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11章 喜欢哪个

第11章 喜欢哪个

        谢执的声音冷冰冰的,直接把阮柠想要换个方向走的念头都给吓回去了。

        他抱紧水杯,抬起头,牵强地撤出一个笑容:“这么巧,你也来接水喝啊?”

        谢执看着他,这张脸多么精致,即便是虚伪挂上的笑容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对别人就可以真心实意的笑,对自己却笑得这么勉强?

        “不巧,”谢执道:“我专门在这儿堵你的。”

        阮柠:“……”接不下去了。

        谢执看他无话可说,心里也有些窝火:“躲我干什么?”

        阮柠:“我、我哪有?”

        “没有?”

        阮柠不说话了。

        谢执也不计较他的死鸭子嘴壳硬,把杯子从阮柠手里夺回来,再把里面的水全给倒了。

        阮柠无力护住水杯,巴巴地看着,以为它可能就会这样惨遭谢执的毒手了。

        结果谢执只是把它接满热水,再把它重新放回了阮柠手中。

        阮柠:好像不太对。

        谢执敲了一下他的头:“看我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

        “啊?”阮柠还懵着,不知道谢执想做什么。

        “以后不准躲了,”谢执有些邪气地笑了笑:“再躲,我就天天堵你。”

        下午有一节体育课。

        虽然是高三,但可能是因为才开学,学校还是让他们上。

        这回体育老师没生病。

        体育老师是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alpha,说话的声音跟牛似的。

        一开始是热身,全班绕着操场跑了两圈,操场挺大,跑下来一大半的人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

        阮柠平时缺少运动,这一顿跑下来,简直跟要了命一样。

        他偷偷的看了一下谢执,发现谢执只是轻喘,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嗯,看来锻炼身体是很有必要的。

        热身运动做完,接下来便是要体测。

        今天天气太热,为了防止有人跑步中暑,所以就先测一下简单的项目,比如身高体重之类的。

        女生们集体脱外套,势必不在自己身上留一点儿多余的重量。

        张飞:“我就喜欢胖胖的女孩儿。”

        阮柠附和他:“嗯。”

        张飞转头,一笑:“得了,你可别。”

        体育委员让大家排好队,女生在一边,男生在一边。

        因为怕麻烦,就不分omega还是alpha了。

        按照高矮顺序,阮柠自然是在前面的,没一会儿就到他了。

        吴雄还在打算着待会儿的球赛:“怎么样执哥,要不约人打一场?”

        谢执:“等会儿看吧。”

        “那我想想要找哪些人啊……”

        他在这边想着,好不容易把人都算好,正准备转头跟谢执说一声,谢执就朝前面去了。

        “诶?”

        人怎么走了?

        “别诶了,”林信上前来插话:“不是我说啊,我觉得执哥最近对阮柠,好像格外关注啊。”

        体育委员念到了阮柠的名字,刚想上前去帮他量身高,就被另一人抢先了。

        “我来吧。”

        谢执上前一步。

        虽然很疑惑,但又因为是谢执,所以体委也不敢说什么,也就让他帮忙量了。

        阮柠才不想,全身上下都透露着抗拒,但还是没办法。

        谢执才不管,淡淡道:“把鞋脱了。”

        阮柠按照要求脱了鞋,谢执过来给他量。

        谢执是真的高,过来的时候,阮柠就觉得黑压压一片,特别压迫。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阮柠胆子还是大些,没那么害怕。

        阮柠贴着墙站直,谢执几乎把他给挡没了,他感觉一呼一吸之间全是谢执衣服上的味道。

        谢执看他这么紧张,忍不住就开口逗他:“我说了不吃你,你还这么怕我干什么?”

        阮柠死不承认:“我、我没怕。”

        “嗯,”谢执低声道:“你没怕,小矮子。”

        阮柠最讨厌有人鄙视他身高了,反驳道:“你才……”

        “嗯?”

        刚上来的气势又落下去了,他小声道:“我才不矮呢。”

        谢执没搭腔,轻笑了一下。

        身高量的很快,谢执也没耽搁,量完阮柠后,就走回去排队了。

        众人:这什么操作?

        特意来帮阮柠量?

        俩人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张飞可是看完了全过程,拉着阮柠就问:“你和谢执和好了?”

        阮柠:“什么和好啊,我们有好过吗?”

        张飞:这话听着怎么不太对。

        “那他刚才干嘛特意上来给你量?”

        阮柠道:“所以我说啊,谢执特别记仇,就想找各种机会欺负我呢。”

        张飞:“……是吗?”

        阮柠:“嗯嗯!”

