柠狠狠地一挣脱,一脚踩在那人的脚上,还辗了一下,那人吃痛,痛呼一声,引得车上人纷纷转头,没办法,他只有放开了。

        不过那眼神显然是在告诉阮柠:你跑不掉的。

        阮柠心里挺慌,虽然车上人多,不过很多人也是绝不多管闲事的那种。他还不知道能不能找人帮自己呢。

        最令他绝望的,没开几个站,零零星星的下了很多人,应该是路过了一个居民区。

        这时候车里也就只有几个了,都在低头玩手机,有些戴着耳机闭着眼睛睡觉,那死变态还没下车,一直在离阮柠不远处盯着他。

        阮柠准备待会儿一下车就赶紧跑,所以站得离车门很近。

        又到了一个站,那变态居然走了过来,阮柠本来想让,谁知车门一开,那变态立马跑过来,一把捂住阮柠的嘴把他扯下了车!

        阮柠来不及呼救,眼睁睁看着车门关上了。

        阮柠张嘴咬了那人的手一口,大声喊到:“放开!”

        那人被阮柠咬出了血,见已经把人拉了下来,这时候倒也不急了。

        阮柠心里很怕,这地方根本就没啥人。

        “跑啊,小l货,一天到晚乱发情,不就是痒了吗?”

        阮柠无心听他这些下流的话,只觉得双腿发抖。

        枉他一世英名,难道就要被这等烂人给……

        不行,得跑。

        那人越越近,单跑阮柠觉得肯定是跑不过的。

        于是在那人靠近他之前,阮柠拿出了自己的不锈钢杯子,看准时机往那人头上一砸:“人渣!”

        然后赶紧跑了。

        “艹!”

        阮柠丢的还挺准,那人被砸中了眼睛,捂了一会儿,然后气急败坏的去追阮柠。

        阮柠摔了好几下,没敢停下来,一直往前跑。

        那人也在紧追不舍,距离慢慢拉进了。

        阮柠急得快哭了,这么跑下去,自己很快就会被追上的。

        他没看路,一心只注意到后头。

        然后迎面就撞上了人。

        “跑这么快干嘛?有鬼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