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15章 同桌

第15章 同桌

        阮柠今天被张静请到办公室喝茶聊天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成绩太差了。

        全班倒数第一,年级排名五百四十多。

        全年级也就六百来号人。

        “你这成绩,下来有好好找过原因吗?”张静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成绩单。

        阮柠乖巧地站在一边,点头:“嗯,我有点儿偏科。”

        张静:“偏科?”

        “语数外每门学科不超过六十,彼此之间的差距不超过五分,理综一百,你这偏哪门科了?”

        阮柠想了想:“可能……都偏。”

        张静:“……”

        她叹了口气,虽然说是班主任,但也许因为是个omega,张静对班里的学生都很温柔,即便是学习差的,她也是尽量旁敲侧击的教育,不会上来就劈头盖脸骂一顿,说什么不中用、搅屎棍之类的话。

        “近段时间听班里的人说你有了很大的变化,老师也看在眼里,成绩这事儿虽然说急不得,但现在也高三了,时间不多了。”

        阮柠很受教,听得出张静话里的意思,他也知道时间不多了呀,但就是学不进去嘛。

        “班里有许多学习好的同学,你和张飞坐一起不太合适,没什么实质性帮助,我会给你俩调调座位。”

        阮柠不是很想调座位,毕竟刚开始第一个对他好的人就是张飞,他都坐出感情来了。

        但自己成绩差也是事实,阮柠知道张静是为了自己好,也不能说什么。

        心情挺沮丧的,又换一个同桌的话,不知道有没有张飞好说话了,要是都遇到像李子杨这样的人咋办?

        阮柠闷闷不乐地走出办公室,下楼也低着头下得慢吞吞的。

        他完全神游在外,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阮——柠。”

        耳边突然传来一股热气,和一记低沉的嗓音,阮柠又被吓了一跳,脚一顿,一空,又没站稳。

        谢执眼疾手快,两步跨在阮柠前面,一手抓住扶手,一手抱住倒下来的阮柠,闻着飘荡在鼻尖丝丝香甜的奶味,打趣道:“我们也才多久没见啊,这么快就急着投怀送抱了?”

        阮柠睁眼一看是谢执,眼里全是他肆意的笑和面容,心情愈发不好了,甚至还夹带着一点点委屈:“你、你又吓我……”

        谢执估摸着阮柠可能心情不好,刚才看他走路都是恹恹儿的,就是不知道心情不好的原因。

        阮柠委屈起来既可怜又可爱,嘴巴一瘪,眉头一皱,眼睛里水光粼粼的,好欺负得很。

        谢执倒是想狠狠地欺负,自从阮柠变了以后,他觉得自己对这小孩儿是越来越朝变态的方向发展了。

        不过耐心也好了很多,他问:“怎么了?”

        阮柠不想再说了,说一次难受一次,便道:“没什么。”

        还敢瞒他?谢执可不答应。

        “你还想不想走了?”谢执挡在他面前,皱眉道:“那天你不是说听我的话?我是怎么说的,什么事儿都要跟我说,忘了?”

        谢执一皱起眉头就很凶,阮柠虽然没那么怕他了,但也不是说完全不怕。

        比如现在,他又怂了。

        “也不是……一点小事都要跟你说啊。”阮柠弱弱的反驳了一句。

        谢执:“快说。”

        反驳无效。

        阮柠这才道:“张老师要我换座位。”

        “换座位?”谢执一下子明白了:“也对,你这成绩,和张飞坐在一起确实不太合适。”

        阮柠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张飞也能跟我讲题啊。”

        “倒数第二给倒数第一讲题?”谢执笑道:“你在逗我呢宝贝儿?”

        宝贝儿,又是宝贝儿!!!

        谢执干嘛老是乱叫!

        阮柠脸上微热,想到谢执这次又考了第一,无力地狡辩道:“你少、看不起人了。”

        谢执看他气呼呼的又成了只河豚,有点儿婴儿肥的脸蛋儿都红了,没忍住上手捏了一下:“没有看不起你,我就是说的实话。”

        阮柠:放屁!

        他不想理谢执了,要不是自己的零食握在他手中,他才不愿意老是被欺负呢。

        说真的,谢执每次考试都考第一,那第二名的学委难道是吃素的?

        谢执每天上课就睡觉,不睡觉也在打游戏,而学委每天吃了饭就埋头苦学,听他们寝室的人说,学委回去也要学到两点多才睡呢。

        这么努力还考不过谢执,还不会是谢执使用了什么非人道手段吧。

        这么想着,他也真的问了出来:“你是不是作弊了?”

        谢执:“?”啥?

        不是觉得他很聪明,而是怀疑他做了弊?