        解散以后,大家就自由活动。

        谢执本来约好和吴雄林信加上其他班的一些人打球,不过当他看到阮柠一个人慌慌张张地朝教室跑,就把打球这事儿给抛在脑后了。

        比起打球,还是这小笨蛋更能引起他的兴趣。

        阮柠不知在张飞的桌子里翻什么,捣鼓了好一半天才探出头来。

        “找到了!”阮柠正满心欢喜,握着手里的东西站起来。

        “你拿了什么?”谢执冷不防地从他后面开口。

        “啊!”阮柠被吓了一跳,没蹲稳朝后倒去。

        谢执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他,顺便还把他朝怀里带了带。

        一股浓烈的奶香味钻进了鼻腔。

        “好香。”谢执半抱着他,细细嗅着。

        阮柠反应过来,挣扎着从谢执怀里出来。

        “你、你吓我干什么啊?”

        谢执似笑非笑地盯着阮柠:“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不然怕什么?”

        阮柠:“我才没有呢。”

        “你没有?”谢执眼神朝下:“那你手里拿的什么?”

        阮柠把手背在背后,不说话。

        谢执:“拿出来。”

        阮柠摇头,手背得紧紧的。

        谢执压了压声音:“快点。”

        阮柠还是摇头:“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越是不给,谢执就越是感兴趣。

        “不是什么重要东西你干嘛不拿出来?快点儿,拿出来我看看。”

        阮柠觉得谢执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干嘛老是针对他!

        谢执咄咄逼人,看阮柠瘪着嘴的样子甚至恶趣地想把他惹哭。

        妈的,他觉得自己可能才是那个变态。

        他沉了脸色:“你给不给?”

        阮柠一看谢执脸都黑了,心里一时害怕,颤颤巍巍地把手从背后伸了出来。

        白嫩的手心里躺着两颗被蓝色糖纸包裹着的奶糖。

        因为捏得太用力都扁了。

        谢执:“……”

        就这?

        他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就这东西有什么好宝贝的。

        谢执正准备说什么,就听到了阮柠压抑着的呜咽声。

        哭得委委屈屈。

        谢执破天荒地有点儿慌了。

        刚才他想把阮柠弄哭,没想到这人真的哭了,他心里才感到特别的不舒服。

        闷得慌。

        “你……”谢执斟酌了一下:“怎么哭了?”

        阮柠不理他,哭得忘我。

        他能不哭嘛,他实在是太讨厌谢执了,明明自己都没去惹他了,他却还是要来吓自己。

        逼着他把仅剩的两颗糖拿出来。

        谢执有些后悔,但又说不出太软的话。

        但阮柠哭得他心烦意乱。

        只能硬邦邦地来一句:“好了,别哭了。”

        说着还准备上手帮阮柠揩揩泪水,不过让阮柠一下给躲开了。

        满满的抗拒:“我、我讨厌你……你、你怎么这么讨厌啊……呜呜……”

        谢执的手僵在半空,愣了半晌,听了阮柠的话只觉得火气直冒。

        讨厌他?

        敢讨厌他?

        阮柠还在哭,谢执却突然静了下来。

        比起生气,他其实还有其他感觉。

        谁喜欢他,讨厌他,如果不是他在乎的人,他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所以他之所以会觉得生气,是因为讨厌他的人是阮柠。

        而他不想让阮柠讨厌他。

        阮柠又哭得眼泪鼻涕流了满脸,不过谢执这次没嫌弃。

        他叹了口气,轻声哄着:“好了,这次是我错了,对不起,别哭了。”

        声音真的是轻得不能再轻,他也从没说过这么服软的话。

        阮柠才不听呢,他觉得谢执肯定是骗人的。

        谢执看他哭得都快把自己给呛到了,还是没忍住抽出纸上前给阮柠擦了擦眼泪,还把人半抱着抱在怀里,道:“真的,我的错,我不该逼你,别再哭了。”

        阮柠抽抽搭搭的:“我、才不信你、你呢……”

        谢执闻着阮柠身上的奶香气,奇怪的同时也觉得很舒服。

        “那你要怎么才信我?”谢执看他眼睛都哭红了,可怜巴巴的。

        这一下倒把阮柠给问到了,怎么才能相信?

        哼,他怎么都不信!

        谢执看他久久没说话,倒也没在哭,又看了看他捏着的两颗糖,道:“我带你出去。”

        说着他便拉着阮柠站起来。

        阮柠来不及,一慌:“我、我要上课,我不出去。”

        “跟我在一起你还怕什么?”

