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信息素好甜[穿书]在线阅读 - 第2章 买蛋糕

第2章 买蛋糕

        谢执在车里玩儿着手机,玩着玩着不知道怎么就又想起了刚才手上那软滑的触感。

        怎么说,这阮柠也该十七八了吧,脸怎么还这么滑?

        小神经病皮肤真好。

        跟个女孩儿似的。

        还是omega都这样?

        他想不通。

        阮佩正在客厅里做着保养,她很年轻,现在也不过三十六岁。

        她没注意到门口的阮柠。

        阮柠在门口换了鞋,等了一会儿才叫了一声:“妈妈。”

        阮佩手一顿,转过头来,脸上的轻松惬意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嫌弃和厌恶,像是面前这个根本不是自己生的一样。

        “你还知道回来啊?”阮佩道:“还以为离了我就能活呢,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就等着给我找不痛快是吧?”

        阮柠知道阮佩的脾气,为了不露馅,他选择了沉默。

        阮佩就见不得阮柠这一副闷葫芦样儿,一天到晚阴沉沉的,活像是个鬼。

        她觉得自己挺优秀一个人,怎么就生出阮柠这么一个讨债的。

        “你这副样子做给谁看?看这一身搞的,你哪一点儿比得上你哥哥,就不能帮我争点儿气?!”她朝阮柠走了几步,似乎是想去扯他,刚靠近就闻到了阮柠身上传来的味道,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就踢了阮柠的膝弯一脚:“还不滚!”

        阮柠被踢的一个踉跄,他巴不得快点儿离开。

        而且他哥哥今天好像也不在家里,他觉得自己运气不错,日子应该能挺好过的。

        他撑着上楼,回到自己的小房间。

        关上门,他陡然放松下来。

        呼,和书里一样的妈妈,看来是真的啊。

        阮柠找了睡衣去洗澡。

        身上的伤口很疼,他不敢开太烫的水,等好不容易洗完,还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

        他看着镜子前的自己,不高,很瘦,皮肤倒是挺白的,只不过头发又长又乱,遮住了眼睛,看起来总给人一种不大开朗的感觉。

        阮柠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然后就上了床。

        不过他没睡,虽然很累,但他现在还不敢睡,要把所有的事情先想清楚了。

        现在他肯定自己是穿到书里面来了。

        而且还是一个炮灰角色。

        主角alpha就是谢执,主角omega叫向安,而自己,是个连第三者都算不上的小喽啰。

        跟踪谢执,偷拍照片,还花钱找了几个小混混去欺负主角受,结果被发现后,被吴熊一群人给毒打了一顿,刚好就是今天。

        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当初阮柠在看这本小说时其实还挺同情这个炮灰的,不仅是因为和他同名同姓,也因为他实在是没有一点儿光环,可怜的不得了。

        作为一个omega,没有香香甜甜的信息素,还一身的榴莲味,本身的性格也因为家庭的原因非常的孤僻和阴暗,惹得很多人讨厌,又因为喜欢谢执,做了很多的错事,吃了很多亏,受了很多苦,最后家里还破产了。

        因为书缺了几页,所以阮柠不知道他最后的结局,但却知道家里破产的事是谢执干的,谢执作为一个主角,可比他要厉害多了。

        好可怕。

        阮柠不知道这个角色为什么这么喜欢谢执,好像书里也说,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唉。

        阮柠其实挺害怕的,本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惨了,没想到却穿在了比他更惨的炮灰身上。

        虽然他不怎么看小说和电视剧,却也大概清楚套路。

        一般下场不好的炮灰,那都和主角有关。

        阮柠想帮这个角色过得好一点,也因为他自己,既然他来了这里,那他就要好好活下去。

        好在他来的时间还算早,很多事情都才开始,还来得及改变。

        于是他决定,从今天晚上开始,远离主角两人,好好学习,热爱生活,奋发图强!

