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13章 情敌

第13章 情敌

        阮柠回去把东西全部放回自己的柜子里锁好,便上床心满意足的睡了。

        睡着前他想:也不一定非得躲着谢执啊,跟他搞好关系说不定也不错。

        抱好大腿,能保命。

        今天到教室的时候谢执又没来。

        阮柠真羡慕他,成绩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不上课老师都不会说什么,照样儿对他客客气气的。

        而他就不一样了,每天上课,除了想睡就是走神,就是学不进去。

        天气刚入秋,还不算特别冷,甚至还有些闷热。

        下课的时候阮柠去教室外面透了透气。

        好无聊啊,整天窝在教室里,他都快窝出病来了。

        今天都周四了,还有一天就又要回家了。

        唉。

        比起回家,他还是更愿意待在学校里。

        阮柠也没待多久,这种多愁善感的情绪不太适合他,他也不想被影响,他是个天生的乐天派。

        刚转身,叫看到谢执和向安朝他迎面走来。

        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害怕谢执了,但俩主角和他这个炮灰碰面的情况怎么说也有点儿……

        他正想装眼瞎,背过身去希望他们看不见自己,然后头就被人给弹了一下:“躲什么呢?”

        阮柠没办法,只好转过来。

        表情有些尴尬,毕竟他还找人去打过向安呢:“好、好巧啊。”

        向安的表情倒算平静,还淡淡笑了笑,然后看向谢执。

        谢执觉得此阮柠非彼阮柠,有些事儿也没必要揪着不放,得翻篇儿了。

        他道:“那事儿算是过去了,说起来,阮柠倒是比较吃亏,毕竟是真挨了打。”

        阮柠:“……”

        干嘛非要说出来!

        “我不是故意的……”阮柠小声道。

        “嗯,”谢执笑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向安把视线从谢执脸上移开,再看向阮柠,好一会儿了,他才道:“没关系的。”

        他说话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似的,很能让人产生保护欲。

        阮柠在心里嘀咕:果然主角都是能人见人爱啊。

        但现在谢执和向安在一起了吗?

        好像没有吧。

        “阮柠……真的变了很多呢。”

        阮柠对主角受的印象还算好,道:“哦,我以前的头发太长了,我去剪了头发。”

        向安还是笑,过一会儿,他道:“快上课了,我就先回去了。”

        谢执:“嗯。”

        他一走,走廊上又只剩下阮柠和谢执俩人。

        谢执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阮柠被他看得发麻:“你、你看我干什么啊?”

        谢执:“你好看。”

        阮柠:“……”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他不想理谢执了,准备回教室,不过刚走两步就被拦住了,谢执:“零食还想不想要了?”

        一听零食,阮柠立马打起精神来了:“要!”

        谢执:“那听不听我的话?”

        阮柠迟疑了一下,看在有零食的份上还是点头:“听的。”

        谢执捏了他一下,道:“又没让你去杀人放火,丧着个脸干什么?”

        现在走廊上没啥人,谢执把阮柠圈在双臂之间,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奶香气,还好,没昨天那么浓了。

        阮柠看着谢执近在咫尺的俊脸,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我没有。”

        这小孩儿一向喜欢说瞎话,谢执也不计较了,他只知道,自己昨晚回去睡了一个好觉。

        只是,嗅到的香味儿越来越浓,谢执皱眉:“还能不能控制好你的信息素了?”

        阮柠一惊,立马捂住后颈:“你、你闻到了吗?”

        谢执最讨厌他身上这个味儿了,阮柠有些虚:“我、你快走开。”

        谢执:“走开干什么?”

        阮柠:“你不是最讨厌这个味道吗?说我……”

        臭。

        谢执知道他想说什么,看来阮柠是真闻不到自己的味道。

        “我不讨厌,”谢执:“我很喜欢。”

        阮柠有些呆愣地看着他:“你……”

        谢执:“我什么,我说的实话宝贝儿。”

        宝贝儿?

        阮柠的脸有些发烫。

        这谢执又在说什么骚话呢。

        谢执不知道阮柠到底能不能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不过这味道要是一直这么下去,上课时难免有人不会发现,到时候可就遭了。

        “你别慌,冷静下来,我又不怎么你。”谢执尽量放轻声音,减少阮柠的压力。

        阮柠听谢执的话,果然缓了下来,味道虽然还有,不过至少没有那么浓郁了。

        谢执摸了摸阮柠的头:“乖。”

        然后又道:“奶糖带了吗?”

        阮柠:“带了。”

        “拿出来吃了,没人问你就算了,要是有人问你身上为什么有味儿,你就说是吃糖吃的。”

        阮柠不解:“为什么是奶糖啊,这是奶味儿的啊。”

        谢执:“别问,听我的就是了。”

        阮柠:“哦。”

        “向安,你在看什么呢,快上课了。”后座有同学提醒他。

        向安垂下眼,掩下眼底的情绪,笑道:“没什么。”

        第一次月考就这么来了,阮柠下笔如有神,就是一个都没对。

        张飞宽慰他:“不怕,月考么,考差了找找原因,还有机会弥补。”

        阮柠还真就被安慰到了,难道是原主的智商影响到了他?

        后座,吴雄和林信又在拉着谢执打游戏。

        不过今天已经输了很多把了。

        “执哥……”吴雄试探性的开口。

        谢执:“怎么了?”

        吴雄:“最近你不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毕竟谢执家里那点儿事,他们虽然不是很清楚,却也知道个皮毛。

        谢执笑道:“怎么这么说?”

        吴雄:看来不是家里的事儿。

        林信:“因为今天我们已经输了第十把了,总共就打了十一把。”

        谢执:“哦,我没看屏幕。”

        吴雄林信:“……”那你是看哪儿了。

        他们顺着谢执的视线看过去,阮柠正趴在桌子上睡得正熟。

        “……”

        林信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正斟酌要不要问,吴雄就开口了。

        “这阮柠真是心大啊,考倒数第一还能睡着……”

        话没说完,他就感到了旁边凉嗖嗖的冷气。

        “他这叫天真,乐观。”谢执淡淡道:“考差了就要死要活的,读什么书?”

        吴雄:您第一,您说得对!

        不是,他执哥怎么开始替阮柠说话了?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不对,自从那次谢执在体育课上把阮柠给带走以后,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他心里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想,不知道该不该问。

        下课后,阮柠去上厕所。

        出来的时候碰上李子杨,他没打算打招呼,本来他俩也不熟。

        只是他刚从李子杨身边走过,就被一股大力扯得抵在了冰冷的瓷砖上。

        “啊!”阮柠疼得直抽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李子杨恶狠狠道:“你不是说你不喜欢谢执了吗?怎么,这么快又勾引上了?”

        阮柠觉得这李子杨就是狗拿耗子,他干什么跟他有关系?

        他觉得气势上不能输,也大声吼道:“你有病啊,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李子杨觉得,就算阮柠吼他,那样子也是好看的,至少,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自己:“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

        “就是不关你的事!”

        李子杨抬起一只手,阮柠吓得把眼睛闭上,不过那手却并没有狠狠地落下来,而是很轻柔的,放在他的脸上,摩挲着他脸颊的皮肤:“你别喜欢谢执了好吗,我会对你好的,你喜欢我好不好?”

        阮柠:“?”什么情况?

        阮柠还没搞懂,另一道冷冽的声音就传了进来:“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