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9章 主角受

第9章 主角受

        早上阮柠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发现那一家人都还没走。

        罗烨不知道在和罗绍元说些什么,父子俩笑得挺开心的。

        阮佩在旁边也陪着笑,不过阮柠总觉得别扭。

        唉。

        他闷不做声地走过去,依照原主的性格,应该是不会打招呼的那种吧。

        不过当阮佩一个眼神扫过来时他还是开口了:“爸爸妈妈哥哥,早上好。”

        罗绍元没应,敛了笑意,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

        阮柠自己觉得无所谓,反正他对这个父亲也没啥感情。

        罗烨看着他倒是破天荒地笑了,笑得阮柠一身鸡皮疙瘩。

        “早上好啊,柠柠。”

        阮柠:“······”

        阮佩不知道这罗烨今天抽的什么风,倒不是很想管,她只恨阮柠的不争气,不懂得讨罗绍元的欢心,斥道:“怎么这么晚才起来?一天到晚就知道睡像什么话?!”

        阮柠任由阮佩怎么说他也不反驳,低着头走过去坐在罗烨边上的位置,其实他很想拿了早饭就走的,可惜今天喝的是粥。

        饭桌上的气氛因为他的出现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阮佩有好几次想把话题往阮柠身上引,那牵强的样子连阮柠这个主人公都快看不下去了。

        直到罗绍元出言制止她:“吃饭就吃饭,说这么多话干什么?”

        阮佩一下噤了声,阮柠的耳根子终于是清净了。

        罗绍元没多久就吃好了,径直上了楼,阮佩剜了阮柠一眼也赶快跟着上去了。

        餐桌上就剩了罗烨和他。

        阮柠是怎么也不想和这人渣待在一起的,刚想拿着个鸡蛋站起来,没想到罗烨却先他一步。

        阮柠以为他也要走了,有点儿抑制不住自己逐渐上扬的嘴角。

        只是他明显高兴地过早了,罗烨竟是朝着他这边来的。

        “怎么?以为我要走了?”

        阮柠:“没啊。”

        罗烨对阮柠的谎话毫不在意,拿起一个鸡蛋,慢条斯理剥了放到阮柠的碗里,顺势上手在阮柠的脸上拍了拍,下手颇重,阮柠的脸都被他拍红了。

        几乎是耳鬓斯磨,只听罗烨不怀好意地道:“慢慢吃吧,我的好弟弟。”

        阮柠今天到教室的时候,突然发现有很多人看他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虽然大多还是带着审视,但至少攻击性没那么强了。

        甚至还有人会对他笑?

        他还纳闷:难不成是同学们终于发现了我的魅力不成?

        实在是奇怪的很,他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问张飞:“你有没有感觉今天大家很不一样?”

        张飞:“谁不一样?”他笑道:“是对你不一样吧。”

        “对对对,”阮柠道:“感觉像中了邪一样的。你知道么,刚才还有人对我笑了,吓的我以为我又有什么把柄被人逮到了。”

        张飞的视线落在了阮柠因为跑得太急而微微泛红的脸蛋儿上,脸上的皮肤吹弹可破白里透红,睫毛纤长,眼里映着水光,像小鹿一样迷迷茫茫的,带着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看得人的心都要软上一半。

        因为别人多看了他两眼就这么紧张?小心翼翼的样子根本就不像会干出那样荒唐事情来的人,他就奇了怪了。

        “张飞?”莹白的小手凑到张飞眼前晃了晃。

        “啊?”张飞回过神来。

        阮柠:“你在想什么呢?”