        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想知道?”

        虽然这种方法不太可取,但知道了也无可厚非,刚好可以用作以后威胁谢执的筹码。

        阮柠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然后看见谢执朝他勾了勾手指。

        他也顺势靠过去,就听谢执道:“你叫我一声谢执哥哥,我就教你。”

        阮柠:“……”

        奸诈!

        无时无刻想占我便宜,我才不上当!

        这么羞耻的台词,主角为什么会想的粗来!!

        要是书里的阮柠可能迫不及待就叫了,但问题是,他不是啊!!

        谢执看他没说话,又问了一遍:“怎么样?”

        阮柠拒绝:“我不要。”

        谢执意料之中:“那可惜了。”

        阮柠:才不可惜。

        和谢执说了这么一会儿话,阮柠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

        “我要回教室了。”

        谢执:“嗯。”

        说完又道:“有奶糖吗?”

        阮柠这次没有吝啬,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来递给他。

        谢执接过,把它剥开:“张嘴。”

        奶糖进了阮柠的嘴里,他好像还不小心用舌尖碰到了谢执的手指。

        谢执将糖纸拿着,道:“给我收收你的信息素。”

        一回教室张飞就问他怎么了。

        阮柠如实说了。

        张飞听完,痛心疾首:“柠柠,怪哥,哥没有保护好你,我要是能考个倒数第三,说不定张老师就不让我俩调座位了。”

        阮柠觉得其实差别不大。

        “那你和张老师说你想和谁一起坐没?”

        阮柠摇摇头:“没有呢,学习好的也就那些人吧,张老师应该会安排的。”

        他全身心的信任张老师,只是没想到,他这新同桌竟然是——

        “阮柠啊,你就和谢执坐吧。”

        阮柠:谢执?!!!

        老师你没开玩笑吧,不是你说让我谢执远点儿吗?

        谢执好整以暇地看着阮柠表情的变化,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那有点儿小抗拒小抗拒又不敢太明显的模样,真挺他妈招人的。

        “我能和……学委一起坐吗,学委的成绩也不错啊。”阮柠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学委赵天宝戴着一副厚厚的全边框眼镜,闻言连头都没抬起来,还在看卷子。

        “张飞会和学委坐,你的成绩比张飞差一点,谢执比学委好一点,刚好。”

        阮柠:“……”我实在是太苦了,我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他偷摸摸地去看谢执,居然发现谢执也在看他,于是赶紧就把头转过来了。

        吴雄看到这一场面,觉得这咋这么像眉目传情呢。

        再看看他执哥,狐狸尾巴都快翘上天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现在多得意似的。

        “执哥,这事儿是你去跟老张说的吧?”

        谢执眼睛都没转一下:“你说呢?”

        班上有些人已经在议论阮柠命好,就这样儿还能和谢执一起坐。

        阮柠:你倒是来啊。

        张静让他们现在就搬桌子换位置,阮柠临走前把身上剩下的什么奶糖和零食全部送给了张飞,活像是换了位置就一辈子都见不到了一样。

        他慢吞吞地搬着桌子,小胳膊小腿搬起来挺吃力的。

        只是他没搬两步,谢执就过来把他的东西接了过去,还嘲讽了一句:“又弱又菜。”

        他……菜?

        他看着一脸轻松的谢执:好吧,确实挺菜。

        位置换好以后,阮柠是靠墙的,左边儿是谢执,前排是吴雄和林信。

        他感觉进到了狼窝,还不敢逃跑和反抗。

        巨惨!

        “你坐那么过去干什么,我要吃了你?”谢执看他把自己给挤的,恨不得墙上有个洞能让他钻进去算了。

        “啊……我、我想给你留够足够的空间学习,不然你施展不开。”

        小孩儿肯定是在撒谎的,不过谢执已经不跟他计较这些了。

        他一把把阮柠拉过来:“不准坐过去,坐过来靠近我,有多近坐多近。”

        阮柠:“这样不太好吧,我会影响到你的。”

        谢执心想:你这牛奶罐子确实挺影响我的,影响我睡眠。

        “不用管,没有影响到我。”

        阮柠犹豫着:“可是……”

        谢执:“还敢说?”他抬起阮柠的下巴:“你现在坐过来了,再敢不听我的,我保证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阮柠:“……”算你狠!

        他没敢再说什么,小声道:“我知道了。”

        谢执把耳朵凑过去:“大声点儿,我没听见。”

        阮柠心想聋了算了,但还是过去附在谢执的耳朵边,轻声道:“我知道了。”

        酥酥麻麻的,痒到心里。

        吴雄刚准备转过来约谢执打游戏,结果却看到了这样一副冲击力十足的场面:“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