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10章 不喜欢你

第10章 不喜欢你

        谢执有些嫌弃,但手上的手感又实在是太好了,斟酌了一会儿没舍得放开,就这么捏着了。

        许是终于感觉到了不适,阮柠皱皱眉,没一会儿就醒了。

        “唔······”

        他还迷迷糊糊地不是很清醒,只是感觉自己的两颊有点儿难受。

        谢执也不急,就等着他犯迷糊,挺可爱的还。

        阮柠终于还是清醒了,一睁眼就看到了谢执无限放大的那张俊脸。

        好看是好看,但到阮柠这儿,就只剩可怕了。

        怎么说呢,看最吓人的鬼片儿也不过如此了吧。

        他一下给吓愣了,半天没动作。

        谢执偏头看着他,就看他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

        阮柠嘴巴酸了,挣扎了一下忍不住出声:“谢、谢执·······”

        谢执没放,从鼻腔里低低应了一声:“嗯。”

        阮柠把身体朝后退,想挣脱谢执的桎梏,但很可惜,失败了。

        而且还把自己给弄疼了。

        摸不清楚谢执的意思,阮柠也只有小声的抱怨:“疼·······”

        谢执听他叫疼倒是立马放开了他,一看阮柠脸颊两边都红了,不由嗤笑一声:“娇气。”

        阮柠:就娇气就娇气,还不是你干的!

        他在心里又骂了一遍谢执,觉得现在他们俩两清了,他不能在这么怂,才大着胆子开口道:“你、你干什么啊?”

        谢执看他在故作镇定,笑道:“你说我干什么?”

        阮柠小声嘀咕:“我怎么知道啊。”

        “你睡觉流了我一手的口水,不嫌脏?”

        “啊?”阮柠这时候倒是反应得挺快:“我睡觉流口水怎么流到你手上了?”

        他刚说完,然后就看见谢执微眯着眼睛看着他,没说话。

        阮柠总觉得阴森森的,也不去纠结了,忙在抽屉里给谢执找纸。

        翻箱倒柜找了半天,连点儿纸渣渣都没瞧见。

        谢执等着他找,不催促也不阻止。

        但阮柠还是没找到。

        怕谢执因为这件事儿又找他麻烦,想了想又是自己的口水,他自个儿倒是不嫌弃,于是便朝谢执那边靠了靠,道:“你擦我身上吧。”

        谢执盯着阮柠的脸,没动。

        阮柠还以为谢执嫌他,觉得谢执就是事儿多,又道:“我没有卫生纸,我衣服是干净的。”

        谢执轻笑了一声,从自己兜里拿出一包纸来。

        阮柠:·······

        他刚才肯定在耍我,我还有证据!!!!!

        哼!

        谢执把那包纸递出去,道:“打开。”

        生气归生气,阮柠还是伸手接过,然后抽了一张纸出来给他。

        不过谢执没接,就把手摊着。

        阮柠:“?”

        谢执:“给我擦干净。”

        阮柠:握紧拳头,忍了!

        他的手比谢执的小上一号,指尖莹白细小,像是多娇嫩似的。

        阮柠面上不情不愿,憋屈的很,谢执也不管,温温软软的手不时碰到他的手掌,其实他很想捏一捏。

        谢执觉得颇为享受,想起来问他:“今天你给李子扬什么了?”

        阮柠还气着,嘟了嘟嘴:“一颗奶糖。”

        “奶糖?”谢执不解:“给他糖做什么?你们之前很熟?”

        他这话问的阮柠一脸懵,他似乎记得,谢执以前不多管闲事的啊,特别是不多管他的闲事,今天是怎么了?

        莫不是担心自己联合李子扬对向安不利?所以想来给自己一个警告?

        算了,反正迟早也要和他说清楚的。

        阮柠给谢执擦完了手,坐正身体,一脸认真:“谢执。”

        谢执看他突然认真起来的小模样,也想听听阮柠想说什么。

        “嗯?”

        阮柠:“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不过我现在已经想通了,以后不会来纠缠你了,也再也不会去找向安的麻烦了。”

        他说这话时很紧张,但同时也非常的认真。

        谢执脸上的笑意敛了敛,阮柠这话没有说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不是很想听。

        “所以呢?”谢执道:“你想说明什么?”

        阮柠见谢执听进去了,忙道:“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呀,我一定会好好做人的,不会再来打扰你给你造成困扰,也不会去骚扰向安了。”

        他说话时语气里掩盖不住的兴奋,一双眼睛也亮晶晶的,像是一只快要达成目的狡黠的小狐狸一样。

        这么开心?