        阮柠:就是跟你在一起才怕啊。

        吴雄还在找人呢,这打球不带上执哥,他们还真不好赢。

        只是刚打开教室的门,就被这满教室的奶香味给熏晕了头。

        “卧槽,什么玩意儿这么香?”

        吴雄定睛一看,谢执拉着阮柠,半强制半哄着。

        “这、这是怎么了?执、执哥?”

        谢执还以为他问的是这香气,他不想多解释,就道:“刚才打翻了一盒牛奶。”

        阮柠还在挣扎,不过他刚才哭得太狠,挣扎的这几下都是有气无力的:“谢、谢执,我不出去。”

        谢执跟没听到似的,还笑着安慰他一下:“别怕。”

        吴雄:“……”

        我这是在做梦呢。

        谢执道:“大熊,待会儿你和上课的老师说一声,就说我带着阮柠出学校去了。”

        “啊?”吴雄看看阮柠又看看谢执:“你们要去哪儿啊?”

        “啧,”谢执:“别管。”

        吴雄:“哦。”

        我觉得不简单。

        等谢执和阮柠走后,吴雄想起来看地上,干的啊,而且一尘不染,哪儿来的牛奶?

        阮柠等谢执拉着他走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问:“我们……去哪里啊?”

        谢执故作神秘的回答他:“好地方。”

        “我、我不想……”

        谢执颇有耐心,笑着回答:“乖,就一会儿。”

        谢执还是开车带他去的。

        阮柠坐着不是很放心,紧紧地抓住坐椅,谢执看他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道:“放心吧,虽然没拿证,但肯定能把你安全地送到。”

        即便是谢执这样说,阮柠还是紧张了一路。

        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谢执带他来的地方是一个糖果屋。

        刚下车的时候阮柠都看呆了。

        谢执敲了他一下:“走吧,小傻瓜。”

        阮柠摸着头,怨愤地瞪了谢执一眼。

        糖果屋里五颜六色五彩斑斓,有各种各样的糖果的蛋糕。

        看得他咽了咽口水。

        谢执这次不逗他了,道:“喜欢什么,都拿吧。”

        阮柠还不信:“真的吗?”

        谢执:“假的。”

        阮柠一下又焉儿了。

        谢执没忍住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阮柠这么可爱呢,他上手在那鼓鼓的腮帮子上捏了捏:“好了,骗你的,快去吧,想要什么自己挑。”

        阮柠这时也不计较谢执捏他脸的事儿了,一心一意只有糖果。

        他挑得甚欢,这里面好多种类都是他没见过的。

        傅承正好今天有时间过来看看他给儿子开的糖果屋。

        没想到谢执也在里面。

        “你怎么来了?”傅承问。

        谢执叫了声“叔”,又道:“小孩儿喜欢吃呗,想来想去就你这儿糖多。”

        傅承:“你倒是会占便宜,”说着他看了一眼正沉浸在糖果欢乐中的阮柠:“不错啊,不过比起你婶婶还是差远了。”

        谢执听着这话不由在心里腹诽:妻管严要不得啊。

        傅承挺忙,顺手拿了几颗儿子喜欢吃的糖就走了。

        谢执就坐在一边等着,没一会儿阮柠就过来了。

        抱了一大堆。

        “选好了?”

        阮柠心满意足:“嗯嗯。”

        “喜欢吗?”

        阮柠:“喜欢。”

        谢执:“那我问你个事儿。”

        阮柠现在正开心着,对谢执的恐惧少了很多。

        “你问吧。”

        谢执死死的盯着他,几个字在嘴里翻来覆去转了几转才说出来:“还讨厌我吗?”

        阮柠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问题,一时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谢执没听到有些急:“问你呢,还讨不讨厌我?”

        阮柠咬了咬嘴唇,低头思索,很苦恼的样子,好一会儿了,才慢慢道:“我……我不知道。”

        他其实是想说讨厌,不过谢执又带他来拿了这么多东西,他觉得说讨厌的话好像有点儿不太好。

        谢执有一点儿失望,不过他也不急,慢慢来就是。

        “唉,行吧,让你改变想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他拿起钥匙:“走吧,回学校。”

        阮柠真的抱了很多的小蛋糕和糖果,走一步就掉几个下来。

        最后还是谢执帮他全接了过来。

        “拿这么多干什么,又不是不过来了。”

        阮柠抓住重点,试探性问道:“我们以后还能过来吗?”

        谢执又突然不正面回答他:“想过来?”

        阮柠:“嗯嗯。”

        “喜欢这儿?”

        阮柠:“喜欢的。”

        谢执眼里泛着精光:“那喜欢这里还是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