        张飞摇头:“没什么,有点儿走神了。”

        阮柠嘟了嘟嘴,有点儿小不高兴。

        张飞也知道是自己的不是,继续道:“其实你也不用太紧张了,昨天你不是给了几个女生一些糖么,这事儿没几下就在班里传开了,添油加醋地夸了你好一半天,大家现在都觉得你变好了。”

        阮柠心想:什么叫我变好了,我也不坏啊。

        只不过听张飞这么一说他还是挺高兴的,没想到几颗糖就把人心给收买了,连着早上在家里和刚才的那点儿不愉快全都烟消云散。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嘛,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

        张飞:这话用的地方不太对吧。

        其实阮柠性格改变是一回事,张飞觉得,人都是外貌协会,比如有这么多人喜欢谢执,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谢执长得好看,以前他还觉得阮柠喜欢谢执那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过现在嘛,他是觉得自己完全想错了。

        阮柠的性格越来越讨喜,甚至连模样也长的越来越漂亮。

        干干净净的那种漂亮。

        但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omega,偏偏信息素的味道不好闻,那完完全全就是致命伤。

        早读的时候,阮柠是准备背书的,毕竟都高三了,很多同学都挺努力,他就更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了。

        只是背着背着不知怎么就和张飞摆龙门阵去了。

        只不过张飞说的很多东西阮柠都不知道,俩人根本没有共同话题。

        张飞:“你是从外星来的吧。”

        说完还非常惋惜的看了阮柠一眼。

        阮柠很不服气,这能怪他么,原主的房间除了床就是衣柜,没手机没电脑,连本漫画书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过什么原始生活呢。

        张飞看阮柠气呼呼的样子又赶快安慰他,阮柠心大,倒也没有真正地生气。

        自从不用担心谢执找自己麻烦了以后,他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很多。

        没过多久,阮柠弯得背有些疼了,早上又不怎么开眠,直起身伸了个懒腰刚伸到一半,谢执刚好从门口走进来。

        而他的视线,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阮柠身上。

        甚至还有些玩味地笑了笑。

        阮柠:“·········”感觉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谢执进来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穿了件黑色的夹克外套,身量修长,留了一头利落的短发,周身迸发着青春阳光,强大又迷人的荷尔蒙气息。

        班上的omega红着脸,都不太敢看他。

        阮柠也把头低着,他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儿怕谢执。

        唉,太没出息了。

        谢执淡漠地收回了视线,在心里鄙夷了一番阮柠的胆小。

        不过看那样子,脸上的伤应该是已经好了。

        阮柠秉承着自己为人的原则,珍爱生命,远离主角。

        所以一个上午,除了上课就是趴在自己桌上睡觉,都不带东张西望的,他就怕看到谢执。

        只是他最后实在是憋不住,跑去上了个厕所。

        出厕所的时候,阮柠刚走了几步,正好看见谢执和吴熊林信还有几个alpha朝这边来。

        他本想不慌不忙地从谢执身边走过,但看见对方人多势众,想想还是算了。

        直接转身让道,把整条都让他们走,自己走另外一条远路去了。

        吴熊眼尖,瞥见了他,见阮柠直接走了另一条道觉得奇怪,开玩笑道:“执哥,我看阮柠这次真是被打怕了,你看,他看见咱们都直接绕道走了。”

        谢执抬头去看,只能看到一个纤弱瘦小的背影。

        林信道:“你怎么知道他这是怕了呢,搞不好是尝试的新办法,叫什么,哦,欲擒故纵!”

        “哈哈哈!对,也说不准。”

        谢执没说话,虽然他以前没关注过阮柠,不过就这几天相处来看,他觉得阮柠这个人和他所听到的完全不一样,难道就短短几天的时间,人的性格真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性格变了就算了,如果阮柠那天没喷香水,意思是信息素的味道也变了?

        而最关键的,阮柠对他的排斥,是真的。

        真的是欲擒故纵么?

        中午吃饭,因为张飞临时有事儿,所以阮柠是一个人去的。

        等他排队打完饭,端着餐盘找了一个没人的桌子坐下。

        吃了几口后,食堂里就突然骚动起来。

        反正谢执是不可能来食堂的,所以阮柠也大着胆子去看,这一看——卧槽!

        主角受!!!