        谢执觉得阮柠真是变了。

        对自己是真没以往那种偏执的执着了。

        吴熊林信说的什么欲擒故纵?就这个小笨蛋还能想到这些?他看不像。

        半晌,谢执开口,说:“我不相信你。”

        阮柠:“什么?”

        谢执逼近他,靠得近了能闻到阮柠身上的一点点味道,太淡了,谢执一时想不起来用什么形容,但绝对不是以前那种臭得让人发昏的。

        信息素的味道也变了。

        “我说我不相信你。”谢执道:“你说喜欢我就喜欢我,说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了?谁知道你又在玩儿什么把戏。”

        阮柠急了,也不管现在他和谢执的靠得有多近:“可是我说的是真的!”

        谢执:“你怎么证明呢?”

        “我······我当然可以证明的。”他越说越没底气,本来嘛,不喜欢你了还能怎么证明,就是不喜欢了呗。

        吴熊林信同着一帮人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面。

        谢执在座位上把阮柠逼得抵住墙,阮柠的脸红红的,又急又委屈的样子。

        而谢执脸色微冷,说是生气的话也不像是生气。

        吴熊愣了:“不是·····这什么情况?”

        林信:“执、执哥?”

        门口的人开始议论纷纷,三三两两的走进来。

        谢执看了门口那些人一眼,也不解释,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吴熊林信赶紧进来,疑惑的看了一眼阮柠,便把视线收回来了。

        张飞这时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一坐下他就忍不住了,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阮柠可是委屈得不得了,道:“你还说谢执不记仇呢,他可小心眼儿,可记仇了。”

        张飞:“……啊?”

        阮柠觉得自己是有苦说不出,他真是想快点儿和谢执撇清关系,拖得越久对他越没有好处。

        谢执不相信他就算了,反正以后有时间给他证明的,他要用行动做给谢执看,他真的不喜欢他。

        就那天过后,全班都传开了。

        各种说法都有。

        有说阮柠经历千辛万苦,换了abc各种计划,玩儿的好一手欲擒故纵,终于成功引起了谢执的注意。

        也有人说,阮柠守得云开见月明,谢执终于是发现了这个在角落里默默爱着他的那个卑微的omega。

        阮柠:我真不卑微。

        不过说这些话的人也渐渐发现,阮柠最近和谢执,根本就是零交流。

        说好的守得云开见月明呢?

        谢执确实是有很多天没和阮柠说过话碰过面了,就连在教室里,阮柠也是要么睡觉,要么就一下课就出去,到上课了才回来。

        阮柠在躲他。

        谢执知道。

        以前阮柠老惦记他的时候他觉得很烦,甚至是厌恶,但现在阮柠又真的不纠缠他,他又觉得好像缺了点儿什么。

        哪儿哪儿都不习惯。

        吴雄这两天也发现了他执哥的不一样。

        上课不睡觉老往阮柠那边瞟什么瞟?

        因为执哥看得多了,所以吴雄也跟着看。

        话说起来,偶然的一天,阮柠不知道在和张飞说着什么,说着说着就笑起来。

        那笑容简直了,晃得他睁不开眼。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执哥看人是有道理的。

        特么的阮柠长得真的是赏心悦目得很啊!!

        不过阮柠也确实消停了好久了。

        他都不太习惯了。

        阮柠这几天的生活滋润得不得了,除了上课依旧听不懂以外,简直是舒服的不能再舒服了。

        果然,炮灰离了主角才能走上人生巅峰。

        躲着谢执还是有好处的,没了谢执带给他的压力,他整个人都像是活在云端。

        他正沾沾自喜,为自己未来的光明前途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和打算。

        不知不觉中就放松了警惕。

        一天下课,阮柠拿了水杯准备去外面接水。

        外头饮水机的地方还是有不少人,阮柠依次排着队,顺便还和前面同班的omega女同学说起了话。

        阮柠最近在班上也挺受欢迎的。

        俩人谈的入迷,完全没在意周围的环境。

        阮柠只觉得自己被一层阴影盖住,前面说话的人都突然噤了声。

        连自己旁边那女生也红着脸没说话了。

        阮柠突然意识到什么,整个人都僵硬了。

        不过他没表现出来,只是外边儿接水的很快就剩他一个了。

        他像平时一样接完水,只是热水全接成了冷水,他也没管,只想接了就快点儿走。

        刚转身就被拦住了。

        谢执的声音自头顶传来:“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