        哼,你们两个就谈恋爱去吧。

        把所有事情都想得差不多,阮柠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痛的厉害,即便如此,依旧挡不住浓浓的困意,他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阮柠醒的时候全身酸痛跟散了架似的,他忍着痛意起床,从衣柜里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件白色的短袖和浅蓝色的牛仔短裤。

        他发现衣柜里大量的衣服都是深色的,对他这个年纪来说都太老气了,看起来非常沉闷。

        洗漱好后他下了楼,阮佩还没起来,家里的阿姨看见他也没什么表情,把早饭做好放在桌子上就走开了。

        阮柠知道自己在家里不受待见,他是私生子。

        不过也没觉得怎么样,安安静静地吃完,把东西都摆放好才出门。

        他要去剪头发。

        找了一家看起来人不太多的理发店,店员是个女孩儿,非常热情:“你好,是要剪头发吗?”

        阮柠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道:“嗯。”

        洗完吹头发的时候店员顺口夸了一句:“你的头发摸起来很舒服,发质很好呢。”

        阮柠“啊”了一声,几秒钟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谢谢。”

        店员看他憨态可掬,也觉得好笑。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阮柠的头发剪完了。

        不再是长的遮住眼睛的乱发,现在的长度刚刚好,黑发柔顺绵密,衬得阮柠的肤色奶白奶白的,脸蛋儿不过巴掌大,眼睛还比寻常人更黑一些,瞧着像两颗黑珍珠,挺翘的鼻尖儿和淡粉色的嘴唇,整个看起来就是一粉雕玉琢的小少爷。

        给他剪头发的店员也觉得惊奇,刚开始这个人进来的时候,脸都被挡完了,她也没看出个什么,现在剪了才知道。

        妈的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阮柠自己倒没什么感觉,因为这就是他原本的长相。

        付了钱和店员道了谢,阮柠便一身轻松地走了。

        他的心情很好,也许是因为刚才的店员小姐姐特别好的缘故,让他更有好好生活的信心了,还是有人喜欢他的。

        阮柠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家蛋糕店门前。

        还在门外他就已经闻到了蛋糕的奶油的香味。

        好香啊。

        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阮柠摸出了包里剩下不多的零钱看了看,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进去了。

        店里的香味儿更浓郁,各种蛋糕的香味儿争先恐后的钻进阮柠的鼻腔里,刚吃完早饭的他竟然觉得有点儿饿了。

        “你好,想买什么,我们店里都是当天现做的。”老板看着阮柠道。

        阮柠环视了一周,他的钱买不了太多,所以要认真选一个。

        一会儿后,他挑中了一个黑巧克力蛋糕,三角形的糕体上面淋满了香喷喷的巧克力酱,还点缀了一颗大草莓在面上。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阮柠指了指:“我想买这个。”

        “好。”

        老板把蛋糕取出来给阮柠包上,刚把包装袋递到他手里,外面就迎着风进来了一个人。

        阮柠只觉得视线一暗,就听背后的人微哑的嗓音说道:“陶叔,给我一个黑巧克力蛋糕!”

        陶叔笑笑:“你来晚了,黑巧克力蛋糕已经卖完了。”

        “卖完了?”谢执不信:“这么快?以前我来得时候不还剩好几个的么?”

        “骗你干什么,”陶叔一指阮柠,道:“这位小朋友买了最后一个。”

        小朋友?

        阮柠身体一僵,手心出了汗,谢执这才把头转过来。

        方才他进来的急没注意,这小孩儿瘦瘦小小的长得也不起眼。

        不过等他好好一看,发现自己还真是想错了。

        小孩儿还挺白净,长得也乖,眼睛又大,跟吴熊家的小侄女一样。

        “喂,小孩儿。”谢执叫他。

        阮柠有些紧张,不知道谢执有没有认出自己,虽然他剪了头发,还穿了一身平常都不会穿的衣服。

        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小声地回答:“怎、怎么了?”