        和谢执。

        谢执带着向安,他生的很高,在这么多人里也有鹤立鸡群的感觉,很多人也都认识他。

        他径直走到了一个窗口,大伙儿心有灵犀的给他们让出了位置。

        他没怎么说话,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心情不好的气息,向安还笑着和同学们说谢谢,他长得很清秀,不是特别得的漂亮,却给人一种安静温和的感觉。

        这就是主角的样子啊。

        其实这时候谢执和向安还没在一起吧,阮柠记得书里好像一直都没说过他俩在一起了。

        向安并排着跟在谢执身边,乖乖巧巧的,很懂事。

        阮柠吃得很快,怕谢执发现了他,只是吃着吃着就觉得不对了。

        “那不是阮柠吗?怎么坐那儿了?”

        “是阮柠么?我看不是吧。”

        “怎么不是?他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他。”

        “············”

        “谢执不是在那儿吗,他怎么不过去?”

        “你没看见呢,那旁边跟着谁?我听说阮柠做事太过火,谢执把他教训的,腿都差点儿打断了。”

        “啊,他还没对谢执死心呢吧。”

        阮柠:“········”

        我说你们声音能不能小点儿!!!

        要是谢执听到了可咋整?!

        可往往是怕什么来什么,谢执还真就听到了。

        他的视线随着议论的声音搜索,终于是看到了低头恨不得把自己当成鸵鸟的阮柠。

        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个胀气的小河豚,还在不停地往自己嘴里塞着东西。

        谢执轻轻皱眉,是闹饥荒还是怎么的,这样吃也不怕噎死?

        他刚准备抬腿过去,袖子就被向安拉了拉:“我们去那边坐吧。”

        谢执收回了脚,算了,待会儿再去。

        他俩找了个离阮柠还算是远的位置,阮柠放了心,还好还好,肯定是没发现自己。

        不过他觉得自己就快被周围人议论的口水给淹没了。

        而这麻烦也是说来就来。

        “吃饭呢。”李子扬过来坐在他对面。

        阮柠惊奇李子扬是怎么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到他的,不过他现在嘴里塞满了饭,说话也是不清不楚的:“你肿么桌债这里?”

        李子扬好一会儿才听懂他问的是你怎么坐在这里,笑道:“我怎么不能坐在这里了?”

        阮柠觉得他笑得有点儿油腻,也不想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便没说话。

        李子扬见他不说话,又看了一眼远处的谢执,道:“你是真的不喜欢谢执了?他就坐在那边儿呢,你不过去?”

        阮柠觉得这人还真是多管闲事,自己过不过去关他什么事儿啊。

        李子扬被阮柠用美目似娇似嗔地瞪了一眼,顿时觉得什么气性都没有了。

        “你那次给她们的糖叫什么,也给我一颗呗。”

        这李子扬今天也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疯,自己那糖可贵了呢,哪是谁来都给的。

        “不给。”阮柠直接拒绝他。

        李子扬脸色立马就变了:“你敢不给?”

        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儿大,把阮柠吓了一大跳,谢执还在那边儿吃饭呢,他不想惹麻烦,也知道把李子扬惹毛了自己没什么好处。

        于是他特别生气的,从兜里摸出一颗糖来,自以为恶狠狠地按在李子扬手里:“给你!”

        李子扬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

        “谢执,你在看什么?”向安开口,他发现谢执的脸色越来越沉。

        “没什么。”谢执收回视线,掩下眼里的阴霾。

        很厉害嘛,这么快就有新目标了?

        饭是没心思吃了,阮柠觉得自己的心情全被他们那些人给影响了。

        他好不容易摆脱李子扬,再气冲冲回到教室。

        他来得太早了,除了几个低头刷题的人,教室里就没其他人了。

        他也拿出了书来看,不过看着看着,眼皮委实也越来越重。

        谢执来教室时阮柠睡得正熟,对周围环境人物感知正是最差的时候,他把脸颊压在手背上,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了一片扇形的阴影,脸上白嫩的肉被挤的嘟起,小嘴微张着喘气,甚至发出了低低的鼾声,莫名就生出了几分娇憨。

        谢执看着心里微微痒,手也没控制住。

        在阮柠软趴趴的脸上戳了一下。

        没醒。

        又一下。

        没醒。

        谢执索性就坐在了阮柠旁边,用拇指和食指捏起阮柠的双颊。

        啧,怎么还流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