        谢执发现小孩儿捏着包装袋的手有些抖,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是飘乎的。

        不是吧,他还什么都没做呢就把人给吓到了?

        “谢执,你别欺负人啊。”陶叔说他,他太清楚谢执的性子了。

        “瞧你说的,就算欺负人也不能在你店里欺负啊。”谢执笑着说。

        既然得到保证,那陶叔也放心了,又说了几句就进蛋糕房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等陶叔进去后阮柠也想走了,只是他刚跨出一步就被谢执给拦住了。

        “急什么?”谢执没认出他,长臂一伸,道:“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阮柠不想,他不想跟谢执说话,不想跟他扯上关系,昨晚上才决定的呢。

        怎么今天出来就遇上了。

        昨天谢执给他的阴影还在呢。

        他摇摇头:“我妈妈·······让我赶快回去。”

        哟,还是个乖宝宝。

        谢执也不为难他,道:“行,我就想让你把手里的这个蛋糕让给我,我出·······”

        “给你。”

        十倍的价钱给你买。

        谢执话都还没说完,阮柠就把蛋糕递出去了。

        比起命来说,蛋糕已经不重要了,虽然阮柠也很想吃。

        谢执看着自己面前那双白生生的手:“·······”神了。

        “多少钱?”

        阮柠摇头:“我不要钱。”

        嗯?

        这下谢执觉得有趣了,平白就无故让给他?明明他看这小孩儿也挺想吃的。

        谢执弯腰靠近了些,挑了挑眉,压着声音问:“为什么不要?”

        谢执靠得近,阮柠都能闻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烟草味和衣服的皂香,混在一起非常好闻。但他有些急了,时间越长他越紧张,怕自己控制不好信息素让谢执闻到,那到时候就露馅儿了。

        他偷摸摸瞟了一眼谢执,谢执似笑非笑看着他的样子让他心里更没底了:“没········我不要钱,我······我想回家。”

        他一急,脸也跟着红,两个眼睛也水汪汪的,像装着两包水一样,一戳就能流出来,看得谢执心里头有点儿痒痒。

        所以最后没忍住上手捏了一下阮柠的脸,又软又弹,真跟那小侄女一样,手感还有那么一点儿熟悉。

        阮柠愣在原地,一时半会儿做不出反应来。

        谢执看他呆愣的模样就觉得好笑,刚想说两句话打趣一下,却又突然注意到,小孩儿脸上有一处淤青,像是被打出来的。

        因为皮肤很白,所以淤青看起来挺明显的。

        “有人欺负你?”谢执皱眉,他觉得小孩儿挺乖,被人欺负了他心里不爽,说话都带了点儿冷意:“乖小孩儿是容易被人欺负,我今天没时间了,告诉我你的名字,家住哪里,改天哥哥去替你出气。”

        阮柠被他左一个小孩儿右一个小孩儿念的,见他真的没有认出自己,终于也有了小小的抗议:“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十八了。”

        “十八?!”谢执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一脸不信:“真的?”

        他还以为顶多十五六岁呢。

        阮柠用力的点了一下头:“嗯。”

        “·······行吧,你叫什么,有电话么?”

        说肯定是不能说的,但阮柠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蒙混过去。

        他动了动嘴唇,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刚好这时候谢执的电话响了。

        听着好像很急的样子。

        谢天谢地。

        果然,谢执讲完电话,火急火燎的写了一张纸条给他:“这上面是我电话,今天有事先走了,要是以后再有人欺负你记得打电话告诉我,算是还你这个人情,知道吗?”

        阮柠巴不得他快点儿走:“嗯嗯。”

        谢执看小孩儿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大手揉了揉阮柠的发顶,倒也就走了。

        阮柠拿着写有谢执电话的纸条,虽然他觉得谢执好像也没那么可怕,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没把自己人出来而已,阮柠知道,在书里,谢执是很讨厌自己的,不然也不会把自己弄得家破人亡了。

        唉。

        想了想,他还是把纸条给扔进了垃圾桶。